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学员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下面将我十几年中在洪法、帮助新学员中升华自己,找回修炼如初状态的心得体会向伟大的师尊汇报,和同修切磋,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把洪扬大法作为己任

因为大法在我地于一九九八年才开始洪传的,迫害开始后,刚刚得法才几个月的我一下子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也不认识其他同修,能联系的只有家人、同事等几个同修,她们進来的时间比我更晚。

当时我地邪气很重,电视里经常播警察破门進民居抓学员的当地新闻。一时间当地人被蒙骗得视法轮功如洪水猛兽,我身边一位新学员的丈夫竟然偷偷在枕下放了一把刀,说是怕妻子象电视宣传那样砍人。在这重重的红色恐怖中,有的人消沉了,剩下我们三个新学员。我们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摸索着前行。我们油印、复印真相资料发放,或者用笔在能写的地方写“法轮大法好”。但是每次心脏都跳得好像从嗓子眼崩出去了。当时讲话都非常小心,生怕自己炼法轮功的身份被暴露,更不要说向人洪法了。

二零零零年夏天,我和丈夫去吉林旅游,见到了他的老同学夫妻俩。我想,这里是师父的家乡啊!就对他俩说:“这里出了一位很了不起的人。”他同学的妻子马上说出了师父的名字,还说她和师父是同一中学的校友,还说师父人很好。我的眼泪都涌出来了。未修炼的丈夫在场,我不好说什么,等到丈夫上厕所,我马上说:“法轮功很好啊!”丈夫的同学说他炼过,是很好。不过现在书、炼功音乐都被收走了。他在单位是个副局长,就不敢炼了。我马上把随身带的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带和炼功带送给了他,告诉他别错过这万古机缘呀!他默默的点着头。我心里热乎乎的,相信有了法,同修一定会归队的。

这是迫害后我第一次向陌生人洪法,师父就安排我在师父的家乡找到了昔日的同修。在吉林,在星空之下我在心中向师父保证:师父,弟子一定把洪扬大法作为己任,助师引导更多有缘人接上修炼大法的万古机缘!

当年暑假,丈夫一位外省朋友的女儿小雪(化名)来我地,雪是个在校大学生。正好我和同事也是同修的桂(化名)要带我们两个家族的孩子们到一座名山去旅游,我便邀请小雪参加。在山下,一个人大声嚷嚷说刚刚赶走了一个想放资料的法轮功,还要我们注意这些“坏人”。我和桂听了很难受,没理他,只是叮嘱孩子们带好行李,山下是个大热天,山上可是霜雪天。

到了山上,孩子们都穿上了冬装,可我和桂竟然都把自己的行李忘在旅馆了。当时我们俩只穿着夏装——薄薄的裙子。山上的宾馆在云雾中被褥都是湿漉漉的,得自己去烤干。我和桂又忙着烤被子。孩子们都散欢玩去了,没有一个孩子来帮忙,更没有一个孩子问我们冷不冷。这时小雪来了,拿了她行李中的厚衣服给我们,又默默的和我们一起烤完了这十几个孩子的被褥。我和桂说,这个女孩真是善良啊,她一定是个有缘人,我们明天要向她洪法。

第二天,小雪却主动过来向我们洪法,原来她是几年前就得法的老学员了!小雪说,昨天见云海茫茫中露出的山石上挂着冰霜,薄裙飘飘的桂阿姨在石头上盘起双腿,仙风道骨,竟然没有一点寒冷的样子。她就想,这两位阿姨这么不一般,一定是有缘人,要向她们洪法。她又接着说,她读的大学里很多学生、教授都是大法弟子,一些外籍老师也得法修炼了。外籍老师们还租了大房子,专门接待進京上访的学员呢!

