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州市恶人恶警遭恶报事例

——嘉应赤祸(6)

更新: 2017年07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接上文

九、恶人恶警遭恶报事例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广东梅州市各地也有不少昧着良心或为了各种目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这些人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恶报。下面是不完全统计的梅州市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的实例。

1、唐尔富,男,原中共梅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综治委副主任兼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首任),梅州市“六一零”恶首。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中午因肝癌在梅州市人民医院医治无效死亡,死时六十六岁。

2、黄开龙,男,一九五一年九月生, 广东梅县雁洋人。一九九五年五月后,任中共梅县县委书记,二零零一年三月后,任中共梅州市委常委、梅县县委书记;二零零一年五月后,任中共梅州市委常委、梅江区委书记;二零零七年一月后,任梅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总工会主席。黄开龙在任邪党梅县县委书记、梅江区委书记期间,对法轮功学员迫害非常卖力。据传,二零零零年黄开龙亲自督促、指挥恶人绑架迫害大量梅县法轮功学员。临死前几年,黄开龙患了严重的糖尿病,到后来眼睛都几乎看不到了。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黄开龙因病医治无效,在广州中山医院死去,死时不足六十岁。

3、刘日知,男,一九五八年九月生,广东连平县人,一九九五年七月任中共邪党广州市芳村区委书记;一九九九年四月任广州市委常委、秘书长;二零零二年十月任中共梅州市委书记;二零一零年七月调任邪党广东省委副秘书长,现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刘日知在梅州任职期间,是梅州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比较严重的时期。为此,当地法轮功学员通过不同渠道用各种方式向其讲真相,但一心想着自己仕途的刘日知昧着良心听任梅州恶人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其任职期间,先后有钟昔岭、李美萍、谢汉柱、刘立平(汕尾人,在梅州被绑架、诬判)、郭雅芬、赵玉梅(河北法轮功学员,在梅州被绑架、诬判)、周金荣(河北法轮功学员,在梅州被绑架、诬判)、李春兴、曾庆霖、 李松芳、徐锋、汤朝瑜、朱贤生、丘春梅、林美玲、曾小莉、张小云、谢育军、陈胜辉、温春如、廖丽新等法轮功学员被诬判,其中谢汉柱、刘立平和郭雅芬、赵玉梅及徐锋、汤朝瑜更是先后分别被重判十二年和十一年及九年、八年半。刘日知作为一方首脑,难辞其咎。

天理昭昭,他也因此遭到了恶报。就在谢汉柱等被重判的二零零五年,梅州普遍大旱,并且发生了兴宁“八·七”矿难,刘日知的升官梦受到打击。之后,又传出其身患癌症(据说为肺癌,由钟南山主刀),其后,因身体原因,被安置到邪党广东省委任副秘书长。其妻子身体也很不好,曾住院开刀。

4、杜应新,男,原梅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队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以来,杜应新长期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很长时间常驻北京,拦截绑架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回到梅州后经常指挥恶警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指使其他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心狠手辣,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受其指使的恶警毒打。二零零七年,杜应新的恶行殃及其妻,因癌症不治死亡。

5、黄细博,男,一九六三年十月生,广东梅州丰顺县人,一九九三年八月任丰顺县公安局副局长、丰顺县公安局局长、邪党县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一九九七年四月后在梅州市公安局工作,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任梅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队长,二零零四年三月后任邪党梅州五华县县委常委、公安局党组书记、局长。黄细博是由丰顺县原公安局长田家才一手扶持起来的,因善于拍马,随着田担任市公安局长、副市长、市政法委书记等职,劣迹斑斑,整日无所事事,专门赌博,五华的赌博行业在他的管理下日兴月旺。丰顺、五华乃至梅州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这两个恶警决脱不了干系。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时任五华县委常委、公安局长的黄细博,驾车回老家丰顺县途中,撞车致死。年仅四十六岁。

