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这样一个妹妹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名高校教师,自幼身体虚弱。患有神经衰弱,贫血等症。十三岁又得了肾炎,从此生活在疾病的阴影里。谁知祸不单行,二十三岁时又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症,后来又得了腰椎结核,风湿,心肌炎等。

活着对我来说,真是苦不堪言。就在我求生不得,欲死无门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喜得法轮大法,从此,师父把我从苦难的深渊解救了出来。走上了一条修炼之路。得法不到三个月,我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飞,更重要的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多年来在冥冥之中苦苦寻觅和祈盼的一件终生大事(修炼大法)终于得以实现。

亲朋好友看到我的变化,无一不为大法的神奇而感到震撼,我便借此机会洪扬大法,给亲朋好友每家敬送一本《转法轮》,同时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有福报,并希望他们能够像我一样修炼法轮大法。父母、公公和女儿都走入了大法修炼。但妹妹却对我说:“姐,你放心,我虽然不能像你一样去修炼,但是,我会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听到她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勉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由于压力,父母、公公相继放弃了修炼,只有我和当时十一岁的女儿坚持修炼。后来,我两次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和劳教。亲人得知后来探望我,痛哭流涕,劝说我放弃修炼,但是妹妹却平静的对我说:“姐,你认为你做的对不对?”我说:“当然对!”她说:“你认为对,那你就走下去。”我当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妹妹经常安慰心急如焚的父母,对他们说:修炼大法是我姐姐的信仰,你们若要剥夺她的信仰,就等于把她的灵魂从肉体中抽走,那样无异就等于把她杀了一样。父母听了这些话,觉得也很有道理,慢慢的把心放下了,也不那么痛苦了。妹妹经常到监狱里来看我,给我和同修们带来了大量的食品和物品。

每逢遇到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存在异议的人,妹妹都想方设法打开他们的心结,解除他们对法轮功的误解,并利用一切机会保护法轮功学员。

我出狱后,经常利用与妹妹逛商场的机会发放真相资料。有一次,我把一份真相资料放到一个柜台,被售货员发现了,他立即给保安打电话。当时妹妹正在那个柜台前试衣服,我急忙向妹妹使了个眼色,她会意,我迅速离开商场。之后,她也没有追问我,只是淡淡地告诉我,有些商场管理很严,要我多注意安全。我很感激她对我所做的证实大法之事的理解。

几年后,在偶尔的一次谈话中,妹妹说出一个故事:有一次,她正在商场买东西,忽然看到一个保安正在追逐一位中年妇女。她立刻想起了我们那次在商场发生的事情,明白这个人一定是法轮功学员!她急中生智,让过中年妇女,立即蹲在过道的中央假装系鞋带,保安躲闪不及,被绊个大跟头,起来后还要追赶,她抓住他不放,与他“评理”,直到见那个妇女跑出了商场,才把他放开。妹妹还智慧的给保安与周围人讲大法的美好,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叫他们以后不要难为他们。保安欣然接受。

还有一次,妹妹与儿子去商场买电脑,两个法轮功学员走上前来给她讲三退,她笑着对他们说:谢谢你们!我已经退了,请你们去给别人讲吧!这两个弟子就向离她不远处的几个学生讲去了。这时,她突然看到有两个警察鬼鬼祟祟的向他们走去。于是她大声地向他们喊话,暗示他们离开。两位法轮功学员回头看到警察,机智的走开了。那两个警察返回来坐在妹妹身旁,开始盘问她。妹妹毫不惊慌,面不改色,机智的与他们周旋,理直气壮地说是陪儿子来买电脑。警察不信,蹲在那里不走。这时身材高大的儿子(身高一米九)出来了,警察一看不太好惹,灰溜溜的走开了。

还有一次,在公安局附近,很多法轮功学员聚在一起发正念。妹妹正在街上闲逛,忽然看到十来个警察正向他们走去。她一看不好,于是故意找警察大喊大叫,以便拖延他们的时间,路上的行人不知是怎么回事,都围过来看热闹,把警察给包围了,法轮功学员们看到这些警察,迅速的散开了,当警察赶到时,人已经没了,扑了一场空。

这些年来,每逢看到被人遗弃的光盘或真相资料,妹妹都捡回家,或从常人手中抢下欲毁坏的资料,设法交给我。她还经常向我反馈人们对讲真相的方式及真相内容的看法,帮我们找出有时不被人们理解,讲真相不利的原因,提出中肯的意见,使我们不断提高讲真相,做资料的质量,以便更适合众生的口味。

妹妹虽然没有修炼,但她尽力维护大法,保护法轮功学员,也得到了许多的福报。

几年前,妹妹的儿子自从考上了名牌大学以后,开始厌学。妹妹着急上火,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当时医生强烈要求她做支架,她不肯。于是我就找机会给她读了一讲《转法轮》。听完后,她激动地说:“师父讲的太好了!都说到了我的心里。”当晚,妹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站在一个芳草如茵的岸边,忽然看见一位老者驾着一艘大船向她驶来,把她接到了船上。然后递给她一支箫,在她耳边说了点什么,于是她就站在船头吹了起来。那是一首天籁之音,是她有生以来从未听过的最好听的曲子。吹着吹着,引来一队队船只,紧跟着他们的大船向前行驶…… 醒来后,妹妹仍对这首曲子记忆犹新, 兴奋的跟我说这个梦:“只是有点遗憾:再也听不到这首曲子了。”

从此以后,妹妹的心脏病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好了,对儿子的担忧之心也逐渐的放下了,从此象变了个人似的。

后来我找到《普度》这首曲子,播放了起来,妹妹听后,吃惊的大声说:“我梦中吹的正是这首曲子!”在这之前,她从未听过这首曲子。

妹妹由原来的悲观变得很乐观,人也变得年轻和漂亮了。智慧也不知不觉地被打开了。从小就不愿动脑,手脚笨拙的她,忽然变得聪明和灵巧了。例如在音乐领域方面就很突出。原来对音乐望而生畏,唱歌跑调,无节奏感,跳舞踩不上点的五十几岁的她,在短短的几年里,竟学会了钢琴、古筝、吉他、葫芦丝等乐器的演奏。而且很有这方面的天赋。看到她的变化,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只有我知道其中的奥秘。

时隔不久,厌学的儿子突然提出要报考研究生。妹妹根本不予理睬,以为儿子在安慰她,哄她开心。没想到成绩出来后,全家人都大吃一惊:一直不好好学习的儿子竟考了全学院的第二名!后来导师看他是块好料,又推荐他读了免考的博士!真是太令人惊奇了!

妹妹虽然不修炼,但也努力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与人为善,不计较个人得失,处处为他人着想,宽容大度。例如,装修时工人不小心把其他设施给毁坏了,要赔偿的话至少得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妹妹觉得他们也很不容易,并没有追究。一次卖房子,收了两万元订金。由于对方贷款上有困难,妹妹一分钱也不收,要给退回去,买方非常感动,非要用其它方式贷款不可。

在家里把仅有的几万元钱拿出来给妈妈看病,不让我花钱。让我把钱用于证实大法上。主动长期护理妈妈,照顾爸爸,让我把更多的时间用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当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做时,她说:“最让我震撼和佩服的就是: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你们自己。虽然至今仍有人对你们不理解甚至怨恨,但你们从不抱怨,一如既往地做你们应该做的事。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团体与个人能像你们那样,无私的为了别人可以出生入死。这个大法太好了,我虽然机缘未到,不能像你们那样去修炼,但是我要尽我所能去帮助你们,这也许是我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