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又成一个学法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现在每天我和丈夫过的非常充实,生活尽量简单化,每天晚上都坚持我们两人的集体学法。以前他只读过《转法轮》,九九年七二零后师父的新经文几乎没有学过,近一年来,他完全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他已经系统的学过师父所有的新经文,有很大的提高,并利用自己的所长(我们有部私车),帮忙拿做真相所需的耗材,或送真相资料给其他同修。

一、我家又成一个学法点

我于一九九六年底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于一九九七年底在我家成立学法小组,每星期集体学法两次,那时我们一家三口都修大法,我们每天幸福快乐的修炼着、生活着,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之后就停了。随着邪恶旧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步步升级,辖区恶警及社区恶人三天两头上门骚扰,丈夫承受不住邪恶的压力,怕心极重,在社区签了“不修炼”的保证书,不再学法炼功,封闭自己,不与任何大法弟子接触。我在二零零七年被邪恶绑架到拘留所和洗脑班,我丈夫更害怕了。

从洗脑班回家后,我加强学法,同时开始向内找自己,不再象以前那样瞧不起几乎放弃修炼的丈夫,总是找机会诚心的与丈夫交流,鼓励他从新走回到修炼中来。以前我只要一出门,他就会紧张的瞪着眼问我去哪里,而我就会没好脸色给他,对他说“不用你管”,在心里蔑视他是胆小鬼。我再出门前总是跟他打声招呼,虽不告诉他具体去哪里,但我会对他说,我会注意安全的,没事的。我开始站在他的角度上考虑,其实他心里是很苦的,虽表面上放弃修炼,但内心深处还没有完全放弃大法,怕心及好面子的心让他不敢接触大法弟子,但也不愿与道德下滑的常人过多的接触,我要是再不慈悲善心的对他,他会更苦。

经过几年的努力,在前年九月孩子去国外留学后,丈夫彻底改变了。他终于看到了我们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师父时刻在看护着真修弟子,特别是孩子留学一事,没有师父的加持是不能成行的。慢慢的我参加集体学法对他不再隐瞒,他也不再象以前那样反感,但总是担心的对我说,不能在一个地方学,应该经常换换地方。我就趁热打铁,说同修们都想到我家来呢,我得跟你商量好,你同意了我才能让同修们来呀。他见我态度诚恳并尊重他的意见,就说了,想来就来吧。

终于我家又恢复成一个学法点了!先是大人同修来,后来我们交流应该把身边的青年同修带动起来,所以我家现在变成了以青年同修为主的学法点。丈夫跟我们一起学法,提高很快,他的正念在逐步加强,怕心也在逐步减少,现在他已开始拨打自动语音电话了。这在修的好的同修来说,小事一桩,但对他来说可以说是一次大的飞跃。

二、破除病魔假相

我修炼十几年,身体没出什么大的病业反映,一直都很强壮健康。修炼人是没有病的。师父的法“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1]已深深的打入我的脑海中,所以不管什么时候身体出现不适现象,我都认为这不是病,而是对我修炼大法的考验,我立刻查找自己修炼的不足,同时否定邪恶的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并以修炼人的状态对待病业假相,很快身体就恢复正常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初,我感觉身体有点不正常,头昏沉沉的,身体一阵阵的发冷,我还象以前那样没当回事,心里念着不承认邪恶旧势力的迫害。随后发烧了两天,小腿肚出现酸疼、红肿,進而起泡,一晚上就长出一个鸡蛋大个的乌黑水泡和若干小水泡,整个小腿热乎乎的,象被开水烫过一般,水泡破裂后左小腿开始溃烂,来势非常凶猛。我开始查找自己的原因,学法不踏实,炼功打折扣,讲真相不积极,对孩子出国之事不顺畅心烦,甚至常人心的认为自己又上班又家务又忙孩子出国之事,丈夫工作轻松回家也不帮忙,每天都我一个人忙乎,自己精力有限放松了修炼,才出现了这样的病业状况。

