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巴南区黎正芬生前遭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巴南区法轮功学员黎正芬因为修炼法轮功,两度被中共非法判刑和劳教,分别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和重庆女子劳教所历尽殴打、反铐、侮辱等酷刑折磨,身心俱伤。

黎正芬
黎正芬
黎正芬
黎正芬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已经六十岁的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的黎正芬遭易姓队长粗暴训话时,突然晕倒,她右后脑摔伤,在医院止血缝针时,发现已经患有肝癌,因此“保外就医”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十月,“第五届亚太地区市长峰会”在重庆召开期间,重庆女子劳教所王姓队长及打手、镇政府六一零主任罗昆明、派出所警察王芝源等人,软硬兼施,将在家恢复身体的黎正芬又绑架至女子劳教所,面壁半天,挨饿一天,又折磨十几天。

这次被迫害回家时,黎正芬身体状况恶化,肝腹水严重,生命出现危象。黎正芬坚持集体学大法、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发正念。她的身体很快向健康方面好转,而且奇迹般地又过了好几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不幸离世。

生命临终时仍为他人着想

黎正芬女士生于一九四五年六月四日,系巴南区邮政局退休职工。修炼前,黎正芬身患多种疾病,是出名的“老药罐”。修大法后,病状消失,身心健康。

在被中共迫害中,黎正芬经受了种种魔难,哪怕是在人生的大限时刻、生命的临终岁月,她都坚持为他人着想,不叫同修、丈夫、子女、亲人们为她操心操劳。尽管六一零、国安、公安、街道、劳教所对她全家人的骚扰迫害不断,她都能坚强的活着,坦然的面对生死。

难能可贵的是在迫害和魔难面前,黎正芬坚强的活着,虽有病象,却无病人表现,她全身浮肿,却不呻吟倒床,即使生命临终,她都坚修“真善忍”,乐观自豪,她总是生机勃勃的自理生活,衣食住行井井有条,无须别人操心,而且,她心容量大,不计别人过失,宽容别人、关心他人,将她的那一颗祥和慈善之心温暖着周围的人。

遭毒打身体内外俱伤

二零零一年一月,法轮功学员黎正芬、许文秀、郭莉、范治芬、段在英、张安友等六人在巴南区花溪挂大法的横幅,并用喷漆喷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人构陷绑架到南泉派出所。

当时,在南泉派出所,一戴眼镜的警察打黎正芬的耳光,用拳头打她的太阳穴,打眼部、打背部及身体,用皮鞋使劲踢下部,乱踢乱打。

警察还用打火机烧黎正芬的脸和下巴,用手铐正面铐、反手铐,铐的她手都发青发麻发肿,而且不准黎正芬上厕所,强迫她蹲马步,用扫帚棍打她脚踝骨数十下,将脚踝骨打肿。

在打骂中,有人问,看她瞳孔放大没有?其实黎正芬已被打的失去知觉,晕死过去了。

两天后,这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渔洞看守所,黎正芬被警察毒打伤重不能行走,是用箩筐抬她进看守所的。

当时的黎正芬,两眼发红、眼圈打的青肿,全身被打得青肿红紫,区检察院有三人看见了,看守所管理也看见了,他们还无人性的说黎正芬成了“熊猫”。看守所同监室的犯人都为之惊讶。

半个月后,黎正芬的眼睛、面部伤痕仍青肿不散。黎正芬的眼睛被警察打伤后,视力下降到人和物都看不清(几乎被打瞎)的程度,身体内外还有剧烈的伤痛。

黎正芬的家也被非法抄了,她的儿子、媳妇遭警察恐吓,都吵哭了。

多年被迫害简况

1.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黎正芬到北京上访,被海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多天;后被劫持到重庆巴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来黎正芬等十名法轮功学员,在巴南区畜牧兽医站又被非法软禁十天。

2.二零零零年九月底,黎正芬在巴南区俱乐部被非法强制洗脑一个多月。

3.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黎正芬被巴南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

4.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渝劳教审(2005)字第一百七十号非法判黎正芬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刑事裁定书(2002)渝一中刑终字第三百零六号,审判长罗荣清、审判员李毅、代理审判员李平、书记员彭曼殊。黎正芬被劫持到重庆永川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5.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日,黎正芬与另一同修在巴南区五布乡场讲真相被人构陷,黎正芬被非法拘留。

6.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巴南区公安分局东泉派出所对黎正芬的非法传唤,通知书说,黎正芬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茅家山)遭受迫害。办案人刘文、石春霞。参与人还有巴南区公安分局一科正副科长刘祥海、杨道斌等人。

当时的重庆女子劳教所,位于重庆市江北城茅家山,黎正芬被非法关在女教所四楼的单间房里,那里是女教所疯狂虐杀人的黑窝。由两个无人性的“包夹”监管,害人不择手段,不和外界接触,吃饭睡觉,拉屎拉尿,全都在这间屋里。人一进这屋,大门关闭,窗户锁死,两旁站着虎视眈眈的凶手,人为制造一种恐怖气氛。

黎正芬在那里被“包夹”撞墙、罚军蹲、站军姿,晩十二点以后睡觉,早五点半起床,每天除吃饭睡觉外,全是体罚和折磨。一位法轮功学员后来回忆: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几乎每天凌晨两三点钟时,都会听到从四楼里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黎正芬由于受警察毒打,终日又遭受“包夹”的恐吓、体罚、辱骂、踢打与迫害,睡眠少,精神肉体受到巨大伤害,已站立不稳。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黎正芬站在楼梯口,面对劳教所易队长粗暴训话时,晕倒了。她右后脑摔伤,送三百二十四军医院止血缝针,当时医院查出黎正芬患有肝癌,因此“保外就医”。

但是,身受中共暴力伤害的黎正芬不幸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离开人世。

相关责任人:
重庆市巴南区司法局
重庆市巴南区公安分局
巴南区公安分局一科正副科长刘祥海、杨道斌。警察杨杰、高个子姓杨的警察,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
巴南区公安分局东泉派出所办案人刘文、石春霞;
巴南区公安分局办案人赵明伦、楊博;
巴南区南泉派出所警察杨道兵;
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刑事庭审判长罗荣清、审判员李毅、代理审判员李平、书记员彭曼殊;
重庆女子劳教所易队长、王队长及打手三人、镇政府610主任罗昆明三人、派出所警察王芝源等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