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黑龙江女监四年折磨 宋春媛回家全身剧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法轮功学员宋春媛,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受迫害。今年四月底宋春媛四年冤狱回家时,全身浮肿,全身的骨头和筋都疼,有时是剧痛,身体不动弹骨头都疼,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宋春媛,五十九岁,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曾遭特大车祸致残,后来又身患尿毒症。她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得以健康,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宋春媛将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却被中共五次绑架、二次劳教。二零一一年又被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以下是宋春媛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宋春媛
宋春媛
宋春媛浮肿的腿
宋春媛浮肿的腿

一、冤判四年绑架到女子监狱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宋春媛骑自行车到塔河县大修厂居民区,被恶人郭立军恶告,被塔河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恶警李喜忠及塔河塔林派出所警察绑架,宋春媛遭到国保大队长李军恶骂、殴打。恶警对她非法抄家,将她劫持至塔河看守所。

宋春媛在塔河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几个月后,被冤判四年。宋春媛写了上诉书给大兴安岭地区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宋春媛被塔河县国保警察韩德刚和看守所姓李的女警绑架到了黑龙江女子监狱。

二、长时间酷刑坐小凳 逼迫转化

到了女子监狱,宋春媛被关押到了十一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被称为狱中狱。

每天早晨五点起床,酷刑坐小凳,逼着放弃信仰、写所谓的“五书”。宋春媛不写,就天天被逼坐小凳,早五点半一直坐到晚上九点,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外,都坐小凳,就关在一个监室里,两只手不能放在一起,腿不能伸直,不能闭眼睛,闭一会儿眼睛得把包夹们吓死。

宋春媛被折腾到二十二天后迫害又加码了,改至每天早晨五点钟坐小凳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法轮功学员们被坐的臀部黑紫、肉坐的都变得很少,这都是很普遍的现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臀部都坐烂了。还有一个学员被坐到一百一十七天之后,再被加戴刑具双手背铐坐小凳三天三夜,还不让睡觉。这个学员实在承受不住了,被逼写了“保证书”。写完就后悔了,就声明,被转到别的监区,还被问:是不是真转化?这个学员说不是真心,结果又被送到十一监区转化,又罚坐了一百一十七天小凳。

哈尔滨阿城县的谭桂英就因为立掌发正念被毒打的鼻青脸肿。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在宋春媛被迫害坐小凳坐到三十五天左右时,宋春媛明显的全身哆嗦,身体渐瘦,他们就上来五个人,有抓胳膊的,有掰手的,有拿着纸的,强行抓着宋春媛的手在空白纸上按手印,他们把宋春媛手上的肉都抠掉了三块。他们邪恶地说:“你自己不转化,我们往前推你一步。”他们告诉宋春媛的家人转化了,就可以来探视。

转化的就开始答邪恶答题,骂师父、骂大法。宋春媛不骂,不配合他们,他们就进行邪恶的感情转化,又哭又劝的。关押到第七个月的时候,宋春媛被劫到了十监区,他们问宋春媛是否转化了,宋春媛说:“那是他们强行按着我的手签的,我没转化。”宋春媛又被逼坐小凳,由于宋春媛身体状况差,在十监区三天 ,就被送到了监狱医院。

宋春媛被劫到了医院还是被坐小凳,从上午六点到晚上八点,逼坐小凳。宋春媛全身浮肿,腰痛,肾疼,身体活动一点就累的受不了。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就因为宋春媛跟同修说了句话,恶犯包夹就对宋春媛不依不饶的又骂又喊了一个小时,还要宋春媛码坐。因为宋春媛的身体实在撑不下来,宋春媛自己跟警察要求中午休息,这样才让宋春媛中午休息一个多小时,中午可以不坐小凳,宋春媛上午和下午还是被坐着小凳,其他同修中午也不能休息也得坐小凳。

宋春媛肾疼去厕所去得勤,他们就规定宋春媛五个小时去一趟厕所,而且每天给宋春媛限制用水,给宋春媛连喝带用的水只有半暖壶(小暖壶)。后来狱长史耕辉去监室,宋春媛跟他说:“她们不让我去厕所。”史耕辉说:“那你就转化,转化后你想十分钟去一趟就十分钟一趟。”宋春媛说:“你这里不是可以搁不转化的嘛。”后来他答应了宋春媛可以去厕所。

