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长周宏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沙洋范家台监狱是湖北省内一所中型监狱,湖北省所有被迫害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关押在此。在这里,一些人渣、败类披上警察的执法外衣,干着践踏法律、迫害人权的恶毒事情,其邪恶和残忍程度让人无法置信。特别是2010年10月以后,周宏当监狱长,他为了捞政绩,为了往上爬,推行了许多新“政策”,例如:延长服刑人员的劳动时间,增加劳动任务,增加刑罚,并将“转化”法轮功学员直接和工资、奖金、政绩评审挂钩,导致法轮功学员遭惨无人道的迫害。

一、奴役

周宏原来是沙洋广华监狱政委,一到范家台就将广华监狱的那一套把服刑人员当奴工的模式搬了过来。广华监狱是沙洋十二所监狱中最豪华、最有钱的监狱,监狱内一座足球馆比社会上的许多体育场馆的设施都更加先进。另一方面服刑人员一年到头象牛马一样的无偿卖命干活,伙食条件却在沙洋十二所监狱中最差。

劳动时间由以前的八小时延长至12小时或更长时间,每个服刑人员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相应的劳动产值,劳动产值由每天30元一直增加到65元,如果完不成劳动任务就要加班加点,有的人经常加班到晚上11、12点,甚至凌晨1、2点,第二天早上5点半又要起床出工。如果还是完不成劳动任务就要面壁、罚站、挨打、关禁闭、游斗等等。

休息时间由以前每个星期休息一天改为十天休息一天,后来又改为五天休息半天,看上去休息时间并没有减少,实际上只要每个半天延长两个小时的劳动时间,一个月下来就延长了十二个小时的劳动时间。

周宏为了捞钱,为了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简直到了争分夺秒、不顾羞耻、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因此,整个范家台监狱所有服刑人员都称他为“周扒皮”,由此可见他的残忍和服刑人员对他的痛恨程度。

二、暴力“转化”

特别是对于法轮功学员,周宏对他们的残忍和邪恶程度更是难以想象。以前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都被集中在四监区,经过全体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断地发正念、讲真相,四监区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例如,四监区干警祖剑曾经在监区大会上强调:对法轮功学员不能歧视、不能打骂,要关心、帮助他们,谁敢违反规定,一律作扣分处理。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很少受到严重的迫害,他们甚至可以在一起吃饭、聊天,环境比较宽松。

但是在周宏上任以后,这种宽松的环境很快就被打破了。他先是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分开,九个监区每个监区分三、四个人,然后给所有监区负责的警察下达了“政治任务”,要求他们必须“转化”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成绩直接和工资、奖金、政绩评审挂钩。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监区的负责人为了奖金、为了升官,想尽办法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转化”。

以三监区为例,三监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是肖正法、李勇、潘彩华三人,其中肖正法是三监区的监区长,他曾经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有的是手段让你转化。”因为他们也知道讲道理根本就讲不过法轮功学员,所以他们也不讲什么道理,而是挑选本监区最凶、最恶、最坏的犯人来包夹法轮功学员,给予包夹犯们相当大的权利,并且对他们承诺:“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把法轮功转化了,表扬、记功、减刑少不了你们。”“我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只要不弄死就行。”在这样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可想而知。那些包夹犯想尽千方百计来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转化”。

例如包夹犯关健,武汉市人,20多岁,因犯盗窃罪判刑一年,结果在看守所把别人的肾脏打坏了而加刑九年,就这样的人受到了李勇的极大赏识,任命他为生产组的组长,并成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帮凶。还有包夹犯何德兵,湖北宜昌人,四、五十岁,因偷盗汽车被判刑十年,在监狱里面经常打架斗殴,他看谁不顺眼就过去打一巴掌,没什么道理可讲。但在肖正法的照顾下,他从来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这样的人也得到了肖正法的“重用”,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打手。

包夹犯的权利是相当大的,他们负责管理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日常生活行为,包括吃饭、穿衣、上厕所、睡觉等等,全程24小时监控。比如,法轮功学员想上厕所,没有包夹允许就不能上,天冷了想穿毛衣没有包夹允许就不能穿,晚上睡觉没有包夹允许就不能睡。法轮功学员在这里的地位简直连奴隶都不如。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张伟杰被罚站到晚上十一点多钟,一名路过的值班警察看不下去,就叫他去睡觉。结果关健马上跳出来说:“不能让他睡,李队长(李勇)交代过,他不转化就要受惩罚。”结果那名有良知的警察只好走了。那段时间,张伟杰经常被强制站到凌晨三、四点钟,腿都站肿了。还有一天晚上,何德兵毒打张伟杰,寝室长霍华平实在看不过去,就出言制止这种暴行。结果没过几天,霍华平就受到了李勇的训斥,并被撤销了寝室长的职务,调到了其它寝室。由此可见包夹犯的嚣张和他们的邪恶程度。

