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北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头目李爱军等人的暴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头目李爱军,男,五十多岁,家住定兴县种子公司院内北楼3单元4楼西门,后任县“610”副头目,现在县信访局上班。

李爱军等恶徒们在洗脑班利用各种刑具行恶、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失去人性的疯狂毒打,用电棍、木棒、吊铐、橡皮棒等,旁观的人看了都被吓得脸色苍白,缩成一团,连伙房的师傅因看不了这些而辞职。

定兴县固城三街法轮功学员熊凤霞二零零二年十月中旬在洗脑班被活活打死,全身上下遍布瘀紫痕迹,前边有四十三处打伤,手腕上留有铁链的深深印痕。熊凤霞被关入洗脑班时,好几个恶棍一齐上去将她打倒在地,而且这些恶棍还疯狂叫嚣:“把你打到火葬场里边去。”

定兴县柳卓乡马村法轮功学员杨继先二零零一年约阴历九月份被绑架到李郁庄迫害二个多月,其中酷刑摧残手段恶劣,用橡胶棒打、木板钉钉、毒打、站军姿、俯卧撑,等迫害手段强迫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致全身伤残,并勒索钱财一千五百元。杨继先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含冤离世。

定兴县贤寓镇百楼村法轮功学员耿金柱,二零零一年九月被劫持在李郁庄洗脑班。恶徒对耿金柱用尽了酷刑,有一次,几个恶人用胶棒打了一宿,恶徒们累的气喘吁吁,打的他浑身黑紫色,肉都离骨了,身体肿的原来的衣服都穿不上了,惨不忍睹,口出异物,把内脏打坏了。耿金柱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多岁。

对被绑架到李郁庄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李爱军等恶徒先来个下马威,横竖找茬毒打,还经常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光盘,看完后还逼迫说体会,不说违心话就挨打,法轮功学员稍有抵触,他们就拳打脚踢,打嘴巴,逼法轮功学员说违心的话,实际上是邪党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庭带来的损失,给家人带来的痛苦与悲伤及经济损失,他们非要法轮功学员污蔑大法说是修炼法轮功造成的,不说就说思想有问题,就要遭毒打,就要被关押几个月甚至一年最后还要家人交几千元罚款才让回家,甚至采取各种体罚。如:站军姿,两腿叉开压腿,做俯卧撑一百个到三百个,单腿蹦二百米,双腿蹦二百米,鸭子步二百米,双手抱头两腿起蹲五十次。

原来李郁庄洗脑班副头目,楼标文(男,现在三十多岁,家住老人局家属楼,在县政府上班),每天上午上所谓的政治课诽谤大法,还天天下午逼迫法轮功学员跑大圈,老太太跑不动就拿大皮管子打,半夜起来让法轮功学员自己找对,互相背着跑二十大圈,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都走不动路了还让背着人跑,背不动就拿棍子打。做不了就一群人围着打,拳打脚踢,有时就拿棍子打。实在做不了的,就强制背朝天双手拄地好长时间,有的老太太心脏病复发,病倒在床。

当时的恶人有:李长青,男,当时三十多岁,一米七多,现在在定兴广播局上班。李刚,男,当时二十多岁,一米七八左右。王志刚,男,当时二十多岁,一米七左右,现在在土地局上班。张志远,男,当时二十多岁,一米八左右,现在在定兴自来水公司上班。张克新,男,当时二十多岁,一米七左右。刘永春,男,当时二十多岁;刘金水,男,当时三十多岁;马凯华,男,当时二十多岁,一米八多。

恶徒王志刚还曾拿狼牙棒打法轮功学员的腿,打得满身伤痕。王志刚整天嚷着活埋法轮功学员,搞精神恐怖,他让一位已经被他们遍体鳞伤胳膊肿得跟腿一样、颜色跟茄子色一样的法轮功学员做二百个俯卧撑,做不到数目,王就跳高用皮鞋踹法轮功学员,此法轮功学员的腿腰被打坏。

