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血液病患者康复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我的小侄女一向活泼好动,能歌善舞,是学校的文体骨干。但是,在二零一二年年初孩子出现上楼气喘,在班上经常趴在课桌上,脸色发黄,眼圈发黑如熊猫,尿色如酱油,如同折了翅膀的小燕子,再也飞不起来了。从此像熊猫一样,成了家里重点保护对象,不能跑不能跳,累了就休息,考试也免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在省城的权威儿童医院,侄女被确诊世界罕见的血液病——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伴血小板减少-EVANS综合症,是不治的癌症。

最初,孩子的血小板降到9*109/L时,发热不退,皮肤出血点,不得不住院。医生下了病危通知,等好几天才输上洗涤红细胞,大剂量甲强龙治疗,出现病毒感染,细菌感染的副作用再抗病毒,抗菌素治疗,半个多月才升到88*109/L(正常130*109/L以上),小脸如满月,肚子大了,汗毛重了,漂亮的小姑娘消失了。医生说要激素长期维持治疗,疗效也不肯定。激素的副作用:糖尿病、骨质疏松、骨折……更是糟心啊,孩子再大点,怎么面对社会啊。

姐姐对医院失望了,让孩子提前出院。为了不让孩子终身服用激素,姐姐开始省吃俭用,四处求医问药,先后在京城四家中医院,省城中医院口服中药,三百元多一盒的西药也吃,广告的藏药也试。姐夫托朋友到处咨询北京协和医院,天津血研所,可基本没有什么令人振奋的消息。大夏天的孩子也得吃几十味中药混合的汤药,吃的周身皮疹,瘙痒不止,不得不停药,开始治疗药疹,这么小的孩子遭这样的罪真让人心疼。

为了效果好,每二周去趟北京看中医,孩子大人来回八百多元车费,近二年多时间花费近六-七万。钱是小事,可关键是什么时候是头啊!我妈妈从小把孩子带大,七十多岁了,一向坚强的她,更是常常私下落泪。

修炼的角度我也更体会常人的命运多舛。孩子也有佛性,自己说,嗨,我哪辈子没干好事吧。我告诉她,你能改变命运,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有治疗的副作用,效果好,如果你真信,你一定诚心念。

但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侄女感冒后,颜面皮肤出现出血点、头晕、黄疸,医院检查发现血小板再度降为3*109/L,反复验证结果,确诊后要立即住院。北京的中医生也害怕了,督促赶紧住院,不要再看中医了。姐姐想想医院的服务态度,高额费用……打电话告诉我时声音都哽咽了。

我知道她心里的苦,本来对京城这样一家中医还比较信任,虽然血小板从未上过40*109/L,能维持低水平也满足了,但没想到一场感冒,血小板如此不堪一击。那个老中医也放弃了,姐姐也近乎绝望。姐姐说我不想让孩子遭罪,住院就还是激素,甚至是免疫抑制剂,上次住院半个月也没正常。花钱遭罪,孩子太小了!

怎么办?姐姐问我,我是修炼人,但也懂医学,知道这个病反复是早早晚晚的事,终身离不开医院。我和她说:那你想好了,真信大法好!就回家看神韵晚会。绝望的姐姐毅然签字:拒绝住院,后果自负。

孩子的父亲曾经干扰孩子看神韵晚会光盘,所以孩子从没好好看过。这回孩子的爸爸封闭式开会,正好不在家,姐姐和孩子二天一起看了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二年新年晚会,看進去了,觉的真好。

不知不觉的,姐姐发现孩子身上的出血点越来越淡,有的已经消失了,同一家医院再检测血小板竟达45*109/L,看病的大夫都不相信!

姐姐抑制不住兴奋的发短信给我:太神奇了,吃中药以来,从来都没超过40*109/L。我想:她们明真相,平时善待大法,真信大法得福报了!证明大法是科学,而且是更高的科学,只不过现有的科学不愿意承认,很多方面又没法证实而已。佛家讲信在先,见在后。现在我们全家都信了,神韵的至善至纯至美的正的能量,真的是神在唤醒人的良知善念,帮助好人祛病消业啊。

过年回家,孩子她爸爸又值班,真是天意,我们全家又欣赏了二零一三年和二零一四年神韵晚会。我抓紧教姐姐及侄女学法,炼功,出去发真相资料贴传单,都是她们自愿的,我知道修佛不能强求。孩子像没事人似的过了个大年。

年初四我已经返工上班,听姐姐说孩子晚饭没吃,白天还好好的,晚上洗脚时又发现孩子脚上、腿上,脸上都是出血点,比以前任何时候都严重,第二天下身开始大出血,都是黑色血块,淡红色血水,小女生还没来过月经呢!最后孩子已经无力起床。我坚信是师父帮助孩子清理身体,好象旧病复发,是好事。但我不能确定姐姐是否真信,我问姐姐,姐姐说,我四处问药,做母亲的,我已经尽力了。大法师父无所不能,只有靠慈悲伟大的师父了!就这坚定的一念,我身在外地,体会到她信师信法的坚定。

我开始打电话给家人,鼓励督促姐姐天天给孩子听法,听大法音乐。每天姐姐炼功一次;全家都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孩子也很坚强,最严重时说:自己挺不过去了。我说那你就放弃自己的生命了?信师父,咱就没事,不信师,你就去吧。孩子想想说:我忍了!甚至和“病业债主”们说,你们快离开我,你们谁也没有我师父厉害。我告诉她,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不承认它。孩子就听我的,让吃啥吃啥,不想吃也硬吃,虽然大出血,但精神状态不错,跟正常人一样。几天来共用了四十多大块卫生巾,直到初七半夜,姐姐发现她下身流血一点都没有了!本以为没事了,第二天早晨,又开始出现严重胃痛,痛的孩子只能坐着。偶尔呕吐一口黑东西,我心里也嘀咕:胃出血?但大便是黄色的,我断定是假相,绝不能动摇!我妈妈害怕了要去医院,我依然鼓励姐姐继续听法,鼓励孩子吃东西,她就吃苹果、面条。姐姐继续每天炼功一遍。孩子胃痛一天后逐渐消失了。

第三天晚上,爸爸发现孩子发热,测体温39°C,妈妈有点坐不住,哎呀,吃点退热药吧。姐姐依然没用任何药物。转天早上体温36°C,而且孩子能下地了。到了正月十五,孩子乐呵呵的吃起了汤圆。

我们全家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最近侄女血液检查完全正常,人也胖了,个子有她妈妈高了!衷心感谢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