恶徒们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有:拳打脚踢扇耳光,罚蹲罚站开飞机,面壁挖角挨警棍,脚镣手铐把人捆。(注:“开飞机”是一种受刑姿势,半蹲在小板凳,双臂伸直,要蹲很长时间。“面壁”是指鼻尖贴墙站立。“挖角”是指双手背后,头顶在铁棍或墙角上,身体笔直与地面呈60度斜角。)这还只是最普遍的受刑方式,每个监区都有,法轮功学员只要不“转化”基本上天天都会挨整。

还有其它的刑罚,每个监区都发明了很多折磨人的方式。如:灌机油;以关健为首的一帮包夹把学员张宏伟打倒在地,按住四肢,撬开嘴巴,用漏斗往嘴里灌机油。张宏伟被灌了机油之后,上吐下泻,难受异常,精神萎靡不振,几天时间就瘦了一大圈。还有把学员的双腿用绳子系住倒拖着跑,还有提着学员的双腿倒拖着上楼梯。还有大冬天脱光学员的衣服泼冷水,用高压水管冲。还有的监区用细铁丝穿上大铁牌子,上面写满了污蔑法轮功的标语,然后把它强行挂在学员的脖子上,还要戴上脚镣手铐进行游斗。

还有用大头针往学员身上扎,用烟头烫,用鞭子抽,抓住一些天牛按在学员身上咬(注:天牛是一种大型昆虫,口器如钳剪一般)。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还有电刑,电棍就不用多说了,有一种电刑是把学员绑在椅子上,双手缠上铜丝,然后接上正负极电流,电压可调节,不停的增加电压,直到人体承受极限为止。

还有铐刑,把学员双手用手铐铐住吊起来,双脚用铁链固定死,嘴里还要塞上破布,不能休息,不能睡觉,一天24小时就这样吊着,如果学员绝食就进行野蛮灌食。大家都知道,如果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变是极其痛苦的,越到后面越不好受,甚至连一分钟都难熬,但是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吊就是十几天,想想都恐怖。有的人被折磨得精神恍惚,最长的甚至吊了两个多月,手腕上的骨头都露出来了,生命垂危,送到医院抢救,治好以后继续折磨,直到学员精神崩溃,被迫写下“悔过书”为止。有的学员因此致残,有的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如张宏伟受刑过后,双手肌肉萎缩,手不能提重物,连一盆水都端不起来,想吃方便面却撕不开袋子,还得靠别人帮忙。还有一个姓叶的学员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他见到警察就喊:“报告警官,我一定要改造好”。后来他被调到了医院监区。在入监队也有一个学员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他逢人就讲:“你可以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但你一定要知道你的仇人是谁,你的仇人是……”还有的学员因为忍受不了这种迫害,又不愿意背叛师父写“悔过书”从而撞墙,有的割腕,但最后都被抢救过来了,继续迫害。直到达到恶警们想要的结果为止。

在这种暗无天日、极其邪恶的环境之下,在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无休无止的折磨迫害之下,范家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被迫“转化”了,周宏达到了他想要的结果,他得到了范家台监狱自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从来没有过的“转化”政绩。他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了“五书”(决心书、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还不算完,每个写了“五书”的法轮功学员还要被逼着在批斗大会上面对众多的服刑人员宣读“揭批书”,还要录音、录像,以此来证明他的转化成果和政绩。导致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到了极其严重的精神创伤和打击,同时也毒害了众多不明真相的服刑人员。而且每到年底周宏达还要邀请全国所谓“道德模范”吴天祥来范家台监狱开批斗大会,在大会上逼迫法轮功学员念“揭批材料”(“揭批材料”必须按照他们的要求写,写一些无中生有的污蔑法轮功的东西,直到他们满意为止),以此来诬陷法轮功,标榜自己的“政绩”。(注:吴天祥在武汉信访办工作,他是邪党树立起来的所谓道德模范)

周宏在任期间,大肆迫害法轮功,侵犯人权,打压好人。同时,那些积极参加迫害法轮功的各监区负责人也得到了他的提拔和重用。如:明慧网以前刊登过的范家台“四大恶人”之首的肖天波被提拔为监狱六科之首的狱政科科长;肖天波的继任者四监区长沈建军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以后,很快就被周宏提拔为狱侦科科长;“四大恶人”中的熊××被提拔为教育科科长;王雄杰被提拔为三监区的监区长;原三监区长肖正法被提拔为纪委副书记;三监区恶警李勇被提拔为八监区的教导员等等,种种恶行丑态难以尽叙。

周宏在任期间,丧尽天良,坏事做尽。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到了他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其实他早就被录入明慧网恶人榜,不久的将来必将受到正义的严惩。跟随江泽民迫害的主凶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人已经落马入狱,奉劝那些还在继续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们赶紧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法轮功,不要为江泽民殉葬。

由于所见所闻有限,本文所揭露的迫害只不过是范家台监狱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详情请补充。

附注:文中提到的法轮功学员张宏伟已于2013年9月冤狱期满回家;张伟杰由于其家人请律师不停的上告,并揭露其所受到的迫害事实,他在2013年4月份调到了四监区,恶警对他的迫害减轻了很多,目前他的状态还好。

包夹犯关健由于迫害法轮功得到监狱多次减刑,已于2014年刑满释放。

范家台监狱长周宏由于任期已满,听说即将调任。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