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2014年吉林省延边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3)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五日】(接上文

三、肉体折磨 酷刑黑幕

肉体折磨是邪恶之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本手段,十几年来延边法轮功学员在邪恶黑窝遭受恶警肉体折磨的不计其数。最常见的迫害手段就是殴打,拳打脚踢或使用器具。简单却极为残酷的折磨方式还有长时间不让睡觉、保持固定姿势罚站等。

除此之外,肉体折磨还包括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各种苦役,而变换方式的种种酷刑更是残忍至极的迫害手段。这部分内容包括延边本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包括延边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吉林、九台等地的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遭受的迫害。举出的实例仅为迫害案例的典型,实际遭受肉体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要更多,许多学员甚至在被绑架的过程中、在自己家里或当地派出所……还没有送到黑窝时就已经遭到残酷的殴打摧残。

“骑木马”、藤条抽打

龙井市法轮功学员金俊杰,1999年10月14日去北京上访,被邪党人员绑架回长春,在奋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受到多种残酷迫害。邪党恶人采用各种手段强行所谓的“转化”,用一个近两米长,不到两寸宽,一米多高的凳子,让十几个人全骑在凳子上,双脚离地,称其为“骑木马”。这是一种地地道道的酷刑,那种疼痛的滋味无法形容,很快屁股就全硌坏了。当时是2000年7月下旬,异常炎热,大家前胸挤着后背,喘不过气来,两眼直冒火星,而且时间延长到深夜三点。邪党人员看还达不到“转化”的目的,就把铝合金门窗全部关严,导致屋里非常热,口称“送温暖”。2001年3月,金俊杰被转入朝阳沟劳教所。恶警们将8号铁线捆成棍(约有小指头粗细),将金俊杰按趴在地下,从颈部以下抽到脚。在吃饭之前,犯人踹他肚子,导致他不能吃饭,恶心……。金俊杰身体被折磨得体重只剩40公斤。5月18日,二大队的恶警指使刑事犯李付臣每天七点用藤条毒打金俊杰,他的手和脚每天都要被打几十藤条,手脚被打的象馒头一样青肿。金俊杰被折磨的去食堂吃饭都走不动了,晚上下不了床。

酷刑演示:抽打
酷刑演示:抽打

超负荷劳动、严管

2001年4月份到11月份延边劳教所对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苦役和体罚,4月份对大法弟子实行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每天被迫抡大锤子不停的超体力劳动,吃饭给的是玉米面粗粮,而其它类犯人劳动吃的是白面馒头和米饭。警察还利用犯人看管法轮功学员,唆使犯人们对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每天进行打骂体罚长达两个多月,有的修炼人每天挨打多次。教育科与管理科的邪恶之徒对学员无数次的非人体罚毒打,学员自己存的钱不让买吃的东西,一天二十四小时软禁看管学员,包括上厕所和开饭都在严格控制下。

拳打脚踢、塑料管抽打

安图县法轮功学员张倍齐,2001年3月被送回延吉劳教所加期一年,关小号期间被小号负责人用拳头猛击头部、太阳穴两处,导致昏迷,被拳打脚踢成重伤,当时胸部喘气困难,全身疼痛、大小便失禁,腰部疼痛难忍。安图县二道白河法轮功学员肖国兵,2001年6月在延边劳教所宿舍二楼207房间被打成重伤,近视眼镜当场被打碎,造成该学员一个月全身发黑、发紫。用塑料管子抽打和拳脚打后被关押小号并送管理科进行体罚劳动。图们市法轮功学员赵理堂,也是同一时期在延边劳教所二楼宿舍楼207房间,被塑料管子抽打8个多小时,被五花大绑打得体无完肤。月余后才有所好转后又被关押小号送管理科变相体罚。

老虎凳(铁椅子)

法轮功学员郭培俊,2001年9月2日遭龙井市八道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在龙井市看守所遭受刑讯逼供。郭培俊被毒打的满脸满身鲜血淋漓,在极度的痛苦中多次昏死过去。恶警还把郭培俊绑在老虎凳上迫害两天两夜,其间不断地折磨他。郭培俊身上穿的衣服全被粘稠的脓血渗透,无法再穿,而且血一直不停地从伤口流出来,染红了很大面积的水泥地面。

