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修大法两年的变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两年多来,我妈的变化很大,身上所有的疾病全无了,脸色红润,皮肤变白,变得细嫩,人也胖了好多,好像年轻了好几岁。最主要是学会了“向内找”,凡事都想一想自己,有没有想到自己是个大法修炼人,有没有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包括自己的一思一念。

我的母亲一九六零年参加共产邪党,是一个有五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了,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儿,自我得法修炼起就不断的劝她三退,给她讲共产党的邪恶,可她就是不信,时常敷衍我。

我母亲患有多种疾病,有二十多年的心脏病,严重时每天发病二~三小时,有时更多,吃药也不管用,时好时坏。十几年的心脏病药及稀释血液的药吃下来,从没一天间断,每天按时吃药,可是身体却每况愈下。还患有卵巢癌、慢性肠炎,动不动就拉稀,吃黄连素跟吃饭似的一把一把的。气管及支气管炎,天气稍一变化就咳嗽不止。那时,我妈家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药物,中药,西药,以及保健药,我看着都能开药房了。

二零一二年,母亲七十九岁,她的心脏病发得更加厉害,甚至无法躺下睡觉,只能整夜和衣半躺着靠在床上。我告诉她大法的神奇,叫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却对我说:“念了,没用!”还说这是迷信,这些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带着她找了治心脏病的专家。可是心脏稍好一点,其它的毛病也接踵而至,拉肚子愈加厉害。还生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每天晚上到十一、二点钟时,就浑身发冷,冷得发抖,盖几条被子,还要持续一到两个小时,无奈之下住院了一个月,也没查出是什么毛病,回家照样发病。

有一天半夜发病时,我妈伸手去拿床边的毛巾,却触碰到一只毛绒绒的手!我爸起身去看,却什么也没有,我妈吓坏了。一大清早,就打电话给我,要住到我家。早上,我去接她,我妈脸色发青,皮肤发黄发暗,消瘦萎靡,原本一百多斤的体重,现在只有八十多斤。她对我说,自己可能活不过八十岁了。

母亲来到我家,七月份的天三十七、八度,她穿着长袖长裤,盖着棉花被子,还是觉得冷,那是从骨头里冷出来的,不能开空调,不能吹电风扇,因为心脏病的缘故,手抖的端一碗水,能泼出半碗。

她不敢一个人睡,晚上也要开着灯睡,我就打地铺,睡在她的房间陪她。母亲每天要做的事是吃药,然后上下按摩,敲击穴道,像做功课似的,早上一百晚上二百下的。我爸爸每天来给她艾灸穴位,说这样对身体有好处,每天从早到晚大量地喝水,甚至大半夜还得爬起来喝,强迫自己喝,因心脏病要稀释血液。饭菜只要隔夜了就不敢吃,就是这样,还每天拉肚子。

但毕竟是大法弟子的家,是有师父看护的,是有能量场存在的,所以她到我家后病情没有恶化。就这样到了八月份,一位同修到我家暂住,和她一见如故,对她讲了好多修大法祛病健身的故事,我妈听的很认真。我妈对同修说,自己的女儿改变了很多,从女儿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是啊!以前我多做一点事情就斤斤计较,经常和丈夫吵架,所以我妈不愿意来我家;而现在,不但不吵了,家务我也全包了,对人也和气了。以前吃的穿的都很讲究,现在剩菜剩饭我都吃,不挑食,也不浪费。母亲还说,住了几天觉得女儿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来修炼法轮功能使人变好。

几天后,也就是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天还未亮,我和同修在厅里炼功,我妈也起身跟着我们一起炼。就从这一天开始,母亲开始炼功、学法。白天我上班,她们就在家里,一个教一个学。一星期后,我妈开始双盘,第一天就咬牙忍了四十五分钟,她说她两腿双盘时,脚底心呼呼往外冒冷气,脚底心暴起一条青黑色的青筋,所以她无论怎么痛也会坚持。

就这样,母亲每晚发冷的怪病从此不再发作,只三个月她浑身的病痛全好了,手也不抖了。同年十二月,她扔掉了伴随了她几十年的药罐子,从此不再吃药了。她说她那天盘腿就坚持了一小时,而且还很轻松。我告诉她是她自己提高了心性,师父在鼓励她呢!

以前我常常对我妈说,你就算不信,也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做人,做个真正的好人。而她认为她很好,对人和气,不做坏事,别人有什么困难,会热心帮助的就是个好人。我无语,觉得和常人讲不清,境界不同。然而现在我妈学了大法,她对我说:“以前觉得自己不错呢,现在和修炼人一比,觉得差到天边了”。

看了揭露共产邪党的真相资料,她说:“我被骗了五十多年,太傻了。”她认认真真的看了《九评共产党》,明白了真相,真正从心里退出了邪党。

修炼半年后,我妈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关,整夜咳嗽不止,吐出的痰都是发黄、发黑的,还带着血丝。我爸吓坏了,逼着她吃药。当时我妈坚定一念:自己以前吃了那么多年的药,也没吃好,住院也没用 ,但是炼法轮功却炼好了,能够无病一身轻,现在再吃药,自己不是又变成常人了吗?大不了一死,半年前如不是炼了法轮功,说不定早就死了。我又把我妈接到我家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并且向内找。原来她杀生了,天井里有很多蚊子,她随手拿起杀虫剂喷了上去(以前还没有得法时经常这样)。她在师父法像前认错,一个星期后就恢复如初了。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病业表现的怎么重,我妈也每天坚持炼功,从她得法那天起从没有一天落下。就这样两年来,我妈过了几次较大的病业关,有一次她和我爸一样咳嗽,只几天就好了,而我爸爸打针,吃药,最后还住進了医院。我妈说这点苦不算什么,以前在医院做手术、化疗,比这苦多了,现在多好,身体舒服了,心也“不累了”,整天乐呵呵的。

我知道,在大法修炼的人中,这些奇迹不足为道。但这却是真真实实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我深刻地体会到,修炼其实不苦!修炼说难,其实并不难!我们只要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八十岁的老人也能轻松闯过来。师父的恩德我们无以为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