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病秧子变得精力充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从小体弱多病面黄肌瘦,家人叫我小病秧子,小学刚毕业就得了肺结核,从那以后小小年纪病都来了,坐着都心慌,心律不齐、心动过速、坐骨神经痛、脑神经痛、常年胃痛、腹胀、严重过敏性鼻炎,光是鼻炎就把我折腾的不得安宁,这鼻涕白天流晚上流、躺下睡觉也流,把鼻子用纸堵上,张嘴喘气就从嘴里往外流,还伴随着打喷嚏流眼泪,眼睛也有病,泪管堵塞,两眼角余肉红红的,痒的难受,手不离眼整天搓个不停,还有过敏性哮喘、低血糖。

结婚后这些病不但没去,又增加了许多怪病。总觉得自己在这个世上是个多余的,看谁都比我强,就是总想哭,早晨醒来没等起床枕头就哭湿一大片,自己也莫名其妙,又添了梅核气,平日里或吃饭、睡觉,总有个球在嗓子眼儿堵着。我拖着满身是病的身子,熬过白天熬黑夜,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熬到头。

丈夫脾气暴躁,我的脾气也不好,婚后两人说话就呛,谁也不让谁,大打、小打,老病没去,又打了一身新病,整天看电视、找报纸,找能治我病的地方。丈夫在外沾花惹草的,气得我不想吃,不想喝,胸口胀的满满的。大嫂说我:你这不成了气肚子了吗?这么爱生气。婆婆说:刚这么年轻就这一身病,等到我这岁数你可咋办哪。我说:我还没到您这岁数就比您病还多。

丈夫整天骂我是扫帚精、丧门星,整天挂在嘴边上骂,不顺心就打,我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我恨丈夫,不想活的心都有。这一肚子苦水加一身的病,整天全身无力,头晕脑胀,去看病医生给别人开的中药都是三、四包,给我每次都是七大包,我家的头号大药锅都盛不下一付药量,干脆用盆熬。有病乱投医,只要听说有治我这些病的地方不管多远我都去。南边的、北边的中医、西医、偏方、一趟又一趟,拿回家的药就别提多全了,也没能治好我的病。丈夫说家里的钱都让我吃药了。天天愁自己这身病,民间看仙的也去了几家,点穴的、按穴的、推拿的、烟头看病、香头看病、烧纸、烧符等、还有茶叶水等都无济于事。我和一个姐们说,谁能看好我的病,我冲南冲北给他磕响头。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喜得法轮大法,先从别人那请来了《转法轮》和《大圆满法》,一晚上第一套功法的第一个动作都没学炼完,就一趟一趟的往厕所跑,只要一抻就往厕所跑。就这样一晚上也没学炼完一个完整的动作。第二天跟同修说,他说:真好,那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哪。那时我还不太懂这些,原来是好事啊。

我每天就爱看《转法轮》,因为我看到书里的字都是五颜六色的金光闪闪的,特别漂亮,越看越爱看,每天都看到后半夜,从书里知道了人为什么来到世上,人活着的意义。就这样,不知什么时候全身的病都飞走了,人也精神了,气色也好了,心态也平和了,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变化,心里豁亮极了,感觉不是从前的我了,就象重新又活了一次。

家人也都看到了我的神奇变化,都说:这法轮功真好!过去全家人就你身体差,五、六月份人家都穿裙子了你还穿棉裤,夏天出去头上还包着围巾。现在可好了,全家人就你是一个健康的人,没病不吃药,我们都不如你了。丈夫看到了我的身心巨大变化,无病一身轻,精气神十足,他也开始炼法轮功,也在发生着身心的变化,家里的气氛也融洽了。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二零零一年冬天,我被当地警察绑架到看守所,遭到毒打,被灌药,穿单薄的衣服被拖到外面冻。回到家人已经脱相了,家人都认不出我了。大嫂说:“这盖上纸就能哭了。”意思是人不行了。婆婆说:“你们谁也不要管她炼功,有师父保护她,她死不了。”我通过学法炼功,几天就恢复了健康。大家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奇迹。

我现在五十多岁,每天上班,学法炼功,讲真相,精力充沛,三十多岁的我都无法和现在的我比。是大法救了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