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邪恶钻空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修炼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炼一开始,就深深体会到是师父把我从地狱救出来的,还给我净化身体,使我懂得了很多的修炼的道理,走上了一条修炼的大道。师父还给我打开了天目,使我看到了另外空间许多景象,这就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和决心!

为了修炼我放弃了出国的选择(我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在国外),因为我知道如果出国我很难有用武之地,而在国内,我能天天都出去讲真相,从不间断。最多的时候一天可劝退五十多人。同时,还坚持不断的发真相信,用不同的字体,不同的信封写地址。发真相信一共有六条路线,每周轮回一次,坐公交车出发,不用老人卡(坐车免费)全投的是真相币。这样,又花了真相币,又投了真相信,又把真相币带到全市各个地方去,真是一举三得。我一天的安排是:早上发真相信,下午讲真相劝三退。中午到快餐店吃饭,一天安排得满满的。而且学法,炼功从不误。所以向内找,找来找去,还认为自己能按照师父的教导,学好法,炼好功,信师父信法从不动摇,还认为自己修的还可以,平平稳稳的走过来了。

二零一四年六月份,一天下午我从外面讲完真相回来,一到家就感到全身不舒服,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而且来势凶猛,一下子咳嗽厉害,胸痛,胸闷,喉咙干裂,呼吸困难,不能躺下,一躺下就要窒息了,只能坐着,缩成一团,张开嘴巴用力才能吸一口丝丝的气支撑着,辛苦万状,简直把我置于死地!家里人看我一下子病的如此严重,都吓坏了,要我赶紧去医院看看。儿子还说:我的同学是医生,只要我一个电话,他就开车接你去医院。(因为他曾说过,叫我儿子定期带我去找他,给我免费打通血管的针,但我一次也没去。)我对儿子说:我没事,不用去。当时正念很足,有师在、有法在,没事,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

这真是一场正邪大战,生死决斗的大魔难啊!而且还持续十多天之久。我不断的发正念,向内找,求师父救我。当时我头脑十分清醒:我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不然怎会有如此大魔难的?!于是我仔细的查找自己。

我虽然加大力度发正念,加大力度向内找,还不断的请求师父救我。但痛苦之状仍然丝毫没有减轻。此时的我已被折腾的奄奄一息了,真的是象师父讲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师父见我还不悟,直到有一天,师父让我在朦胧中看见在一片灰蒙蒙的旷野中,有一个很大的法轮,但暗淡无光,这个法轮已经不转了,就象很牢固的扎在这空无一物的旷宇上,但不会动……这吓了我一大跳,怎么法轮不转了?我马上醒过来了,心里还怦怦的跳,怎么法轮不转了呢?是否在我的肚子里的法轮不转了?这怎么办?师父啊!快来救我,救我!!我立即想起师父讲过:“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我心里一震,就更加增强了我信师父的决心。

第二天,(记不清白天还是晚上了)师父又点化我,让我在朦胧中、似睡非睡中让我看到了在我床底下放着一大捆的书,上面还盖着一页很大的图案镰刀、榔头,这不是邪党的标志吗?又吓了我一大跳。我立即醒过来,我立即悟到了:我十多年来写真相信的地址,都是搜集全国各地大中院校的花名册,不知写了多少本了,全都放在我的房间里,从来也没清理过,也没处理过,而且还到处放,台面上、抽屉里、衣柜里到处都是,因为方便我一有空就写地址,发真相信。殊不知这些花名册全都是邪党的精英,都是教师、教授……邪党培养的接班人,为邪党服务的人……这真是成了蛇鼠一窝啊!我便立即刻不容迟的把所有写过的花名册,全部清理掉。留下还未写完的,还要继续写的花名册也全部清理出阳台,用一个柜子锁住,要写的时候,取出来,不写的时候锁住。

清理完后,我的症状马上缓和了,精神起来了,我又照常一样出去发真相信,讲真相救人了。

写到这里,不禁使我想起一件令人十分痛心的事。时间记不起来了,反正是在邪恶最猖獗的日子里,有一对夫妻同修,双方都是退了休的大学教授,非常精進。但后来听说这位男同修病业很严重,很快就去世了。为什么这样?原来这位男同修一直还保留着一本他认为最好的气功书,舍不得清理掉,还自己保留着。同时他家中的书柜全都是邪党的书籍,什么毛魔头选集啊,马列书籍呀,全是这些,原来这位男同修是在大学教政治的,还对别人说:“怎么清理?我就是教这个的,怎么清理到我头上来了。”一直没清理。就这样,被邪恶夺走了生命,这是血的教训。

不要以为我做了很多大法的事了,很精進了,什么也不怕了,就算明知要清理的邪党书籍、气功书等等,都可以不用清理了,无所谓的,只要“精進”就行了;殊不知邪恶就钻了空子,迫害你,甚至把你置于死地而后快!同修们,请赶紧查找自己,检查自己内心深处的执着,赶快去掉它。当心!别被邪恶钻空子!

一点体会,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