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各地法院、检察院人员遭恶报案例

——龙江风骨(19)

更新时间: 2016年07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接上文

(4)法院、检察院系统遭恶报案例

▼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院长“双开”、检察长跳楼自杀。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院长徐衍东,二零零四年被免职“双开”;黑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徐发,二零零四年被免职“双开”,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跳楼自杀。在他们任职期间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中因判刑致死人数为二十八人。

▼判重刑害好人的哈尔滨副庭长双癌暴亡。原全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于二零零二年九月死于癌症。据说他得病很突然:二零零二年六月,午休打扑克时,突然感到肚子疼,医院检查说是肝癌,后又转为骨癌,四十多岁的他遭了三个月的罪之后死亡。

▼哈尔滨市动力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吴刚,勒索、谎骗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二零零五年,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到动力看守所,当时家属找到动力区检察院要求放人,吴刚提出拿两万元钱可以减判为一年劳教,可是钱交给他后,什么事也没给办,钱也不给了。二零零七年大年初六,他突然心脏病发作,还没来得及送医院就死了。

▼孙宝良,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副院长,专门负责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经他冤判的法轮功学员有30多人,其中非法劳教十多人,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达十七年。孙宝良于二零零三年五月遭恶报,被检查患有食道癌。

▼鹤岗市中级法院迫害法轮功者恶报不断:

肖德龙,原鹤岗市中级法院院长。其任职期间,多次在各种会议上诋毁法轮功,煽动仇恨,部署迫害工作,致使全市法院系统非法冤判多名法轮功学员。不久,他恶报临头,移植肝脏花掉几十万,现在每天靠药物维持余生。

陶立君,鹤岗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代理审判员。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早,在自家五楼窗台擦玻璃时,从窗台坠下身亡。陶立君生前曾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并多次说过仇恨、侮辱法轮大法的话。

滕宪才,原鹤岗市中级法院院长。任职期间,多次在各种会议上诋毁法轮功,部署迫害工作。二零零八年十月,因经济案件被判十年以上重刑。

▼原执行庭庭长迫害好人祸及儿子。哈尔滨市双城区法院原执行庭庭长那艳侠,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间她重判法轮功学员如:闫淑芬判十四年、闫淑华判十三年、王丽判十二年、徐有芹判十五年、黄彦珍判七年、郭凤兰判七年,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折磨,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关押在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等魔窟里进行迫害。那艳侠自己身体不好不说,他的独生子王宇在打仗斗殴中包赔损失给伤者治病的钱达三十多万元。由于王宇仗势欺人太甚,二零零四年被仇家用刀把手指剁掉,然后再用竹签将一个一个手指按原位置穿在手掌上。那艳侠的恶行最终祸及亲人遭了恶报。

▼鹤岗市法官接连恶报死亡:

邵波,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法院法官,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他积极追随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参与非法开庭及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在参与制造一桩桩冤案后,邵波连遭恶报:先是一只肾坏死,摘除;接着,另一只肾也患重病,多方医治无效,腹腔感染,每天医药费几千元,于二零零八年死亡,死时只有四十四岁。

李士峰,原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法院院长,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报应,二零零四年因脑出血死亡。

刘兰祝,原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山区法院院长,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报应,于二零零四年到海南游玩时突发心肌梗塞死亡。

▼中级法院院长邢国威被双规。邢国威,原鸡西市中级法院院长,对鸡西市法轮功学员的冤判都来自于邢国威之手,而且所判刑期之长(超过十年以上)在省内中等城市中是很少见的。邢国威在任职期间,至少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并参与法轮功学员赵春遗体三个器官被盗案,指使两名中级法院的法医参与盗窃器官,然后说法医是鸡冠区法院的。至今三器官不知去向。二零零二年邢国威被双规。

▼大庆公检法的邪恶之徒被逮捕:由于牵扯一桩奸幼案,大庆市中级法院副院长刘德仁、大庆市检察院副院长林海军、大庆市公安局龙南分局局长于志波、大庆市萨区法院的两个副院长(其中一个到林甸县法院任院长的第一天即被逮捕),还有大庆市萨区法院的承办人,大庆市萨区检察院一人,于二零零六年年末与今年年初分别被逮捕,另外大庆市中级法院副院长彭绍舜由于其它案件也被逮捕。这些人都是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多年来,他们为了往上爬,捞取政治资本,善恶不辨,好坏不分,丧失理智的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众,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犯下了天地难容的滔天罪行,其结果只能是自毁前程。

