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城风雨十六年(2)

——济南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日】(接上文

第三部分

风云突变 迫害开始

自1999年7.20江泽民流氓集团及中共邪党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至今16年来,济南法轮功学员与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到十分惨重的迫害,其中包括肉体折磨、精神摧残、经济迫害等等许多方面。齐鲁大地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

(一)迫害致死案例

1、法轮功学员刘健被人从劳教所三楼推下摔死

刘健,男,33岁,家住济南市历下区马道口街17号。2001年3月6日,刘健被济南天桥公安分局绑架至天桥区洗脑班,因强制转化未成,2001年4月送往刘长山劳教所,劳教三年,始终被单独关押在阴暗潮湿的小号里,上厕所、洗漱都被跟踪、监视。曾遭到殴打、用大便抹在他身上、精神折磨、长期铐在“龙床”上。狱警曾用力拧他的胳膊,打断一根肋骨。为争取自由炼功权利,他一直绝食抗议,却长期遭到残酷灌食,他被迫害致死之前仍在绝食。期间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往医院检查,劳教所始终不释放他。

刘健在小号被单独关押了半年后,2001年12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在刘长山劳教所刘所长秘密的布置下,二大队王队长安排人在他上厕所时,将他从三楼厕所窗户推下(劳教所都是铁窗,当时正换窗户,厕所的卸下还没安装),活活摔死。

2、济南法轮功学员李武堂被酷刑折磨含冤离世

李武堂,男,36岁,济南市第三中学教师。李武堂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济南刘长山劳教所。2001年12月28日,济南法轮功学员刘健被迫害致死后,李武堂挺身而出向检察院及省、市劳教局负责人揭露劳教所的罪行,并绝食绝水抗议迫害,被野蛮灌食折磨,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劳教所才被迫提前放人。由于济南610及当地警察不断对他进行骚扰,李武堂一直未能康复,于2004年9月份含冤去世,年仅36岁。

3、 济南法轮功学员刘红祥被酷刑折磨而死

刘红祥原是济南石油化工二厂的职工,为人善良,工作勤恳,在领导同事中口碑极佳。

昔日健康快乐的好小伙刘红祥
昔日健康快乐的好小伙刘红祥
刘红祥被迫害离世的遗照
刘红祥被迫害离世的遗照

1999年7月底因向民众讲明法轮功真相而被抓,非法劳教三年,先后被关在王村劳教所和刘长山劳教所,遭受了中共有组织的暴力洗脑与繁重的奴工迫害。

2004年7月,刘红祥被非法劳教三年,刘红祥第二次被劳教后,身体出现严重的肺结核的症状,劳教所将瘦骨嶙峋的他推出不管。出狱后,刘红祥当时身体已经异常虚弱。4月底,家人抱着一线希望将刘红祥送进山东省胸科医院,结果是花了巨额的医疗费不说,除了肺结核的病症外,大剂量的药物将他的肝和胃都损害了。6月20日清晨,刘红祥在他租住的小屋内停止了呼吸。留下年轻的妻子、八十五岁高龄的老父亲,家人伤心欲绝。

4、济南籍法轮功学员于莲春被犹大毒打致死

于莲春,女,四十多岁,山东省济南市人,生前是德州市发电厂的退休职工。

于莲春生前照片
于莲春生前照片

1999年10月,于莲春与女儿为讲法轮功真相进京上访,被强行送济南劳教三年。 2000年12月18日,犹大们用板子、凳子、鞋底、手、脚、拳头拼命的打她的头、脸、胸。后来她被打得躺在地上,犹大八个人又把她拖起来继续轮换着打她。她趴在地上两个小时起不来,胸前是一片青黑,就在当天夜里被迫害致死。

5、郝广兰被迫害精神失常回家后坠楼身亡

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郝广兰于2000年11月5日被劫持入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期间遭严重迫害,导致精神失常,于2001年3月16日被家人接回家。当时她两眼发直,全身浮肿,两手腕被手铐卡入肉中留下两圈深深的黑紫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前门牙也变为黑紫色,骨瘦如柴。经多方医治未见好转,于2001年12月5日坠楼身亡。

