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3)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三)遭恶报的武汉法院院长、检察院人员

制造冤案,法官五十六人遭查处: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武汉市中级法院在中共各级“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操控下,公开践踏法律的尊严,肆意歪曲、伪造事实,诬陷、栽赃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先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重判。在二零零零年,该院就有三名法官涉嫌职务犯罪被查处,二零零二年,又发生涉案人数多达五十三名法官集体贪赃枉法串案。二零零四年,该院原常务副院长柯昌信和副院长胡昌尤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和六年零六个月。涉案人员中,还包括三名副庭长、七名审判员、一名书记员,各被判刑二年至十三年不等。此外,该院还有九名法官受到纪律处分,三十名处级以上干部调离岗位,被调整者占全院七十余名处级以上干部的近一半。

审判员倒地身亡:李要兵,男,武汉市洪山法院刑事审判庭正科级审判员。二零零九年参与非法审理法轮功学员案件,被中共当局树为“洪山模式”,并在武汉市法院系统内推广。所谓“洪山模式”的真相是: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洪山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胡慧芳、陈曼、周肖军。庭审中案件多处不合法,律师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当事人。但洪山区法院知法犯法,无视这一切,秘密将陈曼、周肖、胡慧芳重判。二零零九年一天,李要兵倒在了办公室门口,心脏骤停,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九岁。

两任法院院长的下场:刘亚文、周文轩先后任武汉市中级法院院长期间执法犯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致使冤狱遍地。该法院还勾结武汉各大医院长期涉嫌参与活体摘取人体器官。后刘亚文、周文轩因贪腐受贿案获刑,其中周文轩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

听命“610”患肝癌死亡:张伯源,原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批捕科科长。听命于610机构,批准逮捕了许多上访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当地大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遭受严重迫害,造下了深重的罪业,后因肝癌死亡,年仅50多岁。

(四)遭恶报的武汉监狱长、看守所长、劳教所警察

三十二岁怪病亡:肖琳,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期间,肖琳直接指挥并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死人床”,强制人呈十字形每天二十四小时躺在木板上,手脚用铁件固定,臀部下面挖一个洞,大小便就从洞中排下。至少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过此酷刑,王莉、刘佑清、周玉琴分别连续睡“死人床”十九天,一个多月,两个多月,还指使犯人对学员施以毒打、吊铐、灌食、关小号、长时间罚站和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等等。二零零四年,肖琳得了一场怪病,高烧一月不退死亡,仅三十二岁。

杀人凶手遭天惩:李勇,男,武汉市武昌青菱看守所狱警干部。是打死武汉法轮功学员彭敏的凶手之一。李勇二零零一年乘车外出办事时,车门突然开了,李勇从车里摔到马路上,当即不省人事,死亡。

打人者骨折:武汉某法轮功学员曾因进京上访,二零零一年被强行送“妇教所”即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某天遭一警察扇了两耳光。第二天,只见那警察打人的手缠着纱布不能正常活动,发现已经骨折。

监狱头目脑溢血身亡:孙文全,武汉市洪山监狱监狱长兼邪党书记。孙文全一直追随中共邪党集团迫害法轮功,虐待关押在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身亡。

监狱头目重病、恶病缠身:武汉女子监狱长期迫害法轮功。韩汉云,监狱原政委,二零零一年其丈夫出车祸摔断了腿;王木年,原教育科长,二零零三年,突然倒地昏迷不醒;狱警王某,监狱邪恶“610”办公室恶人程智的妻子,参与迫害身患重病;孙耀红,监狱“610”办公室恶人,现也是病魔缠身; 闻孙,七监区副教导员一直流产,二零零八年还做了阑尾切除手术; 舒燕燕,曾任“直教队”(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立)的改造队长,患上了癌症; 陈瑞红,狱警,“直教队”成立之初就参与迫害,二零零五年得了糖尿病;蒋春,副政委(是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二零零八年罹患结石病,她父亲也是重病缠身。

劳教所恶警恶疾上身:原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分队长刘彤钰,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二零零三年得了绝症;何湾戒毒所队长杨毅青二零零二年身患重病;黄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 “转化”迫害,经常诽谤法轮功和明慧网,后来她长期口腔溃疡。警察付峥嵘污蔑法轮功之后,大病不断。

