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金牛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统计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上任的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政法委书记张兵于一四年九月三日被成都纪委宣布正接受调查,并于十二月十九日被逮捕。在任职政法委书记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张兵主管的金牛区610及国保警察,制造冤案、非法拘禁、宣扬仇恨,犯下累累罪行。

在迫害伊始便作为成都市的洗脑班“试点”的金牛区,十多年来一直迫害善良。以金牛区610为主使,对法轮功学员从各个层面实施全方位、无所不用其极的迫害。很多基层警察公然叫嚣“我们不讲法律”,金牛区国保610警察也公开宣称,610就是凌驾于法律之上。

截止到二零一五年二月,金牛区因迫害致死的信仰真善忍的公民至少有17人,其中老人就有7位,占死亡人数的41%;被迫害致精神失常1人。其他被采取各种非法强制措施、遭受各种酷刑虐待;亲人受株连;或因担心、恐惧离世;家庭破裂等,则难以计数,而造成的经济损失,以及对道德、法制的破坏,则更无法计量。

本文对截止到二零一五年二月、采样到的涉及到125名公民遭金牛当局迫害的部份情况,做一个简单的统计分析。

由于信息的严密封锁,更多迫害案例仍在被掩盖中,被金牛当局迫害的公民远不止本文所采样到的125位公民,实际被迫害人数和迫害情况及惨烈程度远远超过本文所呈现的状况。而且,由于记录到的该125名公民所受迫害情况大多不全,绝大多数记录是严重缺失、挂一漏万的,所以,这里统计出的数据,远不能真实反映迫害的惨烈和严重程度,只是一个管中窥豹式的参考性的了解。实际情况,要比该统计数据严重很多很多倍。

一、迫害致死

截至2015年2月,被金牛区当局直接虐杀的法轮功学员至少17人,其中,在被采取非法措施期间死亡的8人,8人中,有两人家属没见到遗体、只见到骨灰。

部分被金牛当局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从左至右:张川生、赵忠玲、徐芝莲、王明蓉、段世琼):张川生、赵忠玲、徐芝莲、王明蓉、段世琼
部分被金牛当局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从左至右:张川生、赵忠玲、徐芝莲、王明蓉、段世琼):张川生、赵忠玲、徐芝莲、王明蓉、段世琼

其中,被虐杀后家人未见到遗体只见到骨灰的二人是:

沈立之:遇难时三十岁左右,沈阳人,大学本科毕业,托福教师。2002年2月,与妻子一起在公交车上,被金牛区营门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其父经一年多苦苦找寻,才于2003年见到儿子的骨灰,而所谓“死亡通知书”上面沈立之的死亡时间是其被绑架后一个多月之后。

吴明忠:毕业于成都电子科大,原红光七分厂职工。2002年中国新年三十晚,在九里堤教师苑(教师宿舍)被金牛区警察绑架。正月初七,即吴明忠被绑架后第七天,金牛区警察通知家属,说吴明忠“已自杀”。但家属只看到一个骨灰盒,遗体、什么都没看到。

将人虐杀后,连遗体都不让家属见到,其真实死亡原因无人能知,金牛警察的嚣张与肆无忌惮可见一斑。两案例都发生在2002年,即周永康主政四川之时。

2、遗体呈现的部分状况

而家属见到遗体的,也只是站在一旁“看到”而已,均未能仔细查看,第三方独立机构介入尸检就更无从说起。而成大副教授张川生的家人在见到其遗体时,只见到遗体上半身,下半身盖着被单,家属没有见到。

家属看到遗体呈现出的部分状况大致有;

其中,被警察声称“心脏病”死亡的张川生的遗体,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 色深度勒痕。面对家人的追问,警察辩称“我们……不是故意打他、勒死他”,并恐吓家人若说出张川生的死因,他们全家都别想活了。

张川生
张川生
张川生遗体
张川生遗体

张川生是成都大学讲师,二零零二年除夕夜被驷马桥警察从家中强行带走,四天后即被迫害致死。

3、迫害致死时被实施的非法措施及阶段

在已知的被采取非法措施期间被虐杀的八位公民中,在被警察绑架后七天内被虐杀的有两人:

徐芝莲,抚琴小学优秀教师,2001年回家看望孩子丈夫时被抚琴派出所警察闯入、暴力毒打、绑架;绑架的第二天家属被告知其死亡,并见到已经处理过的遗体。但警察拒绝开具“抓人”的手续,换言之,警察否认他们绑架徐芝莲的行为是在“执法”。那他们绑架并毒打徐芝莲致死的行为到底是什么呢?应该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呢?