6、吴鸿洛,男,梅州市丰顺县公安局副局长(或“六一零”办人员,待核实)。吴鸿洛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己任,凡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他都逼着写邪恶谎言,如果谁不写都被他非法批去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使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因此孩子没人带,老人没人护理,田地没人耕作,家里人老的老,小的小,还要遭受被罚去巨款,一罚就是一万多元人民币(在中国,这对一个农民家庭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被他批去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跟他讲过真相,他不但不听,还冷笑说,如果有报应那就叫报应他吧。

吴鸿洛害人终害己。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也是农历腊月二十三,吴鸿洛在深圳工作的儿子参加完朋友的婚礼,开车回深圳,车在半路忽然起火,车中的人被烧的都认不出来,吴鸿洛的儿子才二十多岁,年纪轻轻就这样被烧死了,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心疼。儿子出事后,吴鸿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头上布满白发,满脸愁容。本来多么美好的家庭,就因他一心相信邪党,追随邪党,一点不听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不相信善有善报是真理,遭了恶报祸及家人。

可是,吴鸿洛的恶报还不算完。他建造了很宽大的房子,而房子是他妹夫帮他建造的。房子建好了,他妹夫却得了一种怪病死了。吴鸿洛退休后,有一次与前同事陈什前往当地的济公庙进香,那里的和尚对吴鸿洛说:“你好事不会做,而坏事却做尽,你不会得到福报的。”令他狼狈不堪。吴鸿洛中年丧子、作恶累及亲人。如果他以前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不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哪有今天啊。

7、黄祖电,男,一九五一年五月生,广东梅州丰顺县人。历任公社公安员、民警、派出所副所长、所长、公安分局长、镇党委委员、副科级侦察员、督察办主任等职。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受邪党谎言毒害,认为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多次抓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查抄法轮功学员的家。二零零零年九月份,黄祖电带着一批爪牙风风火火地来到法轮功学员张优青家,在没有任何法律的依据之下强行抄家,翻箱倒柜的抄走一批大法书籍及师父法像,并谩骂张优青的妻子(同为法轮功学员)。后将张优青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新官上任三个月左右,黄祖电遭报应,突发暴病死亡。一月十五日下午,黄祖电前往城镇分局调查“110”报警工作,临下班前回到单位还未及歇息,又接报该局民警在抓“六合彩”赌博中被村民围困,即受命前往四十公里外的潘田镇解救民警。一月十六日一大早,黄祖电执行任务回来后,感到不适,下午照 常参加工作会。当晚,黄祖电突发急性心肌梗塞死亡,年仅五十岁。

8、曾昭勇,男,原梅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队长、队长,后曾任梅州市丰顺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曾昭勇几年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累累,已遭恶报,祸及家人,他的妻子已患鼻咽癌,经常去广州化疗。

9、涂福寿,男,蕉岭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二中队中队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涂福寿开始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九月以来,他白天到各乡镇接触特务人员收集掌握情况,晚上又加班整理材料。十月二十六日上班向国保大队领导汇报工作,准备下乡调查,突然昏倒,被送到蕉岭县人民医院,经检查确诊 为脑梗塞,病情不断恶化,经常便血。十一月六日转到梅州市医院住院治疗,确诊为直肠癌。

涂福寿病重住院期间,仍反复吩咐下属尽快上报迫害材料,安排民警监视某某对象的回乡动态。他做完手术后醒来,有一个人打他手机告密,仍躺在床上的他马上向上级部门密告。就在他死前一天下午,还对来看望他的大队领导移交经营多年的所谓“专案”线索和重点“对象”情况。到十一月 二十一日八时,涂福寿抢救无效死亡,年仅五十八岁,落得个可悲的下场。

10、李焕先,男,一九五零年三月生,广东梅州五华县人,先后当过五华县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长、副政治教导员、副局长兼县城分局局长。二零零二年三月始担任五华县政法委副书记、县公安局副局长、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负责政保。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参加梅州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邪党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召开的紧急会议,十二日上午在五华县召开会议传达并部署工作,下午四时返回单位后召集有关人员研究查控桥江、长布镇法轮功学员,至五时二十分,发现胸部恶闷,即掏出随身带的“救心丹”服下,当晚十时被五华县公安局110警车送入五华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十三日凌晨一时三分死亡,年仅五十三岁。

11、黄瑞章,女,年约五十多岁,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国保大队警 察,区公安局“六一零”成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黄瑞章积极追随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梅州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前后,在梅江区月梅拘留所的洗脑班中,黄瑞章是比较嚣张的一个恶人。

之后,她于二零零二年左右遭到恶报,患了肠癌,在梅州市人民医院做手术后,整日挽着个屎袋子上班,但仍不知悔改,虽有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方式向她讲明真相,她仍一意孤行,继续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连公安内部的人都说:“各部门都不要的人渣,就塞到六一零”!