6、张传超被迫害致截肢含冤离世

张传超,男,49岁,法轮功学员张玉英的丈夫。2009年7月16日下午,张传超在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时被绑架。张传超被劫持到看守所后,全身浮肿,脚部溃烂,生活不能自理,被诊断为糖尿病晚期。被家人送进医院后,警察还监视他。张传超在看守所遭迫害腿部高位截肢,才被家人接回,接回后不久含冤离世,张传超的妻子张玉英刚被非法判刑七年,当时还在狱中。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一个原本身体健康的人就这样悲惨的走了。

(二)迫害致残案例

1、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徐法月被不法警察冻伤致残

徐法月被截肢的脚趾
徐法月被截肢的脚趾

2001年1月12日晚,济南法轮功学员徐法月被绑架。 13日下午徐法月被非法送至刘长山看守所,在零下十几度的监号里光着脚冲着大开的号门,刺骨的寒风令其裸露在外的手脚失去了知觉……,上“龙床”五天后,手肿得象馒头一样,呈紫黑色,脚无知觉,无温度。右脚趾一、三、五均变为黑色,送至警官总医院(又称劳改局医院)鉴定为左足、右手为两度冻伤、右足三度冻伤,一三五脚趾坏死,发出浓烈的恶臭。虽然经过近一个月的所谓治疗,最终大脚趾被部分切除,三脚趾彻底切除,小脚趾部分切除,造成终生残疾。三个月后,仍不能正常行走。

2、济南法轮功学员石俊弘被殴打致残

济南市天桥区法轮功学员石俊弘,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遭到广场便衣警察疯狂殴打,被送往党家庄劳教所,劳教三年。劳教期间石俊弘被同监号的犯人打残,右锁骨打断,一只耳朵被打聋。

3、济南法轮功学员巴树群被迫害致粉碎性骨折

巴树群,男,年龄未知,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

济南法轮功学员巴树群
济南法轮功学员巴树群

2008年1月29日,巴树群在被迫害的无法行走的情况下,仍被恶党劫持到济南天桥区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审判六年。随后,巴树群即被非法转押于济南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2007年9月18日巴树群在被送往山东省警官医院的新康监狱之前,腿、骨盆已被国安特务及天桥警察迫害的粉碎性骨折!至今,看守所知情人说他还是不能正常行走。(巴树群从山东省监狱出狱回家,通过修炼大法身体已康复)

(三)精神病院迫害案例

1、济南法轮功学员黄敏被精神病院迫害的神智不清

黄敏,女,四十多岁,山东法轮功学员。原济南汽车低温启动厂的职工,做绘图工作,聪明、美丽,为人善良。2006年9月至2008年6月,黄敏被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黄敏被警察王小伟指使吸毒犯郭洪伟毒打,郭用装棉花时用的铁杆(长六十厘米,约手指粗细),打黄敏的头和手,经常折磨、打骂,长时间的侮辱、折磨,黄敏最后被迫害致疯。2007年10月份非法劳教期满后,黄敏直接被当地610送入济南腊山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一年多。2011年2月,黄敏又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精神病院的医生每天给她们强制灌药、打针,用电棍长时间电击。

2、济南法轮功学员李晓萍在劳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李晓萍,女,30多岁,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左右,济南“610办公室”把李晓萍送到浆水泉劳教所进行非法劳教。在劳教所中警察采用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说话,不准会见亲属,围攻、谩骂、人格侮辱、灌食等手段对李晓萍进行了长期的精神折磨致使其精神失常。2003年4月26日,李晓萍被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法院在第一法庭秘密非法审判,李晓萍(女)在刘长山看守所关押,因被迫害得精神分裂、神志不清,取保候审。

