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有缘人得法

更新: 2017年0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我退休前曾是一个地方教研室的主任,学校领导和老师们都很尊敬我。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那些迫害法轮功的追随者们在大会小会抹黑法轮功,诽谤大法弟子,使得过去的同事,亲朋好友,熟人纷纷远离我,指责我,颠倒黑白的胡说。

二零一二年我从冤狱回来后,感觉讲真相真难讲,很多人见我就躲。经过几年的时间,不少人了解了法轮功真相,也了解了我,明白真相的人,还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的家人也都知道大法好,两个弟弟和老母亲也成了我的同修。身边的熟人和亲人几乎都做了三退。

修正法,应该是受人尊敬的。出冤狱后,我认真学法、背法,在修炼中归正自己,心不被常人的表象带动。世人鄙视我、指责我,是他们受了邪党的毒害,我要向他们讲真相,清除他们头脑中邪恶的东西。我一方面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另一方面写真相信。我从省洗脑班回来后,就把在省洗脑班写给各级领导的万言书(真相信)寄了七十多封,从中央到当地有关责任人。后来我隔一段时间换个内容又寄一遍,都是以要工资为由,每次一寄就是几十封。从二零零零年至今,先后至少寄了二十多次,很多人都多次看过我的真相信。在省洗脑班时,省公安厅、省司法厅有关的人就读过,有的人对我说他读过两遍。

我个人经历就是真相,别人一看我,与昔日相比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温和善良,在外观上变化也很大,与同龄人比,年轻很多,不论穿什么衣服,别人都觉得得体、大方。孩子们、弟妹们都有丰厚的经济收入,家家相信大法,家家都过得很好。我自己也衣食无忧,虽说邪党扣发我的养老金,但房子拆迁得了九十多万,这是师尊赐给我的福份。昔日的同事朋友都很羡慕我,有的羡慕我年轻健康,有的羡慕我们几乎家家有房有车得福报,有很多常人也说我们是修来的福份。

引导有缘人得法

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里说:“讲清真相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我遵照师尊的教诲,引导有缘人得法。

我初中的一个男同学,称A,现在也快七十岁了,我给他讲真相,说什么他都愿意听,他很喜欢看法轮功的真相光碟,但是下岗工人经济困难无影碟机,我就送他一部影碟机,让他专看法轮功的光碟,他看着看着,他提出要炼法轮功,我请同修教给他动作,配齐一套大法书送给他,让他到一个点上参加集体学法,与老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他提高得很快,才学了几个月,现在慢慢在给身边的人讲真相。

乡下有缘人

几个月前,我给一个卖菜的乡下老太太讲真相,她告诉我说:她把法轮功学员发给她的真相资料,拿回家给她老伴看,称她老伴B,B的心脏病好多了。我知道B与大法是有缘的。于是我与同修一起商量,有个同修买了一个看戏机(一百多元)有视频, 里面装了各种各样的真相,如: 大法洪传、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真相等等,叫老太太带回去,说借给B看,第二天我又去问老太太,B是否愿意看?会不会用那个机子?老太太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说老伴看了一夜没睡觉,接着我又带去《九评》,并给B退了党。B今年七十八岁,年轻时当过兵,后在一个单位做过临时工,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平时大部份时间住在医院。

等B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后,我就叫老太太把B带到街上来,我想让他得法,问他想不想炼法轮功?他说:想炼,我就帮他请了《转法轮》,他读完了一遍后,觉得这书太好了,不肯放手,有空就读,通常读到深夜,对法的认识也越来越高,这时,我请同修教给他动作,除第五套功法还没学会外,前四套天天炼。为了方便B学法,还特地新建了一个学法点,有时间他可以参加这个点集体学法。

B还给身边的人证实法,他侄女大脑得了不治之症,小小年龄痛苦不堪,B叫他侄女也请了《转法轮》,尽管还没炼功,但病的症状已经消失了。B也帮他姨妹请了《转法轮》。

有一位老头子,称C,今年七十八岁,有同修告诉我说:C把别人扔的真相资料,总要拣起来放在车子上,并转发给那些愿意看的人,他自己看到资料上写的大法弟子受迫害,总是掉眼泪。我知道这位老人是大法的有缘人。我也叫同修送去一部看戏机(借他看),让他系统的了解大法的真相,接着送《九评》给他看。这位老人过去被人认为家庭出生不好,从小受邪党的打击,邪党的什么组织也没入过。后来我问他:愿不愿意看法轮功的书?他一口答应:“愿意看”,我借给他一本《转法轮》。他看完一遍后说:“这书太好了,我不想还给你,我要请回来,作为我们家的传世之宝。” 我说: “这是指导我们修炼的, 不是用来传世的。” 我让同修教他动作,他学了一次后, 总说他太笨了, 不想马上学动作, 只想看书, 按书上的要求去做人。

同事D癌症晚期好了

有位教师是我的同事,称D,是晚期鼻炎癌的患者,六、七年未吃过干饭,七、八天拉一次大便,还得吃通便的药,因化疗耳朵也聋了,舌头也僵了,说话口齿不清,人走到了死亡的边缘,人到了这样还想打牌,牌瘾特大,据说输了很多钱,孩子们气起来恨不得要剁她的手,剁她的脚,家里人真的拿她没办法。二零一二年,我从监狱回来,看她瘦的不象人形,我给她讲真相,她中毒太深,还觉得别人愚昧,没听進去,几年来讲的人太多了,有人给她作了三退,并送给她书看,她看不進去,把书退回来了。

