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长春市王淑艳、刘香阁被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王淑艳、刘香阁分别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十六日被非法逮捕关押至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被宽城区法院非法开庭。

非法开庭当日,恶警们如临大敌,凌晨四时,宽城区法院周围就布满了各种便衣、恶警、保安,并对法院周围所有车辆、人员清场,有些便衣还特意找来了老款奥迪、红旗伪装成普通车辆停放在法院门口。

五点四十左右,王淑艳、刘香阁的车辆到达法院时,法院周围又增加了几十位身穿绿色马甲、左臂带袖标的人员。部分警察佩戴枪支,一辆法院高级救护车、三辆警车,私家车辆若干。

因害怕庭审过程被录音、录像,法院对王淑艳、刘香阁的家属进行严格的安检,将王淑艳女儿的手包封存、刘香阁丈夫的电话封存,并收回家属旁听证。家属等候期间,法院工作人员仍询问是否带手机等物品,受到家属的冷落。

王淑艳的女儿与王淑艳进行几分钟短暂见面后,王淑艳女儿首先被要求进入综合法庭(一楼最右边的房间),被要求坐在左侧第二排(第一排有桌子)里边,王淑艳女儿单独坐在左侧,该侧每个邻过道处均有一名法院工作人员看护;其余便装人员坐在另一侧假装旁听者。进入法庭后,书记员王佳告知王淑艳女儿法官要求不能录音录像,被王淑艳女儿噎得尴尬离开。在庭审结束时,王淑艳的女儿站起来,恶警都非常害怕,他们对非法开庭的害怕程度可见一斑。

庭上,王淑艳要求律师出庭辩护,当王淑艳刚提及“律师”时,法官董屹红突然提高音调,语速加快,说:“这个问题庭前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王淑艳说:“我只要求律师出庭辩护,律师不在,我什么也不说,你们说的我也不承认。”法官董屹红等人感到震惊。在庭审过程中,每个环节法官问及王淑艳问题王淑艳都不发言,法官董屹红只能灰突突的让公诉人说,公诉人将王淑艳第一次笔录念了一遍、并要求法院重判(目的重判),程序走完后,法官董屹红宣布休庭。庭审过程中,董屹红自己都觉得非常尴尬,没精神的坐在椅子上。

庭审时间非常快,六点开庭,六点二十左右宣布休庭,王淑艳被带出法庭时,跟女儿挥手再见,女儿在法庭上对妈妈竖起大拇指,并鼓励她“做的非常棒,加油!”王淑艳应声微笑离开。期间没有任何人阻止。

王淑艳女儿见到刘香阁,鼓励她要加油,周围恶警无一人阻止。在刘香阁的庭审过程中,刘香阁同王淑艳一样,要求律师出庭辩护,否则一句不说。在公诉人以刘香阁“利用×教组织迫害法律实施”(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罪起诉时,刘香阁的爱人当庭站起来,质问法官,法轮功是×教么?法官一言不发。刘香阁的庭审同样二十分钟左右结束。

在听到庭审结束时,王淑艳的女儿出去要求再见一眼母亲,被恶警制止,待王淑艳被带走时,女儿见到她,高声对妈妈说:“妈妈,你太棒了,加油!照顾好自己。”王淑艳回答“会的”。期间仍然无人阻止,可见邪恶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了。

王淑艳、刘香阁的家属准备在刘香阁、王淑艳坐的车旁边站着等她们出来再见一眼时,恶警指使一瘦高保安将王淑艳、刘香阁亲属赶到门外(已经是大门),到门外后又说去大门外(门前停车场外、人行横道上),并一再对家属强调不能拍照、录像。王淑艳女儿将手机拿出来后,那名瘦高的保安威胁不准拍照、录像,王淑艳女儿将手机放入包中,那名保安仍然不放心,害怕其将手机藏在袖子中,王淑艳女儿气愤对其甩袖子。

王淑艳、刘香阁未出来前,恶警、保安、巡逻人员对法院周围环境清场,不允许任何人从法院门前停车场通过,期间,使一名送孩子上学的母亲受到惊吓,几名路人因不让走骂恶警。

六点五十分左右,王淑艳、刘香阁被带上车离开,恶警们散场。王淑艳的女儿将手机掏出,三名保安和两名法院工作人员冲上来,五、六个人并将其围住,骗她说法官找她到办公室有事谈,王淑艳女儿问他们“哪个是法官?找我啥事儿?为啥不找姨夫(刘香阁丈夫)?”他们一看没骗成,就直接问王淑艳女儿是不是拍照了,并以所谓的“配合工作”为由,要求看王淑艳女儿手机,还说如果没有照片或者删了照片,就放王淑艳女儿走。王淑艳女儿说:“你不是法院的么?有什么资格看我电话?”法院的人说:“那你等警察来的吧,让警察看。”王淑艳女儿催促他们说“快点,别耽误我上班”,一会儿,一个警察模样、穿黑色衣服大眼睛的人过来,恐吓王淑艳女儿,要求看其手机,王淑艳女儿说:“这是个人隐私,凭啥给你看?”恶警想继续,被刘香阁丈夫拦住,且在法院门口的马路上,恶警不敢再使花招,王淑艳的女儿离开后坐公交车上班,恶警开一辆白色的车跟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