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及榆树市泯灭良知的洗脑班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2014年12月20日,历经榆树市洗脑班、吉林省洗脑班地狱般的洗脑迫害,厉春华女士回到家。

仅仅一个月,厉春华发现自己头发白了许多,失眠、胃火、便秘伴随着她,那一幕幕的洗脑迫害是一个个深深的伤口留在她的心中,而且直到她回家前,婆婆整天哭个不停,孩子嗓子都哑了。

吉林省榆树市洗脑班,是榆树市610(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租用的榆树市经委招待所,位于榆树市个体客运站道南。办一期,租一次。610办一期班,“上边”给拨款十万元,到年终还奖给十万元。他们说:“你们来这里签了(“不修炼大法的保证”)就行,回家愿咋炼咋炼。”这些人就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良心,为邪党卖命。

野蛮绑架

2014年 1月14日,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厉春华正在打工店上班,大约上午九点多,榆树市国保大队恶警,伙同610人员,一伙十来个男人,闯进店中,不由分说,把厉春华等四个女营业员每人由两个男的架着,架到事先准备好的车里。

厉春华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架着厉春华的人说:“到地方你就知道了。”他们没穿警服,也不出示证件,不由分说,就把厉春华等四人塞进经委招待所洗脑班。

洗脑班封闭的严严实实,除了一个能进出人的门外,没有通风的地方。内设锅炉房,自己取暖,经常冒烟。同一天,遭绑架的还有其他人。

榆树市洗脑班洗脑迫害

厉春华被塞到一个不到四平米的房间,里边有一张板铺,法轮功学员每人都被一个包夹(610人员亲属,雇来的,每天100元)二十四小时吃住在一起,包夹专门看着她们,不许随便和谁说话。

主要参与的国保大队和610人员齐立 、李笑 、石海林、王帅、甄胜利、徐风有、姚海波等,还有不知名的,他们不穿警服,还雇来了两个“帮教”,一个叫刘双慧(六十岁左右,舒兰的)、一个叫刘凤荣(扶余的),说是省“转化班”的。

男的多数抽烟,呛的厉春华一进来就头晕、恶心、呕吐、睁不开眼睛。恶人马上搜身,把手机、钥匙交给他们那里。恶人看厉春华迷糊起不来,就罚厉春华站着,用人看着。厉春华站不住,活动活动脚,他们看见了,也要数落数落她。

帮教刘双慧让厉春华看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碟片,厉春华要不看,刘双慧就报告警察,罚厉春华站着,站在洗脑班的水泥地上,冰的厉春华脚趾抽筋。恶人软硬兼施,尤其甄胜利语言刻薄,挖苦人,讽刺人,打击人的自尊、侮辱人格。

刘双慧则张嘴就诬蔑师父、诬蔑大法,他们还恐吓厉春华不写“五书”就送吉林省洗脑班,再不写,就送北京。

整九天,第十天,也就是2014年11月23日,齐立、甄胜利把厉春华转到长春(省洗脑班)。

吉林省洗脑班洗脑摧残人性的迫害

在去吉林省洗脑班的车上,厉春华不敢张嘴,睁不开眼睛,随时都要吐出来。到洗脑班门口一下车,厉春华就呕吐,迷迷糊糊睁不开眼睛,他们把厉春华关在洗脑班三楼(阴面)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两张单人床,包夹一张,厉春华一张。床就象冰床一样,厉春华就把自己穿的外衣铺在床上,屋里有监控,晚上整夜开着灯。

第二天,洗脑班的邹军带着一帮人来,当时厉春华起不来,邹军踢厉春华腰一脚,还说:“看我咋收拾你。”他们一帮人连拉带拽,非得让厉春华起来下地。厉春华就闭着眼睛耷拉着脑袋坐在凳子上,帮教刘双慧开始放污蔑大法的碟片,厉春华不看,她就大吼,质问厉春华,逼着写“思想汇报”,不写,她就报告到邹军那里,邹军来就罚厉春华站着。

他们整天不让厉春华大脑闲着,帮教放碟片还看着,有时暂停电视机,就问厉春华问题,故意引导她背叛大法。上午、下午、晚上整天放,晚上有时放到十一、二点。刘双慧又找来帮教李小燕(吉林省梨树人),她们两人攻击厉春华,还威胁厉春华说:“不转化就送心理矫治所,让你家里每天出一百元钱”。

更邪恶的是,逼迫厉春华等法轮功学员写批判大法和师父的所谓“五书”。先来的先写,这里还有“帮教”宋秀芹(吉林省延吉市)、李合举(男)。写完,他们再给更改、审批,达到他们的要求为止。还经常开揭批会,揭批完的上台念,没写的在下边听,还录像。

历经多日的折磨,帮教刘双慧、李小燕再逼迫厉春华写“五书”和“决裂”的时候,厉春华泪流满面,由于承受不住精神迫害,当时厉春华从头哭到尾,她还是写了作为一个人不应该写的。

2014年12月20日,厉春华结束了这段人间地狱的痛苦。中共对厉春华的迫害,不仅仅是对厉春华一个人的迫害,而是对整个家族的迫害,对所有善良人的迫害。一直到厉春华从洗脑班回来时,婆婆还整天哭个不停,孩子嗓子都哑了——

回忆起这段摧毁人的意志、泯灭人的良知、让人丧失灵魂的一段往事,厉春华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往事不堪回首、苦不堪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