上图中, “非法拘留”、“警察绑架七天后”和“绑架过程中”三种情况都是警察直接参与实施的,直接虐杀八人中的七人(“非法拘留”可能也会与公检法有关),不难看出,金牛区公安警察确实是“肉体上消灭”的主要工具。

3、另外不是在被采取非法措施期间被虐杀的九人,有的是在被采取非法措施期间,由于酷刑、虐待致生命垂危、或身体严重伤害,导致回家后死亡(包括当局将人迫害致生命垂危、为推卸责任将人放回家后死亡的);有的是遭受多种非法措施及长期的酷刑、虐待,以及反复骚扰、恐吓等,也就是长期的全方位的各种迫害叠加在一起造成的虐杀和非正常死亡。

由上表可看出,2001到2004年是迫害致死人数最多的,尤其是周永康主政四川的2002年,直接虐杀四人。

以上是被金牛当局直接迫害致死的。除此之外,金牛区因长期遭受骚扰、恐吓;因长期的压力、恐惧和不正常的生活状态导致的非正常死亡还有非常之多,如原新都四中教师李智的母亲,就是在女儿再次被绑架后极度担心、焦虑而含冤离世的;此外,因被逼迫不敢修炼致使旧病复发死亡者则更多更多。

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和亲属,在迫害中因为受到惊吓、威胁,或对被迫害亲人的担忧,不堪承受而含冤离世的,如原建行职工杨静的父亲。

二、1999年开始的强制洗脑班

1999年12月28日到2000年6月12日,金牛区作为成都市“试点”,由金牛国保在营门口派出所开设强制性洗脑班。金牛区各街办和派出所,每天由警察用警车,将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强行劫至营门口派出所,强制洗脑。期间,张艾黎女士因看《转法轮》被非法劳教;李智、谢成新等至少八人被非法拘留;2000年元月4日,金牛分局出动众多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查身体和挎包;2000年新年期间,因警察要回家过年,所有法轮功学员,除孕妇王文涛外,全部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三、非法拘禁案例

125个记录不完整的迫害样本中,非法拘禁为86人次。这种公然违法和犯罪的形式如此大规模的使用和大行其道,凸显迫害的完全非法性。

注:该统计不包括迫害之初金牛作为成都市试点在营门口派出所搞的洗脑班、以及类似的街办强制辖区内法轮功学员每天到街办或社区限制人身自由、以及杨柳村办事处将本辖区洞子口“102信箱”数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软禁在宿舍内长达两年之久的案例、以及将公民(如,刘晖、张卫华)强制软禁在家的案例。

(由于信息封锁,下图只是对采样到的部分案例所做的统计,实际情况远甚于此)

1、86个案例中,在洗脑班之外的非法拘禁共为17人次,约占19.6%

记录到的实施酷刑的宾馆包括白芙蓉宾馆和铁西宾馆。

2、非法拘禁案例中,洗脑班非法拘禁占80.40%的绝大多数,也显出洗脑班对于非法拘禁的重要意义,它使得非法拘禁更为随意、方便,而且更加集中和系统性。

在69个洗脑班非法拘禁案例中,被2-3个洗脑班连续、反复关押迫害的有6个,约占8.7%

涉及到的洗脑班主要是新津洗脑班和金牛洗脑班,还包括郫县洗脑班和彭州洗脑班。

除了为实施刑讯、作为构陷程序的组成部分的非法拘禁外,其它非法拘禁案例,时间从几个月到三年不等,很多610人员叫嚣:不“转化”(即表示放弃信仰、甚至颠倒是非诽谤自己的信仰)别想出去。其中所涉及到的对当事人的虐待各有不同,从采样的零星情况所记录的部分方式包括:

1、摧残性野蛮灌食
2、投毒
3、暴力殴打、体罚,如,拽着七旬老人的头发往墙上撞
4、各种人身攻击和辱骂
5、游街
6、强暴
7、电视噪音

其中,新津洗脑班里面所发生的罪恶,施用的种种罪行,其厚黑、无耻、诛心,颠覆一切人性、良知、尊严,超越人类的语言和底线。

洗脑班非法拘禁中,虽然直接从家里劫持、以强制放弃信仰的情况占绝大部分,但其它情况的使用则显示出,非法拘禁这种公然犯罪在迫害中的“万能”作用,不仅成为以“法律”为名的迫害的组成部分(如为达到构陷目的的刑讯),而且弥补了一些“法律”名义下的迫害所受到的时间等方面的限制,使得迫害可没有底线的延伸。

金牛区洗脑班非法拘禁部分案例:

祝霞:家住金牛区光荣小区,是一位漂亮阳光的女性,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时35岁左右。刚刚经历两年多非法劳教的惨烈摧残不久,2003年6月9日在时任光荣小区街办610人员何元富安排的工作上班时被失踪。家人经四处打听,终于辗转得知其再次被劫持到洗脑班。在随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祝霞被郫县、新津、彭州三个洗脑班连续迫害,被游街、并被强暴。于2004年4月从新津洗脑班回家时,已完全精神失常。神志不清的祝霞,却经常条件反射般、用手捂住头部惊恐地大声喊叫:“你们要强奸我吗?”……

原本健康美丽的祝霞
原本健康美丽的祝霞
被迫害致疯后的祝霞
被迫害致疯后的祝霞

王明蓉:女,原安康医院护士长,于2011年9月被所在地的金牛区金泉街办绑架至新津洗脑班后,不到十天即被迫害致死。家人追问王明蓉死因,却被告知,要“上面开会商量决定”。

蒋宗林一家:原成都市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2012年10月五年冤狱到期,却被金牛当局避开前来接人的家属和亲友,从监狱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其妻女与亲友于12月前往新津洗脑班要求见人和放人,也被劫持关押。其亲戚到金牛区及成都市各级相关部门反映情况,遭到金牛区610的推诿、厉声呵斥追问,以及蒋宗林家所在地社区、街办的阻挠、拦截。而出面的亲戚(未修炼法轮功)还被当局上门骚扰恐吓,甚至以其年少的儿子相威胁。蒋宗林父女被非法拘禁近一年才回家。蒋妻离开新津洗脑班回家后,委托律师寻求法律援助,被金牛国保、610人员等近百人从家中再次劫持到金牛洗脑班非法拘禁迫害。

四、变家为“牢”,街办等基层610主导的骚扰等迫害

采样到的125名受到金牛当局迫害的公民中,金牛区的公民为95人,约占76%

95人中,遭受到所在地街办、社区、派出所各种非法骚扰的为100%。

这些迫害行为基本上由街办主使、派出所警察主要实施、或街办、社区伙同派出所警察共同实施的,个别案例中还有单位参与。具体情节和恶性程度各不相同,大致包括:

非法跟踪、监视  表现形式有: 1、收买门卫非法监视记录 2、雇佣社会闲散人员随时跟踪监视,甚至跟随至外地探望病重老母 
恐吓骚扰  从街办、社区人员到警察,随时闯入家中威胁、恐吓、骚扰,从一人到多人不等 
给受害人本人以至家人打电话恐吓,恐吓内容从生存、到经济、到小孩入学等等,包括‘你当心点’、‘还想不想做生意’等很多黑社会似的恐吓 
随时砸门、半夜摁门铃、半夜砸门等 
抄家抢劫  闯入家中后,任意翻抄并抢走私人财物 
软禁  指派多人24小时围守法轮功学员家,不许公民出门数月至年 
株连、施压  株连单位、或迫使单位非法开除或停发工资 
株连亲属,甚至直接逼迫配偶离婚 
其它  扣压身份证,等等 

如:金琴路小学教师刘晖,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到二零零二年被当局软禁在家五个多月, 直到其被迫出逃、流离失所。当局派了六个人日日夜夜在刘晖家前、后门口轮番看守,不准其出门,不准其他任何人来访。甚至于在窗户外边又钉了一层铁防护栏杆,窗户无法打开。他们还要院内住户们都监视刘晖家里人的动静。邻居们上下都不敢交谈,唯以目示意。