安图县法轮功学员张培齐,2004年3月再次遭绑架后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双腿被打断。张培齐被安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刑讯逼供七天七夜,他一直被捆绑在老虎凳上,邪恶之徒用几寸粗的硬塑料管子和木棒毒打他……张培齐几次昏死过去,都是被凉水泼醒的。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朴贵峰,2004年4月被绑架到朝阳派出所。恶警把朴贵峰绑在铁椅子(老虎凳)上,前面还放了一把椅子,将他两腿架在前边椅子靠背的横层上用绳子捆住,再用一根铁棍横插在小腹前,将身体和铁椅子固定住。将两手反绑在铁椅子靠背的横层上,整个身体固定成了一个V字形。然后用一块块木板插在反绑的胳膊和铁椅子横层中间,加大V字形的弯度来增加身体的痛苦。

和龙市八家子法轮功学员杨秀英,2006年5月被当地恶警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国保大队期间被五、六个恶警铐在铁椅子上,椅子两边各有七、八个孔,上下两行,铁棍可根据需要插入各个孔。他们把杨秀英两只脚架在前面的椅背上,铁棍贴着大腿从一边穿到另一边去,一恶警坐在她的腿上往下压,又把她的两条腿使劲往上抬,头向下按,一只手从肩上拽到后面,另一只手从后背背过来铐在一起,恶警把手伸进去往起抬。有个恶警还用脚踩着她的脚尖使劲碾。

涂抹芥末、辣椒面

60来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大姐,2001年6月23日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后,被铐着毒打,恶警还往李大姐的眼睛、鼻子、嘴里抹芥末面。

9月4日,珲春市法轮功学员陈安凤被恶警非法抓捕到公安局。在非法审讯过程中四天不让睡觉,并使用酷刑折磨,致使陈安凤的脸部变形,行走困难,脸部皮肤发黑并有血口子,眼睛充血,更凶残的是还往陈安凤的眼睛里、鼻子、嘴里抹芥末面、辣椒面,简直惨无人道。

2011年5月,图们法轮功学员金莲花被绑架后,在刑讯逼供时也是被铐在老虎凳上,恶警往她的鼻子下面抹芥末,导致鼻子下面出现烫伤。

烟熏

长春法轮功学员张寄望,2001年11月中旬在延吉市被绑架。被当地恶警带到北山派出所后,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警察把她两脚架在椅子腿的横梁上呈跪姿,上身绑到椅子背上,两恶警几十个耳光打得她头晕目眩,恶警狞笑着用点燃的烟放在她鼻子下熏,并恶毒地说:“你们大法弟子不是不抽烟吗?我今天让你五毒俱全。”就这样,对她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刑讯逼供,然后把她锁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过了一夜。安图县法轮功学员张培齐,2004年3月被绑架后遭受刑讯逼供时,邪恶之徒也是把他捆绑在老虎凳上,把烟头插入鼻孔里用烟熏。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延吉法轮功学员金成全,2002年6月被绑架后,送到和龙市刑警队遭受刑讯逼供。六个警察轮着打,实在打累了,就用不干胶把他的嘴封住,两个鼻孔插入点着火的烟,连续烧了六支烟,致使他不省人事,昏过去了。他们一看他昏了,就用凉水喷,醒来再加酷刑。后来烟呛得中毒,造成金成全记忆衰退,许多往事想不起来。

撞墙、罚站、吊铐

安图县二道白河法轮功学员张玉兰,2002年1月被绑架到白河林业局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非人的折磨。六名恶警围成一圈,踢、打、骂……对张玉兰长达五个小时的惨无人道的折磨,他们打累了就把她的长发挽在手上把她的头往墙上撞,直到昏死过去。恶警们都出去休息了。张玉兰醒来后觉得难受,想炼功调整一下,第一套功法没炼完呢,恶警们就进来看到了,叫骂起来“你想炼功。炼吧,给我头前抱轮两个小时。”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恶警们又开始打骂,张玉兰又昏了过去。恶警们气急败坏地骂“叫你炼功,把你吊起来你炼吧。”就这样把她吊了起来。恶警们下班走了,第二天一早上班,才想到这还吊着一个人,可是这些恶警却怎么也打不开手铐,开了两个多小时,而张玉兰却先后昏过去多次。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安图县法轮功学员王海花,2004年3月4日在一家洗车场被安图县国保大队警察强行绑架。到国保大队时,恶警用脚踢,用手往王海花的脸上狠劲打,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到晚上,他们不让王海花睡觉,强迫站立,连打带骂,站不直,他们就用脚踹。共计关押15天,期间在殴打王海花时,恶警两次用拳头击打她的胸部,行为卑鄙下流。

