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滑连有自述遭受的迫害 感谢营救他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北辰区法轮功学员滑连有,一直是周围人公认的好人,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警察绑架构陷、冤判七年,在绝食反迫害617天后,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被滨海监狱狱警用担架抬回他家。此前,天津、山东两地至少有八千多民众联名营救滑连有。

滑连有一直对那些参与营救他、帮助他的人表示感谢,他说:“我幸运地被海内外好心人营救出来了。这些好心人里可能包括你。也许你是普通民众;也许你是我的亲朋好友;也许我们素不相识你只动了一个善念;也许你是各级官员。不管你是谁,在这里我对你们的正义和善良,再次表示真诚的感谢!”

回家后,滑连有身上黑一块白一块,全身浮肿,经常出虚汗,从内到外痛苦不堪,各关节如针扎一般痛。但让滑连有更加感到苦痛、内疚的是,他被救出来了,有参与营救他的人又被非法关押了,他说,“我该如何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下面是滑连有自述他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所遭受的种种迫害,希望能够唤醒更多的良知:

我叫滑连有,1962年出生,原天津显像管厂职工,88年企业管理大专毕业,89年获助理会计师资格。首先,对关心、支持、帮助我的所有善良民众以及正义人士表示真诚的感谢。在大家的共同努力和积极营救下,在法轮大法的洪势感召下,在经历了600多天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后,于2014年1月28日,已奄奄一息的我被抬回家中。

我于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身轻体健,心情愉悦而舒畅,邻里和睦,工作敬业,将祥和、友善溶于家庭、工作、社会之中。

然而99年江泽民出于妒嫉之心与中共互相利用对法轮功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用歪曲、诽谤、栽赃陷害等手段向全世界极力抹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煽动民众仇视法轮功,有意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把亿万善良民众推到政府对立面进行打压。我及我的家人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剥夺法轮功教导的做好人,以及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的权利。十几年来不断被骚扰、绑架、非法抄家及非法判刑。

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迫害致神智不清

99年7月19日我在河北区家中,被警察骗到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三天两夜,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2001年2月我和妻子田宗丽在打工单位,被几名便衣警察绑架到河西东楼派出所,此时只有每天需接送上小学的女儿还在学校,无人照管。在派出所,我两只手被分别铐在两侧一上一下的两张床上,既不能直立也不能蹲下,一腿直一腿弯曲,直到第二天手被铁铐勒破肿胀,随后将我与妻子以及其他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河西看守所。

非法关押了一年多后,中共河西区法院,以散发真相传单为由非法判我5年、妻子4年徒刑。我被原单位开除。我被劫持到天津市监狱的第二天,为逼迫我“转化”,几个犯人在一房间内将我打倒在地,长时间胸口疼痛。在那里曾被强行按坐“小板凳”刑罚十天左右(此小凳大概长15cm、宽5cm、高5cm),从早上6点一直坐到晚上9、10点钟,每天除被强制观看诬陷法轮功的音像、书以外,被辱骂、奴役劳作、“三挺一瞪”罚坐成家常便饭;有一次测出高血压,被注射一种粉红色不明药物后,晚上呼吸紧促,浑身虚汗。

2006年2月,5年期满,妻子将已神智不清的我接回家中,此后长时间不能与人正常交谈,反应迟钝,经常发呆。2001年打工时的工资银行卡至今被冻结。为维持生计我曾到包子铺、五金店、库房打工,也到过菜市场做卫生等等。尽管2007年我被迫从河北区搬迁至北辰区,但仍不断遭到骚扰。

2010年12月我被劫持到北辰区佳荣里派出所,警察从我口袋中强行抢走钥匙等物,讲了一个多小时真实情况后,我才被放回。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七年、迫害致命危

2012年4月,早上我准备上班时,在楼下再次被一帮便衣着装的国保、警察抢走钥匙、手机后,绑架到佳荣里派出所。临近傍晚扭押着我强行破门,抄走私人合法物品:大法书籍、佛像、照片、电脑、打印机、光盘,甚至电钻、电烙铁等等生活用品。并将我妻子一同绑架到派出所,连夜将我们非法关押至北辰看守所。

为抗议多年来的非法对待,在万般无奈下,我5月份开始绝食。5天后,我被劫持到天津市看守所内的慈济医院开始遭灌食。一次一个警察看守命令犯人用刑具将我手脚固定在床上,使我动弹不得,只有便溺在床上。由于手铐过紧卡在腕骨处深陷一坑,从手至肩整条胳膊肿胀麻木。