宋春媛在医院呆了一百天,天天被坐小凳,坐了一百天宋春媛又被劫回十监区。

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罄竹难书

宋春媛在十监区没有被坐小凳,宋春媛在这里呆了四十天又被劫回到了三监区。宋春媛在到了三监区关押了二个月。

在三监区有个叫蒋金波的法轮功学员,五十来岁。恶人逼她蹲着报名,蒋金波不配合邪恶不蹲着报名,恶人们打,她就喊:法轮大法好。就被四、五个犯人上来用胶带把蒋金波嘴封上了,打她她就喊:大法好,恶人们作恶听不了“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把蒋金波强行拖到了库房,捆绑了一天一宿。

加格达奇的同修李巍,因为要去厕所,也被打。

监狱把一、二、三、四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归到了十一监区,说是统一管理,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没有被转化的。被转化的学员都被劫到了七监区和十三监区,被奴工劳动,为邪党监狱创效益。

在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宋春媛被劫到十一监区。所有人的行李被褥全都折开,检查看是不是有法轮功经文,身上里外衣服全被脱下来检查。不让背大法,不让炼功,不让发正念。邪恶制定邪恶的五连保制度,四、五个人看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如果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炼功了,发正念了或学法了,其他四个刑事犯包夹全都扣分、加期,影响他们减刑。这是邪党监狱整的故意让刑事犯仇视法轮功。

在二零一三年五月,宋春媛被医院检查出肾积水,宋春媛要求中午休息。大队长非得让宋春媛去看病,多少次非得让宋春媛去看病去,后来宋春媛没有钱了才没去上。

到了二零一四年五月份,来了一个新大队长叫王晓莉,开始给法轮功学员定奴工任务。因为宋春媛的身体情况,没给宋春媛订任务,但也偶尔有忙不过来时候,也得跟着干活。法轮功学员都是按岁数给订任务,与刑事犯一样订任务,因为宋春媛身体的原因,能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左右,其他法轮功学员得不到休息,还得干活,一般情况是从五点三十分干到晚上十点,有时候从早上五点三十分开始干,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有时干到清晨一点钟,一宿就睡一、二个小时。做装衣服的包装纸兜子,要粘兜子,穿绳等一道道程序,超时间超负荷繁重的奴工劳动,折磨法轮功学员们,就这样一直干到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末。超时间超量的劳动,监狱被人告了,就改为早晨五点三十分干到晚上八点钟,期间让吃饭。关押走廊这边监室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去劳动,因此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都被罚坐小凳三天。关押在走廊对面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劳动,那是十二月份寒冷的天气,法轮功学员林秀梅不干活,恶犯周丽丽等人把林秀梅的衣服扒掉,用凉水龙头哧林秀梅身子,给弄到厕所里冷水哧完了,又冻了四十分钟,后来恶人们一直折磨到林秀梅答应干活为止。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份,被关進小号的法轮功学员,这个小号非常残酷,每天只让吃二两粥其它食物都不给吃,整日见不着阳光,不让多穿衣服,正直寒冬腊月,法轮功学员如果不配合邪恶就被铐在地环上刑,从小号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肾全坏了,都憋不住尿。二零一五年三月份,又一位法轮功学员关了小号。

前几年,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一个男恶警突然上去猛劲儿一推,一下就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推撞到了暖气片上,被撞死了。

宋春媛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了四年,在出狱时,让宋春媛签字,他们说是邪教,宋春媛说:“迫害真善忍的才是邪教呢!”在出最后一道门时还问宋春媛:“你犯什么罪?”宋春媛说:“我没犯罪。”跟前警察说:“她是学法轮功的。”

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宋春媛结束了漫长的四年冤狱。除了家人外,去接宋春媛的是塔河县610主任、塔河国保杨凯和另一个女警察。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年的折磨迫害,现在宋春媛全身浮肿,腰、腿、胯骨,臀部、脖子等骨头和骨头缝都疼,宋春媛全身的骨头和筋都疼,有时是剧痛,她用手擦一擦桌子都擦不了,身体不动弹骨头都疼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