遭判刑、劳教等迫害 湖北襄阳市藏利珍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襄阳市藏利珍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这场迫害造成她和丈夫王树祥以及全家遭受骚扰、绑架、身陷囹圄的苦难。

藏利珍女士,现年五十三岁,原工作单位化工部第六建设公司,曾居住在北京市东城区。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开动整部国家机器,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政策的指令下,发动了对上亿法轮功修炼民众的迫害。臧利珍和丈夫王树祥因为信仰“真、善、忍”,分别被冤狱三年和三年半,十几年来,北京公安、国保、610对他们的家庭经常骚扰、绑架,至今丈夫王树祥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房山看守所。

藏利珍女士在她的《刑事控告书》中,讲述了她和丈夫受益于大法修炼和被中共迫害的事实,下面是部分内容。

修大法夫妇俩身心受益

我叫臧利珍,于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我身患三叉神经痛和妇科病,去过北京的多家大医院治疗,医生说我的三叉神经只能靠吃药维持一生,但副作用很大,伤害大脑,当时我才三十多岁,心想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心灰意冷,对人生失去信心。自炼了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身体非常健康,人也看上去年轻精神了。

我丈夫王树祥在修炼前,抽烟、喝酒、脾气暴躁,患有胃病,每年天气转凉,他的胃病就犯,胃硬的就象一块石头,吃不下饭,是医院里的常客,自炼功后病全好了,也不抽烟喝酒了,十几年来,没花过一分钱药费。我俩都很孝敬老人,我丈夫还获得局里的先进称号。

绑架、牢狱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北京东城派出所公安、610闯入我家,抄走了我家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真相资料、打坐的坐垫,并绑架了我和我丈夫,在派出所,警察恐吓、谩骂我,强行将我的双手拧到后背,刑讯逼供,强行按上手印。第二天傍晚,我被送进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十三天后,又被送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七处)。我和我丈夫被非法逮捕,我被非法判刑三年,丈夫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在被非法判刑之前,我被非法抓捕、刑拘三次,我丈夫被非法抓捕刑拘二次。我的父母已八十岁高龄,承受不了我和丈夫被判刑的打击,被迫离开我家去往外地,我的女儿还在上小学,无人照顾,被迫由我姐姐接走抚养。

武汉女子监狱酷刑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底,我被送往武汉女子监狱,在监狱里,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二个包夹跟着,实施非人的折磨,不让睡觉,上厕所受限,强制看诽谤大法的文章,罚站罚坐,打飞机。犯人休息时,就让我做手工活,一捆一捆的小灯泡电线用手穿上,我的双手被电线铜丝勒出一条条的血口子,狱警不让戴手套,说不“转化”,不让戴手套。

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

我和丈夫先后从监狱刑满释放回来后,家里的一切百废待兴,孩子上高中时,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来临,江泽民的爪牙发动了在全国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疯狂的大抓捕行动,我被又一次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半,我丈夫被迫流离失所。

我被送往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因我一切都不配合,不穿囚服,不报数,不做早操,有一天,他们强行把我戴上手铐,从监舍拖到五楼一个单独房间酷刑折磨我,之后很多大法弟子都被关过这个房间,强迫将我的双手铐在铁床头上。

酷刑演示:铐在铁床头上
酷刑演示:铐在铁床头上

过了三天,警察又将我的双手往上层床铺的角铁上铐,我不配合,狱警和犯人包夹强行拽我往上托,我的头部左太阳穴处被撞在上铺的角铁上,撞出了一个三角口子,鲜血流在了床铺上、我的衣服上、我的双脚上,至今我的左太阳穴还留有一个疤。

丈夫至今被非法关押

十几年的迫害,本地(北京)公安、国保、610经常骚扰。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本地(北京房山)610、国保、公安又一次非法闯入我家,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全部穿的是便衣,估计有二十人左右,我的家又一次被抄,抢走了笔记本电脑、手机等许多私人财产。我问这伙便衣是干什么的?为什么私闯民宅?他们说公安局的,带走了我的丈夫,要把我也带走。我家里还有我的老父亲,已九十四岁,我父亲和他们哭喊:“我女儿、女婿都是好人哪,为什么要抓他们?”这伙人在我家又拍照、抄家了一番,才把我留下。

我丈夫被抓走后他们没有给我任何通知,也不知关在什么地方,我经过多方查找,在第十天找到,被关押到北京市房山区看守所,我聘请了律师。他们在不通知我和律师的情况下,又将我丈夫转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直到二零一五年四月又转回房山看守所,至今已九个月之久。

被控告人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和丈夫都被开除公职,没有经济来源,没有任何福利,我的原单位给我办了个低保,每月仅六十元,只给了半年也给剥夺了。

由于迫害元凶江泽民对我和家人的迫害,给我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估计已高达数百万,这是我一家人的悲怆遭遇,也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一个缩影,这种恶劣的迫害正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家庭中上演,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我的丈夫至今还在看守所被迫害。

我们呼吁社会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尽一份道义上的责任,追求“真、善、忍”信仰自由是人类的普世价值,希望人们人性和良知复苏,共同制止这场迫害,结束这场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