12、李阳生,男,一九四七年三月生,自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开始在蕉岭县公安局工作,历任蕉岭县公安局政二股侦察员、副股长、正股级侦察员,国内安全保卫大队二中队正股级侦察员。

二零零六年六月以来,蕉岭县法轮功学员加大了讲真相、发资料的力度。蕉岭县公安局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成立了“40102”专案组,全力开展迫害工作。从七月份开始国保大队实行二十四小时全程跟踪。即将退休的李阳生主动请求参加此次行动,并极其卖 力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迫害,一有情况,立即向国保大队领导报告,花了几个月时间,提供了各类信息二十五条,积极为蕉岭县公安局制定“40102”迫害方案出力。从十月二十日开始,国保大队安排李阳生每天早晨在蕉城镇东峰路一带跟踪监控法轮功学员。李阳生每天从五时三十开始到岗到位,一直工作到上午十时才返回。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早上,李阳生跟踪法轮功学员到东峰路外贸酒家侧时,突然摔倒,头部重重地撞在地上,不省人事,后送蕉岭县人民医院抢救。经CT诊断为左颞脑挫伤并硬膜下血肿,处于深度昏迷。上午十一时转送梅州市人民医院抢救。十月二十五日凌晨,李阳生抢救无效死去。

(注: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蕉岭县法轮功学员徐锋、汤朝瑜等与蕉岭三圳镇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蕉岭“六一零”恶人和国保特务绑架抄家。后徐锋、汤朝瑜分别被重判九年和八年半。)

13、马琼英,女,年约四十五岁,二零零六年前任广东省梅州市蕉岭县法院法庭庭长期间,先后于二零零五年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吴世忠四年冤狱,二零零六年判曾庆霖三年冤狱。二零零六年前后,马琼英被提为蕉岭县法院副院长,欺骗毒害民众,对蕉岭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写信或打电话劝善,无效。二零一零年端午节前,马琼英检查出患乳腺癌,在梅州市医院做手术。

14、李厚根,男,一九五五年八月生,籍贯梅州市梅江区,梅江区公安分局东郊派出所所长(副科级)。其人正邪不分,紧跟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在众人面前高声大叫:“对镇压法轮功决不心慈手软”,曾在一次会上疯狂叫嚣:“要让炼法轮功的人,做生意的倾家荡产,上班的要失业,农民没地种,要让他们没法生存”等等 相当邪恶的话。有一次,他强行召集法轮功学员开会,极尽诬蔑大法之能事,一位女法轮功学员相当勇敢,马上站起来喊:“法轮大法好!”李厚根当场把该学员打得头破血流,半边脸都是血肉模糊,送医院缝了好多针。李厚根多次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几人经他手送洗脑班迫害,多人被送劳教、劳改,使很多法轮功学员家庭受到严重伤害,生活困难。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晚上十一点多,李厚根驾驶车号为粤M30991的小车从梅县城东镇返回梅州城区,行至城东镇 谢田地段会车时,受对方车辆灯光影响,未及时发现正停在同方向路边维修的大货车,因刹车不及而追尾,车辆严重损坏,李厚根头部及胸部严重受伤,送至梅县区人民医院,抢救至三日中午十二点多死亡,年仅47岁。

此前梅州一法轮功学员从黑窝回来后,对李厚根讲真相,被其无理关押。几天之后,李厚根即遭恶报身亡。

15、钟杏昌,男,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东山派出所民警。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以来,他参加了梅江区公安分局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东山派出所内非法提审谢添荪 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钟杏昌与其他恶警连续非法审问谢添荪等九天,不让谢添荪睡觉和洗澡,钟杏昌当记录员记录。十一月十七日中午,钟杏昌在派出所吃完快餐后,又继续非法审问法轮功学员,猝死在派出所,死时年仅四十岁。家有九十七岁的老祖母和一个十四岁正在读书的儿子。死后,其母与其妻争抚恤金,搞得沸沸扬扬。

