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骨骼变形 四川李淑琴和女儿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绵阳科学城退休职工李淑琴与女儿苏南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苏南被迫害致全身骨骼变形,她们母女日前控告迫害的作俑者-元凶江泽民。

李淑琴、苏南母女二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尤其李淑琴的严重胃病,甲亢等多种疾病都被治愈。但是1999年江泽民发动了针对法轮功的一场灭绝人性的迫害,导致李淑琴、苏南母女二人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以下是李淑琴、苏南遭迫害的事实:

一、控告人李淑琴遭迫害事实

1、被绑架、非法关押洗脑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川绵阳科学城恶人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淑琴、刘挺军、高士勇、吴万蕊,到绵阳市看守所迫害。

一个月后,李淑琴、刘挺军被转到邪恶洗脑班,同时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长连、袁洋、闫清敏、张德秀、张玉珍、周水清等到洗脑班。洗脑班由绵阳科学城办事处政法委书记周振峰主管,科学城公安局局长杨雪、六一零主任刘爱民、六一零成员郑麒参与。

在洗脑班上,科学城部份负责人诬蔑法轮功,政法委书记周振峰拿着邪党出版的书天天“揭批”,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迫害三个月后,每人罚款二百元,才放回家。

法轮功学员李振荣、张金菊、董戈、王爱军、杨合勇被绑架到绵阳市看守所迫害了六个月后,转到洗脑班,迫害了三个月,被四川绵阳科学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法轮功学员高士勇在绵阳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七年。

这次对绵阳科学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在中物院党委副书记谭志昕的主使下,由科学城公安局局长杨雪(负责具体实施,由科学城国保大队队长刘爱民、副队长郑麒主要参与。当时参与迫害的警察还有刘斌(国保大队成员,现为国保大队队长)、费跃平(绵阳科学城公安局指导员)、肖伟刚(绵阳科学城公安局法制科)等。

2 、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九年七月,因恶人举报,绵阳市交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淑琴到绵阳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迫害。

3、被非法抄家,被绑架到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半夜二点,四川绵阳科学城六一零办公室和公安局警察刘爱民、刘斌、张亮、肖伟刚、绵阳市六一零办公室警察周哲等闯入李淑琴家中,非法抄家,没收电脑、打印机、切纸刀、刻录机、大法书等,并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淑琴到派出所,由涪城区二个警察非法审问。二十八日下午关押到绵阳市看守所恶警准备将李淑琴非法判刑,李淑琴绝食抗议迫害要求无罪释放。看守所将其铐在铁床上强行输液,第八天转到绵阳人民医院由警察看守,铐在铁床上输液。二十三天后,近七十岁的李淑琴全身出现衰竭症状,并咳血,因惧怕闹出人命,以取保候审一年,绵阳六一零办公室将李淑琴放出。

二零一零年十月,绵阳“610”及国保警察周哲与一个人一起来到李淑琴家中,宣布取保候审结束,强迫李淑琴签字。警察周哲说:“取保候审结束,但案子没结束”,以此威胁李淑琴。

4、被绑架洗脑、勒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四川绵阳科学城六一零及公安局警察刘斌、董××、费跃平闯入李淑琴家中,将李淑琴绑架到绵阳科学城和绵阳市合办的洗脑班(在朝阳机械厂招待所),两个月后才放回家中,并勒索李淑琴退休前所在单位科学城教委六万元,交洗脑班和六一零办公室,想以此引起科学城教委工作人员对法轮功的不理解和仇恨。

5、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四川绵阳涪城区城郊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李淑琴,中午李淑琴正念闯了出来,城郊派出所警察、科学城警察刘斌、杜世军等四人,和科学城基教中心保卫干事对李淑琴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现金等物品。

6、被非法监控

四川绵阳科学城对辖区所有法轮功学员住宅电话进行监控,和手机窃听,科学城教委派退休人员对李淑琴监控,如果李淑琴炼法轮功,就扣除教委所有职工每年三百元精神文明奖,以此挑动群众斗群众。

二、控告人苏南陈述被迫害经历

1、非法监禁洗脑半年,强制复原

我曾经在北京二炮计量站工作,一九九九年我为法轮功上访被信访局扣押后由单位领回,之后被二炮部队软禁在宣化一部队仓库招待所半年,被强制洗脑,二零零零年又强制办干部复原回原籍。

