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西宁市74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青海省西宁市七十四人(五十六个案例)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敦促最高检察机关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依法追究其责任。

今年八十四岁的老太太赵玉兰控告江泽民及其帮凶将她儿子、媳妇迫害致死。

贺万吉和赵香忠夫妇
贺万吉和赵香忠夫妇

赵玉兰的儿子贺万吉是西宁铁路分局公安处干警,因修炼法轮功不断遭受迫害,被关在青海省劳教所,出来后被青海省西宁铁路公安分局开除公职,二零零二年七月间,因参与青海省和甘肃省的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被判刑十七年,非法关押在海北州浩门监狱。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监狱突然通知家属称贺万吉因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他妻子赵香忠四次被非法抓入青海女子劳教所,于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二日被劳教所摧残致死。

被告人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已收到近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希望社会各界都来声援和加入这场诉江大潮。

赵玉兰在控告书中说:“儿媳赵香忠被非法抓入青海女子劳教所共四次。最后一次是在二零零二年“十六大”之前,六辆警车包围了儿子贺万吉的家,一家均被绑架关押,其中包括寄放在儿子贺万吉家里的两个亲戚的小孩──十二岁左右的女孩和两岁的女婴,亦被关押达十几个小时之久。儿媳赵忠香被关押在女子劳教所的禁闭室里,遭到严酷的迫害,只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二十几天后儿媳赵香忠被释放,但已不能行走,下半身没有知觉,胸部以上疼痛难忍,不能进食,骨瘦如柴,已瘫痪在床,生命垂危。”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凌晨三点,青海省湟中县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的六名警察(其中两名姓张,一名姓赵)无缘无故冲入我家,开始翻箱倒柜地搜查。我起床对他们说:‘你们深更半夜的在干什么?我们犯了什么错,我们做个好人值得你们这么紧张吗?!你们为什么白天不来,你们白天来让其他人也知道一下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深更半夜的来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帮警察无言以对,蛮横地给我戴上手铐后把我塞进了警车。他们对待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就像对待年轻的穷凶极恶的暴徒那样,强拉着手铐硬拽着我,我的双手被手铐弄破,双手全是血,我家中的一些书籍和真相材料被他们全部没收了。我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并被强迫收取一百五十元钱。我的老伴贺寿安也是一位修炼者,在目睹了我被警察强行拖拽上车的恐怖景象,儿子和儿媳被迫害致死的一连串打击下,于二零零四年年初带着满腔的悲愤离开了人世。”

赵玉兰老人说:“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修炼法轮功也因为想得到身体的健康与升华,然而却遭遇了这么多的迫害与折磨,我的经历也只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弟子的冰山一角,在这场迫害中有多少家庭被破裂,有多少亲人无法相聚。这些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我这个在大法中受益的农村老人,不但要为我自己,也要为我那些失去生命的亲人站出来控告江泽民,为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弟子申诉冤情。希望当局的执法者聆听我们百姓的心声,严惩元凶江泽民,还大法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人间正道,并且赔偿在这场迫害中我所有的损失。”

五十七岁的葛延华女士原来患有的肾积水和心脏病,一九九九年二月修炼法轮功后,关节炎等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全都好了,思想和精神得到了巨大的升华。

她在控告书中说:“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下午正准备在家中学法,听到敲门声就去开门,国保大队、公安局,还有当地派出所警察强行闯入我家进行抄家,抄走了我家中的电脑等各种物品,又将我绑架到国保大队,轮流审讯,罗列罪状,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将我非法判刑五年。在监狱里为了转化我,让我放弃信仰,四个警察用脚踏我,辱骂我,拿电棍电击我的脖子和全身,警察办公室里散发着皮肉的烧焦味,我的全身被电击的一块一块黑的。后来又将我禁闭到一个空房子里,断绝我与任何人的联系,派来黄赌毒犯人来监视我的一切行踪,犯人打我不让我睡觉,又把我关进禁闭室,两手被铐在地上,头顶在墙上这种酷刑,不能站着,不能坐着,不能躺着,只能蹲着,手、脚、胳膊、腿肿的像面包一样。禁闭室很冷,冻得我全身感觉皮肉分离,这种酷刑折磨了我三十四天。警察看我已经不成人样了,才把我放下来,放下来后全天让我读他们的那套歪理邪说强迫洗脑。直到二零一四年的一月九号我才回到了家中。回到家中也不得安宁,还经常遭到警察来家中砸门骚扰,为了摆脱恐惧,不得不选择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六十岁的铁路退休职工苗茂玲女士修炼法轮功后,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以前所有不好的习惯都改掉了(如喝酒、打麻将、脾气暴躁等),能为别人着想,做事考虑别人。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二次被非法劳教、并被非法判刑三年。

她在控告书中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两点,时任教导员张文静带头,让我和谈迎春、陈继萍、李元萍四名法轮功学员或罚跑或罚站。之前谈迎春被带到楼上,过了许久被带回来,谁都知道她遭受了酷刑折磨。之后,我被张文静、警察刘霞带到三楼办公室后,张某迫不及待强迫我脱下棉衣,将我双手从背后反铐。张某将我踢倒在地,我脸朝上,张、刘两人各持一根电棍一左一右同时向我的颈椎放电,并且持续电击长达十分钟,我的头不由自主向地下不断撞击,事后后脑勺都是大包。电击中,我口里满是白沫……我的脊椎骨皮肤处被烤焦,疼痛难忍。张某还不断地说:‘你转化不转化,不转化就继续打。’我又被打得满地打滚,浑身是伤。电用完了,刘某又去充电,两人又电击我的双耳,耳朵肿得象红萝卜……恶警看我不屈服,非要强迫我写一个不自杀、不自残的保证,真是流氓耍到家了。陈清华是劳教所卫生室的医生,……他把我叫到二楼办公室明知故问:‘你怎么样?’转而露出凶相:‘不转化还体罚!’这期间,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折磨,其中谈迎春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四点左右被恶警逼迫致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苗茂玲女士说,“我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与折磨,却仅仅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多年来,以江泽民为首邪恶之徒,残害善良,愚弄百姓,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让人们与善良为敌,与邪恶为伍,致使生灵涂炭,天灾人祸……没有道德底线,所以现在假货泛滥,贪官污吏,中国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作为一名司法工作者,我们更应该为子孙后代着想,为中国的司法制度的健全着想,维护公正,保护善良。”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