3、 济南法轮功学员李文莉被警察迫害致精神失常

李文莉,女,40多岁,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在警察王淑贞野蛮残酷的迫害下,从2002年到2004年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自2007年李文丽在精神病院被关了五年,每天被迫吃药,面部表情呆滞,嘴流口水。

4、遭非法判刑劳教,济南针灸师苗培华又被洗脑班逼疯

济南法轮功学员苗培华,50多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原是省政府门诊部推拿针灸大夫。

曾被非法劳教三次。 第三次劳教期满后又被强行送精神病院迫害。一天三次被迫服用十多种精神病药物,一天两次用电针电击,致使她口齿不清,每天迷糊不醒,并且全身颤抖,面部变形,大脑一片空白。

摆脱邪恶的关押与洗脑后,苗培华回到家正常学法炼功,很快恢复了健康。

(四)被非法判刑的典型案例

1、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系教授张兴武枉判7年

张兴武,男,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系教授。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从此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

张兴武教授
张兴武教授

1999年7.20以后,当地派出所进行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大量书籍、私人信件等物品。被非法刑事拘留。释放后仍然派专人长期监视,被降职降薪。2000年,张兴武为了摆脱骚扰离家出走。2001年1月1日,在北京被拘留,后被非法处以三年劳教,在济南刘长山劳教所。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2009年4月23日,市中区法院非法判决法轮功学员张兴武有期徒刑七年。

2、古稀老人朱月珍数次被判刑

济南市法轮功学员朱月珍,1930年出生,家住铁路医院附近军区干休所。2005年5月4日中午朱月珍在济南植物园讲真相、发护身符时,被植物园的警察发现,被110绑架。朱月珍被绑架到区分局,恶党不法人员还失去理智的威胁这个75岁的老人说,要叫她丈夫同她离婚,不发给她养老金,把她赶出干休所等。 2005年12月1日,朱月珍老人在天桥区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投入济南市看守所,于2006年过年前被非法判刑三年。朱月珍被捕后,老伴焦急悲愤,吐血住院,于朱月珍被非法判刑的第二天去世。

3、彭桂香老人在关押期间受到酷刑折磨

彭桂香,女,60岁,山东济南市历下区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彭桂香
法轮功学员彭桂香

自1999年7月中共邪党诬蔑抹黑法轮功,彭桂香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数次被恶人陷害。2001年夏天,李东方带历下区分局“610”人员共计七人闯进彭桂香家中,欲绑架彭桂香,彭被逼从二楼阳台跳下骨折。 2003年3月,历下区“610”恶人及趵突泉派出所潘教导和任军,将行动不便的彭桂香绑架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浆水泉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她曾遭受灌食迫害。犹大强行按住她,为了增加痛苦反复提插管子,一不小心就插入气管导致窒息。每次都插的鼻子、嘴鲜血直流,加上反胃吐出来的东西,其状惨不忍睹。 2012年2月10日,彭桂香在济南市市中区卧龙花园小区发真相光盘发至济南市公安局一便衣手中,被便衣警察绑架。2012年12月3日济南市市中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4、济南钢铁总厂退休工程师王洪章遭受的迫害

济南钢铁总厂退休工程师王洪章,男,82岁。 自1999年7月21日至2000年10月,王洪章老人被非法拘留多次,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遭受迫害。2008年8月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2009年6月13日,年近八十岁的王洪章,被犯人牙刷夹入他的指缝,再用绳子将手指绑紧,把牙刷来回绞转,直绞的指缝皮破肉烂,露出骨头;并用鞋底把王洪章的面部打的肿的都变了形,还用被子蒙住闷……2008年12月,王鸿章被当地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5、原法轮大法济南辅导总站负责人张志刚遭受迫害

张志刚,女,64岁,曾任济南纺织局书记。 张志刚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2001年到2005年被非法关押于济南浆水泉山东省女子劳教二分所。2008年5月9日,肥城市邪党人员非法对张志刚老人批捕,于2008年7月被肥城某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于2009年大年前夕被从肥城看守所转移到山东省女子监狱。