苏南被迫害前
苏南被迫害前
苏南被迫害后
苏南被迫害后

2、三年冤狱遭受酷刑,被迫害致全身骨骼变形

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因在北京清河地区发法轮功传单,向世人讲明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被恶人王印华(清河街道综治办干部)、岳长林(马坊村治保主任)、李安娜(马坊村村民组长)举报,被清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清河看守所关押,我户口所在地绵阳科学城向海淀看守所提供几十封我邮寄的宣传法轮功的信件,为此我被转到七处,当局企图判我五年以上重刑没得逞,又把我转回清河看守所。我为抗议非法关押并要求无罪释放,绝食二十七天,期间被送北京温泉胸口医院强行注射点滴药物,在看守所中为了强迫我吃饭,恶警让一号长在冬天脱光我的衣服,用冷水不停的泼我。

二零零一年我被海淀区法院审判长杨晓明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四川省女监。在四川省女监,因为我拒绝认罪,被罚站,而且恶警还将我同监舍的犯人一起罚站,以挑起犯人对我及法轮功的仇恨。

二零零二年我和其他共十四名法轮功学员,由四川省女监转到四川雅安的川西女子监狱(后此监狱搬到四川龙泉驿)。在川西女子监狱,因拒绝认罪,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遭受捆绳子等酷刑。我被关在一禁闭室,双手铐在铁窗栏杆上不能蹲下和坐着,只能站着昼夜不开铐(一天上厕所白天三次,夜间一次,每次二、三分钟,灌食一次,我一直绝食抗议迫害)。

十一天之后,我被恶警双手背铐在窗户上,前身向前弯曲,头向下无法抬起,十分痛苦。第十五天,我身体只有六十多斤,严重衰竭、生命垂危,但是恶警仍不放过仍强迫我放弃修炼,我被迫吞下一些金属工具以死抗议恶警的暴行。因惧怕出事,川西女监恶警将我转到雅安地区医院抢救,手术九个小时。九天后将我转到禁闭室,并再次强逼我认罪和转化,我拒绝。

在川西女子监狱被酷刑迫害,生命垂危时吞下异物,去医院动手术,胃上留下的刀痕
在川西女子监狱被酷刑迫害,生命垂危时吞下异物,去医院动手术,胃上留下的刀痕

为了逼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川西女子监狱还将我(那时我手术才一个多月时间,就又遭此酷刑)在内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集合到操场中,由四、五个犯人推着、拖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快跑,一圈后换上四、五犯人接着推同一个法轮功学员快跑,每次三、四个小时不停,直到这个学员气竭。

二零零三年九月临释放时,川西女监恶警还不死心,又威胁我释放后不让回家,要送洗脑班接着迫害。

我被迫害的严重失忆,全身骨骼变形,停经,牙齿脱落好几颗,右手手指弯曲,双手不能握紧和正常伸直,遇冷时手及脚苍白、剧痛、没有血液,身体十分虚弱。回家后,由于身体被摧残的太厉害,一直没有恢复健康,胳膊都不能正常抬起,只能干一些非体力的轻活。

3、奥运遭绑架洗脑、非法劳教二年半

二零零八年二月北京昌平国保大队恶警张帅、片警等人开着一辆车子将我和丈夫非法抓捕到昌平一洗脑班(原因是一名叫英子的人给人装卫星天线被抓,据说她认识我丈夫,又恰逢北京要开奥运,又有抓人指标,虽然没有搜到卫星天线,但为了凑人数,还是将我们夫妻抓走)。

