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恩浩荡 处处神迹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我一九九六年七月得法,今年六十九岁。修炼前我是单位女强人,劳模,先進工作者,“模范邪党党员”等称号、红本子一摞摞。年复一年超负荷工作,自己身体一团糟,吃药过敏,经常打针度日如年。得法后,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缠身的病痛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回顾十八年的修炼历程,一直是慈悲的师尊处处呵护,点化,才使我走到今天。现在就几个修炼过程中的小故事以证实大法的伟大,与同修共享。

一、你师父要我吗?

有次给同修送经文的路上,突然天黑黑的,雷鸣电闪。一个同事大喊:“赶紧進来躲躲吧。”我说:“赶时间。”她说:“那就拿伞再去。”“谢谢你,我有师父,雨不淋我。”回来时,她还在那儿等着,看到我就向我走来:“你是哪号神啊,雨都不淋你。”伸手摸摸我头发又摸摸我衣服说:“真神了,哎,问问你师父要我吗?我也要学(伸手向我要经书),我也要看。”我说没有了,下次吧。第二天她跑到我家,把我的《转法轮》请走了。

二、死而复生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九点多,我洗好衣服,刚刚站起来,就觉得一根大柱子重重的砸在我的头顶,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可仅存的一念知道自己進入阴森幽凉,一望无边际的世界里,身体漂漂渺渺的游荡着。越来越觉得全身冰凉,冰凉,冻的上下牙打架,身子直哆嗦。我就想:“修炼人,不怕冷也不怕热。”哇,就这一念一出,牙不打架了,身体也不颤抖了,瞬间回到了阳间,头脑也清醒了。摸摸自己浑身湿淋淋的,也知道是在洗手间里,想取毛巾,可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心里很平静,也没有害怕,想:“我是修炼人,没事的。”就摸了个盆子,摸索着走到床边,脱去湿衣服,用棉被包好身子趴在床上,发正念,向内找,背师父的《论语》和《洪吟》。

女儿回来开门就叫:“妈妈,你怎么了,这么多血?”她给哥哥打了一个电话,儿子马上就回来了,丈夫也回来了,都说去医院。我说,不去。他们说那就请医生到家里来。我也拒绝了。儿子就用绷带缠我的头(止血),我弄开说,绑着痛,让它流,流完了就好了。儿子叫女儿喂药,我心想,师父啊,我不要吃药,但我不想让常人说法轮功不让人吃药。结果药刚到嘴边就哗啦啦的呕吐,黄疸水都吐出来了,尿也出来了,再喂也吐,还喂,还吐。他们也就怕了,从那以后再也不叫我吃药了。只有把煮好的鱼汤端来了,喂第一勺,还没有咽,就哇哇的脸色变黑,鼻涕直流,谁也不敢再喂了,端走了。丈夫又喂我稀饭,边喂边说:“去医院吧,万一得了破伤风,怎么办?”我说:“你真为我好,就读《转法轮》给我听吧。”他捧起《转法轮》就读,有时错字,加字,漏字的,我就给他纠正。女儿见她爸爸读的结结巴巴的,就接过去读,一直读完了一讲,然后她做她的事去了。我就继续听师父讲法录音、炼功、发正念、向内找。就这样女儿为我读了四天《转法轮》后,我的眼睛复明了。

三、黑疤子飞了

另一城市的妹夫六十大寿了,我本来说不去,妹妹也答应了。可儿子说:“你不是没事了吗?怎么不去呢?”我明白了,师父用他的嘴点化我应该去,死而复生,双目复明,可以证实大法无所不能,让所有亲朋来见证大法的神奇。这机会上哪找去啊,去!儿子安排女儿陪我洗澡换衣服出来,照镜子时发现前额有一大块黑疤。我心里说:“师父啊,我所有亲朋都知道我炼法轮功,这块黑疤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我不想给大法抹黑啊。”这么一想,那么大一块黑疤一夜之间就不见了,什么时候掉的呢?怎么掉的呢?一般人可是十天半月都不可能去掉的,更奇的是连疤痕都没有,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四、我的合唱团

出发了,我坐在小车里,闭着眼什么也不想,心里就唱“法轮大法好”。一路上唱着唱着,我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汗毛孔都在唱,简直是一个庞大的合唱团,声势洪大,能量涵盖着整个宇宙,那个奇妙啊,找不出词来形容。不知不觉三个多小时过去了,目地地到了。下车后上六楼,我不需要人扶,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一進门我就讲述以上的神奇故事,大家都听的目瞪口呆。

五、法轮大法好,干杯!

宴会上祝福的,敬酒的,碰杯的,问好的,好不热闹。妹妹的公公走到我跟前举着酒杯大声说:“法轮大法好,干杯!”外甥女婿对他的朋友说:“这是我那个天底下最善良的姨娘。”外孙女仔细的看了又看说:“真奇怪,硬是看不出疤痕来。”

酒席过后,妹妹要留我多住几日,丈夫抢先说:“回去好些,学法炼功身体恢复的快一些。”妹妹不敢留了,我又一路唱着法轮大法好的歌回来了。

结束语

一个刚刚死而复生,双目复明,全身正在疼痛,站起来发抖,几天前还是只能坐着躺着被喂食的人,坐三个多小时的车,步行上六楼,進门就讲真相,是什么力量,是什么意志的支撑?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坐在车上,我是躺在师父的肚子里,上六楼是师父用手掌托着我上去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师尊的慈悲呵护,真的,我也深深感到,当你一思一念符合法的标准的时候,你想什么,师父就给你做了。整个过程都是师父做的,我只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饿了,就吃稀饭,馒头,白开水,走过了所有面临的关和难。

我用最纯净的心跪拜师尊,弟子无以为报,我只有踏踏实实遵照大法去做,坚定不移的走正路,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