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几十里有我们讲真相的足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家与村书记家离得很近,镇干部经常到村书记家,时间一长,我们也都互相熟悉了,我就与乙同修互相配合,多次给他们讲真相。有时到镇政府去讲,其中有位年轻的副书记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给他真相资料,他也乐意接受。

一段时间有人到村书记家办事,乙同修给了他们一些真相资料,结果他们将乙同修举报到县里,有人传话说周二要到我和乙同修家检查,乙同修并未为之所动,说:“那我就面对他。无论谁到我家来,都是来听真相的,我谁都救。”后来一直没有人来。

几天后,我们碰到那位镇副书记,跟他说了这件事,他笑着说:“报也瞎报,绝不会有人到你家去盘查,这年头,谁还愿做替罪羊。”之后我送给他《九评》、《神韵》、《明慧十方》等光盘,他很高兴的接受了,并对我说:“你们给我可以,……注意安全。”我笑着说:“救人不分贵贱,只见人心。”他立刻竖起两个大拇指说:“好样的!”现在他也要学大法,乙同修又送给他一本《转法轮》

一九九八年春,我喜得大法,和无数同修一样,修炼不久,全身疾病消失,浑身轻松。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疯狂迫害,但是一天也没能挡住我做证实法的事。当时由甲同修负责去县城取资料,那时买不起三轮车,为了省钱,很多时候她都是步行二十多公里去县城,只有回来带的资料多时才肯坐车。有时脚会磨出大水泡、大血泡,脚脖子都会肿起来。资料取回后,主要由我拉着驾车往别的同修家送,再由他们在夜间到各村分发。运送过程中我们往往会弄些青菜萝卜等盖在上面。

当时不法人员在各个要道口日夜轮流盘查,有一次我们刚上公路,就碰到两个警察盘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回答:“我们上街卖菜。”同修甲又说:“我咋忘了带秤了?咱还得回去。”于是我们又回头绕道,把资料安全送到同修家里。有时资料不太多时,我就一个人挎着筐往同修家送。有一次我正扛着一筐资料往同修家送,路上碰到两个镇干部,其中一人说:“是她不是?”另一个说:“有点像。”我知道他们有点认识我,就立刻把头上的围巾往下拉了拉。他们问:“你是干啥的?”我回答:“我给亲戚家送萝卜。我种的萝卜特别脆,送你两个尝尝。”说着就从筐里拿两个萝卜递给他们,然后迅速离开了。

后来县城同修送给我们一台复印机,我就和甲同修一起,白天干农活,夜间复印真相资料,有时一干就是一夜。由于我不会骑自行车,无论远近,我只能步行传递资料,往返十多公里是常有的事。我小腿上坠着一个大肉瘤,走动时会来回摆动,有时路程远,回来后会把腿打肿,可我从来没有感觉苦,能跟着师父修大法,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事。

迫害开始后的最初几年,由于邪恶非常疯狂,走村串户送资料的事,我们多选在夜间,有时一夜不睡。有一年冬天刚下过大雪,吃过晚饭后,我和同修乙一起到邻村发资料,刚進村不久碰见两个人,他们大声喝斥:“谁?干啥的?”我回答走亲戚的。由于有怕心,慌忙中我踏進一个猪粪池,同修乙也滑倒在地,但资料一份也没掉出来。当时我心生一念:我们是来救人的,你们不配盘问。结果他们扭身走了,然后我们继续发完资料才回家。

近几年,环境相对宽松了,我买了电瓶三轮车,经常和几个同修互相配合,上集镇,串村庄,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过程中我们渐渐成熟起来,也修去了怕心,方圆几十里到处都有我们的足迹。

农闲时,通常我们是早上出发,晚上回家。有一天我和两个同修一大早出去,一路讲真相,一路发资料,不知不觉中就走出了四十多里地。中午我们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但我们谁都没有感到饥渴,在晚上返回到离家还有约三公里时,电瓶车行驶迟缓,显示电量不足,我就在心里和他沟通: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你有幸和我们几个一起救度众生,是你的荣耀和威德,你一定要配合好呀!很快,他又打起精神,顺利的把我们三人拉到家。第二天充电时,我发现三轮车的轮胎一点气也没有,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一路呵护着我们。

由于我们经常上街讲真相,与一些开饭店、开商店、摆地摊的生意人渐渐熟悉了起来,许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农村的腊月生意十分好,零钱成了抢手货,这些人就经常找我换小面额真相币,每年经我手兑换出去的就有好几万元,真相币在我们当地非常普及。

有一次,我在赶集的路上遇到一个卖肉的生意人,他说被人骗了四千多元钱,一些人围着听他讲事情的经过,我便借机跟他讲真相:“当今社会,人只向钱看,为了钱不择手段,这都是邪党的无神论害的,人不相信有神,不相信善恶有报,没有道德底线,什么坏事都敢干。当警察的抓好人不手软,却不敢管坏人。送你一本好书……看了你就明白了。”他高兴的接过资料,周围的人也都纷纷要资料。当我离开不久,听见后面有人喊:“别走,等等!”一个骑摩托车的人飞快的追上我,问我是否还有资料,他还没拿到。我随即送他两本,他高兴的说:“多谢,多谢!”当时我很激动:众生都在觉醒,等着被救度!

师父告诫我们:“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1] 请师父放心,无论到什么时候,讲真相救众生,我一刻也不会放松!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