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摧残 辽宁阜新小学教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多次被绑架;被强灌浓盐开水;被关进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导致生活不能自理;曾一度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辽宁省阜新铁路小学教师秦翠莲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刑事控告书,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

秦翠莲,五十五岁,辽宁省阜新铁路小学教师。年轻时,因心脏病、高血压、肾病等多病缠身,苦不堪言。心脏曾一分钟只跳三十五次;夏季七、八月份也怕凉,得把关节包上;后又得了肾病,导致不排尿;吃饭五分钟都坐不住,多方求医却没有效果,再后来,医院无能力再治疗她的病,因为西药不能再用,不是过敏就是血管不进药还往外渗。那时她的孩子六岁,在别人来看,这正是让人充满希望的时候,她却在心酸无望中等待着生命的终日。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朋友向她提起自己的一位同事,常去法轮功的炼功场,结果一些病就好了。那时,对于她的病,除了医院她什么也不信。但求生的本能让秦翠莲也想去炼功场看一看。

那次经历秦翠莲至今难忘:“一九九六年四月下旬的一天早晨,我去了炼功场,奇迹出现了,我站在炼功人后边,身体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到第四套功法我也和大家炼了起来,奇迹出现了,回家六个小时没有躺下,还干着家务,晚上我决心去听法轮功师父讲法,丈夫用自行车送我,回来我竟自己走回家。”

法轮大法给秦翠莲带来了希望,从此她开始走入修炼。她说:“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学法成了我生活不可缺少的,改变了我对生命对生活的认识,明白了人生道理,不再用生老病死的无奈思想去要求别人对我好,而是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言行,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个好人,更好的好人,真正走入修炼。”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公然违背宪法,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迫害。在法轮功修炼中身心受益的秦翠莲,面对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她想以自己的亲身见证,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让人们明白真相,不被谎言蒙蔽。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真诚的愿望,带给她十六年的屡遭迫害,身心备受摧残。

在控诉书中,秦翠莲写道:“警察手拽我的头发猛击墙,野蛮灌浓盐开水,电棍电击,四肢连在一个小铁环上,在精神病院通电,灌不明药物,回家后还不断的被不法人员骚扰,在恐慌中度日,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摧残。”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1、在阜新看守所我被野蛮灌浓盐开水,灌完浓盐开水后,眼花缭乱,心如刀绞、刀林穿身,痛苦至极,睁眼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几天下来我的体重由九十多斤,下降到六十多斤,丈夫说我像个骷髅,牙齿的牙龈肉都没了,看着让人害怕。

2、给我送精神病院,用不明药物,绑在床上强行打针灌药,药后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不知道,这是我回家后,看我的人说的,在精神病院给我通电后,身体像一堆沙子起不来了,难受的无法言表。

3、锦州铁路分局二零零四年底给我送抚顺洗脑班,在那里洗脑迫害十几天,身体又极度衰竭。

4、二零零九年,我被平安西部派出所绑架勒索八千元,派出所后又到我家和单位去绑架我,被迫离家出走半年。有家不能回。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六年来,秦翠莲屡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被酷刑折磨,被非法抄家。这场迫害给她及她的家庭带来的痛苦不是这简单的语言可以说的清的。

她在控告信中表示:今天,我们依照国际法条款公布江泽民的罪状,希望能够提醒和敦促中国现政权,审时度势,在此历史的关键时刻,把握最后的、还有尚可选择的历史时机,依照国内司法条款定罪江氏血债帮对一亿法轮功群体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追究他们迫害致死几百万法轮功学员的滔天大罪。立即全面停止迫害法轮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6/屡遭摧残-辽宁阜新小学教师控告江泽民-311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