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走入大法修炼的,因人生之路走到尽头,再也无路可走,抱着一线希望走入大法修炼。

排斥大法身患绝症

修炼前因受中共媒体不实的宣传影响,我对法轮功特别排斥,加之在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中追名逐利,更无暇理会其它,自觉活得现实。

二零零五年,一位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告诉我三退保平安,我不但不感激,还把她骂的狗血喷头,没出两个月我浑身无力,脸色苍白,到医院查出白血病,唯一结果就是人财两空,那时天象塌了一样,孩子只有五岁,与他小表姐、小表哥还在无知的抢着玩具,根本不知将要面临的残酷现实——幼年丧母。

这时曾给我讲真相的大法弟子知道后来告诉我:在心中忏悔曾经说的对大法不敬的话,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命,让我修大法。

我丈夫听后,真想打那大法弟子一顿,脸红脖子粗的冲她喊:“医院都治不好,你那玩艺就能治好?”但是善良的大法弟子始终耐心的讲着大法真相,还讲她自己坐月子落下的病,炼法轮功全好了。我还是不太相信,但是心中有疑问,因为我知道女人坐月子落下的病基本不好治。

第二天我因病情加重,在当地医院晕过去,打120救护车一千三百元转入市内大医院。抢救 、输血、还有一系列的检查等,一天一夜花了将近两万元,这样下去对我们这个打工族的家庭来说哪能承担得起。丈夫的朋友给他打电话,我在病床上躺着,他在床边陪护,内容我听得一清二楚:“哥,你还给她治呀?省省吧!”(后来这个人因赌黑彩输掉几十万,躲债躲了几年,老婆与他也离婚了。)

我清楚的知道,我是活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入院第三天,主治医师找到我丈夫,让他到血站去给我提血,我还得输血,我的血小板只有一万多,如果出现内出血将有生命危险,建议我住特护病房,我的病情很不乐观,身体造血功能好像失调。输一次血就得两千多元钱,加护病房一天一百多,我都拒绝了。主治医师建议我配合治疗,否则,后果恐怕……那时我只能吃流食,喝水有时还往外喷,我自己心里也清楚我的病情。就在我们全家走投无路的时候……

信大法绝处逢生

也许是缘分吧,这时在医院里丈夫又接触了一个大法弟子给他讲大法真相,并告诉我丈夫他自己以前是一个药篓子,炼法轮功十四年没吃一片药,他邻居也是白血病,也是炼法轮功炼好了,也十多年没吃一片药,就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管用。丈夫有点动心,偷偷告诉我,让我念,他也念。每天打吊瓶十多个小时,躺在床上也痛苦,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念就念吧,又不要钱。

因医院两天一次给病人统一验血,当化验结果出来时,我的血小板一下上升八万,教授领着几个医师亲自上病房问我吃了什么补品,她接触血液病四十多年没有一例这么乐观的。我的病情稳定了,我和丈夫没敢说,但心里知道我们在大法中受益了。

出院后先前的大法弟子给我请来了《转法轮》并教我五套功法,读完《转法轮》之后,我明白了许多人生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我知道我得宝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一片药,我以前偏瘦,修大法后胖了三十多斤,人家都说我越活越年轻漂亮。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儿子从小多病,每年吃药钱比饭钱多,我炼功后,每天让他坐在我怀里读法给他听,从此他也没有病了,而且上小学前整本《转法轮》他都能读下来,他上学从来不用上补习班,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班主任和各科老师都说我儿子聪明。

修大法之前,我与婆家所有人关系非常紧张,与公公干过仗,大伯哥在雪地给我下过跪,那时觉得自己是强者。修大法后我知道了因缘关系,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人,最起码得做一个好人,我决定改变自己。

因为我们在外地,大外甥回老家,让他把公公接来住几天,公公不相信,现打电话确认我是否真让他来。公公来后,我给他从里换到外,不嫌弃他脏,里里外外的衣服全给他洗,他非常感动,我告诉他:如今这社会,别说你老了没钱,有钱谁要你,推都推不出去,谁要你?我说要谢就谢我师父,是他让我这样做,他眼含泪花激动的说:“感谢李大师!”

公公以前是信其它教的,看到我的变化后,也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的一条腿长过骨刺,手术后十多年不敢盘腿,现在也能盘上了,把他乐得直拍大腿让我们看。

有一次,他在我家从炕上站着栽下去,没有一点事。有一次,他在老家帮大伯哥收茧,不小心把树枝掰断,人从陡坡上滚下来,大伯哥他们吓得要死,他一点事没有,只破了一点皮。

公公有胃病,不能吃大米饭,不能吃鸡鸭蛋,连蛋糕也不能吃,在我家我给他放师父讲法听,他病全好了,回老家他高兴地请走了《转法轮》,每次打电话都告诉我们,每天他扳手指查数念一百遍大法好再睡觉,大姑姐,姑婆婆看到他的变化也请了《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