接连两次洪法,师父都让我遇到同修,更让我看到,在这十恶毒世中,有幸得法的修炼人在常人中都是闪闪发光的,是多么的不一般。能亲身去洪扬这么美好伟大的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更是大法弟子的荣耀和偏得。

此后的几年中,我不停的向人洪法,可是因为怕,硬是没有一个能走進大法中来。有一个叫玉子的,子宫里长了几个肌瘤。我向她洪法,她请了大法书,可没几天就退了回来,说是怕被单位开除。

二零零三年过年前,我去参加一个新年茶话会。忽然有人和我打招呼,是以前同一个单位的同事群(化名)。多年不见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了。修炼前我有严重的心脏病还动过手术,大家都知道。她问:“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好?”“我炼法轮功啊!”这话冲口而出。说完我才想起我们是在茶话会上,周围有这么多的眼睛和耳朵呢!她却不害怕,反而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就这样,台上在大唱着邪党的歌,扩音器里响着头头脑脑们对邪党的吹捧,我在向一个有缘人讲述着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展现,大法对社会、家庭是多么的有益,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周边的一切喧嚣对我来说好象都不存在了。我感到自己周围有个场,把我俩和外面隔开了。群静静的听,问了很多问题。

几天后,她请了《转法轮》,从此她成了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群又向她的亲人洪法,她姐姐和外甥女也走進大法修炼。她们很快跟上了正法進程。

做真相资料由原来的三个人变成了六个人。她们的加入大大的激励了老学员,我们形成了一个整体,不久我们五个家庭都成了小资料点。我们分工有序,有的做不干胶粘贴,有的做单张传单,有的做光盘,还有的做小册子。我们每个人既做真相资料,也出去发资料,我们的足迹,走遍了我市的大街小巷。

二、新学员帮我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

二零零六年我和家人同修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人誣告,并分别被枉判一年半和一年劳教。不久,群的姐姐也被枉判一年半劳教。

从黑窝出来后,我们都被各自的家庭盯得死死的,几乎都处于消沉状态。社区和派出所的人时不时来家骚扰。我在丈夫面前几乎都不敢学法炼功。在这段时间,有个同修到外地女儿家去了;一位年轻的同修陷在恋爱中不能自拔;还有两位老年同修有了孙辈,陷在繁忙的家务里。剩下我和群两人,也只能十天半个月在公园里见一次面。所幸群还能上明慧网,整体不精進还不至于迷失。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二零一一年八月。

朋友告诉我,说玉子病重了。我想,她当年拒绝过修炼,现在,只能带些贵重的药材去看她。群却说,她需要的不是药材,是法!我说,她拒绝过的。其实我自己都知道,这句话后面掩盖着的是怕心。群却肯定的说,现在不会拒绝了!群的话把我埋藏的怕心顶到没有了退路。我心想,那就给玉子讲讲真相吧,最好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去玉子家的途中,我又想,玉子的孩子是警察,会不会……就在这样的左惧右怕中,到玉子家了。

一见玉子,我惊呆了!玉子是我们这里公认的美女,可现在变成一具骨架,一脸皱折,三十八摄氏度的大暑天,身上竟然捂了五个热水袋。玉子得的是超级眩晕症,不要说行动,就是躺着都在天旋地转。她用蚊子般的声音说:什么中、西、民间医生都找过了,现在只能去拜庙了。屋子里点着香,一个念佛机在念着什么,满屋子贴着乱七八糟的佛教画。

我问:这有用吗?没用啊,可又怎么办呢?家人不敢告诉她,其实医生说她最多只能活两个月了。我难过的忍着泪水不让它掉下来。瞬间,一股慈悲的力量弥漫了我的全身,什么担心呀、怕呀一下子都没了!只剩下一颗心:求师父救她!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

我在她的床边,用我的亲身经历向她讲述大法的真相,我看到她不停的点头认同,我又感觉一个场,把我们俩都溶進去了,念佛机的声音变得遥远而飘渺。这时已到中午了,玉子说,这时间她一定得休息,不然就会晕。我想,救人可不能拖,不能象上次一样半途而废。我说,你刚刚吃过东西,就躺下不太好,我们看一下神韵吧,这是救人的世界第一秀啊。你若挺不住我们就停下来。玉子同意了。

她在沙发上躺靠着,神韵的大幕拉开了。玉子赞叹:真好看呀!颜色怎么这么舒服,音乐怎么这么舒服……不觉中,她慢慢坐了起来,近三个小时节目结束了,她还坐在那沉浸在喜悦中。我说你已经坐了三个小时了。她惊奇的说,是啊,我坐了三小时了,我没有晕!太奇迹了!我说,你听听师父的声音吧,我把mp3中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给她听。她大声说,听师父的声音好舒服呀!能不能把这个mp3留给我听啊?