刘晖还被610强迫单位停发她工资,并被时任户籍蔡某多次打电话到她丈夫工作单位,以开除工作等威胁、强迫她丈夫与她离婚。后来还被非法剥夺了户口、身份证。

2001年约12月份,张巧珍和女儿回老家看望90多岁的老母,在成都火车站,被街办、派出所等七~八人强逼着她们退票,并把她和女儿、儿子拉到派出所深夜才放回家。以后又派人监视。并扣压其身份证。2002年6月份,张巧珍回家照顾生病的母亲,街办李大全和派出所一警察追到她老家江苏常州,并经常电话骚扰她和她常州的亲人。

如,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下午四时左右,蒋东涛等人以所谓“好久没见到你了,来看望你”的名义,骗开成都市西北中学退休高级教师曾繁真家门,几个人冲进门就东翻西抄,抄走一台电脑和彩色打印机。在整个抄家过程中,都未出示证件。

身为行政人员、没有“执法权”的社区、街办610人员,在对辖区内公民实施强制行为时,却比所谓“执法人员”更加随意,无需任何手续、闯入公民家中、人员翻抄、抢劫私人财物亦不会给任何手续。

由于没有法律规律的依据,没有法律可遵循,街办等基层610人员在实施该类迫害时,没有任何约束或底线,都竞相表现着迫害的卖力、疯狂和歇斯底里。

五、非法拘留和酷刑

记录到的非法拘留案例(包括因开始的酷刑将人致残而未遂的对钟、周二人的非法拘留;但不包括迫害之初金牛区作为试点办洗脑班期间的集体非法拘留案例)共计142人次,共85人。

1、85人中,记录到在被非法拘留期间遭到酷刑迫害的有21人(更有很多人是否遭受酷刑及酷刑情况被掩盖、或无法得知、或未被记录,如,沈立之、张川生,等等,均未包括在内),约占25%。

注:这里所说的酷刑,特指警察为逼供、或看守所里面有目的、系统性的酷刑,不包括警察在绑架、搜家等所谓“执法”时经常出现的暴力殴打、辱骂、黑头套等情节,也不包括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里为逼迫放弃信仰而实施的更为长期、野蛮、系统的酷刑虐待。

各种酷刑使用的比例大致为:

名词解释:

各种毒打:包括拳打脚踢、用上鞋器专用工具毒打、等;

各种铐刑:包括吊铐、交叉铐、背铐、苏秦背剑,等;

“滴水观音”:严寒中用冷水从头上慢慢淋下;

龙抱柱:两脚戴上约三十斤重的脚镣,脚镣中间有三个拳头大的铁砣。同时将右手从左腿穿过去,再将两手(抱着腿)再铐在一起,站立时腰和腿成九十度,一直弯着。

酷刑演示:龙抱柱
酷刑演示:龙抱柱

在实际情况中,几种酷刑可能是同时实施的。

2、遭非法拘留的85人中,拘传(包括在被警察绑架之后七天内便被迫害致死的张川生和吴明忠,家属均未收到手续,只是按其操作模式暂且算作“拘传”)过程中被迫害致死的有6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至少7人,共13人,约占15 %(刘晖、刘瑛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多次)

警察“执法”过程中常见的部分违法手段:

黑头套  在绑架至洗脑班时尤为常见 
抢劫  司空见惯,如,2007年李智被绑架时被抢劫14万现金和大量私人财物 
暴力殴打、辱骂  除法轮功学员本人被打骂外,他人甚至孩子,亦可能受到伤害。如刘晖当时年仅4岁的小孩,几次被警察打得大哭 

以上统计,均不包括绑架、以及在派出所24到48小时的非法关押、所谓“留置”,而该过程多都伴有暴力、侮辱、威胁等情节。仅刘晖一人,仅2000年一年,就被非法“留置”近十次。

六、125人中,被非法劳教和构陷至少66人次

就是在这些惨烈酷刑基础上,金牛区当局将善良公民塞入监狱、和劳教所的至少66人次(采样到的125人中),使其遭受各种灭绝性迫害,从而形成最惨烈和邪恶的“肉体上消灭”的犯罪链条。

