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相 迫害烟消云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我是农村老年女弟子,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有一身连医生都检查不出来的病:能吃不能做,一双拖不动的脚,走几步就要坐一下歇一会儿,脸上绿的象树叶一样。三个孩子还需要钱培养成人,哪来的钱给我看病啊。修炼大法后,我的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真是绝处逢生,现在六、七十岁了,做起事来像年轻人。

正念讲真相 迫害烟消云散

二零零一年,我从外地回家,第一天到同修家走走,第二天我去看看庄稼。刚到地头,村里干部就找来了,说来了好多人,叫我回去。我心想:太好了,送上门的生意,哪儿去找,一定要把握好。我抱着一颗救度众生的心,面带微笑,一進门,所有的警察都看着我。

我说:“所有的警官先生,你们好!不用自我介绍,你们都知道我叫什么。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炼法轮功而来……我是修真善忍的,对任何人都是诚心诚意的,真真切切的。……我说话不会不为我的生命着想,我要说真话,我要为我一大家人的生命着想说真话,我更要为在座的各位宝贵的生命着想说真话,为你们的妻儿老小的宝贵的生命着想说真话。大法的书你们都收去了,可能也看过,书中没有一句反党反社会反人民反政府的话。大法的书,你静静的看,越看知道的越多。天上的理,地上的理,人生真理真谛,人类社会即将要发生的事……万事万物尽在书中。我们学的是超常的科学,超常的法,是宇宙的大法,是天理。破坏大法就是毁灭自己的生命,毁灭全家,维护大法就是保护自己的生命,保护全家。这么大的事谁也不敢乱说,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

“这一切迫害都是江泽民小心眼怕法轮功夺他的臭权,不是人人都把权力看的那么重。我们是佛法修炼,不会看重人的东西。你们不要看到江泽民破坏这么大的天法它还好好的,其实它已经死了一百次还不止,……要把它留到法正人间时,接受天上人间的大审判。再把它打入无生之门,层层灭尽,因为它迫害宇宙大法,恶贯满穹宇,罪不可赦……”

我还讲了释迦牟尼为了普度众生放弃王位苦修的故事,还讲了中国古代名医用功能治病的故事,讲了法轮大法是最超常的科学,江泽民处于妒嫉打压大法,是人类最大的耻辱和堕落……

一大帮警察听的津津有味,满意而去。我这里一下子成了邪恶访谈的焦点,派出所的,公安局的,610的,政法委的,电视台的……接二连三的来,我专门接待他们讲真相。师父时时在保护我,时时给我智慧。他们没来时我脑袋是空的,什么也没有;他们一来,我出口成章,源源不断的总有讲的。他们象听故事一样的,听完我的故事,就走了,还说:“我们走。”也不抓人,也不带人,一切迫害烟消云散。

邪恶越猖狂 越要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元月,大儿子要我到他工作的城市带孙子,在外地住了几个月后,家里打电话说,我们地区迫害大法弟子好邪恶,把大法弟子吊起来用打火机烧脚心……我听到这些,想要赶快回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和儿媳妇说我要回家,正在这时,我儿媳的弟弟打电话来说千万不能让我回家,目前家里迫害法轮功最严重。我心想什么也动不了我的心,我就是要回家说真话。然后我带着孙子就回家了。

一回到家,我什么也不顾,只管到同修家去。听了同修的诉说,我泪流满面,什么也说不出来,心想:怎么办,到处乌鸦一般黑,没我们说话的地方,我是个农村老太太,找谁也不会理我的。想了好久好久,既要证实法,又不能让大法受损失,也不能让同修受牵连,也不能影响整体。想来想去,我决定写劝善信试试。我写了修大法的好处,大法洪传世界,获得很多国家的褒奖,天灾的警告,天象的变化……写了六张,再加上公安干警的忏悔,分析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光盘,用报纸一包,发到公检法。信中落我自己的真名实姓,目地是不想牵连其他人,我一个人承担,就是死了我也回归了我最好的位置。发出去之后,我等了好久,也没有人来找我。

同修们觉的这个方法可以,结果大家都写劝善信,发到市、乡镇、学校、大队、小队、单位,哪里抓人就往哪里写,哪里邪恶就往哪里发,还是没人来抓我们。有效的抑制了邪恶,减轻了迫害。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们的力量和智慧,时刻保护我们。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早上,刚过门不久的二儿媳跟我说:“妈,昨晚我似睡非睡的,某某镇一个人来电话说,你是……(我家电话号码)吗?我说是啊,他说,我是某某镇的,你婆婆印的报纸到处发就是没发到我家。我说,她发了好多处了呀。那人说,我知道她发了好多处了,可她没发到我家,你叫她再多印些,发份到我家,我是某某镇的。那人说了三遍他是某某镇的。你说奇怪不奇怪?真是莫名其妙!”我知道这是生命来求救了,我以为是这个空间的人,心想某某镇那么大的地方,再说,学法轮功的人也不少,是谁要我去救呢?我怎么想也悟不到,和同修切磋也没人悟的到。

直到第二年暑假,老伴和儿媳把三个孙子都带走度假了,我一个人在家,一畈庄稼,两头牛,还要做大法的事,确实有点忙。我的时间这样安排:早上三点起床学法两个小时,五点放牛,七点多回家搞点吃的再干农活;中午吃完饭,别人睡午觉,我做大法的事,送资料;下午干活,晚上学法炼功。有一天早上三点钟我学法刚静下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说:“你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劝善信到处发,还没发到某某镇呢!”我猛的一惊,定下神来,啊,这是师父的声音!我连忙放下宝书回忆一下,看看劝善信到底发了哪些地方,真的没发某某镇的!我这才明白去年二儿媳梦中所说的“报纸”就是“劝善信”!

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

迫害开始后,每年的春联都是我自己作的弘法的内容,如“天赐洪福 大法洪传明四海  佛恩浩荡度众生”等等。有一年,二儿子把春联全都撕下来,贴了一幅什么“招财”、“進宝”的常人春联。结果第二年掉了三部手机,钱不知掉了多少,一台大东风的卡车,经常坏了,修来修去的,最后当废铁卖了。这还不说,小孩从四月份就病了,病得很厉害,乡镇卫生院都不敢收,送到市里大医院,一个大机器照一下(CT),就花了3000多元,一年住三次市医院。他自己连续几年工作不顺心。

有一次小孩又咳嗽,这一咳嗽又得上市医院。这回二儿子着急了,对孩子说:“我要到某某庙敬一炉香。”刚好我听到了,我说:“哪个庙的菩萨有我们师父大?”二儿这回也信了,忙问:“妈,怎么敬?”我带着二儿跪在师父法像前,敬上九炷香,述了二儿的罪过,退了他的邪党组织。

这下好了,从那以后,他自己工作很顺利,领导很信任他,工资也不低,小孩很健康,再也没住院。过年时,我还是写了那幅对联,二儿子恭恭敬敬的把对联贴好。

现在我们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沐浴在法光中。谢谢师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