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德阳市主治医师控告恶首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法轮功学员米文菊,今年六十六岁,自从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的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她本人于二零零二年非法拘留后,一段时间被禁止行医,收入严重受损。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米文菊控告江泽民给她及她的家庭带来的灾难和损失。

米文菊,家住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自开诊所,是一位执业四十多年的主治中医医生。她的丈夫原来身体不好,一九九七年,修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精力也充沛了,米文菊感到不可思议,她作为一位资深的医生没把丈夫的病治好,丈夫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她带着好奇的心认真的看了《转法轮》,原来这本书通俗易懂,使她明白了人来世上的目的、如何去做好人、产生病根本原因等等。

从此,米文菊开始炼法轮功,她的慢性肠炎、肾功能不好、经常拉肚子等都好了,精力也饱满,心情愉快。她明白了作为医生,不光要治患者身体的疾病,还要治疗精神心性上的疾病,人的病才能治好,她按师父教的,做事要为别人着想,处处要为患者着想,为病人服好务,也得到病人的肯定和好评。

米文菊在《刑事控告书》中指出,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亲自发起、指挥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不是任何基于刑事法律或程序的执法行动,完全是一场法外的政治运动,在其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为了使自己见不得人的命令畅通无阻的执行,在国家行政单位之上、在国家法律之外,建立了“六一零办公室”,专门指挥和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拘留、关押、劳教、判刑、洗脑、酷刑等等迫害,操控了法院审判的程序和结果。一人炼功,株连单位,株连领导,株连家庭,株连子女的连坐性的灭绝政策,把大陆民众拖入内乱,残酷政治斗争之中,人人为敌。

米文菊表示,自己深受其害,曾失去人身自由,被绑架、非法抄家四次,吊销行医执照半年,人格被侮辱,身体受到残酷折磨,生命没有保障,给本人、家庭、子女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和伤害。米文菊为维护宪法和法律,匡扶正义,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法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下面是米文菊遭受迫害的简述:

四次非法抄家

江泽民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后,我家宁静的生活突然消失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时,中共几乎所有喉舌污蔑抹黑法轮功。第二天下午,黄许镇派出所所长方军,带着姓杨的警察到我的诊所,到屋里到处查翻,并把我带到许镇派出所非法审讯。我详细讲了炼功情况,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没有任何组织形态,有个警察忙着记录。问完后,他们说你可以回去了。这是第一次非法抄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晚上,我和丈夫杨代福住在黄许镇的家,深夜十一点多,黄许派出所和德阳旌阳派出所警察闯进门,在家里翻箱倒柜,并将我丈夫强行带到在德阳的家,也是强行抄家,我丈夫问为什么抄家,派出所人说是区委主要领导定的,他们只是“执行公务”,后把丈夫带到派出所非法审查。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黄许镇派出所吉昌达、龙杰带着警察到我诊所,一进屋翻箱倒柜。

约是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我还在非法拘押中,警察把我从拘留所押回黄许镇的家,德阳市旌阳区人大的钟进寿、德阳市旌阳区六一零、黄许镇武装部长尹华贵和镇派出所所长袁学东、指导员蒲某的等几十人早已包围了我家,下午一点三十开始从一楼抄家;二楼的钥匙没在我身上,三点多钟终于把小妹弄回来了,把二楼的东西摔得满屋都是;三楼是他们请社会上的人抄,把药房口袋的中药全倒出来,也弄得满屋都是。有一人摘下我的“杏林春医馆”的吊牌。袁学东在客厅里大声吼:就这些吗?值钱的没有,你们这么穷酸。最后,他们强行把“杏林春医馆”的吊牌拿走了,把我“杏林春诊所”封了,又把我绑架到旌阳区拘留所迫害。

两次非法拘押

二零零一年一月上午九时许,黄许镇治安办来了两人到我的门诊处,谎说镇领导找你有事。当时,我正忙着看病,还有两个病人等着,我说等看完这两个病人马上去。来者说不行,领导忙在等着呢,只要十来分钟,就回来了。我信以为真,可是一到镇上就被关起来,逼迫反复不断地看污蔑大法、污蔑法轮功学员的央视新闻。过了年,出了“天安门自焚”造假事件,我不能回家,最后,我被勒索三千元,非法拘禁了十八天,才获得自由回家。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圣山村一农户法轮功学员家里,谈论修炼心得体会。旌阳区国保大队长洪奇带领警察和黄许镇政府干部、黄许镇派出所几十人,把在现场九十余人一个一个绑架上车,拉到旌阳区拘留所。有些法轮功学员被打得皮开肉绽,我和杨红莉等多人被捆在水泥柱子上,直到第二天吃午饭才放下来,手脚麻木不听使唤了,下午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直接送押送旌阳区拘留所,我被非法拘押十五天,身心受到摧残和折磨。

重开诊所 但迫害造成收入严重受损

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需要钱,女儿在读书,也需要钱,四次被非法抄家,家里什么也没有,我被逼迫停业,没有经济来源,这日子怎么过啊,唯一的办法只有卖房子了。之后,多次找“六一零办”、国保大队、旌阳区卫生局,要求开业行医,卫生局说“六一零办”说了算,“六一零办”说找国保,他们互相推诿,最后国保和卫生局同意我开业。

我租房行医,但是情形已今非昔比,原来的病人现在不敢来看病了,看到我,也不敢打招呼了,也有来看病的,拿了药马上走,不敢多说话,他们说:“(中共宣传)法轮功同党和人民争夺群众,要我们同法轮功划清界线,同法轮功斗争,和你接触多了,怕带来麻烦。我们知道你是好人,医术也不错,现在形势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修炼法轮功主要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和净化心灵,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没有破坏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

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为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才是真正破坏法律实施者。我控告江泽民也是为了唤醒那些被谎言蒙蔽的世人、那些被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尚存人性的组织实施者、参与者,最后他们成了替罪羊,才是最怜的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5/四川省德阳市主治医师控告恶首江泽民-311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