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我十几年的怪病消失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的神奇、美妙,说不完道不尽,现摘取几个片段与大家分享。

一 、折磨我十几年的“怪病”消失了

从小我就体弱多病,什么支气管炎、神经衰弱、偏头疼、失眠等多种疾病。一九八二年我做绝育手术后,发现我不能侧身睡觉,肚子里的肠子会挪位,向这边侧身,肠子就向这边跑,向那边侧身,肠子就向那边跑,经常是夜里肚子疼醒,再慢慢把肠子揉回来“归位”。上医院检查,没病。医生也没见过这样的病,自己痛苦,没办法治,自己只能仰面睡觉。就这样忍了十几年。

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都好了,肠子“归位”了,折磨我十几年的“怪病”不翼而飞。这也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管遇到多大的魔难,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二、向内找 胳膊酸胀瞬间消

二零零六年,有一段时间胳膊又酸又胀,放哪儿都不是地方。通过学法向内找,找对了一瞬间就好,特别轻松。过一段时间又是这样,再向内找,找对了,就又好了,这样反复了多次。直到零七年还是这样的,后来通过在大法中提高,我悟到:这种状态所以循环出现,是对我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的直接干扰,是我求来的。我曾因为去掉了很多的人心,觉的很好,难受是在提醒我向内找,是我在要它,它就总出现在我这儿。这不正是承认了旧势力在魔难中提高的安排了吗?

向内找是师父给我们的一个法宝,是大法弟子修炼应该做好的,不是胳膊酸胀提醒的。我胳膊的细胞也要同化法,不能让邪恶迫害,这不是师父安排的,我是不承认它。我要事事向内找,形成自动向内找的机制运用好师父给我的法宝。法理明白了,有了这一念,以后再没出现过胳膊酸胀的现象。这件事使我认识到修炼是最最严肃的,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仅仅表现在语言、行动上,更细微到一思一念上。

三、正念正行 崴脚半天就好

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约好晚上去农村发资料,贴不干胶。临出发前我把脚崴了,当时疼的我坐在地上,眼看着脚脖子就黑了,肿起来了。贴不干胶要求腿脚利索,一个晚上要去好多村庄,心想我是去做最正的事、去救人,任何邪恶都不配干扰我,我一定要去。决心一定,马上不疼了。那一夜贴了四百张不干胶,跑了二十多个村,也没觉的脚疼。到天亮回来,脚肿的鞋都脱不下来了。休息了一上午,到中午就全好了,真是太神奇了。要是一个常人,没有两个月三个月的好不了,弄不好骨头都裂了。

在零九年的一天,早上起床,准备发六点的正念。发现我的左腿没知觉,不听使唤了。我把腿扳过来盘上,发完六点正念,一条腿咯噔着去洗手间、又去做饭。吃过早饭,就开始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我想到师父讲的那个得脑血栓的人,也可能我这一生也有这一难,但是我修大法了,就不能瘫痪了,有这么一点症状,正念正行就能过去了。那天下午,应该去做《九评》,去还是不去?我问自己,如果不去谁高兴?邪灵高兴。去,一定要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这样,一条腿咯噔着去了。到晚上回来,腿却好了。因为我没有承认这一假相,正念正行,邪灵灭了。大法的超常在我身上再一次展现。

四、肚子疼,瞬间消

二零一零年的一天,轮到我照顾老人,就和他一起学法,老人八十六岁了,耳朵不太灵,有时法理不明白,我就多说几遍,老人就烦了,和我发脾气,数落我是魔性,不慈悲。我当时没有向内找,认为:我为你好,让你明白法理,这有什么错?你还和我发脾气,我一赌气,干别的活去了,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第二天早上,肚子疼把我疼醒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向内找也没找到,发正念,背师父善解的法,都不起作用。就是疼,肚皮都疼,不能挨,一挨肚皮疼,不挨里边疼,一直疼到上午十点多钟。我心里向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悟不到是怎么回事了,点化我一下吧。”马上一念打入我的脑子,“你动气了”。我一下子想起来,昨天和老人赌气了。这也不行,修炼是严肃的,动气就不够修炼人的标准。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错了。”表面上看是为老人好,实际上掩盖着自己 “强加别人的心”、“不让人说的心”,这几颗心一找出,“唰”一下子不疼了,轻松了,一秒钟不到,肚子好了。感谢师尊的点化,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修炼多么严肃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