6、济南法轮功学员路玉英被判5年致家庭离散

路玉英,女,40岁,济南法轮功学员。原山东省济南市自来水公司西郊水厂职工。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路玉英屡次遭受迫害,被迫流离失所,遭绑架判刑,在监狱遭折磨五年,原本幸福家庭支离破碎。

路玉英离家在山东省文登市埠口镇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埠口巡逻人员绑架,押回济南后在刘长山看守所。 于2001年12月26日被济南市槐荫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2003年12月23日,路玉英的丈夫带着已经找好的后妻一同去监狱和路玉英办理离婚手续,最后孩子、房子都判给她丈夫。2007年春天,路玉英出狱,已经没有家了。

7、济南法轮功学员刘红梅重判7年

刘红梅(洪梅),女,34岁。 2003年4月30日,刘红梅被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法院在第一法庭秘密非法审判7年。 刘红梅在刘长山看守所长期羁押(非法关押一年半以上),刘红梅被铐在床上一个多月,她的背部化脓出血,鲜血染红了床板,她的背部留下了大片的伤疤。 在劳教所期间刘红梅遭受强迫灌食迫害,使她的口腔、鼻腔、胃等脏器遭受严重创伤、经常出血,而且他们强行灌食,多次呛入气管,差点窒息。 还强迫她打扫卫生、体罚、不让她睡觉,强迫她每天连续坐19甚至20小时,一直把她关在屋子里。

8、刘如平、张承兰夫妇遭受迫害

刘如平,男,48岁,济南法轮功学员,原山东舜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轮功学员刘如平
法轮功学员刘如平

1982年7月毕业于山东农业大学农经系农业经济管理专业。曾经在济南市长清区计划委员会工作;1993年10月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并授予律师资格,2001年后在山东天齐律师事务所工作;2003年在舜天律师事务所做专职律师。曾是济南市长清党校的法律研究室主任兼律师。

2005年12月14日,刘如平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被关押在封闭式的小房子里。

2009年7月8日,将刘如平非法关押到长清第三看守所。在进看守所后的45天的时间内,刘如平手脚被连铐在一起,头朝下,呈大弯腰90度,而且白天黑夜都被这样迫害。警察还对他野蛮灌食、电击,电的嘴部发黑,嘴唇肿胀外翻。在看守所里,警察每顿饭只给他一个小馒头(甚至经常是半个馒头),一碗白开水。看守所为了创收,每天强迫在押人员做奴工,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强迫用烧纸折叠给死人祭祀用的“元宝”,规定每天要至少折叠2400个,做不完,不让睡觉,不给饭吃。

2010年1月22日,济南长清区法院于诬判法轮功学员刘如平七年徒刑。

9、女研究生战玉彩被非法关押

战玉彩,女,27岁,2010年到2013年在山东师范大学读研究生。

法轮功学员战玉彩
法轮功学员战玉彩

2012年8月底,战玉彩因贴不干胶弘扬“真、善、忍”,被济南洪家楼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并从拘留所被绑架至济南市“610”洗脑班迫害。

2014年3月16日下午一点,战玉彩在济南三箭吉祥苑商业街免费赠送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2014年神韵晚会”光盘时,送到一便衣女警手中,便衣女警看后将神韵光盘摔在了地上,并夺过了战玉彩的装有神韵光盘的手提包。战玉彩为保护神韵光盘不受损失,当即与便衣女警索要手提包。过程中,便衣女警报警,甸柳新村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战玉彩,将她非法关押在济南市看守所。2014年8月7日,济南历下区法院对战玉彩非法开庭,非法判刑四年。

10、法轮功学员杜泽洲反复被迫害

杜泽洲,男,现年四十四岁。 2001年9月,杜泽洲被邪恶的非法组织“610”劫持到济南市洗脑中心。因杜泽洲拒不“转化”,后被劫持到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用尽各种手段迫害杜泽洲,包括殴打、恐吓、不许会见家人。非法劳教期满后,恶徒又把杜泽洲劫持到洗脑班。