(5)监狱管理局系统遭恶报案例

▼杨文学,男,原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他积极追随江罗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罪大恶极。二零零六年六月,杨文学因受贿和挪用公款被黑龙江省检察院拘捕。

▼徐广成,男,40多岁,原哈尔滨市第三监狱监狱长。他与监狱看守队大队长仲卫农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他命令狱警每人必须“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否则撤职。于是他们使尽了一切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三十多岁的王大源被活活打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伤致残。事情败露后,他们把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全都转移到大庆监狱。后来徐广成、仲卫农均遭恶报,同时被双规。徐广成因贪污一百多万元被判无期徒刑,关在呼兰监狱服刑。仲卫农因贪污,在审查期间逃跑一年,后被判刑,投入呼兰监狱。

▼于成龙,男,哈尔滨市司法局劳教处处长。在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于成龙积极参与,许多法轮功学员就是经他批准被非法劳教的。二零零六年八月,他与姘头在医大二院附近鬼混,酒后驾驶悍马牌越野车,把一个行人撞死。事后,他造假让别人顶替他承担罪行。于成龙被刑事拘留半个月。出来后,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他花四十万重金给被害者家属,又用重金贿赂司法部门。

▼牡丹江监狱第十四监区监区长刘明华,经常残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不然就用电警棍殴打、电击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六月,刘明华因给刑事犯提供逃跑环境,致使该犯逃窜,在社会继续作案,又被抓获。刘明华被免去监区长等一切职务,扒掉警服被撵回家。

▼王燕涛,男,佳木斯监狱中队长。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早晨,王燕涛指使多名犯人群殴正在狱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戴启鸿。八月十八日,戴启鸿因伤请假,他不给假。戴启鸿不出工,被王燕涛指使多人连拖带打,致使戴启鸿口腔内外伤重不能吃东西,卧床不起。九月十五日晚,王燕涛被人请去吃饭后驾车被撞伤,当场肋骨断裂四根,头部受伤缝四针,遭到恶报。

▼肖林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科长,现在他得了怪病,手拿起笔就不停的哆嗦。监狱狱长刘志强直接指使下,成立了两个攻坚大队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并鼓励犯人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在他要升官之前,一刑事犯用剪刀将另一刑事犯杀害,因此刘志强必须负一定的责任,这样他的仕途就此停止。

▼冯雪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监区警察,赵海波是服刑的犯人。她俩抢法轮功学员经文,毒打法轮功学员里玉书、曹迎春等人。赵海波已遭恶报、得乳腺癌死亡。冯雪骨瘦如柴,三天两头的打点滴,用刑事犯的话说:“冯雪现在就跟个鬼似的,蒙张纸都哭得过了。”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监控室的王广君以不同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已遭恶报,患骨癌而死。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医院院长宋绍会,男,四十一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得恶报,因贪污已被“双规”。狱警吴宝云打骂法轮功学员,且用袜子沾尿往法轮功学员嘴里塞,常诽谤法轮功,二零零四年过年期间将右胳膊摔断。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狱警贾翠妍,充当邪恶的马前卒,诽谤法轮功,现已得肾结石,打不起精神。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一些邪恶之徒,曾经把大法师父的像放在地下,逼探监家属践踏,这些人均遭报应,例如:李虎患血液病、刘涛患糖尿病、张波乳腺手术、郭秀丽子宫手术两次等等。

(6)其它恶报案例

▼赵春秋,《大庆晚报》环球报道版主持人,惨遭他杀。在赵春秋在其主编的版面上,刊登诋毁大法的文章,并为江泽民邪恶流氓大唱赞歌,连篇累牍连载为江氏树碑立传臭名昭著的《江泽民传》,误导民众,毒害世人,影响极坏。为此法轮功学员多次向他讲真相,给他邮寄真相资料,而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仇视大法,一意孤行。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午夜时分,赵春秋下夜班回家的路上,正与女友通电话之时,被两名外地来大庆打工人员劫持。两名歹徒要抢赵手中手机又要抢钱,赵与之厮打起来,被连捅了十七刀,赵倒在血泊之中气绝身亡,年仅二十七岁。破案后歹徒交待,他们出来作案时,先碰上两名男子没敢下手,后又遇一女士也未出手,接下来就碰到赵春秋。赵的死相极惨,丑陋恐怖。