女儿第一次为我请的律师也受到干扰、刁难,直到对我非法开庭的前一天我才见到女儿第二次聘请的律师。大概9月份在天津看守所内,中共北辰区法院对我非法开庭,尽管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义正辞严的无罪辩护,但中共法院依然对我非法判刑7年。

大概10月份我被劫持到天津滨海监狱,十几名监狱警察一拥而上将骨瘦如柴的我按倒在地,强行穿上囚服。过了几天之后,我被强行灌食。一次一个狱警利用灌食将我两只胳膊反背重叠后,用力上提杠压在木椅背上,我连粗气都不能喘,几乎昏厥过去。还经常被包夹们按住强制输液。

12月份,我被劫持到监狱系统的新生医院,那是医院和康宁监狱双重单位,在那里多次遭到包夹暴打。为了不留伤痕,垫上棉袄,即使这样我的脸仍被打肿变形,顺嘴角流血;拧着枯干的胳膊往铁床帮上磕、杠压,长时间胳膊不能活动。利用灌食,一人撅扭我受伤的手腕,一人双手抠脖子,用两拇指指尖使劲顶我两腮,另一人在铁床帮上杠压受伤的胳膊,脖子被掐破流血,我全身痛苦的在颤抖着,连他们也经常累出一身汗。为阻止我盘坐炼功,无数次的将我用全力支起的身体重重推摔在床上;无数次的抽血;一次包夹猛打我软肋骨处,致使长时间才喘出一口气,几个月喘气疼痛不能碰,身体多处被打青一块紫一块,直到一个姿势躺在床上不能动。

大概2013年6月,我又被劫持到滨海监狱。我依然不能允许在床上盘坐炼功,依然被无数次的推摔在床上;或被包夹一个姿势按倒在床;或被几个包夹拽胳膊压腿;也曾被用磨尖的胃管灌食;依然被无数次的抽血、验血以及强按输液;有时腿被拧压的一瘸一拐;或被包夹们拧着身体重摔在床,直至我腰部剧疼不能动。

2014年1月初我又被劫持到新生医院,我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1月28日,我在被两名包夹强按胳膊,要求每分钟不超过10滴的速度输入不明药物后,当天晚上在呼吸紧促、近似昏迷状态中被抬回家中。在妻子、女儿的推喊中,我才渐渐明白此时已在自己家。

由于钢板撬磨,口腔各部位长时间处于肿烂状态;上下几颗牙齿也被磨撬出大洞,已不能合拢嚼东西。回家几天后我身上黑一块白一块,全身浮肿,经常出虚汗,从内到外痛苦不堪,各关节如针扎一般痛。

我的经历只是冰山一角。每当忆起,在监狱中被迫害离世的昔日好友李希望、朱文华那正直、善良、宽广的胸怀时,此刻我只能仰望浩瀚的天空,去映射他们永恒的身影!走好吧!你带走了冤屈,呼唤着善良,放射着光芒!走好吧!我不再为你们伤感,那止不住的泪水,是要载起搁浅的帆舟继续前航!

在600多个日日夜夜里,谨记师父曾嘱咐过的“推波助流的世人才是被害的羔羊”,你我都是师父的亲人等,来高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天灭中共,天佑中华,退党团队保命!”等等,来传递着人得救的喜讯,那是我当时情况下能为他人所做的。

肉体的伤害,如果能换回你未来美好、找回良知,我将为你感到欣慰。在几十年中共的统治下,已经把上天给人规定的善恶、好坏、对错等基本是非道德标准,不但混淆且颠倒,用无神论灌输以及谎言欺骗,毒害了我们几代人。不论受打击者或打击者,都成了受害者,其中包括你我他,而有时我们却不知。

法轮大法是按真、善、忍修炼的佛法,教导修炼者做更好的人,无私、无畏、无怨、无恨。在世风日下、纸醉金迷的红潮末日中将甘露滋润于你。为了你的良知;为了你的未来;为了把迷失在红尘中的你找回;为了想用你喜欢的船,把在水中挣扎的你救上岸,法轮功学员十几年来不辞辛苦的默默付出与承担。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真相都是为你好,如果你是参与迫害者,让你停止迫害,停止犯法,少给自己造下罪业,不做中共的替罪羊;如果你不是参与者,明白了善恶是非,知道了谁才该受到谴责,远离邪恶与灾难。

我艰难的写出这些,旨在劝告不明真相的可贵的同胞:你和法轮功没有仇,你和法轮功学员也没有仇,你和真善忍也没有仇,你和教人向善的师父更没有仇。人之初,性本善。如果你心里有仇恨,请用善良本性替代那仇恨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