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做真相币中得以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师父在讲法中肯定了真相币能在讲真相中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后,我们平时的花销也就开始使用真相币了,但都是从同修手中换来的不多的一点,一次二、三百元。后来,我就萌发了自己做真相币的念头。

一次和同事闲聊中,他无意中说出来他的朋友是某大银行的,还是个领导,我心中一闪,何不利用此机会换些钱回来。回家和丈夫商量,立即筹钱,我找到同事说明自己换零钱的意思,同事当即表示帮忙,立马打电话和他的朋友联系,并在电话中说:“零钞最好是新的,面值一元、五元、都可以。”我当时并没有想到要全新的钱,只是在他打电话时,心中暗求师父给我一定换新币,没想到他竟然说出了主动要新钱。几天后,我如愿得到了一万元新币,我便开始了我的真相币项目。

我和丈夫分工合作,他负责打印,我负责把真相币送到同修手中,再由同修们分别送到众生手中。有一次,婆婆一下就兑换给了做生意的小商人三千元,做生意的人一见真相币就抢着要,说是自从花了真相币生意就特别顺(前提是给人家讲清真相,告诉他们钱上的字是用来救人的,谁花谁有福,换钱自愿)。以后每次见到婆婆,他们都问:“大姨,有钱么?换点。”婆婆只好说:“等有了,给你们送过来。”这项目看似简单枯燥,却也修去了我好多执着心,比如:换回来的钱都是整捆新的,在打印过程中也避免不了卡纸,有时一卡好几张,就全废了,心中就有了急躁心和不耐烦的心,嘴里还抱怨一番丈夫,丈夫同修只说两个字:“修炼。”是啊,这不就是修炼么?生活中的点滴小事都要从法中对照自己,以后我就有了耐心,打坏了的钱再找机会兑换一下。

记得做真相币那几年,经常是晚上同修打印,我坐在灯下点钱,点完后捆好,再换到同修们手中,时间一长,同修们一张嘴就是几千元的要,多时几个人一加也能到一万元,一开始我如期送上,时间一长,我和同修们交流,不如我们化整为零,大家都想办法,到银行去兑换新币,你们换回来,我们加工,反正每个人都会和银行打交道,一个人换两千元也正常,同修们一个比一个提的困难多,同修A说:“我家里要看护病人走不开啊。”同修B说:“我从不去银行,都是老伴从银行取钱。”同修C说:“换零钱,银行的人问干什么用,怎么回答啊?”一堆的理由,都不想动,几次交流未果,回去和丈夫谈及此事,丈夫说:“他们的依赖心太重了就不愿迈出这一步。”我说:“我们也有依赖心,想把重担让同修分担一下,没有考虑他们能有多大的承受力,也有我们要修去的依赖心。”从此我就用各种关系往家里换零钞,一开始三、四万,后来多的一年达到了十万元,我们的流动资金不够了,就和同修说明一下意思,同修们都支持,尽快让资金到位,等待换零钞。在此谢谢同修们的支持。

每年皇历新年前银行都会为储户储备大量新钞供储户兑换“压岁钱”,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每个银行换上两、三千,新年前夕我们就兑换了六万多新钞。同时我们把这个方法告诉其他同修,鼓励他们走出来,告诉他们年前换“压岁钱”是很正常的事,同修们也纷纷走出来兑换了近三万元。没有钱的我们就主动给他们提供资金,对同修们换回来的零钞,我告诉他们先放在各自家里,用的时候我们负责加工,避免一下子加工许多,同修花不了造成心理负担同时也不安全。有的同修对在家里放着零钞有顾虑,我们就拿大钱和他兑换。到了二零一四年,真相币需求量很大,到五月份就将所有零钞兑完,我们就又开始往各个银行跑,一上午少则兑换六千多,多则兑换一万多。兑换回来的零钞有新有旧,对于旧钞我们就進行耐心挑选,不能用的我们就想法和别人兑换,在我们的影响下,孩子也主动拿着旧鈔和同学们兑换新钞。

现在有的银行有了新规定,换零钱必须出示有效证件,我们就又增加了换钱方式,在上银行换钱的同时,自己攒钱,具体做法是用大钱换小钱,拿大钱购物。比如:用百元钞买一袋盐能找回九十九元的零钞来利用。把这个方法告诉了同修们,他们也都行动起来加入了这个项目(我们负责加工)。现在我们的真相币项目依然在做,感谢全体同修的配合和支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