这些中共暴徒们还在树上拴了个绳套,逼法轮功学员一个腿站着,一个手扶着树。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用嘴吊着便桶跑圈,用脖子挂着便桶跑圈。李长青、刘永春还把法轮功学员谢文平(女,六十岁左右)用手铐将双手双脚铐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拳打脚踢是家常饭,李长青打了她好多大嘴巴,致使谢文平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直至生命垂危才让家人接回家,回家时间不长就离开人世。

李长青、刘永春还将一女法轮功学员(六十岁左右)铐在死人床上四十多天,每天晚上双手用铁链铐在床头上的铁栏杆上,双脚都要用铁链铐在床尾的铁栏杆上,不让上厕所。这位法轮功学员白天都不敢喝水,吃很少东西,由原来一百三十斤瘦成一百来斤,经常被他们毒打,鼻青脸肿,嘴巴肿起老高。恶徒们还经常必她做俯卧撑一百个,有时候还让做二百个,膝盖骨被打坏,现在走路有时还疼。

恶徒们还逼法轮功学员双手端一盆水,往外流一点就挨打。他们这些人还群起而攻,拳打脚踢,用皮鞋把一女法轮功学员的胸部踢了个大口子往外流血,衣服都被血染红,摊在床上好几天。还让一男法轮功学员嚼带字的纸然后咽到肚子里去,还曾将此法轮功学员吊起来毒打,拿木棍子毒打,拳打脚踢更是家常饭,身上都肿起老高,手铐铐得手腕还都青紫色,家人看后,失声大哭。还逼一男法轮功学员双手撑在乒乓球案子上,双脚着地好长时间,李长青还时不时的拿棍子打几下。

这些恶徒们还把一女法轮功学员乱棍打的昏死过去,还说此法轮功学员是装的,就往她身上泼凉水,醒过来就用电棍把全身电击焦烂,电得不省人事,送到医院,不知多长时间法轮功学员才醒过来,电击得浑身乌黑,回家好长时间还那样。

还有一位被绑架到这的法轮功学员被这帮恶人拳打脚踢、竟敢拿烧好的蜂窝煤烫他的腿,烫的满腿伤疤。后来还往饭里放上不明药物,导致此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多年,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家人照料。

恶徒们有时还逼法轮功学员双手扒在墙上好长时间,掉下来还要拳打脚踢。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一边脸被楼标文用皮鞋打得肿起很高,跟馒头似的。李刚抓起女法轮功学员的头发把法轮功学员拎起地面,马凯华在前面打法轮功学员嘴巴、耳光,导致此法轮功学员耳朵失聪好长时间。

朱小涛等恶警还从家中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李郁庄洗脑班,以李爱军为首的邪恶之徒,用尽了邪恶之大全,最后把此法轮功学员折磨成精神病,还说她装的,竟敢逼她吃大便,此学员多次吃大便,他们才确认是精神病了。

李爱军妻子曾亲眼目睹他在二零零二年用电棍和桑木棍把年近六十岁的熊凤霞吊起来毒打,恶人马凯华、张克新也是参与此事件其中主要凶手之一,最后打得内脏出血,离开人世,她都不以为然,作为女性没有一点善心,二零零四年她身患癌症,做了两次大手术。

被绑架到那的法轮功学员被勒索交二千元,三千元,六千元不等生活费,却吃粥、咸菜。洗脑班暴徒们自己吃鱼吃肉,花天酒地。

李郁庄洗脑班没有登记注册,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或公开的政府文件确认其性质、地位;它没有任何的组织章程,不受任何机构监督,但它拥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而可以随意拘禁任何人的权力,里面的主要人员(除少数保安警察)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着超出执法者的权力,甚至拥有打死人而可以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的权利。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它都是个非法机构,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私设的法外黑狱。

李爱军宅电:0312―692510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