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

给家属讲真相 初次踏上去黑窝之路

二零一零年,我们当地有二十多位同修被抓,其中A同修等七人被劫持到劳教所。

通过学法交流认识到,我们首先应该找被迫害同修的家属讲真相,要关心他们的家人,要他们知道是中共邪党在迫害我们的家人。让家属和亲朋好友都明白真相,这也是给他们选择的机会,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我们去找A同修的家人和儿子讲真相,他非常抵触,通过不懈的讲真相,A同修的儿子终于肯去见他妈妈了。我们去了三个同修配合,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们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做了“三退”。

来到接见大厅,在办接见证的时候,狱警说只有直系亲属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才能接见。我们就站在窗口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家属办完接见证,我们就在大厅里发正念等着接见。狱警喊家属接见,我们一同進了接见室,见了A同修光激动了,忘了发正念,狱警不让说所谓的敏感词,我们和同修还没说几句话,里面的狱警就喊着,让把电话掐断了,还用手指着我说:“把她和穿红棉袄那个老太太……”

这时把我心里一惊,立刻求师父加持,不允许邪恶参与迫害。然后狱警嚷着把我俩撵出去,说我俩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走出接见室,向内找是和同修的情太重了,还有急心、证实自己的心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第二次去劳教所时,一个外地的同修也来配合,还是三个人陪A同修的妹妹来接见。進了接见大厅,刚坐下不一会儿,呼啦一下来了二十多个狱警,有的戴着头盔,有的拿着电棍。我一下怕心就上来了,小同修心也不稳了,我说:咱们求师父加持吧,邪恶来了就正好一块灭。过了一会狱警就全走了,这也是对我人心的考验。

狱警说让我们下午见。我就提醒大家:求师父加持,发正念,师父说了算。我们就找狱警说快让我们上午见吧,我们还得赶火车呢。狱警就给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就喊家属接见。

我们都進了接见室,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配合的不是哪一个同修,配合的是整体。看见窗口有接见的,胸前带着封闭式管理的牌子,我就和小同修分别把她们的名字记下来。我站在了一位接见的家属身后,里边的同修一直在哭,外面的家属在逼她写保证。我站在接见室里求师父加持,发出最强大的正念,解体劳教所空间场所有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允许任何生命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我向里面的同修挥了一下手,她向我挥了一下手,目光里透着一股坚毅。

A同修冤狱期满要回来了,家人不和我们一起走,同修就埋怨说这件事没协调好,等上了火车一看,同修的家人和我们的座位是挨着的,我和同修都笑了,原来师父自有安排。

大家整体配合 不懈讲真相黑窝解体

二零一二年,十五位同修被绑架,其中七人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我们及时交流,怎样配合往前走,否定迫害,营救同修把基点放在哪?我们不是为了营救而营救,要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走到哪里就要把真相讲到哪里。

同修不间断的去找B同修的丈夫讲真相,让他感觉到大法弟子的慈悲。B同修的妈妈和姐姐都是修炼人,我们还在她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大家一起商量着往前走。劳教所说有制度,得三个月以后才能让接见,那么我们就要破除邪恶的安排,一切师父说了算。在去劳教所之前,同修坐在一起学法,发正念交流,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我们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信师信法,守住正念。

在火车上同修给列车长和乘警讲真相揭露迫害,做三退。同修把MP3打开放着《普度》、《济世》的音乐,旅客说什么音乐这么好听,我们告诉他是仙乐,他把MP3拿起来放在耳边听了半天,说真好听。他说他是银行行长,早就想退党了,你们帮我退了吧。我们把身边人都三退了,我们帮着有困难的旅客拿东西,送到候车室,我们的善举就是在起救人的作用。

到了黑窝我们坐下发正念,当地也来了很多同修配合,B同修的妈妈和姐姐在接见大厅里跟监区的大队长和狱警讲真相。办接见证的时候,狱警说有规定不能见,现在是集训时期,三个月以后才能见,我们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三个月后见的说法我们不承认,就师父说了算。当地来了很多同修配合近距离发正念。

不一会,有个狱警拿着接见证说再去商量,我们在心里求师父,一定能见。不一会狱警喊家属接见,我心里说:谢谢师父!法轮大法好!狱警问家属炼不炼法轮功,家属同修就在接见大厅给狱警讲真相,揭露迫害。狱警被家属的善心所打动。家属很顺利的见到了同修,当时B同修正处在被关禁闭高强度迫害的情况下,见到家属并知道外面还来了很多同修,给她很大的鼓励。

有一位同修在狱中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了。她的妈妈七十多岁了。同修去探视,拿身份证也不给办接见证,说炼法轮功就不准见。同修和她们讲真相,狱警根本就不听,像被操控了一样,发疯般的把接见的人全撵出去了。

回来后我们及时静心学法发正念,向内找,狱警为什么在我们的场中能恶的起来,悟到什么是真正的慈悲,我们没有把狱警当成众生,真的没为这些生命负责。

第二天去接见,狱警还往外撵我们,这回谁也没动,同修都坐那发正念。等我们要接见的时候,狱警问同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接见的同修很有正念,反问狱警:“你有必要问这个问题吗?”狱警自己说:“啊,没必要。”这样很顺利的就见到了同修。还有两位同修也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整体的配合下,见到了狱中同修,回头再一看,接见大厅里一个狱警也没有,全是发正念的同修。

有一次去接见时,碰到外地同修来接人,劳教所找理由刁难不放人,我们就留下来配合发正念,直到下午三点多外地同修被接回我们才走。这一次我们在外地住了八天,等着配合过几天接另一个黑窝内即将被放的同修回家。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出去讲真相救人,那几天觉得自己沐浴在法光里,非常的充实。

我们每个月都去劳教所配合接见同修,劳教所把一位同修给迫害的精神失常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人,给自己的亲人请了正义律师,劳教所非常害怕,把接见大厅里的凳子全部撤掉,不是接见的就往外撵,还无理给接见的家人照相。同修家人很有正念,说:“你照我,我就照你。”后来劳教所干脆大门紧闭,要是有人想進去,开个小缝让人过去马上就关门,要是过车,拉开大门马上就关上。还有狱警把门,原来是没有的,也不关大门的。我们就坐在外面的地上、台阶上发正念。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也都从法中悟到,认识到了,所以走出来配合的同修也越来越多了。我们去劳教所接同修,路特别远,我们得坐两个多小时的车,车上坐的人基本上都讲退了。那天风可大了,冻得我们直打哆嗦,我们都守在劳教所大门口发正念,来了好几个地区的同修,还有开车来的,里面的同修打出电话说让大家散开,我回头一看,就我自己在大门口站着了。当时我就害怕了,我想有师父保护怕啥。我就找了一个大土堆坐那儿发正念,我给在那筛土的两个人讲真相,做了三退,后来又过来一个同修,把在那边干活的人也给三退了。等看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捧着鲜花一出来,同修们“刷”的全出现在劳教所的大门口。与此同时鞭炮声响起了,狱警站在大门口都看傻眼了,鲜花加鞭炮来接人他们从来没见过,还来这么多人和车,狱警被惊呆了,更是非常害怕。

我们所做的都离不开师父的时时慈悲呵护,也离不开当地同修和在家的同修的整体配合。后来当地同修配合上来了,把我们接到了家中,让我们在异地他乡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真的形成了一个整体,能配合的更好。多么无私的同修,只有师父的弟子才能做到这一点。

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