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卢龙县法院迫害好人 律师辩护震撼听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秦皇岛市卢龙县法院十一月二十七日再次非法开庭,图谋迫害法轮功学员代忠民、郑艳华,两位正义律师董前勇、唐天昊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两名法轮功学员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在法庭上指出,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无罪,要求法官主张正义。

律师义正词严的辩护使旁听者明白了谁正谁邪、谁在违法。进入法庭旁听的法警、法官、检察官、公安干警、代忠民、郑艳华的家属亲友都感到震撼、惊喜。在卢龙县,听到律师这么激烈的与公诉人、主审法官有理有据、据理力争还是第一次。

尽管庭审时卢龙县法院审判长、公诉人始终多次无理企图打断律师、威胁要撵律师出去,董前勇律师阐述,国内、国外法律允许信仰自由,这是天赋人权,法轮功在国内国外都是合法的。唐天昊律师从所谓“证物”、“证据”方面存在的问题阐述,持有法轮功资料不违法等等,两人的辩护与多方面论述,使法警听后许多人都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尤其公安、特警还轮班换着进到法庭里值班,听了律师辩护后,他们在外面公开就说:“法轮功太厉害,从哪找的律师,说的太好了!”

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将近十二点前,中间因律师与主审法官发生争执休庭吃饭回来继续开庭,经过五个多小时的正邪角逐,卢龙县法院主审法官、法警、检察官公安干警们终于在两位律师旁征博引的论述中明白,中共十六年对法轮功的打压都是无理的,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江泽民610的组织是凌驾于国法之上的法外之法、是法外机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更是绝无仅有的罪恶。最后将要结束辩护时,虽然公诉人还无理取闹的强辩不让董前勇律师辩护,没得到主审法官的认可。

此前卢龙法院、检察院、卢龙国保大队沆瀣一气,在证据不足、没有证人证言的情况下,仅仅一个多月即非法判法轮功学员李凯三年半。家属与李凯虽然都提出上诉,多次去找秦皇岛中级法院,都不予答复,更不顾事实,二审不开庭,以年终所有案件要结案为由匆匆给李凯结案,并告知家属在十二月四日才给宣判结果。

卢龙县法轮功学员代忠民(戴宗民)、郑艳华、李凯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三日、二十九日先后在家中、工作单位被绑架、关押构陷。代忠民是卢龙县思嘉特专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职工,郑艳华是卢龙县印庄乡三十多年的优秀退休教师,曾经在别人不愿去的偏远农村教过许多学生,不但桃李满天下,还有北大的学生,是有目共睹的好人。

李凯被偷偷判刑后,代忠民、郑艳华的两家家属亲友不得不找正义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法院上班后,代忠民的代理律师董前勇与代忠民亲友去卢龙法院准备阅卷,没想到法院主管代忠民的审判员王柄顺却说十一月二十六日(周四)就开庭,因事出突然,董律师只好与审判员王柄顺商量能否把开庭时间延后,主审代忠民案件的审判员王柄顺不但不同意往后延长时间,还大吵大嚷连卷宗都不拿出来,不让律师阅卷,还故意刁难律师非要代忠民亲自签字委托律师,不然就不让阅卷。

之前一周多,李律师来卢龙法院时王柄顺不在,也没有见到代忠民,卷宗没有阅成。代忠民也不知道他哥哥已经委托了正义律师,因此不要指定律师为自己辩护,法院说没有律师开不了庭,他们给指派了律师,非要正义律师再找代忠民签字,说代忠民哥哥签的字不好使,要不就找法院院长去,他们说了不算。

董律师找刑庭庭长刘春勇协商,刘春勇与律师大吵大嚷,就是不想让维权律师介入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说他们已经指定律师,没法再更改,又以年终所有的案件都要结案,所有的案件已经排完,不能因为你们律师来不了就把时间改了。董律师说我们作为律师,得为当事人负责。刘春勇却说律师不应该替当事人说话。律师说不能因为他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就不讲法律了。刘春勇又说你怎么能替他们说话,后来又说不管你说什么就是不再改时间。董律师说,那你让王法官把卷宗给我拿出来,我阅完卷才有时间写辩护词。刘春勇说王柄顺都说了不给你,别找我。

董律师只好去看守所找代忠民想从新签委托书,又与看守所值班警察交涉。值班警察说要想见被羁押的人,必须得提前预约,否则(只开一个接待室)有可能几天看不到被关押的当事人,还说要等第二天上午或下午。董律师说我们是远道来的,明天还有事,你就帮忙催催里边的,看看能不能尽快出来。等到下午快四点才让律师进到里边。