背铐、劈胯、针扎、烟头烫

延吉法轮功学员刘淑云、石秀红,2001年11月中旬被延吉市“六一零”办公室(政保科)的治安大队抓走,治安大队的恶警对刘淑云、石秀红二人滥施数种酷刑:给她们上背铐,跪在地上双手反铐,双脚勾在椅子的横杆上,直到人坚持不住而晕倒;还有吊铐,双手铐住后吊起,迫使脚尖离地;他们还逼迫二人做舞蹈姿势,两腿劈胯,直到人疼得晕倒;恶人还用缝衣针扎二人的手、身上、腿部;用烟头烫烧她们的手腕,导致落下疤痕。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手铐脚铐、木棍打皮鞭抽

延吉法轮功学员金成全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2002年6月7日凌晨2点在延吉市被非法抓捕,送到和龙市刑警队。由于不肯向邪恶妥协放弃修炼,遭到一系列的残酷迫害。警察刑讯逼供时给他戴上手铐、脚铐,并拿直径25~30厘米的粗棒子拼命打他,木棍打折了2根。他们还穿着皮鞋踩他的腿和脚(造成的伤至今连走路还很难)。6月13日晚上5点,金成全从看守所被叫出去受审,恶警给他戴死刑犯一样的刑具,手铐、脚铐连在一起,把他押到了距离和龙市六十里地以外的林业场。从夜晚开始,他们把金成全吊在空中,手铐、脚铐都铐上,抽打他。手铐一受力就越来越紧,都扎进肉里边,疼痛如同刀削骨头一般,全身剧痛,还加上木棍打,拳打,皮鞋踢,牛皮鞭抽打。金成全被打的在一个时期生活不能自理,骨瘦如柴;左肾出问题造成浮肿,小便吃力、失禁;脊椎粉碎性骨折,连三十斤重的东西也不能拎;脖子的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后脑勺时常疼,甚至连眼睛看东西都时常模糊。

酷刑演示:吊挂毒打
酷刑演示:吊挂毒打

扣铁帽子毒打、胶带封嘴、不给吃饭

图们市法轮功学员金永男,2004年2月4日因恶人举报被图们市月宫街派出所的数名警察堵到家中,当天起他就被非法关在图们市国保大队的楼上遭受刑讯逼供。恶警连续毒打迫害老人六天六夜,不让他睡觉,在头上扣上铁帽子,两人轮番用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头被打破了,头上鼓起了大包,浑身打得没有一处好地方。穿去的衣服成了血衣血裤,一只腿被打成了残疾。恶警还用烟头烫掌心,用胶带封嘴,使老人喘不上气,还用牙签扎打破的头部上的伤口……他们还扬言打死了算自杀,他们不承担责任。六天六宿也没给老人一口饭吃、一口水喝。

硬物搓肋骨、塑料袋套头、抽打脚心脚趾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延吉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朴贵峰,2004年4月6日下午在单位开会时被朝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朝阳派出所。除了把朴贵峰绑在铁椅子折磨他之外,恶警还用打火机的底部硬处在朴贵峰的两肋上用力上下搓,两肋被他们搓起了拳头大小的瘀血的紫包。恶警们用此种酷刑刑讯逼供了一上午,下午又在上午酷刑的基础上,增加了黑塑料袋反复套头让人窒息的酷刑。他们用黑塑料袋套在朴贵峰的头上系上扣,直到他快窒息的时候才解开,然后再套上、再解开,如此反复,致使朴贵峰的心脏受到严重刺激,十分痛苦。恶警还往朴贵峰脖子里灌凉水,两人轮班儿用一截自行车外带猛抽他的两只脚的脚心、脚趾头,还用六十厘米长,四厘米宽的竹板抽打他的脚趾头,两脚底和脚趾头当时就被打成了黑紫色……经过一天一宿的残酷迫害后,朴贵峰于第二天晚上被送到延吉市看守所。

“三铐头”手铐、强迫蹲马步

汪清县法轮功学员娄秋风,2004年10月28日在散发真相材料时被汪清林业公安局恶警绑架。在林业公安局地区派出所,娄秋风因坚决不配合而遭到酷刑逼供,几个恶警使劲拽娄秋风的头发,用手戳她的额头,狠毒地打耳光,使劲踢娄秋风的小腿。恶警把娄秋风的大衣拽下来,并把她推倒在沙发上,甚至骑到娄秋风的后背上,几个恶警使劲摁住娄秋风头和全身,用力拽她的胳膊与手铐,想把两只手从背后铐在一起,施以更残酷的迫害。娄秋风的头被几个恶警压在了沙发上,鼻子和嘴紧贴在沙发上根本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最终邪恶也没得逞,最后他们只好把娄秋风的两只手反铐上(用三个铐头),另一头连同头发一起铐到后衣领上,逼迫娄秋风蹲马步。后来当打开手铐时发现,娄秋风的左手动脉处被手铐铐得已破坏,左手大拇指两个月后还是麻木的。恶警用了各种办法,从晚上八点多一直到第二天天亮,酷刑折磨娄秋风整整一个晚上。