其中,非法劳教38人次

非法构陷入冤狱28人次(记录到的最长的非法刑期为9年)

28个非法判刑案例中,除部分有简单的刑讯情况记录外,大部分记录严重缺失,尤其早期的非法判刑案例,并显示出,当事人及家人连最起码的知情权都无法保障,甚至家人亦受威胁或株连;法律救济、对当局违法行为的投诉、控告等,就根本无从谈起。

有家属委托律师介入、有开庭等部分情况记录的有三个案例,显示的情况有:

1、当局包括程序在内的各方面严重违法

如2008年开庭的严小平案,当局所涉及的违法方面有:程序违法(至亲被拒旁听);审理不完整;事实严重不清和错误(时间、人物等基本要素都自相矛盾);所谓“侦查员”自侦自鉴;所谓“证据”前后不符,等等。

2、所有指控,犯罪构成四要素均缺少三要素(主观、客观、客体),换言之,“指控”均根本不能成立。公诉人更无法回答律师提出的“当事人利用了哪一个×教组织”、“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的实施”。强行冤判的判决书上根本不敢按法律要求引用律师辩护观点,而是以统一的空洞而含糊其辞的口号式语言强行下判。

七、125位受害人职业等部分情况

就采样到的资料中, 125人中,大学本科以上学历至少25人。(由于资料和信息严重不全,还有很多没有学历、职业方面的记录)

124人的职业大致情况为:

八、经济迫害

原金琴路小学优秀教师刘晖,十多年来一直被单位停发工资。刘晖被金牛区教委告知,是金牛区610不许他们给刘晖安排工作和发放工资的。2011年开始,刘晖依法向各相关部门申诉,得到众多民众的同情。2011年12月,刘晖在家中被金牛区国保绑架,并被构陷冤判。

作为江××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之一的“经济上截断”,主要的方式之一是非法开除公职,或非法停放/扣发工资。

十多年来,金牛区大量信仰真善忍的公民被非法开除公职、停放/扣发工资。仅某研究所两名职工七年来因扣发工资造成的经济损失达近两百万。

其它非法截断公民生活来源的方式还包括:

毁坏公司、侵占财物:对于私营企业主,610和国保甚至直接破坏和侵占。如,2002年,原优秀公务员朱均秀与丈夫经营的公司被金牛国保直接损毁,一夜之间造成经济损失上千万。而大量财物被金牛当局侵占。

抢劫:包括街办等基层610的随意抢劫,也包括警察以“执法”为名的抢劫,抢劫对象主要以电脑等数码产品为主,还包括打印机等办公物品和现金。

如:二零一一年六月,西安路派出所廖海等绑架修俐、邱燕后,非法搜走修俐给儿子准备结婚包红包的两千多元钱、还有数万元的存折,以及邱燕的存折,并拒绝退还给家属。

二零零三年八月,洞子口派出所警察闯入邱秀珍家中将其暴力绑架后,抢走家中现金两万余元,小孙子学习用的新计算机和给孩子上学准备学费的存折五千元、存折15000元、家人的存折三千元、电脑一台、除拖机、小型一体机、便携式复印机外等等,一直未予归还。

勒索、非法“罚款”:如,冯家群一次被绑架后被驷马桥蒋东涛强行勒索了几千元钱;很多被金牛洗脑班非法拘禁迫害的被强迫缴纳数以千计的费用。

以上都是直接的经济损失,间接的就更难以估量了。

迫害耗资还包括:增加的610及国保人员,以及基层雇佣的实施非法跟踪、监视人员;设备采购(如,国保为实施迫害添置的仪器、设备,等);洗脑班的建立、运转资金,以及对公民非法拘禁所耗费资金; 对迫害的专项拨款;等等,等等。

而为迫害买单的,又岂止是经济,法制的践踏、善恶的颠倒、人类生存最基本的规则的破坏……包括目前正在被不断揭示的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利益和罪恶链条。这场迫害的惨烈、其对中华民族和整个人类的伤害,是善良的人们根本无法想象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在这场迫害中,或因被利益蒙住双眼、或因不明真相,从而参与和推动这场对善良公民的血腥迫害的恶人,若不能及时悬崖勒马,弃恶从善,弥补自己所做的错事,最终都逃不过上天的惩罚,这种天惩可能表现为一场意外(如任长霞、),一场内部清洗(如薄熙来、周永康之流),更多的,则是表现为犯罪者暴病、自杀或绝症而亡,无论怎样的表现,最终的结果就是,那些本想想通过迫害善良而往上爬或获取一己私利的恶人,真正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的却是灾难。

