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亳州市王玲身患重病仍被非法开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一日,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民法院”非法开庭,图谋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王玲。王玲一下车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庭上,王玲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

特别是二零一三年,因为被非法关押迫害,王玲子宫里面长了个几斤重的大瘤子,看守所眼看要出人命,怕担责任,给她办理了取保候审。从看守所出来后,王玲通过修炼,肿瘤很快就消失了,恢复了健康。这件事亳州市“政法”系统和“公检法”系统都知道。

法官听着王玲的讲述无言以对,更被正义律师质问的张口结舌,尴尬的低头不语……

以下律师会见王玲的谈话录音,记录了恶警对王玲的虐待迫害。现在王玲子宫瘤复发,头被恶警打得每天疼痛难忍,必须不停晃头减轻疼痛,不但得不到检查治疗,还被强制非法开庭。

安徽省亳州市大法弟子王玲会见律师录音记录

右键点击下载(10MB)

律师:你在亳州市看守所里面所遭受的情况,你说一下,是什么情况。
王玲:我...我要炼功不让我炼啊。头一开始来的时候……
律师:你要什么?你声音大一点。
王玲:我修炼,在这儿炼功,坚持炼功,她不让我炼……
律师:哦,坚持炼功,谁不让你炼?
王玲:管教不让我炼。
律师:管教叫什么名字啊?
王玲:吴桂琴(音)。
律师:吴桂琴,是吧?
王玲:……我一炼功她就打我……
……
律师:哦,那个,她为了不让你炼功,然后打你,打了你哪些部位啊?
王玲:打得眼眶子出血。
律师:哦,你眼眶打出血了是吧?是什么时候打你的啊?
王玲:这我记不清楚了。
律师:哦,打了多少次?打了多少次?
王玲:打了四、五次。

律师:打了四、五次啊。那个,她威胁了你吗?
王玲:她说的呀,她说……她要把我送监狱里去……把我送走……
律师:哦,送走,送走了以后,她就……
王玲:她找人治我。
律师:啊?她找人治你,怎么治你呢?
王玲:治我呗,反正……
律师:哦,治你的意思是不是想找人打你呢?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王玲:嗯,对。
律师:哦哦,她找谁打你呢?
王玲:我不知道。在监狱里。
律师:什么?什么监狱里面?
王玲:大监狱里面。
律师:哦,大监狱里面,在哪里啊?
王玲:合肥啊。
律师:在合肥是吗?
王玲:把我送合肥。
律师:把你送合肥……

王玲:……下半月就把我送走……她要治我,我得罪她了……
律师:哦……哦……哦……你为什么得罪她了呢?
王玲:我在这儿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我还炼功啊。
律师:你是每天都要喊吗?
王玲:我那时候当务(方言,经常的意思)喊,这没喊过了……她打我……
律师:哦……哦……哦……她打你,她还威胁了你些什么呢?
王玲:她说,政法委给法院说,叫你死监狱里吧,剩一口气都出不来。
律师:嗯,她跟你说的,说政法委跟法院说的,以后剩一口气都不让你出来,是吗?
王玲:死监狱里都不让我出来,剩一口气都不让我出来。
律师:哦,是这样的,哦。
王玲:我对她说,我头晃,子宫瘤复发了,可哩?(方言,表示反问的语气词)肚子肿啥的,她连理都不理。
律师:她理都不理你。哦,你说你身上有病,理都不理你。最近给你做体检了吗?
王玲:没有。
律师:一直都没有体检。
王玲:没有。
律师:到底你身上有什么病,看守所都不清楚,是吗?
王玲:不清楚。也不是不清楚,她知道我走的时候这么大子宫瘤走的,取保候审出去的,这又进来的,可哩?她知道我有病,她叫医生就给我两片药,对症不对症都给你两片药,给你吃,就是谷维素。
律师:哦,根本,谷维素……
王玲:嗯,谷维素,扑热息痛,根本就不管个经(方言,不管用)。
律师:哦,根本就不给你做检查。
王玲:嗯,不做检查。
律师:嗯,嗯嗯,好的。

律师:那个,你能告诉我一下,当时你被打是怎么回事,你能再说一下吗?
王玲:就是因为我要炼功……
律师:就之前,之前被抓的时候被打。
王玲:嗯,对,我来到没有几天,我要炼功……
律师:哦,不是,你给我讲不是在看守所被打,你在派出所被打是怎么回事啊?
王玲:派出所让我签字我不签。
律师:哦,就是让你签字你不签字,是谁打的你呢?
王玲:崔尚祥(音)。
律师:崔尚祥是吧?
王玲:先是警察(带我走),先遇上崔尚祥,崔尚祥带我到人民检察院那儿,……崔尚祥在那个屋里,这时候天黑了,黑啥时候了(方言,天色已经很黑了),他让我签字我不签,他照我耳门子上一拳打过来,……打我耳门子。他还骂我。
律师:他骂你些什么呢?
王玲:这就不给你说了,骂我骂的很歹。
律师:很难听,是吗?
王玲:嗯。
律师:嗯,然后,他打你……
王玲:说要让我下地狱,让我签字我不签,骂我八辈子。
律师:哦,就当时抓你的时候,是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号,打了你,还其他时候打了你没有?
王玲:没有。
律师:就那时候,就崔尚祥,还有几个民警打过你是吗?
王玲:嗯,打过我……
律师:带你去体检的时候,去医院,人民医院打你了是吗?
王玲:嗯,非要让我抽血,我不抽,他就打我。
律师:哦,也是崔尚祥打了你。
王玲:……有个警察踩我的腿,

律师:哦,踩你的腿,
王玲:嗯,鞋都给我踩掉了,踩叉了,鞋,新鞋,我穿的新鞋都给我踩叉了。
律师:嗯,
王玲:照我脸上打一耳巴子(方言,打耳光)。
律师:你现在感觉你身体有些什么病呢?
王玲:现在身体……肚子反正(方言,表示强调的语气词)大的很啊,肚子肿了。
律师:肚子肿了,可能那个肿瘤还在是吗?然后你的……
王玲:复发了。
律师:复发了是吗?
王玲:嗯。
律师:你的脑袋为什么一直晃啊?
王玲:头也晃。
律师:头为什么晃你知道吗?
王玲:头反正打的。
律师:就是因为崔尚祥当时打了你的原因吗?才……是他当时在里面打了你,然后你就整个脑袋就晃是吗?
王玲:嗯,晃。头不晃,头痛得直往墙上撞,撞得头都……
律师:哦,你在看守所头不停地要撞墙吗?为什么要撞墙呢?
王玲:疼!
律师(吃惊):疼,是吧?
王玲:抽筋的疼,身上。
律师:哦,身上抽筋的疼,你没办法就要撞墙是吗?
王玲:嗯,叫我没办法,只有撞墙,太头疼。
律师:行,今天是二零一四年(律师口误,实为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号,行,那我给你……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