中共黑狱酷刑:蹲马步
中共黑狱酷刑示意图:蹲马步

铐椅背、铁棒子毒打

汪清县天桥岭林业局法轮功学员丁海清,2004年12月28日晚在天桥岭住宅楼中印“法轮大法好”的印章时,被恶人发现并被绑架到第一派出所。酷刑毒打中丁海清的眼睛险些被打失明,羽绒服被打碎多处,恶人用拳脚打她还不算,还把她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椅子的靠背上,她的前胸贴在椅背上,恶警们用缠上布的铁棒子对准丁海清的后背猛力击打,丁海清痛得心就象要破碎了一样,在恶警逼她签字时她在上面写下了“法轮大法好”,又遭到了更为残暴的毒打和虐待,并且不给她饭吃。在29日晚恶警把丁海清送到看守所时,丁海清被迫害后的情形,使看守所的警察看了都觉得惨不忍睹。

强行灌食

图们市法轮功学员张淑华、薛秀花,2005年2月被绑架后,同时被非法关在图们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狱警不让炼功,她俩开始绝食。绝食期间,她们被狱警和大夫拉到医院插鼻饲管灌食,灌完后,鼻饲管却一直插在她们的鼻子上。薛秀花不配合恶警抽出了鼻饲管,结果又被灌食,再次被插上了鼻饲管后,又一次被薛秀花拔掉。这样,前后被灌食三次,插鼻饲管三次。恶警们把薛秀花的鼻子和口腔的咽部插伤、肿痛。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早在2001年6月,两名外地法轮功学员在珲春市被绑架时,恶警在公安局对他们严刑拷打几个小时后,将两位学员送进拘留所,二人以绝食抗议,恶警就给他们灌食,其中一位学员因灌食后吐血,呼吸困难,身体非常虚弱,生命垂危。

跪木棍、吊起毒打

延吉市老年法轮功学员贾长芝,2005年4月末去熟人家时,被龙井市安民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为了让老人说出身上带的法轮功真相资料资料来源,安民派出所的恶警对老人进行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刑讯逼供。三个恶警猛踢老人的膝关节,强迫老人跪在一根细长的木头棍上面,让膝关节直接顶着木头棍,硌得很难受。之后,将老人吊起来,五个恶警轮番行恶,有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打脑袋的,有拳打脚踢的。在刑讯逼供的过程中,恶警张乃江叫嚣:你这么大岁数,真恶心,找两个捡破烂的强奸才好。经过十多个小时的刑讯逼供,贾长芝老人身上找不到一块好地方,全身发青或变成黑紫色,尤其两只脚完全变成黑色。就是这样,恶警还不甘心,第二天下午,给贾长芝老人戴上了最大的脚镣,并把双手铐到铁窗上,两脚尖稍微挨地。恶警为了不留外伤,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打贾长芝老人的头顶,打得贾长芝老人眼前直冒金花。

“一支马”

和龙市八家子法轮功学员杨秀英,2006年5月被八家子镇派出所伙同和龙国保大队的恶警从家中绑架,期间遭到非人的酷刑迫害。除了把杨秀英绑在铁椅子上残酷折磨外,恶警还对她打嘴巴、拿矿泉水瓶打肚子、用塑料袋捂住嘴和鼻子不让呼吸……一天晚上,恶警们又换了一种招式折磨她,据说这酷刑叫“一支马”,由几个恶警把戴着手铐的杨秀英脸朝地按倒在地上,一恶警手拽着手铐向前拽,一人按着腰部往下按,另两个人分别一人按着一条腿向两侧劈。逐渐拉直,过一段时间看杨秀英已无力挣扎,虚脱在地,他们才放手,还说什么差几公分就拉直了。杨秀英躺在地上动不了,恶警们又把她绑回铁椅子上折磨一番,当他们看到杨秀英呼吸略微有点恢复,就又把她的手背在后面轮番往起抬,致使手肿起来,手铐铐到了肉里。