▼吕文祥,男,四十四岁,哈尔滨造船厂原保卫科长(船厂派出所所长)。二零零零年以来,吕文祥伙同厂党委书记王剿追随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多次绑架、拘留法轮功学员,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向他讲真相,劝其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会遭恶报。他就是不听,结果两次遭恶报。先是因监守自盗案受牵连,被免去科长职务,他仍不悟,进而患胰腺癌,现正住院化疗,在极端痛苦中煎熬。

▼袁炳军,大庆石油管理局电泵公司离退休中心书记,开车与火车相撞当场死亡。袁炳军多次编造批判法轮功的稿子向上级汇报、在单位组织念,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揭批骂人等等,还扣押每人五千元钱。他还指使法轮功学员家属殴打学员,挑拨亲人之间的关系。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袁又到法轮功学员家强迫学员写保证,否则不但不退还非法扣押的五千元钱,还要停发工资,而且不允许学员另找其它工作,断绝学员的生活来源。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下午,袁开车到大庆银浪,过火车道时,汽车自动熄火,车上共两个人,下来推车,但推不动,这时火车过来了,他们便闪了到旁边。火车刮到了汽车,使汽车翻了180度,但只刮伤一点;但汽车把袁炳军卷起来后,又摔在火车上,然后弹起又摔到地上,肉都摔烂了,袁炳军当场死亡。

▼依兰县达连河镇卢国成三兄弟及家人恶报连连:

卢国成,家族中排行老六,原为中煤龙化矿业公司610主任。矿业公司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他的迫害,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拘留、有的被罚款,有的被开除等等。法轮功学员向卢国成讲真相,他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终遭恶报,妻子得了癌症。

卢国友,家族中排行老五,原是依兰县红星乡中学教师。对大法恶意诽谤,对卢国成迫害法轮功大加赞赏,向人炫耀卢国成如何抓捕法轮功学员。结果骑摩托车与一吉普车相撞,当场毙命,死相甚惨。

卢国志,家族中排行老三,法轮功学员在家交流心得体会被其妻恶意举报,告诉卢国成,卢国成又报告给依兰县公安局,致使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其中孙培臣被迫害致死。卢妻还到依兰县公安局索要举报奖金,结果当年卢国志下地枪打黑瞎子、野猪,却把一百姓打死。卢国志被逮捕,卢国成为此找人花了很多钱。

▼宝清县高级中学校长王密也曾修炼法轮功,其高血压、血稠、心脏病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王密在压力下不炼了,还强迫所有修炼法轮功的老师写“保证”,放弃修炼。学校书记刘卓在这场迫害中积极参与,不仅强迫老师放弃修炼,而且还要求全体学生写“保证”,与法轮功划清界限,大会批,小会讲,大有“文革”之势。王密于二零零四年在北京心脏病突发,死亡;学校书记刘卓得直肠癌,在哈尔滨手术后,一直在化疗。

▼王平,原黑龙江汤原县纪检委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祸及家人。王平在职期间,参与开除第二中学教师李亚芝的公职,同时对其他法轮功学员也不同程度的参与了迫害。他的恶行祸及了家人,在一次事故中,他和家人连人带车一起掉入河中,致使其妻子和儿媳妇两人同时死亡。

▼丁元清,七星农场居民委的一名工作人员,本人车祸撞死,儿子自杀身亡。丁经常监视、盯梢法轮功学员配合公安绑架法轮功学员,参与污蔑、攻击法轮功的活动。二零零五年过年前,丁元清在七星农场机关大门前被车撞死,死状惨不忍睹。其唯一儿子也在后来自杀身亡。

▼徐忠才,四十五岁,宾县审计局局长,掉进沟里摔死。徐任职期间,在多种场合攻击、破坏法轮大法和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在从呼兰回宾县途中在虎园附近下车方便时,掉在三米多深的路边沟里,当场不省人事。经全力抢救无效,暴死在医院。

▼老林头,哈尔滨市双城区跃进乡董家窝棚村民,自遭恶报并殃及家人。老林头被大队雇佣监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乐群乡法轮功学员在此散发材料,被老林头打黑报告给跃进乡,跃进乡又与乐群乡勾结后,被乐群乡指使友好村村长关兴义和张二将其法轮功学员送到乡政府,刚到屋关兴义立即腰痛的厉害,站不起来,在地上蹲了两个小时。问法轮功学员是怎么回事?法轮功学员与其讲真相后,当公社书记在问法轮功学员材料来源时,关兴义有些后悔的帮助法轮功学员讲情,无济于事。此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劳教三年,扔下十七岁的女儿和十五岁的儿子无人照顾。之后老林头频频遭报,老伴癌症死后,三十多岁的儿子被仇杀,儿媳改嫁,老林头也因心脑血管疾病致全身瘫痪。

