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岁老人:我就信李洪志师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我今年八十七岁,是山东省烟台栖霞市人。我有八个孩子,五世同堂,家里六十六口人。全家都支持我学大法。别看我岁数大,可身体健康,没有李洪志师父传这个大法,我这条老命早没了。我的眼睛看别处花,可是看大法书一点也不花,清清楚楚的。我就是信李洪志师父,就是信法轮大法

再也摸不到硬梆梆的肠子了

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一天,我女儿对我说她学法轮功不长时间尿毒症就好了。说着,就打开师父的教功录像让我看。当师父演示完一到四套功法后,开始演示第五套静功时,我情不自禁的说:“这个师父就是个神,可惜我没文化,学不着。”女儿说:“你要想学,我帮你。”女儿给我买了录音机,我就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天天炼功。尽最大能力去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按“真善忍”做。就这样,我五十余年的老胃病,十天半月就好了。

以前,我晚上吃点饭,肚子就难受,孩子又多,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天一天捱过来的。那时,我摸着干瘪的肚子,就觉着肠子一根一根的,硬梆梆的,每天晚上都要抚摸着肚子,痛苦的很长时间才能睡着觉。

我五十岁那年,胃做了一个大手术,可还是不行,还是疼。大儿子带着我天南海北的去了不少医院,钱花的不计其数,病还是不见好。我大儿子说:“俺这是拿钱买了个妈妈!”

学大法后,我再也摸不到那硬梆梆的肠子了。我现在摸着软软的肚子,舒服极了。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才叫健康,什么才是幸福!

师父对怪物说:“你走不走?!”怪物说:“我走!”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我站在炕上想把窗帘拉拢,一使劲,头往后仰,摔倒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我以为自己在山里,我看看周围:有沙发、组合柜、钟、窗帘。想了一会,想起来:我是从炕上摔到地上了。我拉窗帘的时候八点,现在是十点。我“昏死”了两个钟头。是师父救了我。

可我全身动不了,我就想:炼功人摔不坏!我有师父管。就慢慢的扶着凳子,爬到炕沿边,费劲的爬到炕上,觉着有点迷糊,动不了。

因为我自己单独住,就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你让俺哪个儿子来照顾照顾我吧!”结果,大儿子一晚上没睡着觉,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舒服,就像有什么事似的。天刚亮,儿子眼睛突然“蹦蹦”跳个不停,大儿子想:能有什么事呢?是不是我妈出什么事了?儿子赶快来到我的住处,敲门我也没听见,又敲窗,我听见了也动不了。

大儿子料到我出事了,叫开邻居的门,从邻居家翻墙跳过来,一看我昏迷不醒的样子,脸色蜡黄,坐也坐不住。他打电话叫来了我的四儿子,商量着把我送到医院去。我说:“我没事,我有师父管。”

学大法的女儿说:“妈,你不去医院,上俺家吧。”我说;“去你家。”我心里想:我有师父有大法,什么事也不会有。大儿子大声的对妹妹吼道:“如果妈妈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女儿说:“如果妈妈好了呢?”大儿子说:“如果好了,就是大法的威力!你必须一天一个电话告诉我妈妈的情况。”

女儿雇出租车把我拉到她家,对我说“我去包饺子给你吃。”女儿转身去厨房的功夫,我坐起来了。一会儿,我又能下地了,但是费点劲,还是全身疼。

晚上我做了个梦:我去拔一颗大苦菜,见到一个没有尾的大头怪物盘在大苦菜上。怪物的头很大,我吓坏了。赶它走,它不走。我大声的喊师父:“师父,快让这个东西走吧!”就听空中有一个声音(是师父讲法中的声音)对那个怪物说:“你走不走?”那个怪物说:“我走!”这时,空中的声音说:“你什么时间走?”那个没尾的大头怪物说:“我后天走。”果然两天后,我完全好了。

大儿子听说后,不相信,来女儿家一看:我正在端端正正的捧着《转法轮》书看呢!大儿子什么话也不说,就是咧着大嘴笑。从此以后,大儿子见人就说:“法轮功,不服不行!我妈都磕到那样了(眼看不行了),信法轮功就好了,太神奇了!一分钱都没花!”

摩托车撞坏了 我没事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从儿子家出来,在大街上正跟人说话,被俺村一个骑摩托车的从后面撞上了。车轱辘从我胯下压过去了。我倒了,骑摩托车的人也倒了。跟我说话的人吓坏了,赶快过来扶我说:“老奶奶,没事吧?”我说:“没事!手上擦破点皮肉。”可是摩托车撞碎了。骑摩托的人非要雇车带我去寺口卫生院包扎,我说:“没事!”

三儿子、四儿子听说我被摩托车撞了,吓得了不得,赶到一看,我好好的,就是手有点皮肉伤,把心放下了。

俺村的人都同声说:“老人多亏学大法,不学大法哪行啊?!这么大岁数的人,就是平地摔一下,也不行啊!”

羊回来了

我大儿子家里不富裕,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他借了一万元钱,去外地买回五头品种优良的羊。没想到几天后,就被人偷走了。大儿子心急火燎的到处找。我就对师父说:“师父,我学大法,俺大儿子支持,他出车祸,也没要人家的钱。求师父加持帮帮忙,把羊放回来吧!”

说到大儿子车祸后不要人家赔偿,那是二零零三年,大儿子被一个收废品的开着农用车撞出四米远,腿和膀子磕坏了,但骨头没事。收废品的从怀里掏出仅有的四百元钱硬要塞给大儿子,大儿子没要。

我求过师父后,大儿子四处找了两天,也没找到,垂头丧气的回来了。我说:“我求师父了,能回来!”儿子哭丧着脸说:“谁偷家去还能放回来?肯定没有了!求也没有用!”我说:“有师父管,不会没有!”

果然,羊被偷走的第三天,俺村有个卖豆腐的人对大儿子说:“纸房村(寺口镇)有人拣了五只羊,到处打听失主,我告诉他:‘俺村某某丢了五只羊。’他叫你去认认。”大儿子急忙去一看:果然是自己的羊。拿出一千元钱酬谢了人家,高兴的把羊拉回家。对我说:“多亏你求你师父了!”

“您学大法,俺跟着沾光了!”

农闲时,四儿子和媳妇开着手扶车到山里拾柴。上坡转弯时,手扶车头突然不转了,旁边就是刚打的机井,满满一井水,突然一股力量使儿子儿媳跳到了安全地方,都没伤着。手扶车也没损坏。

我问四儿媳妇:“你知道为什么没磕坏呀?”四儿媳妇说:“俺知道,您学大法,俺跟着沾光了!”

六十六口人,都恭敬师父

每天吃饭的时候,我都要先敬一敬师父,让师父先吃。有的时候,不能每顿饭都是新鲜的,就觉着让师父跟我吃剩饭,亏了师父了。有的时候儿女辈、孙子辈们请我到他们家吃饭,每当捧起饭碗的时候,我就先敬师父。儿孙们说:“您师父的像也没在这里呀?”我说:“我走到哪里,我师父就在哪里。”从此以后,每当我捧起饭碗敬师父的时候,晚辈们都个个齐捧饭碗或端起菜碟共同敬师父。

二零一三年,我在二儿子家里过年。正月初二这天,孙子、孙媳妇;外孙子、外孙女、外孙女婿都来了。中午,儿媳做了一大桌子好菜、好饭。吃饭前,大家看我端起了碟子,全家人一齐手里端起好菜好饭,齐说:“敬师父!”一家人都很开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