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四会监狱恶警豢养的打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四会监狱主要的迫害手段是打人。打手每三年换一次,那些打手都是一些刑事犯,基本上是刑期在十年以上的犯人,这些犯人大多数是杀人犯或无期转有期的那些人,如韩忠梁、曾建临、湖南籍打手莫海彪、四会本地打手巫正茂等。

一、各地法轮功学员被打手迫害的典型案例

(一)广东法轮功学员李敬辉被打手殴打、折磨

广东法轮功学员李敬辉,男,二十八岁左右,被绑架,迫害四年,二零零一年,被秘密送进四会监狱。在监狱里,李敬辉被迫害得死去活来,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的头顶被打破裂三次,从前额到头顶有大约十几厘米长的疤痕。

六月天气炎热的时候,恶警把李敬辉关在一间全封闭、不通风的小黑屋里,被固定为一种躺不能躺、坐不能坐的姿势。他以这种姿势“坐”在一个老虎凳上,手反锁在老虎凳的脚上,脚被锁进脚铐,伸长放在另一只老虎凳的扶手上。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每天半夜一点半左右,有时候是两点钟,打手们专门来拷打李敬辉,他的脚被打肿的穿不上裤子,脸被打肿的睁不开眼睛。白天关李敬辉的小屋的门紧锁着,夜晚开门打人。打的时候,不松开锁铐,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他的血压被迫害的高达两百一十。

打手们每天如此,殴打法轮功学员是他们“专门培训”过的“工作”,谁替邪党卖力打法轮功学员,谁获得的减刑就多。

(二)湖北法轮功学员杨维被长期剥夺睡眠

湖北法轮功学员杨维,男,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广州阳江监狱迫害三年多,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左右,转入四会监狱迫害。

在四会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管监区”,二零一四年六月左右,因长期不许睡觉,困的行走无力,上厕所时,晕倒在地,头顶碰到墙上,头顶裂开,满地是血。“看管”们把人事不省的杨维拖出,连抬带拉到医院缝了针,后被关进小黑屋。杨维被关进小黑屋之前,是五点二十起床,直至第二天半夜三点才允许睡觉。关到小黑屋之后,恶警封锁消息,情况不明。

杨维在没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在地方上是个小混混,游手好闲,打架、盗窃,什么坏事都干。别人劝他学好,不要做坏事,他就买来汽油,想烧劝解他的人的房子。后来修炼法轮功后,杨维放火的念头消失了,汽油也送给了别人。过去,派出所的人看见了杨维就绕路走,现在学了法轮大法后,他不偷不抢,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好人,反倒被绑架关进了监狱。

(三)湖北法轮功学员夏昌富遭殴打 右眼几乎失明

湖北法轮功学员夏昌富,五十多岁,广东打工期间被绑架,开始被关在广东顺德龙眼看守所二所,后秘密非法关押在四会监狱。夏昌富在广东顺德龙眼看守所期间,恶警长期不让夏昌富吃饱。夏昌富不得已绝食抗议,恶警不但不释放无辜的他,反而给他灌食迫害。期间,夏昌富血压高达二百二十,也不放人。

二零一二年五月,夏昌富被送进四会监狱。刚送进四会监狱的第二天中午,就被打手巫正茂打得右眼几乎失明,一个多星期后,才慢慢恢复,眼睛周围青紫的血痕,快两个月才消失。

打手巫正茂叫嚣:“不怕你不老实,老子有的是时间陪你,说给你听听,老子们都是杀人犯进来的。今天只是给你点颜色看看,给你个下马威。”

打手曾建临曾经用脚踢夏昌富的胸口,打手韩忠梁曾经把夏昌富的左大腿踢得一走一拐的拐了一个多月。

这些打手们,被关在监狱里时间长了,只要能有减刑的机会,哪怕是昧着良心,他们也拼命的卖命,听从恶警的遥控指挥,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即使看见法轮功学员们身上的伤痕,他们也视而不见,因为这些迫害本身就是恶警自己操控刑事犯做的。