16、温国元,男,年约五十多岁,原广东梅州市月梅拘留 所所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以来,温国元一直紧跟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之后的两三年里,月梅拘留所先后非法关押法轮功 学员六十多人。有一段时期,温国元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十三~十四小时,对拒绝干奴工并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就整天吊铐在牢房的过道铁栏上。他还指 使其他恶警拳打脚踢和竹竿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法轮功学员精神、身体上遭受很大的摧残。温国元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祸及家人,其女儿得脑血管破裂,妻子二零零七年得肺癌死亡。

17、黎小伟,男,梅州市平远县公安局大柘派出所所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以来,黎小伟一直盲从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在乡镇派出所期间,积极组织恶人恶警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黎小伟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而被提级升官。二零零八年,黎小伟遭恶报成植物人,吃、喝、拉都在床上,累及家人。

18、钟明礼,原是梅县松源镇派出所所长,在任职期间专干迫害法轮功学员之事。因劣迹斑斑,专门赌博,二零零七年被降职为警员。

19、陈仕权,男,原广东梅州市梅江区江南办事处邪党书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来,陈仕权紧跟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将临时,陈仕权和江南派出所恶警绑架多位法轮功学员到月梅拘留所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之前,陈仕权又强行把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叫到江南办事处关押三至四天,强迫十位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陈仕权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得肺癌死亡。

20、肖尚基,男,原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城北镇黄留村中共邪党书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和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大法时,肖尚基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上级恶告说黄留村是“重灾区”,还配合邪党安排人监视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导致该村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肖尚基发现身体不适后,到梅州市人民医院和广州某医院检查治疗,证实是得了脑瘤。后于二零零二年遭现世现报,不治身亡,死时才五十多岁。

21、梅县扶大镇三葵村中共干部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下面是广东省梅州市梅县扶大镇(现已改称“梅县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三葵村及挂点干部遭恶报的事例。

(1)黄振忠:梅县扶大镇三葵村中共头目兼村委会主任,遭报得重病、被判刑。

此人在该村做了二十多年的村官。从一九九九年起,一直跟随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和三葵村法轮功学员,带着梅县“六一零”(中共专司迫害法轮功的 非法组织)、公安和扶大镇干部林标强(约二零零五年调离)、扶大派出所所长何学饶(约二零零四年调离),伙同负责治安保卫的村“治保”干部庄新林(已于二零零八年遭恶报病死)等人多次绑架三葵村法轮功学员。在他任内,全村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有二人被非法劳教两次),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关押到洗脑班迫害,有七人被迫流离失所,共计约六十人次被绑架、抄家,给全村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大约二零零三年期间,黄振忠的大女儿无故从二楼摔下来跌伤。这也是老天爷对他的一个警示吧。后来,有法轮功学员跟他讲过大法真相,他也相信大法好,但不相信天灭中共,仍利用共党头目身份,卖力的拉人给中共陪葬,还把村集体的钱拿出很多来做共党组织经费,旅游享受等等,从中捞取钱财,给村里的中共党徒很多好处。

由于黄振忠作恶太多,恶报再次降临到他的头上。二零一零年的村主任选举中,黄振忠落选了,家中有两个精神病人(他妻子和大女儿),他自己也患有严重的高血压、糖尿病。二零一二年春,黄振忠被发现贪污公款几百万元,经查实,被判刑十年。因家中多人有重病,获准保外就医。跟着他一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也同样遭到恶报,在经济问题上受到牵连、查处。

(2)庄新林:男,原梅州市梅县扶大镇三葵村治保主任。遭恶报死于肝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庄新林积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多位法轮功学员遭劳教、洗脑、关押等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一直被迫在外流离失所的张小云回到家,就被庄新林发现上报。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下午四时,梅州市和梅县国保大队、扶大派出所多人非法围住张小云家,在张小云已离开的情况下又非法抄家,恶警恶人在一无所获下灰溜溜走了。之后,张小云被绑架、非法判刑。

