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解开我家庭的渊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我是九五年五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炼的。二十年的修炼经历,让我深深的感受到,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家也许早就是悲剧收场了。同时我也认识到我所接触的一切人,特别是我身边的人,都是来帮我修炼提高的,只是各自的使命不同而已。因此我对所有的人都心存感激,善待他们,祝福他们,希望他们拥有美好的未来。

迷中的酸楚、怨恨

我们是六十年代后期结婚的。我的家在农村,丈夫是城里人,为此他父母没少嫌弃我,还时不时的在丈夫面前挑拨是非。丈夫是个极其孝顺的人,对父母的话是言听计从,从来不打折扣。记得他第一次打我就是他妈唆使的。那次是在他妈家,我不记得当时为什么事和丈夫争了几句,他妈就在旁边大声叫着:“××的,没用的东西,你是男子汉啦!”丈夫心领神会,扑上来对着我的头“啪、啪”就是两巴掌。从那以后,丈夫打我就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孩子不到一岁就被奶奶带進城了,从此孩子接受到的就是仇视妈妈的教育。每次过年全家团聚时,孩子见了我的面,从来都不喊我一声妈妈,什么话都不和我说,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有人问他是谁生的,他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奶奶生的”。而且孩子还经常无缘无故的伤害我,有时我坐在那里好好的,他会突然跑过来在我身上揪、掐、或者打一下之后就跑到他奶奶那里去,我是一声都不敢吭,要是说了孩子什么,那就是一场战争。后来我生了女儿,女儿四、五岁时又被她奶奶带回来了,也接受着同样的教育。一年寒假回家,我穿了一件蓝色的绵绸罩衣,到家不久,女儿就拿来一把剪刀,趁我不注意把我的罩衣剪了一个大口子。当时我抓住女儿的手问:“谁叫你剪的?”她说;“是奶奶叫我剪的。”

婆婆去世后,为了照顾公公,我们就调進城里来了,这样我的头上又多了一座大山。公公性格古怪,脾气暴躁,看什么都不顺眼。我有时下班回来没有喊他,他就会用刀拍着砧板(他在做菜)大骂:“××的,没有家教的东西,進门人都不喊!”这时丈夫倒是不作声了。只要公公有点不高兴,丈夫就会找我的茬。比如公公吃完饭,丈夫要给他盛,他把筷子一摔,说声“不吃了!”这时丈夫就会对我大吵大嚷(其实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要是分辩两句,他就会怒火中烧,对我拳脚相加,这样的事时有发生。有时头发被他一把一把的揪掉,有时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经常是这次的气还没有消,下次的冲突又来了,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恶性循环着,加上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交流与沟通,使得我心中的怨恨越来越深,有时真想和他拼个鱼死网破。但为了维持家庭的表面完整,为了不让孩子受到伤害,我只好苦苦的支撑着。

修去对丈夫的怨 我们家祥和了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心在人生的苦海中无力的挣扎的时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挽救了我。我有幸得法,成为师尊的弟子,从此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大法修炼之路。

修炼后,首先面对的就是家庭这一关。刚开始修炼时,丈夫还不是太反对。可在九九年邪恶迫害后,特别是儿子几次進京上访受到迫害,丈夫就承受不住了,时不时的拿我出气。我有时觉得他太过分了,心里也不平衡,但想到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在心中默默的念几遍也就过去了。有一次他为了一点小事要打儿子,我在旁边劝了几句,他就大发雷霆,冲过来就想打我,嘴里说着“都是你惹的祸,××今天连你一起打!”当时我也急了,但没有像以往那样以牙还牙的回击他,而是像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那样,双手高高的过头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谁知刚喊了一句,他立马就蔫了,只见他低着头一声不响的向房间走去。这样的事发生过两次。

有一年腊月,他同学要我们到他家去,在路上我们买了几斤鲫鱼,回来放好后就去了他同学家。晚上回来时已是九点多了。到家后,他就要我杀鱼,我没有听他的话,就到房间里去了。他就跟在我后边威胁我:“你今天不把鱼杀了,我让你睡成了算你狠!”我不理他,他就气急败坏,上来对着我的脸左右开弓一连甩了五嘴巴。我坐上床,他就把我的被子抱了扔到外面去。当时我心中已没有了对他的恨,只是觉得这个生命很可怜。他这样对我,觉得解恨,还以为自己是强者呢,却不知道自己造下了多大的业,失去了多少德。之后我也向内找了,发现自己还是有隐藏很深的怨恨心、逆反心。找到了我就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心。

