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院,还是匪窝?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法院怎么能和匪窝连在一起?您还别说,看了下面这些发生在法院的案例,您自会得出答案。

被告人家人遭殴打

1、七、八十岁的两位母亲遭殴打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半,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法院第三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于溟、李东旭、高敬群。法院说是公开开庭,还特意换了一个大点的法庭。可是到开庭时却只允许每位当事人进去四个家属。在法庭入口处,于溟的哥哥于水对此提出抗议,一个叫黄刚的法官揪住他的脖子进行威胁。于水的儿子和外甥上前理论,被法警施暴拖了出去。

争执中,一个男警一拳将近七十岁的于溟的母亲打倒在地。打得够狠的,老人当时就休克了过去。家人急忙呼叫,拿来救心丹,几分钟后才恢复知觉。

这个法警又揪着年过八十的李东旭的母亲的头发往门外拽,把老太太耳朵拽得通红。法庭里的李东旭听到母亲的叫喊声,痛哭不止:“我妈妈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你们没有父母吗?”

事后,辩护律师把庭审经过发到了微博上,一位律师在微博上评论说:“……法警暴力执法,当事人母亲七、八十岁老人家被法警殴打,当事人亲属被抓,这是法院?还是匪窝?”

那么大年纪的人,能抗得住年轻人的殴打吗?青年人打老人,发展下去,这社会会是什么样子啊?可是,在中共的法庭上,本应该是庄重的地方,却由执法的警察对七、八十岁的老人动起手来,这是什么社会?法院不就成了匪窝了!

2、法庭内迫害儿子,法庭外推倒父母

还有一起沈阳法轮功学员的母亲在法院被殴打的案例。那是在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韩春龙、陈新野。上午十点半,四个警察用轮椅将韩春龙抬下警车。此时的春龙面色苍白,身体瘦成了皮包骨,双手无力地耷拉着,头向后仰着,毫无知觉地被抬进了法庭。

开庭过程中,韩春龙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呼吸急促,可是四个法警却在旁边摁着韩春龙,而法官竟然说韩春龙藐视法庭。

韩春龙的父母见儿子被折磨成如此惨状,法院又不让家属旁听,气得不顾一切地往里冲,那些法警竟然将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推倒在地。老人被家人扶起后,继续往里冲,二十多个法警强行将两位老人拖走,非法拘禁一个半小时,直到开庭结束,才将两位老人放回。陈新野的父亲被十几个法警和警察从里面连拖带拽强行推搡到大门外……

这是什么公开开庭啊,法院连当事人的父母都不让进,还强行拖离,与匪窝何异!

对当事人当庭施暴者何其多

1、开庭前颈上套绳,开庭后刹车致残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七日,吉林省长春市九台看守所把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拉到法院非法开庭。上警车前,恶警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双手从背后铐上,还在脖子上套上绳子,狠狠勒紧,勒得嘴都变成紫色。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遭电棍电击。这是开庭前的暴行,那么开庭以后又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呢?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上午九点,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完陈淑兰后,法警把陈淑兰从法庭一路拖到电梯口。陈淑兰的家属在电梯口等电梯,恶警不让陈淑兰和家属说话,狠命往电梯里推搡陈淑兰,几个壮实恶警使劲往下按陈淑兰的头和肩。八月二日上午,昌平法院对陈淑兰宣判完毕后,法警将陈淑兰与其他囚犯一起押上警车。回看守所途中,法警故意高速行驶后猛踩刹车,因陈淑兰坐在后排,戴了脚镣,双手又被反铐着,被法警猛踩刹车摔倒,致其胸椎、腰椎两处骨折。

2、法轮功学员一出声,恶警电棍电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市法院对原吉林省结核病医院主管护师吕雅轩非法开庭。吕雅轩是被铐上手铐又被捆绑着抬上警车的,一到法院,吕雅轩高呼口号,几个恶警上来就是一顿暴打。一个约四十多岁的恶警一拳打在她的面部,当时将她门牙就打掉一颗。后面的恶警用绳子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致使她呼吸极度困难。恶警随后将吕雅轩拖到一个屋里非法开庭。开庭时,不让说话,不让辩护,几个恶警押着她,一出声就拳打脚踢,拖出去电棍电。吕雅轩被打得在地上坐着起不来。

3、拉出法庭打,拉回法庭审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吉林省农安县法院非法审判李凤鸣、韩希祥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庭审中李凤鸣不服,为自己无罪辩护,恶警将他拉出“法庭”用电棍电击、殴打,然后再拉回“法庭”审判。

4、警察出手打,书记恶声吼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大年初一,原密山市公路管理站太平道班职工姜洪禄,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密山东安大街上行走,恰好遇上了公安局政保科孟庆启、杜永山等人开车巡逻。这伙人下车就打,把姜洪禄的裤带拽断,衣服撕坏,把姜洪禄的头、脸打得鲜血直流。姜洪禄挣扎爬起,向南跑去。孟庆启拔出手枪连开九枪,击中姜洪禄左腿膝盖骨下方六公分处。姜洪禄倒地,孟庆启、杜永山等人扑上去,抡起冲锋枪托、手枪柄、警棍、皮靴一顿暴打,姜洪禄的头被打开了一个二寸长的口子,左眼外凸,两眼流血。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密山法院对姜洪禄等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法庭上,姜洪禄陈述自己被枪击的经过时,法官却不让讲,还威逼姜洪禄承认被枪击过程中有“袭警”行为,遭到姜洪禄的严厉拒绝。恶警刘小虎(警号238675)当时就把姜洪禄毒打一顿。其他七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制止刘小虎的暴行时,市委副书记李连春蹦了起来,大叫:“你们要造反哪,重判、重判。”结果,姜洪禄被判十四年。

5、正气镇法庭,恶警狂如疯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长春中级法院非法审判十五名利用长春有线电视播放法轮大法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庭审前,警察打他们,用电棍电他们,嘴都被打破了,脸上都有伤痕。梁振兴、刘成军、雷明等法轮功学员还是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群恶警冲出来,用电棍疯狂地电击法轮功学员,法庭当时变成了酷刑室。

对律师的暴打

法院内何止是被告人与其亲属被殴打,连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都成了中共歹徒行凶的对象。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法院在抚顺南沟看守所,对已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的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赵积伟进行非法庭审。休庭时,律师准备收拾辩护席上的案卷材料及自己的电脑包时,听到一领导身份的人在要求法警将旁听人员赶出去,律师就随口问了一句:你是法院的吗?结果一下冲上来五、六个警察,掐住律师的后脖子,抓住头发,按住律师的脑袋连拽带扯地把律师往出推,把法庭上的一大排桌椅都撞倒了,前面的铁栅栏都撞掉了,把律师一下撞到墙上,律师的西服和衬衫都被撕破了。

法庭上警察毒打被告,是受谁的指使?被告人受到这样的虐待,这样的开庭有何公正可言?连律师问询一下正在非法下达指令的领导都能遭到一顿毒打,法律的尊严何在?

请问,法院内充斥如此多的暴力,你说它是法院,还是匪窝?法庭的审判靠暴力来实现,中共所谓“法治”的画皮被它自己扯了下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