出于慈悲劝善的目的,多位法轮功学员曾经多次对庄新林讲真相,说迫害法轮功学员会遭恶报,他就是不听不信,还说法轮功学员恐吓他,就是不知悔改,仍然继续行恶。二零零七年底,庄新林觉得身体不舒服,经梅州市人民医院检查确认为肝癌。花去十多万元病情还是没有好转,到最后庄新林已不能行动。法轮功学员再和他讲真相,他才知道是遭报应了,才对与他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说以前不该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但为时已晚,于二零零九年病死。

(3)曾繁昌:梅县扶大镇三葵村“治保”干部,锒铛入狱。

庄新林病死后,曾繁昌接任,继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监控,打探法轮功学员的下落,参与迫害,直接导致法轮功学员张小云被非法判刑四年。法轮功学员以慈悲为怀,也跟他讲 过真相,他表面上也接受大法好,可是暗地里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遭到恶报。在村干部黄振忠因三葵村经济问题受查处时,曾繁昌也受到查处,查实贪污分赃 一百多万元,被判刑六年,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份锒铛入狱。

(4)黄世雄:梅县扶大镇政府下乡长期蹲点联系三葵村的镇干部,锒铛入狱。

此人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寄给他真相资料,他不信、不看,还交给“六一零”。在村干部黄振忠因三葵村经济问题受查处时,黄世雄也受到查处,查实贪污分赃三葵村征地款五十万元,被判刑五年半,锒铛入狱。

22、陈恒胜,男,广东梅县扶大镇三葵村四队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陈恒胜一直辱骂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积极配合邪党监控、恶告法轮功学员,使多位法轮功学员遭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对他讲真相,但他不相信,拒绝听真相。还经常把真相资料交到派出所。二零零六年,陈恒胜遭恶报,患了食道癌。检查出病因后,七十多岁的陈恒胜三个月后就病死。临死前,陈恒胜才知道遭报应了,对二媳妇说他做了不该做的事,对不住大法师父和法轮功学员。

23、林欣锦,男,年约五十多岁,梅州市梅县程江镇扶外村长圹林屋人,梅县公安局程江派出所司机。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来,林欣锦一直跟随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恶告法轮功学员,大骂师父、大法,受邪恶指使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至二零零五年间,林欣锦遭了恶报,突然患了不知什么病,一年要滤几次血,后来越来越频繁滤血,到后 来三四天要滤一次血。经过法轮功学员对他多次耐心地讲真相,才开始明白真相,知道自己做了破坏大法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犯下了滔天大罪。

24、梅州监狱恶人恶报部份案例

恶警何警长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后,精神恍惚,焦躁不安,被其他劳改犯称为“精神何”。有次问一位受害的法轮功学员:你们会发正念吗?我某日差点出车祸怎么还未遭报应?那位法轮功学员告诉他:遭恶报迟早的事。这个恶警长期受失眠的折磨,最后自己不敢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主动要求调离本监狱的医院监区。其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知道跟邪党干这件缺德事,一有风吹草动,自己升官发财的希望不但落空,而且职位比他高的人是要弃车保帅的,拿他当替罪羊的,所以心理压力承受不了,纷纷要求调离到其他监区,不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事。

二零零七年,监狱长杨某,因经济贪污问题被撤职判刑。

夹控犯人许铭益、黄泽通、刘会海、谢振国等连遭恶报。有的重病住入监狱医院;有的肛门长期流血不止,动了几次手术仍不好转,甚至有的脱肛恶化;有的腰椎突然不能伸直,成了驼背人;有的在吃饭过程,喉管突然出现血泡,不能呼吸,差点被活活憋死;有的身体莫名其妙出现了肿瘤,肿瘤越长越大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各种报应,五花八门。

25、李丽珍、杨英芳、熊会文等“犹大”。据了解,梅州市洗脑班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解体后,为虎作伥的“犹大”通通遭恶报。李丽珍患骨癌,腰部不能动了;杨英芳得了子宫癌,卧床不起;熊会文严重低血糖,走路都困难。洗脑班其他不法之徒都有不同程度的恶报在身。

