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成了法官的绊脚石?

——谈中共诱骗家属辞退律师

更新: 2017年08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三十日】法官应该是严格执法的典范,可当今,在面对法轮功学员被冤审的处境时,中共的法官还留有多少真诚正直和公平正义呢?

我们看到的是法庭内外的骗术屡演。且看几例:

一、王志武案中的法官骗家属

河北省邯郸市二零一四年四次非法庭审在路边给人修自行的善良老人王志武。 第一次庭审,律师和王志武依据法律,据理力争,丛台区法院法官赵华无语。因为迫害法轮功根本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从法律角度怎么能判得了法轮功学员呢?

赵华的“无能”和法轮功的能量强大使610头子坐卧不安,再次与丛台区检察院、法院、丛台分局等单位,造假“新证据”欲构陷王志武。

八月十二日,丛台区法院在610头子的监督下对王志武第二次非法开庭。庭审刚刚开始,当律师对材料中王志武的劳教时间提出质疑时,公诉人就立即提出休庭再重新调查核实的要求(其实是盖章的地方看不太清楚所致)。

主审法官宣布休庭,说“什么时候开庭,择日另行通知”。既然是“择日”,那最起码就不是当日了,然而他们的开庭却偏偏就在当日。

休庭后,法警就把参加旁听的人和王志武家人都赶走了。可是没停多长时间,主审法官要重新开庭。律师提出要王志武家属参加,并建议他们等家属来了再开庭,主审法官很蛮横就是不等。律师就给王家属打电话说:“法官要马上二次开庭,你们立即到庭!”王志武家人走到去法庭的第二道门时就被法警拦住了,说啥也不让进法庭。家属向法警申明了情况,“是二次开庭,律师通知立即到庭!”法警说:“停一会!”停了一会儿,家人又要进去,法警仍阻止不让进,说“停一会”。一直是停一会儿、停一会儿,一直停了一个多小时。在法警同意家人进去时,第二次开庭已经结束了。王志武被枉判三年。王志武不服,上诉到邯郸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接受了此案,由刑二庭审理,庭长白秀峰,主审法官苏军良(少年庭副庭长),定于在十月二十三日开庭。

开庭前,苏军良会见了当事人王志武,王志武是被用轮椅推出来和苏见面的。之后,王志武的妻子找到了苏军良谈了自己的想法和要求。苏军良对王志武家属表现得非常“同情、善良、关心”。他说:“王志武我已经见过了,是用轮椅推着出来的,他身体很不好,他在那里(指看守所)太受罪了,我非常同情他。你就不要再请律师了,我就用保外就医或缓期的方式让王志武快点回家,这个我是能做到的。你请律师得按正规程序来,拖的时间长不说,效果也不一定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万一中间出现什么差错,那我可作不了主了。”(这番话在王志武家属没见苏军良之前就有人捎信给她)苏军良的一番话把老王家属说得暖乎乎的,就完全听从了苏军良的哄骗,拒绝了继续请律师辩护的想法。

苏军良为了加强王志武家属对他的信任又说:“为了照顾王志武,这次把法庭就设在看守所,这样让你们家人也能直接见见面说说话。”这更使其家属对苏法官感到万分感激,更坚定了自己再次聘请律师的想法。

二十三日的邯郸第二看守所开庭(那天苏到二看后临时收拾整理的房间),苏军良没有宣布结果,只是说休庭。当时王志武家属问他怎么办?当时在旁听席上坐着市检院的一个男人冒出了一句:维持原判!苏军良说不一定,我让分局尽快给王志武检查身体,等结果出来后再定。之后,王志武家属曾多次找和打电话问苏军良案子结果,但苏军良一直在欺骗家人说没定。

十一月三日,王家属给苏多次要电话不接,四日又接着要,苏军良很不耐烦地回答:“维持了!”家属又问:“王志武现在在哪儿?”苏军良一反常态,完全变成了另一付嘴脸,冷冰冰地回答:“这个我不知道!你找丛台区法院吧!”

王志武家属带着女儿又到丛台区法院找到赵华办公室,赵不开门,家属就在他们口给他要电话并问他王志武情况、送到哪儿了?赵华说:“送到哪儿了我不知道!你去看守所问吧!”

王志武家属和孩子又跑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一女的说已经送走了!问他送哪了?她说听说送唐山了,你到办公室问吧。家属找到办公室,一女人让在窗外说话。家属问啥时候送走的?送到哪儿了?那女的说:“二十八日就送唐山监狱了(从开庭到送监狱共五天时间,这五天中还有两天是星期六和星期天,这么仓促的了结说明了什么?不值得深思吗?)。”

这件事给家属一个很大的教训:共产党的法官是傀儡、官员都在行骗,法警也在骗;大官教小官骗,大骗子教唆小骗子骗;串通一气行恶行骗,中共的流氓本性在610、检察院、法院大小官员身上败露无遗,共产党能信吗?其实它们最惧怕法律,不就应该用法律来制止邪恶吗?

二、秦皇岛徐永凡案,610伪善哄骗家属辞退律师

河北省秦皇岛青龙县法院原定于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上午九点开庭,图谋对法轮功学员徐永凡非法判刑。

青龙县国保警察与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检察员、法院、乡镇、派出所在当天布置了多辆警车,至少四十~五十名着装或不着装的警察在法院周围监控家属亲友,虽然表面说公开审判却只允许三人进入法庭,其他人不准进入。并以律师不准带包、还要搜身阻止律师进入法庭作无罪辩护。

在律师与法庭交涉准备投诉法院的空当,青龙县610人员乘机以伪善的面孔教唆、哄骗家属,让家属辞退律师,否则就不开庭;还诱骗家属有律师就会给徐永凡判的更重,不然就会让徐永凡早回家,家属被诱骗后在法庭内外又打又闹坚决辞去律师,使九日开庭无法继续。

三、河北三河市法官欺骗当事人解除对律师的委托,涉嫌滥用职权罪

明慧网报道,三河市法轮功学员王占青、文杰、马维山、康景泰,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被中共当局绑架,两位教师王占青、文杰被非法关押已近一年,其余两人被非法监视居住。在市610主任国立臣、国保警察石连东密谋施压下,四人于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三河检察院蓄意错用“刑法三百条”非法起诉。

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上午,两位律师冯延强、陈智勇受当事人委托,来到河北廊坊市检察院控申处,控告三河市检察官芮爽和肖凤芝非法起诉,涉嫌徇私枉法罪; 陈智勇律师提交王占青亲手写的《刑事控告状》,控告三河市法官石少林欺骗当事人解除律师,涉嫌滥用职权罪。

法官的哄骗是违法的,在法律面前正义之剑一定会劈向邪恶和伪装。

以上在河北省各地上演的伪善诱骗家属辞律师的事例足以说明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根本是站不住脚的,在劳教制度被迫取消的今天,想变换成这种非法判刑的方式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可能会一时得逞,但也必然会让大家更快的了解事实真相,更深刻的明白共产党“骗”的本质。

法律竟然成了中共司法官员们要极力躲避剔除的障碍,只能说明中共江氏时代留给司法官员们太多的阴影,面对法轮功,法官成了伪法官,法院成了伪法院,这与当今当政领导人提出的依法治国是背道而驰的,这就是国将不国的具体表现啊!这是中共司法系统的最大耻辱。摆脱这些阴影,正确对待法轮功,才会有澄澈的法治,才能找到人类回归善良的希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