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更新: 2017年08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我和丈夫、嫂子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弟子。但是从迫害发生后,就与同修失去联系,所以一直没有走出去证实法,只是断断续续在家里炼炼功,有时也看一看《转法轮》和迫害前师父的一些经文。我们知道大法好,不愿放弃。至于外面大法弟子在干什么、做什么却根本不知道。

二零一一年,嫂子上市里无意中联系上了同修,回来后跟我说了此事,当时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真有一种孩子找到家的感觉,从今以后不再感到孤单了。

二零一一年五月,我和丈夫、嫂子一起来到市里A同修家,同修热情的接待了我们,给我们讲了一些当前的正法形势,鼓励我们好好修炼跟上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并提供给我们周刊和真相资料以及师父近几年的各地讲法经文,从这时起我才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真正的开始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实修自己,跟师父回家。下面我就把修炼中的点滴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

那一刻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刚开始给世人讲真相时,我由于怕心重不敢讲,后来慢慢的开始给身边的熟人讲,时间长了也敢给生人讲了.记得有一次我上弟弟家店里买东西,看到屋里有个女的我就给她讲真相,她很认同,说话间又進来一个男的听到我讲的话说:“你是法轮功。”我说:“是。”他说:“共产党给你开工资你还反党。”我说:“你说错了,共产党没有给我开工资,共产党一没企业、二没公司,它哪来的钱给我开工资。我是纳税人,我拿的钱是自己劳动所得。”他听后不吱声了。紧接着我给他讲了共产党如何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他感到很震惊。我又给他讲了贵州藏字石,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我问他:“你入过什么没有?”他说:“入过团员、少先队。”我说:“你只要从心里一想退出它的组织就行,三尺头上有神灵,你退出它的组织抹去兽印神佛就会保护你了,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听后高兴的举起双手喊道“我退出了”。那一刻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知道一个生命得救了。

正念一出 警察没来

由于我地区同修比较少,又都没有什么联系,所以在我地区几乎很少看见真相资料,我很着急就和同修商量上楼里发真相资料救人。我们从外地同修那里取回一些小册子、真相粘贴、破网软件、《九评》、神韵光盘、条幅等还和丈夫及一对老年同修一起分别在楼道里写一些真相短语救度世人。

有一次,我和丈夫贴不干胶真相时,被一个没有着装的警察撞见,我当时没有害怕,沉着冷静的把不干胶粘好,然后和丈夫离开。当时没有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利用警察干扰大法弟子救众生,结果事隔一天警察找上门来。当天我和丈夫上市里办事没在家,其他同修正在我家学法(我家是学法点)。警察敲门喊丈夫的名字,同修没有开门,在里面发正念解体邪恶。一会儿警察就走了。我回家后,当警察的侄子告诉我说:“今天没找到过几天还来。”我和丈夫没害怕,当时就发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如果你们来就是为了听真相,不听真相你们也别来。”由于我们正念否定迫害,师父就帮我们化解了一切,警察再也没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