三个小时前,她讲话的声音还象蚊子叫呢,此时却能大声的问我,师父管她了!

我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和愧疚,被迫害后的这几年,我几乎没有面对面的向人讲过真相,丈夫家族中有位亲戚癌症晚期,我都没敢开口讲,眼睁睁看着一个年轻生命逝去了。师父,我太对不起您,对不起众生了!

师父将我从满身病苦的绝望中捞起,难道就是为了一味承受邪恶的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吗?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能成就大法弟子的修炼之路。大法弟子神圣的使命感冲破层层雾霾,象金子一样亮起来了。

我隔三两天就到玉子家和她一起学法,鼓励她站起来炼功。在和新学员一起共同精進的日子,我感到旧势力强加在我身上的败物象褪壳一样在一层层剥离,每剥一层,这一层就透亮了,我的怕心就少了很多。

就在玉子一天天好转的时候,她妹妹从外省来了,一看我教她姐姐炼法轮功吓坏了,黑着脸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摆明了是驱赶我。玉子在她面前也变得躲躲闪闪。可是在这一刻,我的心很平静,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在救她姐,谁也干扰不了我。我用笑脸对她的黑脸,鼓励玉子向妹妹讲真相,救度她。玉子也加大了学法的力度,这些天她常常一天学法四个多小时。大法使柔弱的玉子变得慈悲而坚定,她用刚刚领悟的法理,向妹妹讲起真相,并劝妹妹三退。虽然妹妹表现得似乎更加反感,但是玉子在妹妹面前已经堂堂正正的修炼了,妹妹背后的邪恶因素溃败了。在这个空间的表现就是妹妹无奈的离开了玉子家。几个月后,玉子从一具骷髅变回了一个容光焕发的美女。

绝处重生的玉子就象一个初生的生命,她说,出门就想在大街上写“法轮大法好”,见到街上忙碌而木然的众生就会流下可怜他们的眼泪。玉子用自己的切身经历向亲朋好友、邻居、同事不停的洪法,告诉他们“我就是大法真相,快快了解法轮大法吧!”她天天想的是还没有去找哪个有缘人讲真相。

很快,她引导了七个人走進了大法修炼。玉子的状态让我想起了我得法初期,买了许多大法书,把办公室的书柜摆得满满的,见谁都想送一本。几年的压抑、孤单与举步维艰,竟然在帮助玉子这个新学员的过程中一扫而空。

一个接一个的新学员進来,让我们这几个老学员忙碌起来,我们忙着教新学员五套功法,给新学员们找大法书、刻录炼功光盘、录制mp3,忙着帮助组建学法小组……同时,在这种形势下,老学员们也开始各自积极洪法,新学员一下子增加了十几个,五个学法小组二十多名新老学员共同修炼,给当地带来了一个全新的修炼状态。几年中或被孙辈拖累着的,或沉浸在情中不可自拔的老学员,都不同程度的挣脱各自的羁绊,从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忙碌中,不断来家骚扰的社区、派出所人员这两年也不见了。我们才悟到,这哪里是我们在帮助新学员,分明是师父安排这些新学员帮我们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呀!

三、在帮助新学员中得到锤炼和升华

我们几个老学员商量说,考虑到安全问题,只鼓励新学员向自己的亲朋好友洪法,甚至和他们说,新学员目前没有讲真相劝“三退”的任务。可是这些新学员大多数一進入修炼马上就上了明慧网,对师父正法進程有所了解,许多事情也都知道。玉子看到我们做真相资料的技术能力很有限,就去找几年前曾经给她发过《九评》的一位年轻男学员。这位小伙子很热情,马上要见我们做资料的同修。有老学员说,做资料的人不能去见,现在特务很多怎么能随便带人去接触呢?要注意安全。玉子说,我们两家都认识二十多年了,特务?怎么可能呢!玉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小伙子带到家和我们认识了。原来这小伙子是很早就得法的老学员了,对电脑很熟悉。

