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解体病业魔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一日】一九九七年三月,我因为身体不好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前胃不好,突然腰疼的端不起来一盆水,原来练过别的气功没有什么效果。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大嫂家做健身治腰,大嫂说她炼法轮功,我一听就说我看看书,她给了我《转法轮》这本书,我用了一天一宿看完书。第三天早晨,我到处找炼功点,找到了一个就炼下来了。

从那天起,每天早晨六点到炼功点炼动功,下班做完家务,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之后在一起炼静功,时间不长,大概两、三个月,胃口好了,什么都能吃了,原来苹果、桔子吃了胃就疼,后来不疼了;大便不干也正常了,血压正常,腰也不疼了,上楼不累,骑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轻松,太神奇了。那个时候我们到处去洪法,见到谁都给人家看《转法轮》,希望人家也炼法轮功受益。

二零一零年,我的胃开始疼了,我也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做着三件事,学法、炼功、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小册子,贴不干胶,后来发展到一吃饭就恶心,我都强吃,大便也干。儿子知道了,给我买蛋白粉营养保健药,他说那不是药,买酸奶助消化,他买的那些东西我都不执着,营养保健药我没吃,因为修炼人没有病。时间长了,他见我还难受,和我商量到医院看看去,光检查不拿药,我说不去,我就信我师父,他就着急。

后来儿子给我买了好多胃药,说我胃扎,你知道是什么吗?是胃粘膜增生,很严重的,我有点动心了,吃了一、两天药,马上感觉不是炼功人了,降为常人啦!我就不吃了。

那个时候胃老疼,还吐,有一次胃疼的实在不行了,我吃了止疼药,第二天还是疼,以后再疼也不吃药了,疼的厉害的时候,我跪拜师尊的法像前,求师父救救我,背““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1]我相信这不是病,是假相。我想同修被关在监狱里是旧势力的迫害,那我的身体痛也是旧势力在迫害,我清除它,解体它。

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2]我盘腿发正念,胃疼就好一些,我悟到师父把什么功能都给了我们,我就信师信法,一定能闯过病魔干扰。

那些日子,旧势力利用婆婆老给我制造魔难,天天找茬骂我。身体多难受也得给她做饭,做好了,她嫌东嫌西的挑毛病,我都忍着,按照师父说的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身体多难受,在家受的苦,从来不给儿子或丈夫说,怕他们为我着急;身体多难受都坚持到学法点学法,一天也没落过。神奇的是学法时不吐,回家就哇哇吐,我也不在乎。出去讲真相劝三退照样做,从没有停止过。一天一天的过去,快两年了,身体瘦的皮包骨头,儿子很着急,多次劝我去医院,我都拒绝。

就在那几天胃疼的几乎晚上都不能入睡时,一天晚上七点,忽然吐了有一碗那么多的血,过了一会儿又吐了一些,不一会儿又吐了一碗,吐的浑身发软,一点力气也没有,但脑子很清醒。丈夫说给儿子打电话到医院,我说你们去医院,我不去,他也没有打电话。我跪拜师父法像,求师父救救我,背师父的《论语》,发正念,我就睡着了。半夜醒来,让丈夫给我热了一杯奶,吃了一块蛋糕,胃不疼了,不恶心,也不吐了,没有其它难受的感觉,就是身体没有劲。早晨三点五十五分起床炼功,六点发正念,都坚持做下来。

是师父救了我,不然就没命了。第三天出去发真相小册子,腿没劲上楼,我慢慢的上,把小册子都发完,三件事努力的做好,不懈怠。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不知不觉中身体恢复健康,神奇的是自从吐了血,胃不疼了,什么都想吃,大便不干了,炼静功双盘一个小时,腿一点也不疼。

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有这超常的事。吐了血后,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我向内找,自己有什么执着,使得邪恶能够钻了空子这样迫害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修炼前丈夫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给我买了十份保险(幸福险,十万),修炼后应该把常人的心都得放下,可是我忘了,还让人保着险。我悟到,旧势力看你修的有漏,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它就要迫害你。跟丈夫说我要退保险,他开始不同意,我说我们修炼人,什么心都得放下,最后他同意退了。

经过这一魔难,使我认识到师父说的“修炼是严肃的”[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