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修越坦荡 越炼越年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名东北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岁。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是一个中学语文教师。

我和同龄的许多人一样,长身体时遇上了“大跃進”、大饥荒,体质不好,三、四十岁就开始多病、老相;该上大学时又遇上了“文革”,目睹了种种乱象,见识了中共整人的各种手段,使我变的小心、多虑,好像生活在一个自我保护的壳里,感觉身心俱疲。

得法之后,不断的用法理来洗净自己,身体越来越好,心胸也越来越坦荡、开阔,感受到了溶于法中的平和与自在。以下分享几个修炼小故事。

善化工作环境

修炼后不久,我担任了校语文组的教研组长。在我们学校,语数外三大组都是公认的人多、矛盾多,难管理的组。有些人看到别人的问题后当面不说,背后到领导那儿打小报告,勾心斗角;有些人受党文化“假大空”的影响重,喜欢夸大成绩,掩盖错误,爱攀比。

我当组长以后,第一条就是要求组员们有矛盾在组内解决,不背后说人是非;第二条就是要求说真话,做善事。每周的例会,我都是第一个发言,实实在在的把自己一周工作中的优缺点摆出来,没有修饰与隐瞒。对于同事的不足,我不是批评指责,而是善意提醒。

我时时记得师父说的:“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進要旨》〈清醒〉)记得有一次,我给一位同事指出不足时,她感受到了我话语背后的善和那颗爱护她、为她好的心,很感动的说:“我有这缺点好多年了,就是亲爹亲妈也没这么给指出来过。”

这样慢慢的,组内的环境变的越来越和谐:矛盾少了,笑声多了,同事们也可以敞开心扉来说话了。不少同事看了《转法轮》,几位年轻同事都和我很亲,有心事愿意找我谈,还请了大法书回去给他们的父母看。

有一次严重的流感来袭,学校里病倒的老师和学生很多,我们组托大法的洪福,没有一个病倒的。还有一次,一位同事喜滋滋的对我说:“我今年坐你对面办公,身体都比去年好了,病也比往年少了。”她也知道是大法让她受益了。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走入大法修炼的同事会很多。

越炼越年轻

我有一张一九九七年拍的照片,是和同校几位大法弟子的合影。照片上的我们健康、自信、快乐,比同龄人年轻。其中一位同事,修大法前患有严重的中耳炎,耳朵烂的吓人,修大法后不但中耳炎好了,而且一炼功耳边就自然有炼功音乐声响起,连放音设备都不需要了。

从得法那天开始,我几乎没有间断过炼功,也几乎没有变老。有人说我们大法弟子,“看起来那么年轻,精神那么好,待人那么和善,往那儿一站就是真相。”

有一次我去内蒙的一座城市拜访一位十多年未见的好友,她和她的老伴在火车站的出站口接我。当我喊出她的名字时,她惊讶的说:“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十多年没见,你咋这么年轻,我都不敢认你了!”她老伴也说:“真看不出咱们是同龄人。你看我们俩,满头白发,一身的病;再看你,几乎没有白发,身体这么结实。不对呀,不是说你上学的时候身体就不好,工作后也是三天两头跑医院吗,怎么变化这么大?”

我说:“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啊。”很自然的就切入了讲真相的话题。我讲了自己修炼后的身心变化,详细的给他们讲了“四二五”、“自焚”等基本真相,解答了他们的很多疑问。好友全明白了,感叹道:“原来是这样!”还说我变化大,人坦率了,看问题很开阔。后来她告诉我,她也看过一遍《转法轮》,家里还藏着一本书呢。我就教了她炼功动作,鼓励她修炼。也许我们今生能成为好友,就是因为有这份圣缘相牵吧。

不是老人,是修炼人

在“老”这个问题上,我也有过一念不正而被邪恶钻空子的教训。二零零九年八月,我和大女儿、外孙女一起去外地,到外地的第二天就摔了一个大跟头,腿上伤了几处,眼睛周围一大片瘀青。大女儿很着急,要送我上医院,后来在我的坚持下给我买了回家的票。她说:“以前一直以为妈妈金刚无敌,这回意识到妈妈已经是一个老人,需要保护了。”

我知道自己修炼有漏了。回家后正常学法炼功,伤好的很快,我也找到了这次摔跟头的原因,是我对外孙女情太重,不时的提醒自己放下情,却没有及时否定这个“老”,有时自己还说,“老了,爱忘事儿了”。这一消极承认,我就真开始变老:白头发多了、皱纹也多了,脸色发暗,身体发沉,有时走路多了也会崴脚。有一次和同修交流时,又说自己“老了”。同修说:“咱们修的是性命双修功法,越修炼身体中高能量物质越多,怎么会老呢?老病死是制约常人的,不是制约修炼人的。”我一听,是啊,承认老,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

随着不断学法,和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对“老”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晰。

大法弟子在心性提高的同时,表面的身体也越来越年轻美好,这才是师父所要的。我们要从内心深处信师信法,清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让我们肉身衰老的因素,让自己的身体和身边的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变化发展,让世人从我们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与美好。

今年三月,我去了嵩山,从三皇寨一侧上山,从少林寺一侧下山,全程步行,还背着一个不小的背包。很多年轻人是走到这段路三分之一的地方就折返的;走完全程的人也大多在叫苦叫累。一路上都有人问我的年龄,听说我已经将近七十岁了,都表示很惊讶,向我竖大拇指,羡慕我身体好,说我有毅力。我也恰到好处的和一些人讲了真相,听到真相的世人由衷的感叹:“原来法轮功这么好!”

末劫之世,幸遇大法,对师父惟有敬仰与感恩。

我在修炼中,还有许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有时也懈怠不精進。愿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与同修们一起,快步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