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的转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我的岳父今年七十五岁,退休之前在我们家乡那个边陲小县城工作,前二十年在税务局工作,后二十多年则在县委做邪党党史研究。

那里属于边远山区,经济落后,信息闭塞,如果你没有一个公职,那几乎就只有做点小生意或做农民这么两种生存选择。在中共统治下封闭与压抑的社会里,大多数人只能为生计而庸庸碌碌过一生。然而,我岳父却可以说是那里少见的一类人。

这么说是因为,大家都承认其貌不扬的他有才。他写得一手好字和好文章,钻研过中国历史,精通中国古诗词,又学过武术,个子不高但臂力过人,可以说是能文能武。谈起事情来有自己的见解,不人云亦云。他也因此而心高气傲独断独行。这就注定了他在共产党的体制内成为另类,所以一辈子在工作上沉浮起落怀才不遇。对自己的际遇他倒也泰然处之,工作之余,把几乎所有的精力与微薄的收入都投在了收藏钱币与奇石上。他对家人比较冷漠和自私,对几个女儿没有尽什么教和养的责任,与夫妻双方两个大家庭的亲戚都关系不好。

中共无端对大法迫害的第二年,他成了我岳父。我和妻子在外省的异地工作和居住,我因讲真相而在居住地被非法关押迫害两次,岳父都知情但却从来不跟我提这些事。对我向他洪法与讲真相,他不愿深入了解,说自己一辈子研究共产党,对共产党的本质了如指掌,但对大法他不干涉也不鼓励。其实,象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那样,他还是受到了中共谎言的毒害与欺骗,刻意与大法保持距离。对于他长期不接受大法真相不愿退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有点无计可施。

转机出现在二零一一年新年期间。我们回家乡去过年,岳父却因为多年的高血压突然恶化而且两条腿痛风发作,已走不了路,整日躺在床上呻吟度日如年。

我结合自己十几年的亲身经历再次向他讲述大法对身体健康的神奇功效,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告诉他邪党党员身份给他生活及身体带来的危害;也提醒他正视自己大半生对家人的亏欠与伤害,善恶有报及得失之间的关系,劝他赶紧退党并反省自己对家人一切不好的所为。终于,他接受了我的劝说,答应退党,也同意我把家里收藏的毛魔头徽章及各类雕像都丢掉。这并不容易,那可是他得意的半生的收藏。他也答应会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段时间后,他被家人送到了省城最好的医院继续医治。检查结果是他体内有几处血管已被脂肪阻塞,必须做搭桥手术,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手术如期进行了,在胸腔被打开之后,却出现了意外,他身体的真实健康状况比事先诊断的要差的多,手术完全不能实施,医院只好把他的胸腔原样缝合,什么也没做。这把全家人都吓坏了,大家都很担心他马上会有生命危险,但为他着想,对手术失败这件事全家人统一口径瞒着他。

没想到,在医院没得到任何实质性治疗的他却奇迹般的从此逐步康复,从坐轮椅到拄着拐杖可以自己慢慢走动,最后竟然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自理能力,还连续两年到省城的小女儿家里过年,一家人也因此而轻松不少,家里出现了以前少有的融洽与欢乐。对他身体健康的好转全家人都惊叹不已,但只有我真正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他同意退党所获得的福报,虽然让他念“法轮大法好”上他还没有完全放下观念,每次我提醒他时,他嘴上答应,但实际上并没有太用心。即便如此,他也得了福报了,毕竟他在人生最重要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做出了关键的选择。家里的其他人对这一点也并没有完全的赞同,或者说他们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人真的太迷了,很难轻易放下观念与现实。

二零一四年九月,岳父的病再一次复发,因痛风两条腿浮肿疼痛难忍,在当地医院治疗一段时间没有效果后,被救护车又送到了省城的医院。

他住院两天后,我借出差的机会去探望他,看到他躺在病床上呻吟,两腿肿胀僵硬,胡须邋遢,整个面部的五官因疼痛拧在一起,翻身、大小便全部要家人或护工帮忙,饭几乎都吃不下,受的罪真的很大。

询问过他的病情与基本的治疗安排后,我再次劝导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既可以降低他的痛苦,还会让他的身体得到真正的康复。我也向他强调了作为曾经受益于大法的人,必须要有感恩之心,真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请岳母不时敦促他,他们都答应了。

十三天后,我们被告知岳父出院了,又能自己拄着拐杖走动了。我们都很高兴,就借着十月一日长假回去看他。

在省城的小女儿家,岳父很高兴的跟我们说了这么一件事:在他入院后做全面检查的时候,检查结果显示他有一个肾已接近坏死,基本无法改善和治疗,所以医院就没有对此做任何医治和处理。但在他做出院前检查时,新的检查结果却显示,肾的病症消失了,肾机能恢复了,什么原因,医生完全无法解释!

我祝贺他又获得了福报,提醒他要记得大法的美好,把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持下去,他诚恳的点头。

两天后,在我们准备返程之前,岳父却一再说想出门去医院看望一位也到省城来住院的老朋友,家里人都因担心他而反对他外出。询问他原因,岳父说,他想把自己这次住院的神奇经历告诉他的老朋友,想劝说他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可真是好事。因我没有时间去送他而且其他家人又不同意他外出,所以,我建议他可以通过电话去告知他的朋友,他同意了。他能这么做,我知道他内心是多么认可大法的超常。

今年过年期间,我去台湾旅游,从台湾法轮功学员那里拿了两个精美的护身符。当我把其中一个给他时,他非常惊喜的接受了,还自己比划着把护身符放在胸前,打量着如何把护身符挂在脖子上。

大法一再给岳父带来幸运和平安,他对大法的美好已经是心悦诚服和真心认同了。岳父因诚念大法好而得到福报的事在亲戚与朋友间越传越广,越来越多的人因此而了解了大法的真实情况,改变了以前对大法的错误认识,这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