第二天我平心静气的与他交流,坦诚的说出了自己存在的问题,他也就不像以前那样生闷气了,家里的气氛也越来越融洽,冷战彻底结束。

近年来他有时也会突然生气,说我怎么怎么不好了,我都能当时就承认自己的不对,然后再向内找,发现一般都是自己的欢喜心引起的,觉得他近来在某方面做得很好了,心里暗暗的高兴,就被邪恶钻了空子。修炼真的是非常的严肃啊!

现在我们家和修炼前比,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家里那种冷冰冰阴森森的气氛一扫而光,夫妻间有了开诚布公的交流。更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很乐意的为我做事,有时我的mp3、收音机或钟表等东西不好用了,只要给他说一声,他马上就给修好了,从来不拖拖拉拉。

环境变了,来家里串门的人也多了(以前从来没有人来我们家串门),而且来的人都能感受到我们家的祥和与美好。去年我们老家公安局的朋友(原先我们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长,已明真相)和另一个朋友来我家玩,就在我们家过夜。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大发感慨:“哎呀,我昨天晚上睡的真舒服!我在家里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好。这真是法轮之家、平安之家、有福之家!”不到一个小时,他连说三遍,可见他的感受之深。临走时还在说“我以后要是睡不好了,就到你们家里来!”

放下对儿子的情

儿子由于从小就接受着仇视妈妈的教育,长大后一直和我没有话说,有时我找他说话,他也是爱理不理的,因此我们之间也就没有沟通。直到他妻子生孩子的那一天他才喊了我一声“妈”。修炼后,也没有多大的改变,无论是炼功或学法,他从来不和我到一个小组,即使他要跑很远的路也在所不惜。

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儿子的承受也很大,几次進京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被送精神病院迫害。一次为避免邪恶的绑架,从三层楼上跳下去……历经种种魔难,都没有改变他坚修大法的决心。遗憾的是在送洗脑班迫害后走了弯路,之后很长时间都不能醒悟。看他这种状态,我也十分着急。除了默默的用正念加持他,也和他正面交谈过,可他就是不想和我沟通。

一次他坐在我的电脑前,我就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给他回忆了他得法之初的精進,洪法时的热情,進京证实法的义无反顾,身陷囹圄时的坚定不移……希望他能珍惜自己走过的路,珍惜自己曾经的付出,珍惜这万古难遇的修炼机缘。我声泪俱下的讲了个把小时,可他一个字都没有回应我。见他这样,我只好请他学法小组的同修提醒他、帮助他,但收效甚微。

有一段时间他每天下班后都要去打一、两个小时的乒乓球,看着时间在他身边这样白白的流逝,我觉得非常可惜,但又不好直说。一次我问他每天打球是不是固定的球友,谁知这一下可把他惹火了,他说:“什么都要问,这你也要问,问了就跟别人说,别人的事你又不跟我说……”等等说了很多很多。我等他说完了,马上说:“哦,是我错了。你不欢喜我问你,我以后就不问你了,你可别生气了啊!”之后我就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人心太强了,他是不是固定的球友与修炼有什么关系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为什么这样拐弯抹角呢?再说也许是我在历史上欠过他,到底是什么原因,可现在我也不明白啊!就在当天中午我休息的时候,刚刚闭上眼睛,就看到了这样清晰的一幕:他坐在那里,非常气愤的对别人说:“她用刀砍杀了我的!”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因缘关系。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尽量善待他,决不触动他的负面因素。在家务活中,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指责他。生活上,我尽力帮助他,且不厌其烦。在修炼中有什么体悟或网上有什么好文章也主动和他说。渐渐的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间隔越来越小,现在他已能配合我做一些证实大法的事了。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以前我们虽然不能沟通,但他对我的帮助还是很大的。特别是电脑方面,如出现故障或有什么疑难问题等,只要告诉他一声,都能及时帮我解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