▼固江生,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昂昂溪三间房办事处人员,曾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放火毁书,非法抄家,非法抓捕、威逼、恐吓法轮功学员,强制学员放弃修炼等。固江生的恶行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儿子被杀死,他本人骑摩托车撞到大树上摔成植物人。

▼孙村长,哈尔滨市双城区双城镇一法轮功学员因进京说明大法真相,被镇“610”不法人员关进洗脑班一个多月,勒索现金一千元,因家里贫困暂时没钱,打了欠条才放回。之后村上不法人员多次到该学员家骚扰,要走了那一千元钱。当时一姓孙的村长问他还炼不炼,他说炼!孙村长恶狠狠地说:让你炼,我让你倾家荡产。孙即是村长,又是当地的收奶员。他拒收该学员的牛奶,给其全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经济损失。之后,这个叫嚣让学员倾家荡产的孙村长,因克扣奶户被告发,被逮捕,交了四十万元罚金才被放回,真的是倾家荡产了。

▼杨春林,五十五岁,死时医院照相,找不着五脏。二零零零年初,他一直监视法轮功学员,七月二十七日,因他举报,法轮功学员被抓走十人。冬月二十三,杨春林头伸进鸡架查看鸡时,顿觉得五脏六腑被人揪去,昏死在地上,他媳妇将他弄回去,说完话已奄奄一息。其女儿在县医院工作,当晚送到县医院,照相,心脏模糊,都是血迹,看不着五脏,送往佳木斯市医院的途中死亡。在此之前,杨身体非常健康。

▼赵庆国,哈尔滨市双城区希勤乡裕升村村民,七窍流血而死。赵采取盯梢、举报等卑鄙手段,经常出去撕抹大法标语。对挂在高压线上够不着的条幅,他把玉米秆点着之后,去烧挂在高处的大法条幅。法轮功学员看他受江氏毒害这么深,曾多次善意劝告他。他却执迷不悟地说:我谁也不听,什么也不信,我就听江泽民的。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半夜,家里人都在熟睡,他从被窝里猛然坐起,然后七窍流血而死。

▼夏荣江,哈尔滨市双城区钻机厂退休工人,暴病而死。夏荣江每每见到大法传单便撕,口中还念念有词说:“我就撕了,看能不能遭报。”二零零一年七月份的一天,夏当着众邻居的面一边撕大法传单,一边恶言谤法,并一而再,再而三的叫嚣不怕遭报应。夏骂声未绝之时就觉得身有不适,回家后感觉越来越重了,第二天家人忙送去省城大医院检查,医嘱其家人说:“这人不行了,快抬回家准备后事吧!”其家人无奈只好带他回家,他却等不及回到家就死在半路上。

▼邓振宇,家住昌盛街。此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经常跟踪邻居家的法轮功学员,特别看到了张贴的讲真相标语就撕起没完。一天早晨,他一边撕电线杆上的标语一边骂,还一边往沙子堆里踩。一位法轮功学员前去劝阻,他说啥也不听,继续撕骂。此后,原本很健康的他,身体就虚弱起来,脸色变得黑黄,得了脑血栓,再也看不见他出来了。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死亡。

▼陈永占、冉令才,哈尔滨市双城区双城镇城管干部陈永占和冉令才二人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秋林公司办洗脑班,二零零二年过年期间,陈永占只身一人去大庆泡小姐,正在寻欢作乐之际,突发心脏病而死。冉令才在洗脑班惯用辱骂、毒打、吊、捆绑、“开飞机”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冉令才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得了喉癌,食水不能进,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尚菊兰是哈尔滨市轴承厂退休职工,家住建北小区1栋1门301室。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每天衣兜里都揣着一把裁纸刀,见到有大法真相内容的不干胶,就用刀子刮掉。尚菊兰于二零零三年七月突患癌症,于同年十二月十一日死亡。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长林子劳教所在恶警的唆使下,劳教人员何伟、王荣、杨蕾等人在二分钟内,将何庆辉打成植物人。现已证实何伟于二零零五年出车祸遭恶报而死;王荣于二零零五年四、五月间在狱中突发脑出血而死;杨蕾二零零五年出狱后又因犯罪判重刑。