洗脑班的强制转化没有改变我和丈夫对法轮功的信仰,二零零八年三月昌平国保恶人将我们夫妻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半,又经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卖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二零零八年六月在马三家劳教所的一个会上,一大队、二大队非法关押的坚定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我刚转到马三家女所三大队也站起大喊“法轮大法好”,由此三大队大队长不久将我转到一大队强迫做奴工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八日两天,一大队对一分队,二分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她们雇来了男警打手彭涛、张良等对不签“考核”的法轮功学员王春英(五十五岁,大连)、齐志红、王俊艳、(四十多岁,葫芦岛)、闫俊华(四十多岁,抚顺)、张英林(五十一岁,海城)、仲淑娟(五十五岁,大连)等人拳打脚踢、电棍电,同时上大挂(酷刑的一种)平均二十多个小时,凡是在“考核”上不签字的,都被打、被电棍电,她们是:张国珍、(五十一岁,阜新)、滕世云(五十五,鞍山)、林均燕(五十一岁,大连)、赵淑芹(四十七岁,北京)张淑霞(北京)、卢林(四十二岁,四川)、苏南(四川)、张淑丰(山东)、里丽(五十五岁,北京)、刘淑芝(六十岁,北京)、朱淑兰(五十八岁,辽阳)、孙小香(五十八岁,北京)、陈利荣(大连)、刘振玲、侯国宁(五十八岁,北京)、夏燕、李社莲、张淑兰等。

二零零八年十一、十二月在肮脏的弹棉车间做奴工期间,恶警原来强行让大家统一上厕所,后来普犯吸毒者唐巍被恶警选来当车间生产组长,她就不让去了,只准一个一个请假。因为流水作业,谁去方便就会攒一大堆棉活儿,那唐巍就可以随便骂谁,打谁,她也借机打法轮功学员。我被她用脚猛踹胃部,还有一次用拳头猛击鼻梁。恶徒们还想尽一切办法间隔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到哪儿“包夹”跟到哪儿。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恶警赵国荣、李秀荣将我叫到弹棉车间办公室,关起门来强制在月考核本上签字遭拒绝后,将我推倒,用拇指粗的胶木棒猛抽,打得我口中出血,我大喊“法轮大法好,不准打人”,赵恶警说“你最坏,你大喊想叫别人知道”。

二零一零年七月,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请我原籍四川绵阳科学城两名警察到教养院非法审问我解除后是否在北京工作,要求教养院恶警随时监控我的情况,然后这两名科学城恶警又到我公婆家大肆骚扰。

二零零八年~二零一零年我被强制干高强度的体力活,每天经常呕吐,骨骼变形剧痛,双手双脚经常不通血液苍白剧痛,身体非常虚弱,在非法关押两年半后又被马三家恶警加期十天才放出。

4、再次被非法抄家、骚扰,被迫跳楼左腿骨折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四川绵阳涪城区城郊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我母亲李淑琴,中午母亲李淑琴正念闯了出来,城郊派出所警察、科学城警察刘斌、杜世军等四人,和科学城基教中心保卫干事到李淑琴家进行非法抄家。当时我正在家中,因为害怕再次被绑架,从二楼窗台跳下来,不幸造成左大腿左脚骨折。住院期间“六一零”警察到医院监控我及家人,在我出院后,又闯到家里骚扰,并强迫母亲李淑琴在笔录上签字。

警察非法抄家,我因害怕被抓跳楼导致大腿骨折,今年我去本地骨科医院拍的钢板的片子
警察非法抄家,我因害怕被抓跳楼导致大腿骨折,今年我去本地骨科医院拍的钢板的片子

苏南大腿骨折手术后留下的刀痕
苏南大腿骨折手术后留下的刀痕

目前苏南左腿变形,小腿伤口不停流出组织液,腰椎变形不能直立,只能弯腰站立,身体瘦弱,迫害前体重一百一十斤,现在只有八十四斤,全身骨骼变形,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精神也非常痛苦。

苏南被迫害大腿骨折后四年,小腿上至今留下的溃疡面,一直在往外渗组织液,因身体虚弱,医院不敢动手术取出钢板
苏南被迫害大腿骨折后四年,小腿上至今留下的溃疡面,一直在往外渗组织液,因身体虚弱,医院不敢动手术取出钢板

这场本不该有的浩劫,给我本人和我的家人带来的痛苦、造成的损失不是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描述的。经济的巨大损失、身体的痛苦承受、亲人的相互担心、思想承受着巨大恐惧。整个世间被恐怖所笼罩,全国到处造谣诬陷抓捕法轮功学员,身在何处都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这些迫害都是在江泽民一手指挥下造成的,罪魁祸首是江泽民。希望所有正义人士匡扶正义,还世间于公道,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绳之于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