只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整个左小腿后面皮肤大面积溃烂,表面皮肉腐烂发白,脓血模糊,惨不忍睹,所以我情绪很不好,没有修心向内找自己,怨气冲天还大哭过。好在我还是坚持参加集体学法,并把自己的情况与同修交流切磋,同修们鼓励我要找自己,在法上提高,彻底否定邪恶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我开始冷静下来,不再怨天尤人,不再对腿部病态的恶化动任何心,心里暗下决心,“坚修大法心不动”[2],一定堂堂正正的过好这一关,我丝毫不去想这是常人的什么病,丈夫同修刚开始从新修炼,时常提醒我在饮食方面注意些,就是所谓的“发物”食品不要吃,溃烂的腿不要沾水等,我不象以前那样反击他常人心重,而是诚恳的对他说,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我不能给大法带来任何的负面影响,我一定要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

我从左小腿一开始出现病态时,就没有停止过一切该做的事,上班正常,家务照常,在学法炼功方面比以前加强了,尽管每天左小腿钻心的疼痛,我完全不动心,记住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把这一切都当作是好事,是为了我的修炼提高而来的。我每天象往常一样淋浴洗澡,将那一块块腐烂的肉清洗掉。不管怎么疼痛,我每天打坐炼功一定双盘,因为师父给我们下的机制就是双盘,我如果因为怕疼痛而放松自己用单盘炼功,我认为实际就是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

那时的我站着、坐着、躺着左小腿都钻心的疼痛,特别是炼动功时,长时间的站立,好象刀子在割肉一般,每次炼完动功后,鞋子里面都躺满了粘乎乎的脓水加血水。有天早上,我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感觉心往上涌,我一边继续炼着,一边背正法口诀,过一会竟疼晕过去,失去知觉的躺在地上了。隔壁房间在睡觉的丈夫听见“咚”的一声响,赶紧跑过来,把我抱在床上。但我清醒后,安慰他没事的,我有师父管,并继续站起来随着炼功的音乐将剩下的功法炼完。

真象师父讲的那样:“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由于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不用常人的思想观念对待我左小腿出现的病业假相,加大力度的做好三件事,特别是学法,有一天我学《转法轮》学了七讲。由于我悟对了,路走正了,所以师父就管我了,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立即烟消云散。尽管是热天我每天都用淋浴冲洗,而溃烂部份很快停止并开始长新肉,前后五十天不到。这就是大法的神奇!

事后听一位在大学学中医的青年同修说,我出现的症状跟她学校老师讲的案例是一样的,先发烧后小腿溃烂,属于真菌感染类疾病,有可能会导致截肢或危及生命。另有一位同修说她认识的一位女同修,也是出现我这样烂腿的情况,只五十多天就失去了肉身。

从那以后,丈夫同修也转变了很多常人的观念,每当他有什么身体不适时,我总是用自己的亲身事例鼓励他,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任何魔难都会过去的。他是亲眼看着我的腿在超常情况下彻底好起来的,也增强了他修炼的信心。

我是上班族大法弟子,针对自己的情况,安排好自己的证实法修炼和在常人中的事务。近一年来我又逐步恢复了在单位有时间就学法。以前六一零还来我公司要他们监视我,我在正念铲除邪恶对我的迫害的同时,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以大法弟子特有的风貌展示在公司的同事面前,工作尽心尽责,身体健康无恙,道德高尚,淡泊名利,并有机会就讲真相,尽管有的同事还没有三退,但他们也都认可我修炼法轮大法。

在周末的两天时间里,我都用来参加集体学法或做证实大法的事,一天去别的同修家,一天在我自己家。丈夫还提议,在我家的青年同修们应该利用好这一天多学法,每次读四讲《转法轮》,每天再不用我催促,他会自动起来与我一起炼功,晚上学法也很积极。在参加同学及朋友聚会时,也敢对个别人讲真相劝三退了。对师父更是敬重,每天早上都要给师父上香。

总之,近一年来,我和丈夫同修在修炼上都有很大的改观,我们逐渐找回了修炼的信心,增强了修炼的意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