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重病除 好人被冤判三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三月十三日,沈阳市皇姑区法院金军,就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内,宣判已经被非法关押近一年的善良妇女关秀梅三年刑期,当时只允许关秀梅一人在场。关秀梅立即表示不服判决,要求上诉。现在,关秀梅同北京律师签署协议,二审已到市中级法院。

沈阳市皇姑区法轮功学员关秀梅,女,五十三岁,是沈阳市物资局退休技术工人。修炼法轮功之前,她被四种顽固的疾病折磨了几十年,其中“神经骨痛”、“后背骨质增生”使她无法施用麻药和睡觉,她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柴。二零零六年,修炼大法后,这些病痛不治而愈,她自信、乐观、善良,赢得了单位同事、亲属和邻居的赞扬,就是对待上门骚扰的警察,她也充满善意。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关秀梅在自己家中做饭时,沈阳市和平区国保大队警察伙同和平区吴淞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将她绑架,一直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如今,长期的关押迫害,关秀梅出现严重的病状,脑供血不足,经常昏迷。吴淞派出所警察带着关秀梅到医院做单项检查时,家属发现关秀梅极其消瘦,体重掉了三十多斤,家属向和平区国保大队、看守所、派出所要求检查关秀梅严重消瘦的原因,遭到办案方的相互推诿。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和关秀梅刚从学校毕业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三名法轮功学员中的丁丽华女士,被恶警踢断两根肋骨;关秀梅的儿子被戴上手铐,单独关在黑屋,遭受长时间恐吓、拍桌子狂叫诱导审讯。恶警对关秀梅的儿子和丈夫狂言:不配合,就判关秀梅十年、八年。孩子被放回家后,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表现胆小怕人、精神呆滞。经过家人和朋友长时间精心呵护、照料和治疗,才逐步好转。

关秀梅修炼大法 几十年顽症消失

关秀梅修炼大法的机缘要从她的母亲说起。

在四九年以前,关秀梅的母亲十四岁开始,就在沈阳烟厂工作,长期的职业影响,使老人家患上了吸烟的大瘾,用左邻右舍的人说:她家耗子都带大烟味,到了她家,到处堆放着东北劲大的老焊烟,到了晚年,关秀梅的母亲百病缠身,哮喘折磨得她死去活来,用她老人家的话说,什么药、什么法子都不好使,只有等死。

一九九六年,福从天降,老人家喜得大法,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烟瘾和所有的疾病全都一扫而光。老人家和亲属沐浴着大法的福音,欢天喜地学法炼功。然而,九九年中共邪党与江魔头狼狈为奸、互为利用,发动了这场对“真、善、忍” 的迫害。二零零六年,社区街道、派出所、保安、单位联保,对老人无休止的纠纏、逼迫、折磨、恐吓,失去了合法的修炼环境,老人不幸离世了。

那时,关秀梅尽管没有修炼大法,经常与骚扰她妈妈的人讲道理,有时这些人对关秀梅也恶语相加。关秀梅说从我妈妈的变化,深知法轮大法好,但对她来说,就好像有一堵墙挡在那,踏不进修炼大法这个门。

关秀梅,被四种顽固的疾病折磨了几十年,骨瘦如柴,每天痛苦的打发着时光。她患有“神经骨痛”,是无法医治的顽症,正常人的骨髓油是在体内,而患有这种疾病的人是在体外,做任何手术都不能打麻药。关秀梅生孩子又是剖腹产,手术开刀是不能打麻药,那种惨状,连医生也看不下去。在平时,这种病也是时时伴随着病痛;另外一种病是后背骨质增生,每天需要二十多岁的儿子脚踩后背,才能小睡片刻;还有严重的胃病,使她只能吃流食维持;更为严重的是妇科病,使她每到经期都疼痛的大汗淋漓、满床打滚、撞墙。

母亲含冤去世后,关秀梅把大法师父的法像和大法的经书及真相材料全部用车运回自己的家中,并供奉师父的法像,捧起宝书《转法轮》看。不知不觉,间隔她修炼大法的墻倒了,关秀梅开始了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后,折磨她几十年的各种顽症全部消失了,幸福常伴着她激动的泪花,她逢人就讲“我和高德大法结缘啦!我有师父啦!”

从此以后,关秀梅万分珍惜修炼大法的机缘,无论在单位、家庭和社会上,还是对左邻右舍,她都按“真、善、忍” 的修炼原则要求自己,她自己会开车,谁求她什么事,她都乐呵呵,风里、雨里、雪里、夜间,从不叫苦,热心帮助别人,爬高、扛东西,她像个东北男子汉们一样,从不怕苦,总是把方便让给别人,她待人善良、真诚、包容,细心照料生病的婆婆,赢得了单位同事、亲属和邻居的赞扬。

乐哈哈的面对上门骚扰的警察

自从她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她总是耐心、慈悲的结合自己修炼大法的体会,给警察讲真相。遇到拒绝真相的警察,她总是乐呵呵的说:不要急,是好人落不下,也许你将来还有机会听到真相。她的邻居都会暗中帮助她,有个邻居当着抄家的警察说:“关秀梅是难得的好人,迫害信仰自由、迫害好人会有报应!”“炼法轮功是好人也不违法,凭什么抓人!”

关秀梅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期间,家人给她请了正义北京律师,她一直乐观,坚信大法和师父,正念正行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但是失去正常的修炼环境,使她身体一度十分消瘦,不修炼的家人十分焦虑。

皇姑区法院法官金军,诱骗家人辞退关秀梅的来自北京的律师,并使用卑鄙、狡猾的手段诱导关秀梅放弃修炼,先后四次非法开庭,给关秀梅造成极大的痛苦和伤害,在关秀梅正念抵制下,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目前,关秀梅仍处于二审上诉期,针对金军在看守内秘密宣判的违法宣判行为,关秀梅的律师已经上告上级各级执法部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