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恩赐我与小宝宝两次生命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我是山东省一名县级医院的大夫,自婚后一直未孕。早在上初中时就有幸拜读师尊的《转法轮》,但一直没有走入修炼。尤其是婚后,更是一头扎进人中的生活,我是生活、学习和工作上处处要强的人,被名、利、情所缠绕搅累,看起来强健的身体,但就是怀不了孕。

三年前我和丈夫开始寻医问道,在省城的三家医院奔波,我被诊出“多囊卵巢,输卵管细,通而不畅”,一次治疗后自己不知有了孕象,在四十天左右时就流血流掉了。自那更是心灰意冷,觉得人生真苦,漫漫无止境。

一年前因年龄越来越大,三十虚岁,在我这个年龄的很多人都早已做了妈妈,于是我又开始了早起晚归去省城看病的行程,治疗了三个周期总不见起色,除夕前后又按原方案试了次,连主治医师都没有抱希望,计划年后给我做人工受孕或试管婴儿,而成功率也只大概在40%,且费用昂贵的天价,据说一次就要三万元,身体上也要承受很大的痛苦。

我本身是医生,很明白这其中的利害。我不断从内心问自己,人中的所谓“科学”的治疗手段、检查技术治不好我的病,我该怎么办?我只能求大法师父恩赐我一个新生命,是大法拯救我脱离苦海,让我还有做母亲的机会。大年初一我随母亲(法轮功学员)一起给伟大的师尊敬香,当时香光很亮,香火一直拔高的燃着,母亲把火苗吹灭后接着又燃烧起来,很神奇,我隐约觉着是师父管我了,我可能要做母亲了。

果然,初十就在省医院确定了孕情。我真是激动、欢喜的无以言表,全家人更是高兴,婚后五年是大法师父恩赐了我与小宝宝的新生命,师恩浩荡!

确诊孕情后一直没有上班,母亲说这是师父给我机会,让我学法、炼功、修心性,从新认真严肃的走入大法中修炼。我却有很多的心放不下,追逐名利、沉迷与丈夫的情、色欲、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等各种肮脏的心,牢牢的抱住不肯舍,所以不听家人的劝阻在孕八十五天时要强的又回到单位上班,还一心要参加晋职考试。上班后的第二天上午十时,小便时就觉小腹坠胀,有热流往下掉、往下淌,低头一看是血,立马六神无主吓坏了,回到办公室正巧遇上妇科同事,赶紧带我打保胎针、吃抑制宫缩的药,急查B超说是宫底在胎盘的一角上、宫腔里有瘀血,量还不少,很可能危及宝宝。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同事赶紧把我送往病房,那时还在流血,后来都殷红了床单上见到血迹。家人也赶来,我泣不成声的和父亲重复说“求师父”、“求师父”,心里一遍遍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我知道只有师父才能救我和孩子的命。妇科同事也担心我妊娠三月流血的情况,和家人交待的很重,说很可能孩子保不住,而且卧床后我两次小便都是血,丈夫都吓瘫了,最终决定转市里最好的医院。这时母亲来了,很镇定,眼神中的坚毅告诉我就是信师信法,什么都不想,背师父的《论语》和《洪吟》,我想我就把我和孩子的生命全交给大法师父了,原本我们的生命也是师父给的,转院途中,我和父亲、母亲不住的求师父救我和孩子。到市医院后大夫先要求做B超,站在医学角度上告知我们一些让人丧失信心的话,我想我和孩子有师父管,你们谁说了也不算。B超检查一切正常,胎盘和宫腔内没见瘀血,可见胎心胎动,宫颈管长4.8cm,丈夫说我们当地医院明明看到了,我说没有瘀血不是好事吗,我内心如泪崩,我深知是师尊恩赐我与腹中的小宝宝第二次生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和孩子,像二零一四年神韵晚会中最后一个节目,洪水海啸卷着巨浪吞噬了高楼大厦,是慈悲的师尊一挥手,洪水退去,许多人的生命和家园得以保住!是师父祛掉了我腹中的瘀血,保住了我腹中的胎儿!

按这里医生的说法,我宫颈管这么长,胎心胎动正常,可以不必住院。但家人为安全计,让我住院观察。我在病床上血淌的越来越少,最后半天时间就止住了。

我将这次“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大难不死”的经历告诉同行的舅妈、同病房的两位产妇、我的婆母,我还想要告诉更多的人: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不要误信邪党红魔的说辞,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当权者自编自导自演的丑剧,在国际上已有“伪火”影片给予曝光、揭穿谎言,中共至今还非法关押大量法轮功学员,强制他们放弃信仰,打毒针、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甚至泯灭人性,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贩卖以谋取巨额利润,已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和追查,江、曾、薄更是以“酷刑罪”在国外法庭被立案起诉!

朋友啊,越来越多的人已明白了真相,吐出了被中共灌输的迷药,退出党、团、队组织,抹去额头上的兽印,真正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负责。你还犹豫什么呢?大法是美好神圣的,佛恩浩荡,莫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再次叩拜伟大的师尊,将我从生死线上救回!我今后更要严肃的对待修炼,精進实修,回报大法与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