2014年8月15日,杜泽洲与法轮功学员程淑香、孙玉芝、孙茉清在长清被绑架。被长清区法院2015年2月对杜泽洲非法判刑7年。

11、孟丽君被绑架九次非法关押九年受尽酷刑折磨

孟丽君(孟丽君),女,四十多岁,济南章丘市官庄乡西矾硫村法轮功学员。 2002年,孟丽君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持续被迫害了40多天,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被保外就医。

2004年12月20日,孟丽君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进刘长山看守所。 她绝食抵制迫害,受到刘长山看守所警察插管鼻饲,铐在所谓的“龙”床上,也就是死人床。将两手两脚分别用手铐脚镣铐在床的两头。由于她高度不够,手和脚被拉得很紧疼痛难忍。一直铐了她10多个小时。两个鼻孔轮番的插。还往她嘴里喷一种不知名字的药,企图加深对她的迫害。最后插到胃里了,但因嗓子有一段卡住了,往外抽胶管,抽出来的胶管里面三分之二是黑血。黑血是前一天插管时,把食道插坏了。 即在这种情况下仍又换一名狱医继续插管迫害。这回管子从鼻子插进去后刚过咽部就不往下插了,用50毫升的针管往胶管里面打食,打了一针管,第二针管就打不进去了。她憋得很,喘气象在水里吹气泡一样,且一声声咳嗽,一口口往外咳灌进去的东西,那一针管东西全部灌到气管里面去了。她气憋得厉害,他们才停止摧残灌食迫害,赶紧给输上氧气。她连续咳了三天才停止。 人被迫害成这样了,最后通知家属交五千元“护理费”才将她放回。

2005年9月27日,孟丽君在齐河县被绑架,这次是孟丽君第9次被绑架。2005年12月底,孟丽君被非法判了10年刑。

2013年7月11日,被非法关押迫害九年的孟丽君从山东女子监狱回家,由于酷刑折磨和药物迫害,孟丽君大脑严重失去记忆,情绪时好时坏,很不稳定,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需家人照顾。

12、山东中医药大学药厂职工孙萍被判十二年重刑,女儿孤苦伶仃

山东中医药大学药厂退休职工孙萍,现年63岁。1999年底孙萍曾被绑架到精神病院,惨遭摧残。 2001年3月份左右,她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扔下一个失去生活来源、当时上中学的孩子一个人在家孤苦伶仃。十年来,孙萍多次被济南市警察骚扰迫害,其孩子也常遭骚扰,家中电话被长期监听。她曾经多次被山东中医药大学、科院路派出所敲诈勒索,有时三千元钱,有时五千元,不交就从工资里扣。

法轮功学员孙萍
法轮功学员孙萍

2009年10月9日下午,多名济南市警察,再次绑架了孙萍,家中被洗劫一空,光抢走的家中私人财物就拉了三大车,包括电脑、打印机等贵重家电。孙萍在看守所关押迫害一年,远远超过宪法规定的37天的期限。心脏病复发,被拒绝保外就医。 2009年21日上午,济南历下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孙萍12年。

可怜孙萍的女儿成长的过程中一次次目睹母亲被警察绑架而无能为力,在最需要亲人的呵护的年华里不得不孤苦过日,想来令人唏嘘不已。

13、下岗女工方秀贞被判十年

方秀贞,女,48岁,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某国营汽修厂下岗职工。

法轮功学员方秀贞
法轮功学员方秀贞

方秀贞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于2001年至2003年被非法关押于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

2010年1月21日历下区恶党法院与济南市“610”邪恶组织狼狈为奸,构陷修炼真善忍的方秀贞,将她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制作真相资料来向被谎言迷惑的民众讲清真相诬陷为非法。2010年1月29日,法院通知方秀贞家人,重判方秀贞10年。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