26、广东梅县恶人恶警遭恶报 醒悟尚不迟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梅州市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残酷的迫害,而梅县又是梅州地区迫害法轮功比较严重的县之一。其中,扶大镇(现为梅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一部份)和梅县公安局、扶大派出所恶人恶警死心塌地紧跟江××邪恶集团参与迫害。十多年来,许多昧着良心参与迫害的恶人纷纷遭恶报,明慧网对此已有过相关的报道。下面是知情人提供的新近了解到的梅县恶人恶警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事例。

(1)“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原扶大镇林业站长丘坚。

丘坚,男,原梅县扶大镇林业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他紧跟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非常卖力,对该镇法轮功学员反复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及劳教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大约二零零一年或二零零二年期间,在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过程中,去了二十多人,但大部份人都不是真心想参与迫害,只是迫于压力不得不去,只有丘坚死 心塌地相信邪党迫害大法是对的,非常积极搜法轮功学员的家,把学员非常巧妙藏好的大法书都搜出来了,还洋洋得意的对法轮功学员说:“只有我最聪明,才能想到,搜出大法书。”

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由于丘坚主动参与迫害大法,无知中对大法犯罪,不知悔改,遭了恶报。丘坚在调往梅县南口镇林业站上班后,大约在二零零五年某天值夜班时,猝死在值班室,年仅四十岁左右。

(2)原扶大镇武装部长钟造发落选、病痛缠身

钟造发,男,梅县南口人,年约五十多岁,原梅县扶大镇邪党武装部部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紧跟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非常卖力,对该镇法轮功学员反复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及劳教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钟造发积极参与非法查抄法轮功学员的家,霸占法轮功学员的财物大约七千元以上。当时由于他积极配合实施中共恶党的迫害政策,被邪党内部内定拟提拔为副镇长。但中共恶党为了欺骗群众,让镇上一名普通工作人员参与陪选,搞假选举,没想到在镇里和村干部的串联下,钟造发落选了,反而选了别人做副镇长,成了扶大镇村民的大笑话,可见钟造发多不受欢迎。其实,明白人都知道这是他迫害修炼人遭的报应。

如今,钟造发病痛缠身,到广州治疗了两次,五十多岁就无法工作,不得不申请病退。这还不算,他的儿子还吸上了白粉,等于一个家都毁了。这真是“造孽”了。

(3)至亲死去方醒悟的原扶大派出所所长何学饶。

何学饶,男,原梅县公安局扶大派出所所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紧跟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非常卖力,对该镇法轮功学员反复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及劳教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他作恶,遭了恶报,使至亲的妻子和父亲相继病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四年期间,何学饶的妻子得了重病,后死去,死时才三十多岁。期间,何学饶的父亲也得病死去。面对几年间两个至亲相继病死,何学饶害怕了,总算有所醒悟,找到平时跟他讲过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问自己是否遭了恶报。法轮功学员跟他讲明真相后,他调离了扶大派出所,不敢担任此职位了。

(4)醒悟得并不迟的原扶大镇副镇长林标强。

林标强,男,原梅县扶大镇副镇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三年任该镇副镇长期间,积极配合“六一零”参与迫害大法,对该镇法轮功学员反复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及劳教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后其人被调到梅县最偏远的松源镇,生活条件差,半年难得回家一次,叫苦不迭。有法轮功学员跟他讲真相后,林标强有所醒悟,不再参与迫害。后调回离家较近的地方上班,也算对他有所醒悟的一点善报吧。

(5)赎罪建禄尚不迟的原梅县公安局警察李建禄。

李建禄,男,原梅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头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配合实施中共恶党的迫害政策,亲自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没收学员财物。

面对李建禄的恶行,有法轮功学员跟他讲真相,对他说:“这样做会遭恶报的。”李说:“以后不要再说我遭报了,我已遭过两次很严重的报了,脸上还有伤呢!”李建禄体会到了参与迫害修大法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确实会遭报应,便调离了该职位。希望李建禄能彻底醒悟,想法为自己赎回罪过,建立自己的功禄!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