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修大法 走出阴霾获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二零一二年九月开始修炼的新学员,现在把自己修炼中提高心性的点滴写出来,证实大法。

丈夫在我们结婚刚三个多月就去世了。那时觉得命运真的在拿我开玩笑,因妈妈刚刚去世一百多天就又失去了丈夫,再加上我自己还有慢性肝炎,又被丈夫身上的东西附体,那段时间自己真的像个活死人,每天吃药,如行尸走肉一般,家人看着我痛苦他们也心痛,可是谁都不敢说,怕我承受不住,那时我基本自闭,怕见人,有时在想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冥冥中觉得这不是自己应该有的生活。

每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就在我的精神和肉体几乎快承受不住时,“偶然”间在一家店里听到了大法真相。这位法轮功学员说原来她性格也不好就看了一本书改变了她,等等。因自己悟性不好,还从心里排斥她讲真相,被谎言充斥着,不相信,现在想想真是脸红、愧对师父。

当这位学员把宝书《转法轮》借给我,还说必须一下看完,我却很听话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拜读了一遍。当读完第三讲师父就给我拿掉了附体,当时眼前一下清亮了,心里那个亮堂,心想,这书太神了,我就接着看,一天看了七讲,好像自己并没看懂,没有像同修说的师父给调整身体的强烈反应。

第二天去店里接着拔罐,可是那罐在我身上感觉不像之前那样牢固,总觉得要掉下来,结果真掉下来一个罐,我以为这是没弄好。第三天又拔技术非常熟练的大姐不知怎么搞的把拔罐用的酒精棉给烧着了,自己悟性差也没悟到是师父点化不要拔了。接着吃药就恶心,同修说恶心就别吃了,这样刚刚看书不到一个星期我就不再吃药和做身体的辅助治疗了,身体特别轻松,多晚睡觉都没关系(原来乙肝不能熬夜),也不再失眠了,神清气爽。到现在两年多了一粒药没吃,每天都沉浸在师父的大法中,要是聊天或玩手机都觉得太不应该了浪费了那么宝贵的时间,有时间就学法,同修说精進的同修一天学三讲,我想我也要精進,一天有时学三讲还要学师父各地法会讲法,真是如饥似渴的学,每天都感觉那么幸福充实。

得大法后自己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不安了,以前所经历的痛苦都好像跑的无影无踪,心里除了师父和大法,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杂念,内心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

去利益之心

丈夫死后关系到家里财产分割的问题,因刚刚结婚,婆家人就想让我什么都不拿就离开,他们就暗暗做手脚,那时我还没修大法,丈夫刚死七天就因为这事和他家吵得一塌糊涂,因自己脾气不好更是不让她们,最后达成协议房子归婆婆,单位的钱给我,就这样我离开了他家。

因为我们不在一个县城,我回家后心里就不平衡,在利益心的驱使下总觉得这样我太亏了,就想走法律程序。家人一再阻止也就不想了,可是心里总是惦记着。但这时已经得法了,因单位钱下不来这事就拖着。

我来到外地打工,他姐姐老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家去公证处公证之前的约定,她怕房子占了不好说,我就来气了。那会儿我比常人还常人,完全忘记自己是修炼人,本来我心里不平衡呢还催!我就说:“你着急你起诉吧!”自己说完也后悔了,可是话已出口,没想到她真起诉了,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法院的电话,那一刻我的心低落到低谷。面对吧,自己想反正房本是丈夫的,我有一半的继承权。可是法院判决书下来后,房子归婆婆,我这心里就承受不住了,心想这法院太黑了(在他家的当地法院)!我就想上诉,家人也想让我上诉,就是花掉我的钱也不让你们好过,这时又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

那几天,我真的被利益心带动的什么都干不下去,就为了一口气,觉得太没面子了,自己因为这事来回跑花了一万多不说,现在房子也没了,该拿的钱也没拿到,心里那个苦啊,上诉吧怕维持原判现在官官相护,不上诉吧心里那个不平衡。

就在这期间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清晰的梦:梦见一幅漂亮的书法字,署名是我的名字,我想这不是我写的,不属于我的,怎么是我的名字呢?醒来后我想是不是师父看弟子不悟点化弟子不要上诉,和姐姐同修说起,她也做了一个梦大概我们感觉都是师父点化,我问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吗?我坚定的回答我是,师父让我们放下可是我却死死抓着不放让师父痛心,师父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

当再次打开《转法轮》时师父的一段法映入眼帘“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2]感觉这不是在说自己吗?心里一下子就没有那种不平衡的苦了,放弃了上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