二、恶警、夹控、犹大阴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在四会监狱,恶警、夹控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主要是毒打、“坐”老虎凳等酷刑、限制上厕所、冬天长时间冲凉、限制睡觉、关小黑屋等等肉体迫害。

在四会监狱,还有一个阴损的手段就是限制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夹控们强迫法轮功学员喝水。夹控就是打手,但他们只允许法轮功学员上三次厕所,上午、中午、下午各一次小便时间。超过三次夹控们就不予批准,甚至有时强迫法轮功学员喊他们爷爷才勉强批准,并以此为乐。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除了恶警、夹控们外,还有犹大。犹大主要是一些曾经接触过大法,后来背叛大法的一些人,他们的主要迫害手段是洗脑等精神迫害。犹大们往往都经过了挑选,都是一些能说会道,曾经具有一定影响力,具有一定文化的知识份子,如刘宇(广州)、梁东(番禹)、杨红军(东北)、严敏(湖北)等等。在四会监狱这个邪恶的黑窝里,犹大们助纣为虐,挖空脑汁,想尽一切办法,为邪党卖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

犹大梁东、严敏最会讨好恶警,是四会监狱的所谓的“改造骨干”,梁东在迫害湖北法轮功学员夏昌富的时候,他利用刑事犯想减刑的心理,指使刑事犯不准夏昌富睡觉,把塑料小圆凳倒过来,强逼夏昌富坐在上面,每天二十四小时,一坐就是一个星期,屁股都坐的出血,可他们却因迫害得力而受到恶警的表扬。

法轮功学员们每天被迫五点二十起床,第二天半夜三点才允许睡觉,而恶人们却是轮班上阵。白天,强迫夏昌富写所谓的“悔过书”,看到眼睛合上就又打又骂的,胡说是赶走瞌睡。夏昌富,这个快六十岁的老人,经过这样连续三次,长达九个月的残酷折磨,梁东还说夏昌富不老实,指使恶警想要给夏昌富多加两年刑期。

梁东还胡说夏昌富的母亲去世是因为夏昌富修炼法轮功而得的报应。其实,夏昌富在二零零六年被绑架进三水劳教所,其母受到刺激惊吓,一年半后,病情加重,以致大病一场。再加上二零一一年,夏昌富又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零三个月,本已体弱的母亲再次听到儿子的噩耗,再次受到刺激惊吓,以至于永别人间。

夏昌富由于被非法关进了监狱,没能见上生他养他的母亲的最后一面,没能亲自给老人敬上最后一炷香,没能亲自送老人最后一程,没能尽上作为儿子的最后一点孝心。这本是邪党迫害大法所酿成的人间惨剧,却被邪恶之徒们用来如此胡说八道。

犹大梁东迫害夏昌富,但未能使夏昌富妥协,之后犹大严敏接手迫害,严敏又进行了三个多月的洗脑迫害,其手段更毒辣。这样,经过长期的刘宇、梁东、严敏多次接力式的精神迫害,以及恶警、打手们限制睡觉、残酷毒打等肉体迫害,夏昌富被折磨的神魂颠倒,长期脑痛,差点迫害成精神病。幸亏夏昌富还能坚守“我是法轮功学员”的最后一念,才能在如此残酷的迫害下走过来。

犹大们还特别喜欢安排一些卧底,打听法轮功学员的一些具体情况。梁东曾叫新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做卧底打探夏昌富的情况。

犹大杨红军有博士学位,在这个黑监狱变成了恶警在网上攻击法轮功的工具。四会监狱在网上所有攻击法轮功的文章都是假的,瞎编乱造出来的。夏昌富在家乡被“监视居住”期间,为维持生活,他的手指在家具厂不小心被机械所伤,却被造谣成炼功炼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