▼劳教人员齐昆雷,自二零零三年初服刑以来始终主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将法轮功学员周培宏迫害致双臂残废。一次,齐昆雷狠毒强迫老年弱残法轮功学员扛重活,突然感觉自己浑身发冷,问法轮功学员怎么回事,法轮功学员表示齐要遭报应的。二零零六年新年前,突发肺结核病,回家后在新年的欢乐气氛中命丧黄泉。

▼哈尔滨市南岗区一街道主任,伙同派出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她把法轮功学员都找到派出所去,照相、按手印,法轮功学员跟其讲真相,她说:“没办法,我这是工作。”还继续帮助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她已遭恶报,工作被解除,工资没有还不算,还得了很重的肺病及心脏病等综合症。

▼哈尔滨有一人疯狂反对儿子、儿媳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举报法轮功学员。儿媳劝公公不要再做恶,公公又去派出所举报儿媳。儿媳被非法劳教三年。这人有一天去买菜,在路上突然摔倒,暴毙。

▼哈尔滨市南岗区的刘国玉,多年来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以及与其往来的人。法轮功学员多次跟他及他家人讲真相不但不听,还将他家门上贴的真相材料都扔到法轮功学员家门口。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他突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家人将他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脑梗塞(脑堵)。打点滴通这堵那、通那堵这,越治越重。出院后,浑身一天动弹不了,不能说话,吃喝得人喂、大小便失禁、拉尿不知。后来还招上附体,一会瞪着两只眼睛怪叫,一会一折腾,二零零五年末死去。刘国玉的大女婿马某某也不相信大法。一年夏天他跟踪法轮功学员时被发现,法轮功学员跟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不信,照样我行我素。没过多久,马某某在走路时突然右脚骨折,上医院打石膏,拄了两个月的拐杖。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公寓工作的庄某某,告诉服务员:见到大法真相就撕,我就不信有报应。没过三个月,她得了一种怪病,心跳的厉害、说不出话、全身无力,最后因不能工作,单位让她离职。一直到现在,哪个医院都确诊不出是什么病。

▼许守亭哈尔滨第一机器制造厂职工,曾经炼过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不但不炼了,还诽谤法轮功。他已经得了喉癌,做了手术。

▼那某是哈尔滨市动力区热电厂家属区14号楼理发师,曾与人合谋打电话举报一位正在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导致法轮功学员被抓,动力区公安分局给她与合谋者各五百元钱。但事后不久,那某的丈夫酒后行凶伤人被拘捕,受害者索赔六万元,那某只好卖掉自家的住房凑钱。她家的一对十四岁的双胞胎儿子,无故都不上学了。那个合谋者的丈夫在事后得了脑血栓,在省医院多次住院。人们议论说:看这五百元块钱得的,家里都跟着遭殃,跟中共跑没好事儿,缺德的钱不好花。

▼章天正,男,四十二岁,佳木斯火车站内勤所长。他紧跟邪党抓捕法轮功学员,在候车室对法轮功学员搜身、截堵。二零零八年五月中旬,章天正心血管大面积破裂出血。送到哈尔滨花了五十多万元,也没治好,于五月下旬死亡。

▼王明,男,佳木斯大学保卫处成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他积极为相关的迫害机构提供情报,多次找辖区内法轮功学员“谈话”,并挟持法轮功学员去公安局接受审讯。多年来,虽有法轮功学员以各种方式让其了解大法真相,但他始终没有真正认同、弥补自己的过错,结果做了中共邪党的牺牲品,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因患淋巴癌不治身亡。

▼李凤斌,男,五十五岁,原佳木斯木材厂失业职工,后成为环路社区雇用的所谓协勤警察。此人十分仇视大法,参与监视法轮功学员,表现的非常卖力。法轮功学员多次告诉他大法真相,他却恶语相向,对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劝善之举非常抵触。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一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环路社区张贴真相不干胶,被李凤斌发现后,举报到佳木斯桥南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因事无法分身的情况下,李再三打电话,催促桥南派出所警察赶紧来将法轮功学员抓走。二零零六年九月,李凤斌遭恶报得肝癌。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李凤斌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人世。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佳木斯大学保卫处科长李季和副科长宋健勇、李加全及司机一行四人去罗北游玩,晚上酒后驾车往回返,途中与一四轮车相撞,李加全当场死亡,宋健勇被送到医院几小时后死亡,李季被撞断三根肋骨,司机的腿被撞断。宋健勇、李季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积极充当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跟踪、监视、绑架、抄家、提审、关押、劳教、判刑,经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告仍不思悔改,反而说法轮功学员执迷不悟。佳木斯大学保卫处还有一位叫刘永涛的,是佳木斯大学二学区巡逻员,每天早晚都要挨门搜、揭、撕大法真相资料。此人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下旬突发脑溢血死亡。

