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公安局院子里清除诬蔑条幅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的一天上午九点钟,我们小组开始学法,大约九点半左右,有一位同修来了,進门他就说,刚才开车路过市委大楼,看到门口有诬蔑大法的邪恶条幅,很大的条幅。我说:“先学法。”

学完一讲法之后,我对那位同修说:“麻烦你开车带我看看,其它地方还有没有。”转了一圈,还真发现了八个地方挂出了这样的邪恶条幅。我记录下来这些条幅所在的位置后,马上召集各片同修开紧急会议,商量怎样在最快时间内,清除毒害众生的邪恶条幅。

我说:“现在咱们区发现了八处诬蔑大法、毒害众生的邪恶条幅,分布在市委大楼、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农发行、电信局、地税局、政府对面广场和路边几处,基本都是在大门口。只有公安局一处的大横幅在院子的里面,有些难度,但是也得清理,今晚就行动。现在开始自己选择去哪个地方清理,两人一组。第一个最难清理的是公安局,谁去?”没有声音。我说:“这个我去。”我问另一位女同修Y敢不敢与我一起去,她毫不犹豫的说“敢!”“好,那就咱俩一组。”

接下来就是法院,我说:“这个谁去?”两位年长的同修笑着说:“这个我俩去。”接下来,同修们都积极主动的选择了自己要去清理的目标。对同修们的支持和配合我非常感动。

我们决定晚上八点发完正念统一行动。让我难忘的是那两位年长的同修在大家统一行动时,决定先帮助我俩发正念,然后再去清理他们的目标,他们觉得去公安局院子里清理条幅较危险。他们就找一个拐角处,一直注视着我们要清理的那个邪恶条幅发正念,可是他们发现眨眼间条幅就不见了,却一直没有见到我们的身影。

我们是从侧前方一排矮树墙中间的一个小路進去的。这个邪恶条幅就在办公室窗子的正前方,大约距离十米多远处的一排栅栏上,栅栏大约有一米高。要想剪掉它有点像虎口拔牙,因为它就在办公室的窗前,很容易被各个办公室的人发现。当时公安局院子里停了不少轿车和警车,很多办公室的灯都亮着。也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人在走动,看到他们在说话。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就是清除它,直奔目标,不到半分钟就把它剪下来了。

从進去剪掉条幅装在袋子里再走出来,没有超过一分钟。当我们见到那两位老年同修时,他们很吃惊,怎么这么快呀!我心里想,是师父加持,当然是神速了。我们和两位老年同修一起去清理了法院门前的条幅。

接下来,我和Y同修又察看一圈,除了电信局的那个邪恶条幅挂的较高够不到,其余的差不多都被同修们清理干净了。只有地税局的,剪掉了一侧,那一侧还挂在上面,(后来知道是同修在剪掉一半时,发现有人过来,同修就走开了),我们把它彻底清理了。

以后二十几天内,各个大局、大公司又陆陆续续挂出来许多邪恶条幅。邪党党校、广电局、水利局、农行、职业高中、海关大楼、等等地方,也包括我们以前清理过的地方,又重新挂了出来,我们就不断的清理。

因为太多,我们请求过市里协调同修援助,同修们也来帮助我们清理掉一处很难進去的海关大楼上的邪恶条幅。在这里再次谢谢同修的援助。

职业高中一处的邪恶条幅是挂在一个独立的小门卫室的窗户上边,位置较低,但是伸手还是够不到,再说它就在窗户上边,只要走近窗户就很容易被里面的人看见或听见,有同修建议用孩子玩的射水枪,可以远程喷墨,这个办法针对这个邪恶条幅最实用了。我和同修找到一家小商店,买来一个射水枪,我们选在晚上八点左右,带上一位小同修,带上一瓶墨水,将墨水灌到射水枪的储水盒里,小同修像玩游戏一样在十米之外就轻松的将墨水喷到了邪恶条幅上了。第二天邪恶条幅就不见了。

一天,有同修打电话告诉我,说大公园大门顶上也出现了邪恶条幅,他说还看到有个梯子可以上去。晚上八点左右,我和Y同修一边贴真相粘贴一边往大公园走,很远就看到了那个条幅。大公园大门上的邪恶条幅是大大的、长长的横幅,高高的横挂在正门的最上边,大门足以有两层楼那么高,我俩先察看一下周围环境,大门的左边是门卫室,门卫室的门正开着,一个看门的门卫正在洗一件白色衬衣。门卫室旁边立着一个梯子,好像专门给我们准备的,我请Y同修在公园旁里边的小树林里帮我发正念,因为小树林比较隐蔽一些,比较安全一点。我就从门卫旁边的梯子上爬了上去,当我爬到上边时发现这只是门卫室的房顶,房顶上又立着一个梯子,这个才是可以上到大门顶上的梯子,喔,原来他们就是这么爬上去挂的邪恶条幅,好,让我也这么上去再把它剪下来,路是现成的不用另想办法,师父给铺好了。我当时有点高兴,马上告诉自己千万别起什么心。

