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恶警毕喜松的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恶警毕喜松,男,四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底任花园派出所副所长;约二零零二年底至二零零四年任黑沟派出所所长。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近十六年中,毕喜松为了升官发财,积极充当打手,以极其残忍、邪恶、流氓、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随着天象的急速变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国大陆政法系统人员明白真相后,都纷纷脱离中共,弃暗投明,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只有少数不明真相,或完全丧失道德底线、用出卖良知来换取名利的人还在被中共邪党利用,充当亡命之徒。毕喜松为后者之一。

恶警毕喜松对法轮大法和东港市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以下简述他的部分恶行。

一、对法轮功学员张伟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晚上,多名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张伟(女)从四楼家中强行抬到警车上,拉到花园派出所酷刑逼供。流氓恶警毕喜松和另一个恶警在一天一宿时间内用电棍在张伟身上电击三、四十次,专门电击敏感部位。毕喜松一边电击一边叫喊:“打你们法轮功的人,随便!打死你们也没人管!”

第三天,毫无人性的毕喜松,又给张伟实施“苏秦背剑式背铐”酷刑。就是将两臂分别从肩头与腋下一上一下的扭到背后,用力将两只胳膊拽紧,将两手铐在一起。这种酷刑超过几秒,人的胳膊就残废了。恶警毕喜松给张伟实施这种酷刑时,安排一个警察把秒表端在眼前掐时间,到点就喊放下,张伟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接着,恶警毕喜松又让张伟两手平端水站马桩,就是两手捧着一本书,在书本上面放满满的一碗水,手要端平,水不许漾出来。就这样长时间的端着,张伟反抗不端。他就给张伟戴上沉重的大脚镣,整宿不让张伟睡觉,让张伟戴着大脚镣坐在硬板凳上,就这样一直折磨到四月十六日。十六日晚,他又将张伟戴着脚镣子,关进铁笼子里。四月十七日早晨,张伟从铁笼子里被放出来上厕所,张伟利用上厕所的机会走脱,才逃脱他的魔爪。

二、将法轮功学员徐华绑架、判劳教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东港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徐华去北京上访遭绑架,被劫持回东港,拉到花园派出所,家被抄,家中的法轮大法书籍都被抢走。毕喜松当着徐华的面破口大骂法轮大法师父,徐华制止他,给他讲法轮大法救人真相,劝他不要被中共邪党的欺世谎言毒害迫害好人害自己,毕喜松不听,一直骂个不停。后突然停下来,自语:“我怎么头疼?”转而又去骂徐华,说他头疼是法轮功学员给气的。徐华见他迷而不悟,很可怜,就告诉他:不是法轮功学员给你气的,是你骂大法师父遭报了!毕喜松听后没吱声走了,后将徐华送进东港看守所。徐华的孩子当时才刚满六岁,徐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放回家。亲人为营救徐华花了很多钱打点这些迫害者。

徐华被放回家后,毕喜松继续跟踪、监视、骚扰,几乎每个星期都要上门骚扰一次。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毕喜松带人闯入东港市内法轮功学员徐华家抄家抢劫,将徐华绑架。徐华在东港看守所被关押三个多月。关押期间,毕喜松多次到看守所逼迫徐华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法轮功。写就放回家,不写就送去劳教。徐华坚决不放弃修炼,被他们非法劳教,送进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二零零一年秋天,徐华回家后,毕喜松急于立功,继续跟踪监视徐华,而且连幼小的孩子也不放过。三番五次到徐华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去恐吓孩子,问孩子真相不干胶是不是你妈出去贴的,真相传单是不是你妈妈出去散发的?要幼儿园老师配合他逼迫孩子讲,孩子精神再次受到极大刺激,回家后身体直哆嗦告诉妈妈在幼儿园被逼供的事情。徐华找到幼儿园老师,正告她们,我孩子都被你们给吓着了,以后不允许你们这样对待我的孩子!孩子的老师解释说:“没办法,毕喜松逼我们这样做的。”