律师与代忠民见面后又回法院,王柄顺又以代忠民只写了委托没按手印推脱,还是不让阅卷。双方吵了很长时间也无结果,董律师只好找法院院长。董律师与法院院长交涉完还算讲理,但还要等到第二天正、副院长“研究”后再告知结果。走前,董律师还是坚持要阅卷,王柄顺还是不同意。最后董律师想把委托书放在王法官的办公桌上,他不但不接故意挪到对过桌子上,说丢了他不管,那不是我的桌子。

几经周折在家人、朋友、正义律师的强烈抗争、坚持下,经过法院正负院长研究,只多给了一晚上阅卷、写辩护词的时间。

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构陷经过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下午准备昨晚饭时,郑艳华在家准备摘菜做饭,大队干部路过此地到家看看,发现有法轮功条幅,找来派出所警察,从家中将郑艳华劫持到派出所,并把郑艳华的儿媳扣押在派出所至晚上十点左右。而派出所警察既不着装,也没给任何手续,在家中无人情况下非法抄了郑艳华及儿媳的家,抢劫了大法书籍、“法轮大法好”“法办江泽民”的真相条幅、郑艳华儿子的电脑等私人物品,事后也没有给抄家清单。郑艳华后被非法刑拘、批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卢龙国保大队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从工作单位又绑架了秦皇岛卢龙县思嘉特专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的代忠民。警察也是在没有着装、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证件,没给抄家清单的情况下,对其非法抄家抢劫。有三千八百多元现金及大量生活物品、法轮大法书籍、李洪志师父法像、打印机等被抄,警察共拉走三车私人财物。二零一五年十七日代忠民、即被非法批捕。

紧接着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五点,秦皇岛市卢龙县荷叶庄村法轮功学员李凯被卢龙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白杰和卢龙县城关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并遭到殴打;警察没有着装、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手续,在没给抄家清单的情况下,从家中抢走一袋空白光盘,家人打电话询问,警察说李凯被刑事拘留。

李凯被绑架仅九天即被非法批捕,不到一个半月即被河北省秦皇岛卢龙县法院冤判,所判罪名也是以前被绑架关押在拘留所、劳教所时所罗列的罪名,并没有任何新罪名,三人均是在家中、在班上被强行绑架、劫持的。

刑事拘留通知书、逮捕通知书只盖了卢龙公安局的公章,没有任何领导在通知书上签字。几位家属到看守所、公安国保、法院去找当事人,领导都以各种借口搪塞,不告诉家人、亲属相关责任人及几名主管法官叫什么名字,连办公室电话都不敢告诉。

自始至终卢龙县公安国保与检察院、法院、派出所都是在编造谎言,构陷法轮功学员,为了给几位法轮功学员判刑,对外造谣说法轮功学员有四、五个人到火车站附近散发资料,代忠民跑了,第二天被别人供出来,还说几个人中有郑艳华,掩盖了直接到郑艳华的家里、代忠民的单位、李凯家中绑架的事实情况。

九月七日卢龙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国保对李凯偷偷开庭说是法院、司法局给指定了律师。九月七日非法开庭走过场,二十一日非法判刑三年半,从开庭到宣判,两次都没通知家属,刑庭庭长刘春勇也是李凯案子的主管法官还胡说:“没必要告诉你,法律上规定”,谁知道你是不是李凯的妻子,在此之前他已经给李凯妻子的身份证复印过,记下了手机号。

卢龙国保以修炼法轮功的名义绑架了当事人李凯,法院刑庭庭长刘春勇却不让提法轮功,家属去找,还多次以报警抓捕家人相威胁。而给李凯判刑的“依据”都是之前多次被劫持绑架、劳教迫害或认为李凯宣传法轮功真相(法轮功真相讲的是如何教人做好人,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被关押执行所罗列的罪名。让五个人所做的证言与二零一四年发生的事情不符,有诱骗供词之嫌,经不起逻辑推理,更没有依法办事。

在宣判那天,家属去了解李凯的案件进展,都没告诉家属。李凯的妻子去找李凯主审法官刑事庭庭长刘春勇,不但不告诉,还让找那个他们指定的“律师”,律师躲猫猫,只有五分钟没见到,再见到时,就说已经宣判完了。这就是江泽民610邪恶组织凌驾于国法之上的法外机构在中国对法律的公然践踏;而被利用的公检法司、国保派出所的法官、干警却不加思索的追随其上级,把自己应为无辜民众伸张正义的职责扔在脑后,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竟能作为罪犯来对待,让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

善恶有报是天理之争来早与来迟,希望众生快醒悟为自己为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