(五)遭恶报的武汉各区镇街居委会书记、主任、工作人员

恶言诽谤得喉癌:张成安,男,五十多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居委会主任,听信江氏谎言,敌视法轮功,黑白不分,常恶言秽语诽谤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得了喉癌。

跟踪者被公汽撞死:王冬梅,武汉市武昌区青石桥社区工作。王冬梅几乎每天都忙于监视、跟踪、盯梢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在青石桥辖区本不通公汽的一条街道上,王冬梅被一辆公汽撞死。

参与迫害 全身奇痒:朱祥玉,武汉市青山区红卫路五十三街聚友社区主任。她到青山区“610”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表现自己,全身长了红颗粒,奇痒。朱祥玉回家不几天,又被汽车撞了。她的十几岁的儿子有脑积水的病,从膀胱插管子排水。可是就在这期间,膀胱排水管也坏了,又重新安装。

监视跟踪,腰椎痛不止:武汉市青山区冶金街三零街坊居委会书记王为民,配合当地警察监视、跟踪、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久他就得了腰椎盘突出,住院做手术。

街道头目猝死: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街道副书记张茂萍,积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指使下属迫害法轮功学员,还亲自出马勾结其所辖单位,将法轮功学员从家中骗出绑架至洗脑班。二零一零年张茂萍猝死。只有五十一岁。

参与绑架,死于肺癌:程炳山,武汉市洪山区关山街街道干部。曾多次协助邪恶“610”绑架辖区法轮功学员,后患肺癌,于二零零五年死亡,只有四十岁。

追随迫害终被免职:卢跃华,武汉市江汉区妙墩社区书记。因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她与社区主任张忠明骑摩托车穿过人行道时,被汽车撞得头破血流,肋骨撞断了几根,张忠明的腿也被撞断。后来他二人又被免去邪党书记、主任的职务。

参与迫害,四村官被查处:武汉市江汉区姑嫂树村的部份村干部积极配合邪恶“610”恐怖组织,迫害辖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原村长高国建、邪党总支书记董明鹏、妇女主任刘玉枝均因“经济问题”被撤销职务,没收非法所得。二零零二年,侥幸在上次的“经济问题”审查中漏网的第二任村长邓跃进突然被另一偏远郊区检察院逮捕。邓已被查出贪污上百万元,面临重判查处。

恶告者疾病身亡:武汉市东西湖区祁家山居委会成员李光明,紧跟东西湖区“610”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五年由血吸虫引起其它病症住院,于二零零五年死亡。

充当特务被车撞死:张淑莉,武汉市东西湖区将军路居委会主任。从一九九九年以后,张淑莉开始紧紧跟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面前阳奉阴违,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说得比蜜还甜,背后却又暗中派人盯梢、监视法轮功学员言行,充当中共邪党的“线人”,收集所谓法轮功情报,她还经常恶毒攻击谩骂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奸诈狡猾的张淑莉被车撞死在大年三十。

绑架者摔碎胯骨瘫痪:刘耀华(音),武汉市汉口某社区原治安主任,曾多次将该社区法轮功学员绑架至洗脑班,并亲自参加胁迫洗脑,二零零四年,因骑自行车追赶一讲真相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摔碎胯骨而瘫痪。

盯梢好人自己中风:杨珍珠,武汉市蔡甸区新农镇黄陵村妇联主任。杨珍珠受邪恶“610”指使,非法监视盯梢、骚扰和恶告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杨珍珠伙同新农街派出所和蔡甸区国保大队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迫害。恶人杨珍珠已中风。

害人者如今入狱:刘晓明,原武汉市新洲区潘塘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充当邪党迫害法轮大法的急先锋,多次带人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后因贪污受贿一百余万元,东窗事发,被判刑十一年。

车毁人亡:彭永和,男,四十多岁。武汉市黄陂区王家河镇镇长,经常指挥派出所到处查找、撕毁真相传单和资料,白天黑夜都有警车在各乡村公路巡视,经常通知各乡村干部注意法轮功学员动向,经常有警察和镇乡村干部到法轮功学员家干扰,多次亲自参与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开小车钻到大卡车底下,当场车毁人亡。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