以后,毕喜松与居委主任刘波合谋逼迫徐华离开东港,搬到沈阳亲人家里住,说徐华在东港影响他们升职,被徐华严词拒绝。此后,毕喜松与刘波这个女人勾搭在一起,经常去徐华家敲门骚扰。一天,徐华下楼办事,六岁的孩子自己在家,毕喜松趁机疯狂敲门,孩子吓得不知所措的开了门。毕喜松闯进屋里,私自将家中的法轮大法书籍全部抢走了。徐华回来,孩子吓得大哭,给妈妈讲述了毕喜松的恶行。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法轮功学员张伟遭绑架后走脱,被公安局非法通缉。张伟走脱后,给徐华家打了一个电话,徐华丈夫接的电话。一个星期后,恶警王润龙和毕喜松带人在徐华去幼儿园接孩子回家的路上,将徐华劫持。抄家无获,将徐华往警车上拖。七岁的孩子在楼道里拦着,不让绑架妈妈。王润龙和毕喜松推开孩子,将徐华拉走,警车在前面跑,孩子在后面拼命的追,邻居们都哭了。妈妈一次一次被绑架迫害,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巨大的摧残。

徐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释放后,毕喜松继续骚扰,徐华被迫带着孩子漂流他乡。

三、将七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劳教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晚上九点左右,时任黑沟派出所所长的恶警毕喜松,与时任小甸子派出所所长的张贵琦相互勾结,带领十多名恶警闯入小甸子镇法轮功学员曹万晓家,曹万晓与母亲孙桂玲、哥哥曹万仕母子三人都修炼法轮大法。毕喜松带领恶警疯狂砸门,门没砸开,毕喜松就破窗入室,从窗户爬到屋内,先将房门打开,让十多个恶警冲进屋里非法抄家,而后问曹万仕,“你学不学法轮功?”曹万仕回答:“学!”毕喜松当即给曹万仕戴上手铐,拖进警车里,母子三人一起被绑架。黑沟镇法轮功学员王新凤、孙淑玲、王秀丽、裴胜敏四名法轮功学员也被他们绑架到黑沟派出所。审讯一夜无果,次日晨七点,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押送东港看守所。行驶十几里地时,从路旁窜出一头驴,因为警车疯狂行驶,刹车不及,驴被压死,警车的保险杠被撞扁。百姓堵住警车,要求赔偿。最后赔百姓一千元。毕喜松无视上天的警示,继续将法轮功学员拉到看守所。后与恶警王润龙合谋,将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构陷送劳教,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和丹东教养院迫害。

四、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郎庆晟夫妇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恶警毕喜松指使该所户籍民警高慧(女)等三名警察驱车到法轮功学员郎庆晟妻子在前阳镇打工的住处,骗说国家要将身份证更换成“手印身份证”(对罪犯所定),人人都要求按手印、验血型。并说:“一点都不骗你。” 郎庆晟在他们的欺骗下,被抽了血,骗按了大手印、小手印。郎庆晟已发表严正声明,宣布在他们欺骗下所做的一切,一概都不承认,彻底宣布作废!并及时揭露了他们的流氓恶行。

在毕喜松的眼里,中共非常强大,不要说国内,连国际上都拿中共没办法,因此认为共产党永远都垮不了台,有了中共撑腰,什么罪恶都可以干,何况迫害法轮功是中共特许的!丹东市前任市长姜作勇、陈铁新,市委书记蔡哲夫,凭借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爬上省高官、国企高管的位子。岂料仕途得意之时,亦是迈向深渊之日。欠下法轮功学员血债的姜、陈、蔡三人,最终落入现世报应的无漏天网:姜作勇死于绝症;蔡哲夫“意外身亡”;陈铁新则沦为阶下囚。三个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丹东前市长,以相似的经历和结局,应验了“善恶必报”的宇宙法则。

东港市宋小河、王元军在迫害法轮功中也是很张狂的,他们的下场是他们永远都想象不到的。即将公布的东港市政法系统几十个恶报实例更是触目惊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近年来,随着王立军、薄熙来的被判刑,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苏荣等迫害法轮功主犯的相继落马,周永康的党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清算,恶首江泽民和曾庆红、罗干等巨大老虎也被托出水面,也面临被一网打尽的可耻下场。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发布的《法治蓝皮书:中国法治发展报告》透露,二零一四年中共每天有五百多人被查处,其中包括八十多名地方省部以上官员及超过三十名军方人员。”而仅在一年中被查处的十多万中共官员中,有多少是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过法轮功的?

恶警毕喜松等人如不停止作恶,弥补损失,将功补过,就将面临悲惨可怕的恶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