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夫申诉三年 天津葛秀兰遭绑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学员葛秀兰,在三月二日上午打电话给原定要一起去南方上货的同伴说“可能下午去不了”,就急忙关机。之后就失去了联系。

就在葛秀兰失去联系后的当天上午十时许,大港油田海滨街派出所六警察,闯到葛秀兰的同伴家中和店铺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等。与此同时,几位与葛秀兰有联系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抄家。家住大港区年近七十的牛淑华老人在外出购物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数小时并被抄家。警察在非法提讯她时反复的询问,她与葛秀兰在一起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现确认葛秀兰已被警察绑架。

葛秀兰为营救被非法判刑七年的丈夫黄礼乔,三年来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始终见不到丈夫。在奔波营救丈夫的同时,黄礼乔靠做小生意维持生活。

黄礼乔被非法解职 提诉讼反遭冤狱

葛秀兰的丈夫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2010年6月21日受理此案,2011年6月13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东丽法院天津市“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2012年4月7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9月26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

救丈夫 葛秀兰多方申诉遭刁难

面对丈夫遭受的不公,葛秀兰继续向各职能部门申诉,顶着压力为营救丈夫而奔走。她聘请了正义律师,为遭受非法庭审的丈夫做无罪辩护 。当她带着律师到天津市河北区检察院时,突然检察院牌子上的“执法为民 公正廉洁”的“公”字掉下一块。“公”字不“公”,天意在告诫人们,世间必有冤情。

然而天津市一中法院不顾律师有理有据的正义辩护,冤判黄礼乔,并驳回黄礼乔的上诉,维持原判。那日暴雨倾盆,温度变得奇冷,苍天在为大法徒遭受的冤屈而哭泣。

2012年10月8日,黄礼乔在绝食五个月后被查出得了肺结核。第三天就被劫持到天津西青监狱。葛秀兰为丈夫的安危焦虑万分,11月8日赶到西青监狱,监狱大队长张辉和副大队长王欣说:“如果你想探视黄礼乔,需要天津市里的维稳办、政法委、监狱局等所有部门的批准”。

2013年1月10日接见日,葛秀兰再次来到西青监狱。监狱仍不让她接见丈夫,她质问监狱,这是哪家的法律规定,监狱负责人王欣说:“不让你接见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爱找哪找哪,爱上哪告上哪告”。说着撕扯葛秀兰的衣服把她推出来。

2013年的新年,葛秀兰是在对丈夫的思念担忧中,孤独度过的。但是正月初九月牙河派出所片警就来到葛秀兰家查抄,葛秀兰心中悲戚,含泪说:去厨房看看吧,我家的年货只有几棵白菜和三根葱了。

4月11日葛秀兰再去西青监狱,张辉说:你去找政法委610,拿批条才能接见,还推说就这形势。

2014年1月16日葛秀兰找到了政法委,接待人员却说:政法委的人任何信息都不能外漏,电话和相关材料都没有,也不给通报。

港北监狱继续作恶 葛秀兰继续申诉

2014年3月15日,绝食近两年的黄礼乔被劫持到港北监狱。港北监狱仍然不让葛秀兰接见丈夫。葛秀兰在向监狱局信访办投诉无果的情况下,于2014年6月向政法委和监狱局、司法局分别递交了投诉书。

葛秀兰在投诉书上说道:在丈夫黄礼乔被非法判刑关押以来,两年间天津西青监狱、滨海监狱借口政法委有规定,一直都不让她接见丈夫,并封锁消息,使她无法从监狱那里得到有关她丈夫身体健康状况的任何信息。但有消息证实绝食近两年的黄礼乔身体状况堪忧,而她在与监狱狱警交涉时,对方闪烁其词的回答也都透露了这一点。对此葛秀兰非常担忧丈夫的生命安全。她曾要求滨海监狱七监区大队长如实描述黄礼乔的身体状况,对方却不见她。而她每次到监狱要求见丈夫,都被狱警蓄意录像。为此她对天津西青监狱、滨海监狱有关责任人投诉。要求追查监狱有关责任人玩忽职守、欺骗家属、隐瞒事实真相的行为,并要求监狱释放黄礼乔回家调养身体。

但是投诉书递到司法局,在那里葛秀兰碰到一黄姓工作人员,大吼大叫朝她嚷嚷,说:看哪个律师敢接你们家的案子,吓死他。

在监狱管理局信访处,刘源和倪某二人给她的答复是:他们认同监狱不让接见是合法的,让葛秀兰上检察院去告监狱和管理局。

7月29日,葛秀兰去检察院投诉,天津市二分检信访人说:为什么不让见,应该让见。又说:这是监狱系统举手之劳的事,如不放心让人跟着监听就可以,他们这不受理。

8月12日,葛秀兰再次去港北监狱,见到狱政科长刘某,42岁,1972年生属鼠,要求对方就投诉书事项做解答,要书面答复。

8月27日下午3点钟,葛秀兰到监狱找了信访闫主任,闫某给她看了答复书,上面写到:不允许葛秀兰接见丈夫,是依据《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关于加强法轮功罪犯监管改造工作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款规定,此规定禁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与同样修炼法轮功不“转化”的家人接见。他声称:他处警察都文明执法,不存在打骂虐待。

葛秀兰说:法轮功学员李希望被关进来10天就被迫害死了,这里发生这么残忍的事,滨海监狱早就恶名远扬了,没法相信你们的文明执法。这项规定的法律依据又是什么?

闫某狡辩说:你进来过吗?你看到了吗?别听传言。他又说:你跟李希望是什么关系,我再回答你。现在只谈黄的事。

葛秀兰回答说:李希望在这迫害死了,我丈夫也在这,你们不让我们夫妻相见,我不放心。

上访复查成一纸空文

葛秀兰经过2小时的交涉,拿到了这份所谓的书面答复,不过是中共当权者和追随者凌驾于法律之上,党大于法、权大于法的违法行为。但是面对强权暴政,这位柔弱的女子表现了超出寻常人的坚强意志。

9月24日她到监狱管理局递交了群众上访复查意见书。要求监狱管理局对滨海监狱以权代法,违反宪法、法律,欺骗家属、渎职等行为予以复查。而监狱管理局负责人张春波依照所谓《规定》,对葛秀兰的诉求“不予支持”。

葛秀兰不服,11月17日去司法局递交了复核书,但司法局负责人王国华则以“维持监狱局复查意见。此意见为信访程序终结意见”推托了事。

葛秀兰继续为丈夫申冤奔走,至今已上访三年。 2015年3月2日,她再次被绑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