▼王亚琴,女,原佳木斯制药厂退休工人。她在迫害前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但在劳教所及市“610”的迫害下,承受不住压力,背叛了大法,并且恩将仇报,一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最终卷入一起人命案中,已被判刑,成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牺牲品。其夫李玉香,原佳市煤矿机械厂工人,自妻子被劳教后,不仅不向邪恶势力抗争、解救亲人,反而仇视大法,结果自己却因胰腺出了问题,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下旬病亡。

▼哈尔滨的王宇三十八岁、妻子潘淑艳三十四岁,原来出于祛病健身的目的学炼法轮功受益匪浅。法轮功被迫害后,先是夫妻被洗脑,而后又配合邪恶动摇别人。若听到逆耳之言,就去举报,造成了已被释放的法轮功学员再次入狱。正当他们在邪恶面前充当“红人”之时,王宇却患胸膜炎住进了县医院。王妻潘淑艳尿毒症晚期,王宇鬼使神差地做出为妻子献肾的决定。报导说“这种夫妻肾移植手术在国内从未做过”,况且,单从丈夫体内取出肾脏手术费要比买一个肾多花很多钱。二月二十一日夫妻肾移植手术,两天后妻子却对丈夫移植在体内的肾产生了排斥反应,再次手术将丈夫移植的肾摘取出。半个月后又买了一个肾,第二次肾移植手术。两个月后又出现了排斥反应现象,移植肾又被摘取出来。后转到辽宁省医院,发现潘淑艳肾脏长出动脉瘤,后在体内爆裂,再次做了腹腔手术。目前,此夫妻二人为了治病已经花去了二十二万元,卖掉了“化妆品城”,卖掉了中型厢式货车,并欠下了债务。潘淑艳仍然离不开医院,需要继续治疗

▼梁建华,女,五十四岁左右,哈尔滨市人。多种疾病缠身,已近等死的状态。就在她绝望的时刻,经人介绍她开始学炼法轮功,身体神奇般得到康复。二零零二年九月,梁建华被当地公安部门强行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但她很快走向邪悟。诽谤给予她第二生命的师父和大法,不但听不进同修的劝诫,反而在邪悟的道路上越滑越远。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十二大队恶警头子策划再次诽谤大法,梁建华写了发言稿,她刚刚念了几行字,突然伸着舌头、口吐白沫,不能言语,当场暴毙。

第五章 结语——神佛还在等着你

我们用文字与部分图片记录下这个特殊时代里人们所经历的:佛法洪传,身心受益、中共打压蒙难中原、哭泣的黑龙江、流血的黑土地,还有暴政屠戮的冷血赤劫和圣徒助师救赎的艰辛。如今,六十个“三个月”过去了,中共魔头狂妄叫嚣的“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早已成泡影。

这场迫害,至今造成了黑龙江省至少有七百六十六例法轮功修炼者冤死。亿万忠实于宇宙真理的大法圣徒,仍不倦的播撒善良正义的种子。

而迫害法轮功的黑龙江省的参与者,至少有九百九十五人遭到不同方式的恶报,其中死亡案例为三百八十八人,殃及家人死亡九十一人,造成了这些迫害者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法轮功学员对于行恶的人没有怨恨,只想着余下的人不要步已亡人的后尘,早一天醒悟你的人生,早一天选择你的归宿,这就是我们的初衷。十五年来,法轮功学员抛下个人的安危,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的良知善念在呼唤着同胞们的觉醒,海外法轮功学员十几年来如一日的打着越洋电话,出自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希望在人类大淘汰来了的时候,多一个生命幸存,多一个家庭幸福。

以“真善忍”为标准的法轮佛法,是在末法时期救度世人的天梯,史上的各种著名预言、先知、智者们在世间的讲法、说道,都与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开传、救度世人、一九九九年法徒遭魔难的事实相吻合,昭示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的伟大意义:人类及所有众生的命运发生了根本的转机。

在这末法时期,被谎言蒙骗的世人,信神的底线已归至最低点,神佛救赎生命的正邪大战,很多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然而神佛的慈悲是无量的,对于任何一种生命给足了机会的,被救度者都有机会明白真相,不信真相的生命将给自己带来无法想象的损失。

让我们共同重温一下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一个口号:“不要死于无知,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平安,你有权知道真相!”

(全文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