在成都市金牛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中,除已被逮捕的张兵外,曾参与杀害教师徐芝莲的原抚琴派出所警察伍福民(音)遭报出车祸,所长王征力遭人捅伤,警察庹玉兰死于癌症。原西安路街办610成员向中东跳楼身亡。

现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大势已去,推动迫害的骨干急先锋已纷纷落网:不可一世的薄熙来、王立军已被判刑;无法无天的中央“610”办主任李东生已经入瓮;权倾一时的周永康将面临公审,积极推动活摘器官罪行的徐才厚已在狱中“结束了可耻的一生”,在四川积极追随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李春城也已被提起公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恶的真相也在逐步被揭示出来。也许,传说中的“最后的审判”正在到来。

金牛区“六一零”: 电话:028-87705679
现任主任:谢乐杰:(办)028-87705219
手机:13881913333 (宅)028-87668771
历任主任:秦大新、 李兴明
副主任 李 勇 (办028)87705681 ,手机:13668292609,(宅)87526973
副主任 张洪涛 (办)87705680 ,手机:13980782322,(宅)87529913
综合科科长颜兰芬 13540881966、办87705679
沈建峰
金牛国保大队:电话:028-86406297
(曾任)大队长:陈国华、陈建华、刘亚波
国保警察:
梁小兵(零九年调离金牛国保。调离之前是金牛国保610主要人员,并主要负责构陷法轮功学员的材料)
文彤
代勇
王平波(音) 手机:13982193266

曾参与过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部分金牛区法院人员:
金牛区法院刑庭:
王海林、王燎、徐敏、秦建春、凌思一、李玲、黄成刚 李雪

曾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部分金牛区检察院人员:
秦宗龙、邓中文

部分街办610人员:
抚琴街办:谢树龙
驷马桥街办:蒋东涛
西安路街办:向中东(已遭报自杀身亡)
原光荣小区街办:何元富(迫害祝霞致疯的主要责任人)

成都金牛公安分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交大路176号 邮编:610031
电话:028-86406210 、028-87635110
负责人:国保:王平波(音)电话:13982193266 、代勇(音)

金牛区副区长、金牛公安分局邪党委书记、局长:王峰
办28-86406201宅28-87316696 13808001955
分局邪党委副书记、政委:徐晖
分局邪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毛议
办28-86406205宅28-87545978手13086666830
分局邪党委委员、副局长:彭代康、黄兵、杨勇、宋文

成都市金牛区委书记:杨林兴 办87705998宅87672999移13981700276
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 兵 (负责政法、维稳、信访和610工作,综合治理工作,主持区委政法委)
区委副书记:胡 斌
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王 洁 办87705969宅87686548移13880687686
区委常委、区政府邪党组副书记:姚 凯
区委常委、区政府邪党组成员:戴延峰
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潘雪松
区委常委、区委办公室主任、区总工会主席:魏 柯
区委常委、区人武部政委:朱国新
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凤鸣
区委副书记 区政府邪党组书记:白国欣
金牛区历任政法委书记:
1、2003年初 申勇 兼任政法委书记
2、吴石泉:2006年6月18日---2011年12月 金牛区政法委书记、防邪领导小组组长,2011年12月调到成都市成华区任组织部长。
吴石泉,男,汉族,1965年11月生,四川南部人,199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8年7月参加工作,四川省委党校党建专业毕业,研究生。
3、张兵:2011年12月---至今 (已落马)

成都市金牛区检察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九里堤星科路3号 邮编 610031
电话: 028-87611300(举报电话) 87610326(值班室电话)
028-87620535、028-87621383、传真028-87620552
检察长:连小可
副检察长:朱昆(所谓负责维稳、防邪)、崔峰、秦宗龙
政治处主任:史斌
反贪污贿赂局局:长尹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