我顺着梯子快速的爬到了大门顶上,往下看一眼,有几个人刚刚从大门里出来向轿车走去,因为这个大门太高了,所以看下边的人和车都显得比较小,我从包里拿出剪子快速剪下条幅,这个条幅很长,大约能有十米左右,然后快速顺梯子往下走,当我下到梯子下边的那个房顶时,才看到Y同修正在帮我扶着梯子。我说你怎么上来啦?告诉你在树林里嘛!这多危险哪!如果被抓,一个都剩不下。她说我一个人在上面,她不放心,想和我在一起。我的眼泪在往下流。我没有说话,此时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我为有这样的同修而感动。她说,咱们只有一把剪子,如果再有一把,我一定和你一起上去的,我知道她一定会的。

我们整体统一行动两次,同修们都积极配合,主动清除邪恶,大部份邪恶条幅都清理掉了。但是陆陆续续还会出现,就陆陆续续清除。

到广电局、司法局都是白天去清理的,是和另一位同修大姐去的。中午,我正在家里发正念,准备发完正念就去剪那两处的条幅,也许我一个人去力量太单薄,师父就安排同修大姐来了,我和大姐说了我的想法,我问大姐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大姐说晚上去比较好一些,我认为大姐说的是对的。但是,我还是想尽快清除它,我说,我一会儿也不想让那个条幅在那诬蔑大法毒害众生。我说,我现在就去清理,大姐说,好!我和你一起去。大姐骑自行车带着我,我俩先去了广电局。

广电局的条幅是竖着从大楼顶上顺墙垂下来的,用细绳子和钉子固定在两窗中间的墙上,底边与窗口平齐。其中一个办公室的窗子是打开的,看得见里边的人拿着水杯在喝水,说话也能听的到。大姐背对窗户,面对我,挡住窗口,我快速剪断邪恶条幅,一股风吹来,将刚刚剪断的条幅高高吹起,因为另一端还在楼顶,所以就在空中乱舞。

我们迅速离开,前往司法局,司法局楼前悬挂很多条幅,其中有一个是诬蔑大法的邪恶条幅,我们就清理这个,别的乱七八糟的什么思想、什么目标的,爱挂什么,与大法弟子没关系。但是诬蔑大法毒害众生不行,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我们上到二楼,条幅刚好悬在走廊的窗前,窗户是开着的,我刚要剪,条幅一下被风吹起,大姐一把抓住条幅,将条幅剪断,因为没有剪掉条幅上的字,怕他们再用,我俩又上到四楼从中间剪断了条幅,只剩下半个条幅悬在空中飘,非常搞笑。后来我们再去广电局和司法局察看时,发现被剪断的条幅的其余部分都摘掉了。

最后一个是电信局那里的邪恶条幅,我们進去两次都没有成功清除。因为太高,最后是被雷电炸掉的。当时邪恶在另外空间好像布置了旗阵,表现在这边就是主街两侧的办公大楼前边都悬挂着横横竖竖的各种条幅、旗幡,包括邪恶条幅。

因为家乡有事,我必须回家一周,走时,我对那位Y同修说,我走后你一定要继续想办法,把电信局的最后一个条幅清理掉。我说,我真的希望我回来时不再看到它。她说,她尽量想办法。回来后,一位阿姨告诉我,我走以后,她天天去近距离对那个条幅发正念,一边打语音电话,一边发正念。就在我回来的前一天晚上,阿姨去那里发正念,看到那个邪恶条幅还在那里,当天晚上,她听到巨大的雷声“喀嚓!喀嚓!”的一顿炸雷,早上她再去看时,那个邪恶条幅已经不见了。

我是早上到家的,阿姨上午到我家时,告诉我已经没有了,整个主街光光的,什么条幅都没了,包括他们自己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思想,什么目标的横横竖竖的各种条幅、旗幡全都没了。我回来后,真的再没见到它。

一个月内,我们陆陆续续清理了三十五个诬蔑大法、毒害众生的邪恶条幅。坚定的维护了大法。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