“烤羊”、矿泉水瓶毒打

敦化市法轮功学员王永强,2008年8月1日被敦化市公安局贤儒镇派出所绑架,遭到恶警残酷迫害。从8月1日晚开始直到8月4日,整整三天不给吃喝,还用“塑料袋套头部”,用蚊香长时间烟熏,往嘴、鼻孔、小便处抹辣根……更残酷的是象“烤羊”一样把王永强悬挂起来,连续两夜反复悬挂,每次挂近一小时。在“烤羊”酷刑后,王永强神智不清,四肢瘫软,无法移动,他们就用脚猛踢他的身体两侧,致使他心脏偷停后,再给嘴里塞几粒救心丸。在王永强每次处于昏迷时,他们就往头部泼凉水,还用粗麻绳抽他,用拳头狠击王永强心窝处等。白天,他们强迫王永强双手抱腿撅着,还一边一个警察,把腿压在他的头和背部,长时间反复让他保持那个姿势,如果摔倒了,就用脚踢。三天时间,反复用带水的矿泉水瓶击打王永强头部无数次。有一个恶警持续用矿泉水瓶击打王永强左眼部,致使王永强眼睛严重损伤,眼前总有一个黑块。恶警还往王永强眼睛上抹一种不知名的东西,非常疼痛,王永强因此多次昏迷。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掰四肢、踩后背、电击、棍棒抽打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李凤云和丈夫申全会,2008年9月8日晚在和龙市头道镇农村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申全会被绑架到头道派出所后,被多名恶警野蛮暴打,几个恶警一起猛踢他的头部、身体要害部位,差点将他当场打死,后来恶警们马上给灌了一种药物,他才活过来。被劫持到和龙西城看守所后,非法提审时又遭恶警酷刑逼供,恶警将他铐上手铐脚镣,然后坐在他后背上使劲往后掰他的四肢,用脚踩他的后背。申全会被折磨的三个月不能下地行走、不能吃东西,吃了就吐,小腿没知觉,全身及胸腔内很疼痛。

在头道镇派出所里,恶警也对李凤云刑讯逼供,手段十分残忍。他们先是将李凤云的手背过去用手铐铐上,然后用手扯着李凤云的头发,打嘴巴子,拳打脚踢,而且还让李凤云罚站,不让睡觉。后来,因为李凤云坚决不配合,和龙市国保大队恶警变本加厉两人一组轮流进行殴打,打累了换人,将李凤云折磨的死去活来。他们拿塑料袋把李凤云的头套上,用手将口捂住,让她几乎窒息;把李凤云背过去的双臂用力向后上方掰向头前,并用手使劲抠李凤云的下颚两侧的扁桃体部位;让李凤云坐在地上,恶警坐在李凤云的身上把头压向地面;让李凤云强行劈胯,并将她的腿从下往上掰;在李凤云身上洒上水然后用电棍电;拿一个空心的铁棒使劲的打李凤云,最后铁棒都打弯了,他们还用专门打人用的胶棍对李凤云施暴……

击打下身、打火机烧手

图们市石岘镇法轮功学员刘晓华,2011年3月4日被国保大队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迫害,恶警轮流逼供,在审讯期间,他们采取了种种不为人耻的手段。石岘镇派出所六个恶警用拳头打刘晓华的背部,打耳光,用烟头烫手指……国保大队恶警还拿棍子打她的下身,用脚踩手指,打耳光,用手指捅眼睛……他们还用打火机烧手,以至刘晓华的手被烧出了泡。还有一恶警拿塑料做成绳子,把她的头发绑在铁椅子的靠背上,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刘晓华两度昏迷,每次都用凉水浇。后被送入看守所,到医院做入所检查身体时,检查出刘晓华下身青紫,高血压,心肌缺血,心跳过速。

酷刑演示:脚踩在手臂上搓捻
酷刑演示:脚踩在手臂上搓捻

抻腿、卷书毒打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图们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莲花,2011年5月29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和龙,遭恶警刑讯逼供,被折磨至生命垂危,被送到延吉市医院抢救。金莲花所遭受的酷刑迫害包括:两只胳膊和腿大幅度分开后长时间被罚站,恶警坐在板凳上拽住她的双手,把她的腿向两边分开,抻到极限;用手铐把两只胳膊拧劲倒扣在背后,还把矿泉水瓶子塞进去,还用手捏被绑的胳膊,从而加强疼痛,这样每天多次被绑,每次被绑二十到四十分钟;用手捂住鼻子后往嘴里灌水;先用胶带封住嘴后用手捏住鼻子,再用塑料袋多次套头;把书卷成棒子,乱打头部(被打近百次)、胸部和肚子,不留痕迹却十分疼痛;打开电风扇吹,连续五天五夜不让睡觉。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