新学员海卿(化名)得法三个多月就回到外省家乡洪法救人去了。可是到家一看,大法在当地洪传得非常普遍了!于是她就跟着家乡同修一起到大街上面对面发真相资料去了。

另有一个新学员小卫(化名)说,他自己在钱上写真相短语了,还盘算着自己写真相标语出去贴呢。

新学员自发做三件事,给我们这几个老学员带来了压力。我们认为“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邪恶的虎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呀!谁知道海卿从外省回来,竟然带回了整整一个资料点的设备,说是外省同修支持我地的。说以后还会继续支持我们。海卿和玉子带来的小伙子一配合,很快做出了多种漂亮的资料和神韵光盘。小伙子还向我们介绍了手机讲真相项目。那时候,我们除了神韵光盘是面对面发外,其它资料都是不当面发的。那次,我和海卿一起上街,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竟然发起小册子来了。我吃惊的看着她,只见她笑眯眯的递给人,说:“送给你,这是有福气的东西。”我看见,绝大多数的人都收下,很多人还谢谢她。

这一瞬间,我看到的是一颗纯净的心,没有阴霾,没有恐惧,没有一点负面的东西。只装着师父的教诲,只装着众生。我忽然感觉到羞愧得无地自容。我开始向内找:我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状态?我们为什么把新学员这种状态看成是需要纠正的“问题”?到底差在哪里?是我有问题还是新学员有问题?

漫长的十几年正法修炼,我们在艰难险阻中经历了太多太多,好象有点饱经沧桑。我们所经历的难道都是沧桑?师父要我们正面接受教训,可是受迫害后我心里装的多是什么呢?是被迫害过程的恐惧记忆,是怕。虽然我也常常说要去掉怕心,可是在去做证实法的事情的时候,往往在“注意安全”、“冷静”、“理智”、“还不成熟”等等的理由下或者绕开走,或者放弃了。这不正是旧势力所要的吗?它要的就是你的怕,就是你的放弃呀。我这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

我继续向内找,新学员自发做真相资料,我们为什么看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是不懂怕、是欢喜心、显示心?他们的心里是没有装“怕”,心里充满的是大法的美好。“怕”是旧势力通过一次次的迫害强塞给大法弟子的,使它一次次的被增强,强到你自己都认为是自己在害怕。这不是我,我要否定它,清除它,不承认它!我继续向内找:我们为什么老要新学员“考虑整体”?其实是怕一旦出事会牵扯自己!这是“私”!

这么一找,才发现自己身上有这么多的肮脏的败物,心里装着这样的东西,怎能不步履沧桑?我发正念,求师父帮弟子去掉它!我不要它!我要象新学员一样,就要象刚刚得法修炼初期的时候一样,心里只装师尊的教诲,只装众生。我越来越领悟,师父为什么要反复讲“修炼如初,圆满必成”[1]的法。

从这以后,我开始了面对面发放真相资料,其他新老同修也陆续都面对面发放了。现在我们有了技术精湛的同修,有了最新最好的设备,有了越来越多做三件事的同修,除了一如既往的洪法,发放真相资料,我们已开始了打真相电话、面对面劝三退,各个项目做得平稳扎实。

还有新学员在洪法中不断的進来,其中包括好几位高阶层的人士,学法小组还在不断增加,新老学员在比学比修中使修炼环境变的越来越好。

回想当年“七二零”后,我们从三个刚刚得法的新学员在步履蹒跚的摸索中前行,到今天,一大群新老弟子助师正法,真是每走一步,怎么進、怎么退、什么时候,什么人進来,带来什么状态,师父安排的多么的有序,只要我们真正的信师信法,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紧紧跟上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就能在每一层次中领悟这一层次的法理,升华到这一层次中去。

在十几年的洪法,和帮助新学员的过程中,表面上我们是在为别人付出,其实是我们自己在其中得到锤炼和升华。想起二零零零年我到长春胜利公园,就想当年师父就是在这里开始向人类及层层天体洪传大法的,当时的法轮功看似那么的弱小,可今天,“真、善、忍”的光辉照亮整个人类空间及层层苍宇的。我们这个小小的修炼群体,就是正法洪流中的一个小小缩影,不管旧势力变换什么邪招,强塞進来什么东西,我们只记住“真、善、忍”的法理是不变不动的,是永远美好而超常的,就能保持修炼如初,最终将果正莲成。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