有一天在街上我又碰到她,我请她到我家坐坐,她不好意思推辞,就跟我来了。一坐下来我就放《风雨天地行》的光碟给她看,看完了就知道电视里说的“自焚”、“围攻”是假的,是谎言,再讲真相就好讲些。之后她看到我越来越年轻,家庭环境越来越好,我过去曾是她们学校的领导,她知道我也不傻,而她的病情在不断加重,她产生了想炼功的念头,找同事打听我的电话号码,我马上找到她,帮她请了《转法轮》,告诉她要用什么样的心态对待修炼,她都答应了。

过几天我去问一下,看她学的怎么样,她丈夫说:“天天打牌,没怎么看书。我听说后继续给她讲真相,要她珍惜这机缘,实在不修就把书还给我,她不还,要再给她机会,象这样一连搞了三、四次。最后一次她提出来:“你说有没有人炼功身体健康了,真正把病炼好了。” 我说:“有,与你同一时间進来四个人,有三个人病好了,就你没变化,因你没修”。她说能不能带我亲自去问问?我说:“可以,你现在就跟我走。”

我把她带到B那儿,现在他也上街帮助老太太卖菜。她问B你是什么时候看书的,原来有什么病,现在怎么样?老俩口满怀对大法的感激,讲大法的神奇,说过去长年住在医院里,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要人照顾,现在不但可以卖菜,还能担菜……” 这番话对她有触动, 等我走了以后, 她又返回去找到B,“爹爹,你老跟我说实话,到底你的病是真好了,还是假好了?” B说:“我为什么要骗你,你看我这样子是真好了,还是假好了。” 她怕我们做圈套,其实怎么可能呢?自这以后,她就下决心走入修炼,一下子师尊给她把牌瘾拿掉了,她就再也不打牌了,每天在家读几讲书,我帮她请了全套的大法书,让同修教会她炼功动作。为了更快的提高上来,让她到点上参加集体学法。

她一真修后,身体变化很大,现在吃饭、解手都正常,过去痛苦的症状在逐渐消失,走起路来也很有劲,脸色也好看了。丈夫看到她的变化,她丈夫也想炼,一家人都做了三退,一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万分感恩大法。她也非常后悔,那时听信电视的谎言,为什么不早学大法呢?她看了师父的各地讲法后,急着要出来讲真相、证实法,开始有点怕,她丈夫抱着孙子站在旁边看着她,给她支持,第一天出去面对面发了五个真相光碟,回来后很高兴,同修也鼓励她。她现在越来越会讲了,师尊给她智慧,她现在每天能退四、五个,先后也退了一百多人。去点上学法由丈夫或儿子专门接送。

D癌症晚期好了,大法的神奇,在社会上产生强烈的反响,很多人说,过去说学法轮功的愚昧,其实是我们自己愚昧。这个学校还有一位教师因癌前病变,二零零八年走進来修炼,身体变化很大,不但健康而且显得比原来年轻,她们俩人约定要到每个同事家里走一走,讲一讲大法的神奇,讲讲真相。

初中同学走入修炼

我有一位初中的同学,称E,也是这个学校的老师,我每次给她讲真相,劝三退,给护身符都能接受,后来我告诉她,你们学校俩个炼功癌症病好了,问她想不想看书,她说想看,我们在路上碰到的,我不想耽误,怕他被干扰,我马上带她到我家,送给她书,当时她态度不是坚决要看,我知道人得法是不容易的,我劝她要把书一看到底,千万不能中途放弃。这本书她看完一遍后,感觉很好,还想再看,我说那你就继续看,一连看了三遍,过去常常感冒、头疼,自看书后病都好了。

我再找到E的时候,E说她要修炼,我就帮她请了《转法轮》、《大圆满法》等大法书籍。她的决心可大啦,她一边看《大圆满法》,一边学炼功,并把每套功有哪几个动作都记下来了,晚上睡觉也在记这些动作。几天下来,我让她把动作做给我看,她几乎都会,除了少数几个动作不太准确,稍微纠正一下,都能连贯的做下来。她丈夫是过去教育局教育科的科长,她给丈夫讲真相,她丈夫也很支持她修炼,并当面感谢我把大法介绍给她。

这个学校还有一个教师,退休后去了新加坡,给女儿带孩子,暑期回来休假,碰到E,E告诉她这学校有好几个人走進来炼法轮功,都觉得这功法很好,D的癌症炼好了,叫她也炼,但E现在还讲不清真相,她给我打电话,我把这个同事接来,让她看真相光碟,她马上表示要炼法轮功,当时就请了一本《转法轮》,现在正在看书,还没学动作。还有几个人在看书,修不修看缘份。当然这几年中也有看了书,但不修的,我把书都收回来了。

帮助新学员在法上提高

后進来的这些学员,大多是身体有病,甚至是重病走進来的,在她们的修炼中会遇到很多困惑,如果不及时帮助会影响修炼。

我也经常接触这些新学员,与她们经常交流修炼心得,那位B同修,隔一段时间就说本来病好了,怎么又犯了,又想去住医院,针对他的情况,我经常写信告诉他如何在法上悟道。信让他卖菜的老伴带回去,他挺一挺就过了这一关,有时遇到与邻居为地基吵架,有时遇到孩子方面的矛盾,我经常用书面的方式与他交流。

D同修告诉我说:“姐啊,我修不了,我婆婆来了十天,这十天我很少看书,就是因为婆婆没看好孩子,导致我儿子腿被汽车压断了,腿残疾了,看着我残疾的儿子,我就恨她,这口气忍不了”。我告诉她,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学大法的人应该在法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心看问题,……你改变不了他的命运,你认为婆婆对你不好,那是因为你过去世对婆婆不好,应该怪自己而不应该怪婆婆。她心结一下打开了,毕竟是修炼人,懂得了法理,马上说:“那我应该买点东西回家看看婆婆,给婆婆道歉,并告诉她我学大法,我现在再也不怨你了,过去怨你我错了。”我说对呀对呀,就应该这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